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冤家偏路窄

    “轰——”

    “该死的丫头,你给我回来!”

    风景如画山谷深处,一名白衣老者从废墟中爬起指着远方气急败坏地大吼。

    ——

    此刻,老者口中的丫头却优哉游哉坐在马车上。

    “若薇,我们这是到哪儿了?”,少女双眼轻合,凤都,想到这个词,她心中不由得浮起一股悲凉。她永远无法忘记当时那人对她的声声控诉。

    “你当真以为我会喜欢你这个一无是处的草包不成?”

    草包?

    少女深吸一口气,双目睁开,一片清明,当初她甚至以为自己会那样死去,带着深深的不甘;却不想天可怜见,再次醒来,她回到了十岁跌下荷花池的那一年,不等众人指责,不待那所谓的父亲开口,她主动提出离开。

    想到这儿,她唇角微勾;待以后可得好好谢谢那个女人呐,若非她的无尽追杀,她又怎么可能错阳差被无梦捡到并收为关门弟子,又怎么会拥有如今的名利地位,虽然她对这一切……并不在乎。

    季巧巧,少女在心中默念这三个字,略带婴儿肥的小脸上勾起一抹与她气质不符的邪魅;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知道横冲直撞的江兮浅了。她倒要看看,没有了她这个一无是处配角的衬托,那个一往深的威远候世子还能否对她一往深。

    少女旁的美婢轻叹一声,“刚过了江夏郡城,再有两就能到凤都了!”

    “嗯”,江兮浅微微颔首,突然她只觉得背后一凉,“阿嚏!”

    “小姐,你怎么了?”,美婢面楼担忧。

    江兮浅揉了揉鼻子,“没事!”

    “嗯”,美婢看了看江兮浅,确定她是真的没事之后,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只是片刻,又黛眉微蹙,“小姐,我们这样离开真的好么?谷主他……”

    江兮浅薄唇微抿,鼓着腮帮,滴溜溜的双眸宛若小鹿般,“谁让他想奴役我来着,该!”

    说完又闭上双眼,见状美婢也只能摇摇头,一脸无奈;却推开门嘱咐道,“芸儿,走得慢些,让小姐睡会儿。”

    “嗯”,一名女子的声音传来。

    马车中原本闭上双眼的女子唇角微扬,会心一笑,侧过,不一会儿就传来轻轻浅浅的呼吸。

    两后,马车平稳地驶入凤都,沿着繁华大道,缓慢前进。

    “小姐,要先回相府吗?”,若薇看着半躺在榻上的少女。

    “不用,让清风去找银面,至于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吃东西吧”,江兮浅摆摆手,她已经离开了整整三年,这凤都倒是一如既往的闹繁华。

    “是”,若薇点点头,“前面不远便是有间客栈,小姐可要前去?”

    江兮浅略微思忖,“也好”,因为某个老家伙她已经整整有两月没有与傅玉他们联系了,正好趁这机会去看看。

    谁知刚下马车,江兮浅便见到迎面走来的一男一女,她眉头微蹙,当真是冤家路窄么?对面那粉面桃腮,眉目含的女子,不是季巧巧又是哪个。只是她旁的男子……

    “小姐,我们快进去吧,我好饿哦”,若芸大大咧咧。

    对面女子抬头,刚好看到对面的女子,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巴掌大的小脸上还带着尚未退去的婴儿肥,可那五官却是绝美动人,双眉如黛,粉唇如桃,尤其是一双眼睛,纯黑如墨,清澈无暇,好像能看到人的心底,水汪汪的,宛若小鹿般惹人怜

    江兮浅臻首微偏,对着若芸点点头。

    “怎么了?”,对面男子对着旁的女子问道。

    “呃”,季巧巧强压下心中的嫉妒和疑惑,提着裙边快走两步,“妹妹,是你吗?”

    江兮浅本不回首,谁知季巧巧却一把抓住她的衣袖,“妹妹,你……你回来了?饿了吧,这有间客栈可是近两年才发展起来的,虽然贵了些,不过今既然遇上了,就跟我们一起去吧,相信远哥哥他们也是不会介意的”,说着她回头对着齐浩远微微一笑,“远哥哥,你说是吧?”

    那眉眼间的激动,那一脸惊喜的表,任是谁看了都是姐妹深的戏码,当然如果忽略了她手上的力道。

    齐浩远看着江兮浅,三年,她的眉眼并没有变多少,是以他一眼就能认出她来,想到当年的事,他心中顿时百味杂陈,对季巧巧的问话也是敷衍地点了点头。

    “妹妹,你看远哥哥都说不介意了,我们走吧”,季巧巧拉着江兮浅就要朝着有间客栈里面走去。

    若芸撅着嘴,一把将江兮浅的手从季巧巧手中夺回来,“你谁啊你,拉着谁都叫妹妹,这是病,得治!”

    “妹妹,我”,季巧巧轻咬下唇,一脸无辜地看着江兮浅,“妹妹,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等她说完,若芸一把拉着江兮浅就走,江兮浅突然倒抽一口凉气,“嘶——”

    “小姐,你怎么了?”,若芸停下脚步。

    站在两人旁,一直没有言语的若薇,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瓷小罐,轻轻地拉过江兮浅的手,掀开衣袖,露出一截白瓷般的小臂,正是季巧巧刚才抓住的地方,已经是青紫一片。

    若芸骤然瞳孔放大,双眼死死地瞪着季巧巧,“都道凤都第一美女季巧巧心地善良,我看是心如蛇蝎还差不多。”

    “芸儿,别说了”,江兮浅看着若薇替她涂上药膏,抬起头,湿漉漉的双眸盈满水色,眼神清澈带着无辜,“我知道姐姐不是故意的……”

    周围群众见状,心底一软,对着季巧巧指指点点。

    “妹妹,我,我不知道”,季巧巧赶紧摇头解释,“远哥哥,不是故意的,你帮我跟妹妹解释,我只是,只是太激动了……”

    听到这话,众人一片鄙夷。只齐浩远看着季巧巧泫然泣的表,又看着江兮浅那皓白手腕上的一片青紫,突然他觉得那青紫是那般刺眼,心底好像突然被什么撞了一下,想要解释,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浩远,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先来订座吗,怎么这么久了还没进去?”,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江兮浅的子骤然一顿,带着两名婢女,转准备离开。

    心儿·心语

    亲们别着急哈,某心要慢慢瓦解渣女的群众基础,吼吼!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