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债,该还了

    离开有间客栈,江兮浅并没有回相府,而是进入锦绣坊。出来的时候,化翩翩公子。

    “公子,你怎么来了?”,银面有些惊喜。

    “嗯,近来无事,我会在凤都呆上一段时间”,江兮浅想了想,“去查一个姓夜的男子,带着面具,住进了有间客栈。”

    不知为何,她总是有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好”,银面点点头,“公子还是住在竹阁么?”

    江兮浅摇摇头,“不用了,我回相府!”

    “公子决定要回去了?”,银面倒是有些惊讶,很早之前他就知道了江兮浅真正的份,只是一直没有说破,而江兮浅也不是第一次回凤都了,只是以前都只是出诊或者有任务的时候,他没想到江兮浅这么快就回相府了,他还以为以江兮浅的子,永远都不想回去了呢。

    江兮浅心中懊恼,如果不是那个老家伙,她怎么会这么快自投罗网,不过,有些债也该去讨回来了,想了想,“让舒淇派几个人随时注意季巧巧的动作”,前世她知道的不少,可不知道的肯定更多。

    那个明面上总是一脸清纯无辜,暗地里却黑心黑肝黑肺的女子,这一次,她要让她知道,惹谁都不要惹她江兮浅!

    相府。

    季巧萱看着怒气匆匆的儿子和面带委屈的侄女,心头疑惑,“不是说去有间客栈赴宴么,这是怎么了,一个个,愁眉苦脸的。”

    “姨母,我”,季巧巧刚想说什么,却被江文武打断,“娘,我饿了,叫下人传饭吧。”

    “好好好,我们武儿饿了,想吃什么,娘今个儿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季巧萱微微一笑,只当是孩子在外面闹了别扭。

    季巧巧抿着唇,眸中水色潋滟。

    “小姐,别气了,跟那种人生气不值得”,季巧萱的贴侍婢翠云轻声说着,抬起手替她擦拭着眼角的泪珠。

    江嘉鼎从门外走进来,刚好看到这样一幕,看到季巧巧的样子更是心头一滞,“这是怎么回事?巧巧跟姨丈说,谁欺负我们巧巧了?”

    “啊,没”,季巧巧赶紧低下头,“没人欺负我!”

    只是那表,那语气,分明跟敢怒不敢言的小媳妇儿似的。

    看得江嘉鼎心头一怒,“翠云,你是怎么照顾你家小姐的,你说!”

    “奴,奴婢……”

    翠云嗫嗫嚅嚅,更是让江嘉鼎心头怒火中烧,“到底怎么回事,说!”

    “姨丈,真没人欺负我”,季巧萱忽而大声叫道,只是后面那句却明显的有气无力,“只,只是今在街上见到妹妹,有些激动了。”

    江嘉鼎剑眉微蹙,“妹妹?哪个妹妹?季家来人了?”

    “不,不是,是浅浅”,季巧巧抿着唇,嗫嗫嚅嚅。

    “什么?”,季巧萱从门外走进来,“浅浅回来了?”

    只是那神与江嘉鼎截然不同,她一把抓住季巧巧的手臂,“你说浅浅回来了?她呢,怎么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

    “还用说么,那个死丫头什么时候把我放在眼里过,回了凤都也不知道回来,倒是别回来了,正好”,江嘉鼎一巴掌拍在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季巧萱低首垂眸,眼中含泪,“那是我们的女儿的,相爷,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女儿?哼,这样不省心的女儿,我就当没生过!”,江嘉鼎气急。

    江兮浅刚走进大门,就听到江嘉鼎气急败坏的声音,强压住心中的怒火,“丞相大人别来无恙。”

    “你……”

    “浅浅,真的是你”,不等江嘉鼎说完,季巧萱一把拉住江兮浅,手轻轻抚上她的脸,而后紧紧拥着她,“浅浅,娘的浅浅,你终于回来了!”

    “哼,逆女,谁让你回来的?”

    看到这样的场景,江嘉鼎也有些动容,不过却仍旧有些怒意。

    “妹妹,你怎么现在才回来,那夜公子呢?”,季巧巧轻声道。

    “什么夜公子?”,江嘉鼎沉着脸。

    季巧巧啊的一声,突然捂着嘴看着江兮浅,又看了看江嘉鼎,“姨丈,我,妹妹,我不是……”

    “不是什么?”,江兮浅冷声一笑;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江嘉鼎冷声,“巧巧你说!”

    “我”,季巧巧一副恐惧的样子看着江兮浅。

    江嘉鼎更是怒火中烧,“我让你说。”

    “没,姨丈,没什么,只是在有间客栈遇到的一位公子,真的没什么”,季巧巧努力做出一副无辜且替江兮浅开脱的样子;江嘉鼎很快就脑补出事的“真相”,“逆女,什么夜公子黑公子的,别丢了我相府的脸面”,说着转看着一旁的季巧萱,“夫人明个儿去请个教养嬷嬷吧,没得让她做出些丢脸龌龊的事来,她不要脸,我相府还要!”

    江兮浅气急,一口气上不来。

    若芸想要回嘴,却被江兮浅阻止了,她看着坐在上方的江嘉鼎,心头真的非常困惑,其实季巧巧才是他亲生的吧。

    江兮浅深吸一口气,“娘,我先回汐院了!”

    “也好”,季巧萱有些无奈,“娘待会儿让管家去看看,缺什么都告诉他,娘给你添置。”

    “这种逆女,给她添置什么”,对江兮浅的态度无比不满,江嘉鼎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踏出汐院一步,我倒要看看,她能翻出个什么花儿来!”

    江兮浅迈出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季巧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

    回院子换了衣衫的江文武回来,看到三人的表,微微一愣,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一天耽搁了许久他早就饿了,花厅也已经摆好了午饭。

    汐院。

    若芸看着那些明显陈旧的茶几桌椅,想到江嘉鼎的话,咬着牙,“小姐,相爷怎么可以这么对你?”她才是相府的大小姐,不是吗?

    江兮浅冷笑一声,“能给个院子就不错了,你还想怎样?”

    “可是小姐,你不气吗?”,若芸有些不懂。

    “气什么?”,江兮浅,人如其名,声音清浅从容,从来没有过希望,就不会觉得失望。

    若芸还想说什么,却被若薇打断,“芸儿,去把主屋收拾一下,缺什么,让傅玉派人送过来。”

    心儿打滚卖萌求收藏啊喂!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