第10章 瞌碎遇枕头

    楼外楼的消息传来,江兮浅捏着手中的纸条,轻笑一声。

    云剑山庄……萧恩……

    前世,她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难道她重生的蝴蝶翅膀不仅扇走了师兄的烂桃花,还扇出了其他的?

    想要教训她?

    哼!也不撒炮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当真以为自己是个人了!

    “清风,通知银面,停下楼外楼给云剑山庄的所有供给”,江兮浅嘴角微勾,她不是圣人,自然不会对那些想要对付她的人手下留

    仗着她无忧谷的势,欺负她这个正儿八经的少主?

    当真以为她还是那个任他们欺凌的江兮浅不成!

    左右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当初她就发过誓,这一次,不管是谁,神挡杀神,人挡杀人。

    感受到江兮浅上发出的寒气,若薇若芸都不由得朝后退了一步。

    只是江兮浅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既然萧二公子这么有诚意,那她不做点儿什么,好像对不起他啊。

    “若薇,去把百宝箱取来”,江兮浅坐在软榻上,手指握着扶手,中指曲起有节奏地敲击着,屋子里的气氛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冷滞。

    “小姐,你要的东西”,若薇将一个精致的楠木箱子搁在香几上。

    “嗯”,江兮浅从腰间取出一枚同样精致的钥匙,检查了下其中的东西,而后飞快地说出几样药材的名字,“让水阳去楼外楼取来。”

    跟在江兮浅边几年,对药材自然也有些了解,若薇面色一变,“小姐,你……”

    “行了”,江兮浅声音一沉,“既然人家备好了大礼,你家小姐我要是不你来我往一番,岂不让人觉得失礼?”

    “可是……”

    若薇还想说些什么,可看到江兮浅的脸色她非常识趣地噤声,然后各自按照吩咐办事。

    ——

    第二天,阳光明媚。

    难得的,江兮浅起了个大早。

    若芸跟在江兮浅后,有些忐忑,“小姐,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江兮浅俏皮一笑,“难得这光明媚,若是不好好出去郊游踏青一番岂不辜负这美好时光。”

    “可是小姐,相爷让你足”,若芸有些担忧。

    江兮浅摆摆手,“安啦安啦,侧门的守卫余婆婆很疼我的,她肯定会帮我保密的。”

    “真的?”,若芸将信将疑。

    “你不去我叫若薇了啊?”,江兮浅半带着威胁。

    “别,别”,若芸撅着嘴,让她整呆在一个院子,比杀了她还难受,好不容易可以出去透气,她才不想跟若薇换呢。

    “既然如此,还不走”,江兮浅穿着相府婢女统一的粉色衣衫,与若芸两人一前一后朝着相府侧门走去。

    看守后院的余婆婆看着两人有些面生,立刻拦着不放。

    若芸有些紧张,但还是按照吩咐,掏出一锭碎银子,“我们是汐院的丫鬟,小姐想吃天恩阁的云片特地让我们去采买的,这点儿银子就当是孝敬您的了,我们初来乍到,以后还望婆婆多多照顾。”

    余婆婆有些狐疑地看着江兮浅和若芸,不过江兮浅以前的确是最喜欢天恩阁的云片,这件事就连季巧萱都不知道,看起来她们的确没有说谎,遂打开侧门,放行;连碎银子也没收,反倒嘱咐两人多给大小姐买些,快去快回什么的。

    出了门,两人急匆匆地走出巷子,到了大道上。

    若芸拍了拍口长长地呼出了口气,对着江兮浅挤眉弄眼,“多给小姐买些备着,快去快回呐!”

    “你这死丫头”,江兮浅恼了,不过更多的却是感动,当初所有的下人都排斥她的时候,这位余婆婆却是真心疼她的。

    直到两人走出好远,感受到跟在后的人已经离开,江兮浅这才嘴角微勾着,带着若芸去锦绣坊换了行头,这才回到大街上。不然,她们的份迟早都得曝光。

    从锦绣坊出来,两人彻底松了口气。

    “若芸,你说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江兮浅故意大声的说着。

    若芸愣了一下,“小姐不是说想去踏青么?”

    江兮浅看了看天气,“的确,今个儿光明媚,万物回,的确比较适合踏。”

    “那我们赶紧走吧”,在无忧谷长大,若芸对自然有着非一般的

    江兮浅无奈地摇摇头,也不知道谁是小姐。

    接到消息的萧恩大喜。

    “你真的听到他们说要去踏?”,萧恩有些不敢相信,这完全就是瞌睡遇到枕头嘛。

    如果她们自是在凤都里逛逛,他要下手或许还有些顾虑;不管她们是什么份,在大姐上强抢民女的事,他还真做不出来。不过这要是到了城外,呵呵,不过两名弱女子,还不是任由他们拿捏。

    萧平自是点点头,并未说话。

    萧恩嘴角微扬,勾起一抹邪气,立刻与萧平二人带着七八个混混跟了上去。

    只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后不远处,一名着深紫色锦服的男子半眯着双眼死死地盯着他们,眸中出两道寒芒。

    “爷,咱们要不要跟上去?”

    夜冥微微颔首,看那小丫头的样子哪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下盘稳固,气息沉稳,每个十来年可练不出这样扎实的基本功,再加上她若有似无的内息连他都难以感受得到,这萧恩一行,不过是去给人送下酒菜的。

    “行了,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夜冥慵懒坐在树杈上,一只腿曲起,另一只腿优哉游哉地晃着,两手靠头枕在脑后,整个人好似无骨一般。

    寒风微微色变,“属下无能。”

    “嗯?”,夜冥音调微扬。

    “只能查到那江兮浅十岁之前的,之后一段好像突然从人间蒸发一般,直到她最近突然冒出来”,寒风咬牙将最近查到的消息说出来,“并且,我们还查到,当年江兮浅被送走的时候,一共被三批杀手追杀,直到岷县附近便再没有了消息。”

    “哦?”,夜冥倒是有些好奇了,“此事丞相大人可知?”

    心儿:那个瞌睡和瞌碎,因为睡是词,咳咳,这个心儿也无法理解,既然网监不让人家睡觉,那大家就碎碎平安吧,嗷嗷~

    另外,以后的更新都改在上午的9:55,大家不要错过了哈!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