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含恨入九泉

    西风闲凉,掩重门浅醉;越到恨时,方知正浓。

    晁凤国,威远侯府。

    唢呐声乐,吹拉弹唱的声音,和着喜庆的炮竹;入目尽是大红喜色。

    彩旆牌楼,九曲回廊。

    丫环小厮来来往往,面带笑意,端着托盘,进进出出,有条不紊。

    凤都三公子之一的威远侯府世子齐浩远与温婉贤淑、德才兼备的凤都第一美女季巧巧,这样的结合,无论是主是宾,此刻都由衷的为他们祝福。

    “吉时到”,司仪高亢的声音骤然响起,唢呐声乐猛然停下。

    大门处,齐浩远着喜服,面带风,牵着大红喜稠的那头,凤冠霞帔的女子,凹凸有致,亭亭玉立;只是那龙凤呈祥的盖头掩住了传说中倾城倾国的容颜,让众人不觉有些叹惋。

    待江兮浅赶到,看着满目喜色,只觉得刺眼至极。

    “诶,姑娘,你不能进,不能进啊!”

    一个突兀的声音,拉回了大家的思绪。众人都开始大量着这如此华丽至极的婚宴上,突然闯入的少女。一略嫌粗糙的浅色布衣,长发简单的用一枚木簪挽起,脸上还带着倦容,与周遭锦衣华服的众人显得那般的突兀;还有那双紧盯在齐浩远上的双眸,众人心头只浮现出四个大字——来意不善。

    “姑娘,你跑这么快干嘛啊,快,快出去”,终于追来的小厮拉着江兮浅不断的往外拖。

    “放手!”

    江兮浅声音很轻很轻,宛若随风鸿羽;却不让在场众人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浅浅,你怎么回来了?走,跟我回家再说”,一金丝降色锦服的江文武飞快地走到江兮浅旁,顾不上男女之防,拽着她就朝门外走去。

    “放手!”

    同样的内容,同样的语气;

    淡淡的好似没有表,冷冷的宛若没有温度。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江家那位嚣张跋扈,草菅人命,害得母亲流产后被送走的江家大小姐啊。

    对此江兮浅恍若未闻,只是一双明眸却直勾勾地盯着正堂上准备拜堂的齐浩远,伸出袖口的纤纤素手在阳光的照耀下,好似闪烁着粉色的莹光,与那粗布麻衣,倦色疲容显得那般的格格不入,“你当真要娶她?”

    “浅浅,别闹,这事我们回去再说”,江文武看着众宾客眼中的探究,面色一沉。

    江兮浅轻巧的甩开江文武的手,信步朝着正堂齐浩远处翩然而去,“妾意郎,鸾凤巢;盼早归时,入骨相思可销”,每走一步,每年一句,那声音如此清浅,那姿态煞是从容。

    众宾客指指点点,视线在齐浩远、新娘还有江兮浅的上来回扫视;唯有一双寒眸,望着江兮浅的背影,若有所思。

    当江兮浅来到正堂,齐浩远已然面色惨白。

    “你忘了,是不是?”,江兮浅抬头看着面前她倾心十余年的男子。

    “够了,浅浅!马上跟你二哥回去,我江家丢不起这人!”本该坐在主座上的江嘉鼎终于沉不住气,厉声呵斥,谁也没有想到远在岷县的江兮浅居然突然赶了回来。

    江兮浅原本面无表的脸,此刻却弯起一抹嘲讽,“丢人?父亲怕是忘了,我才是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她算什么?鸠占鹊巢?”

    “你,逆女”,江嘉鼎没想到这个离家三年的女儿居然变得这般凌厉,扬起手,一巴掌挥下去,江兮浅也不躲;众人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

    江兮浅左脸立刻浮起五条鲜红,嘴角一抹猩红煞是扎眼。

    “老爷你这是做什么,浅浅,娘的浅浅”,里屋得到消息的季巧萱闻讯赶来,刚好看到这一幕,一把将江兮浅护在怀中,取出手帕轻轻替她擦拭着。

    江兮浅头一偏,季巧萱的手落空。

    “文武,还不带你妹妹回去”,江嘉鼎脸色难看,尤其是看着堂下那指指点点的众人。不管是威远侯府还是丞相府,都丢不起这人。

    “是”,江文武立刻上前。

    江兮浅不怒反笑,只是怔怔地看着齐浩远,声音变得凄厉,“你忘了,是不是?”

    “文武!”,江嘉鼎低吼一声,“把这逆女给我带回去,关进柴房!”

    “姑父,不要”,季巧巧突然掀开盖头,转看着江兮浅,突然双膝跪地,“姑父,求求你,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妹妹也不会,也不会……”

    江兮浅冷笑一声,“惺惺作态!”

    “妹妹,我和远哥哥是真心相的,求求你,成全我们吧!”,季巧巧像是没有听见江兮浅的话一般,跪行到她旁,不断的朝她磕头。

    江兮浅朝旁边轻闪,看着跪在地上的季巧巧冷笑,“成全?我成全你们,谁成全我?”

    视线扫过面前,看着面前黑脸的父亲,满目心疼的母亲,还有那急切的二哥,她闭上双眼,突然觉得自己坚守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心如死灰,也不过如此罢。这既是他们要的,那……就这样吧!

    “巧巧,你快起来”,江嘉鼎、齐浩远等人齐齐拉着季巧巧的胳膊。

    “妹妹,姐姐从来没有求你什么,这次就当是姐姐求你,成全我和远哥哥吧”,季巧巧挣扎着,泫然泣。

    看着季巧巧那透着委屈,带着无辜的梨花带雨的模样,齐浩远只觉得口突然被什么刺了一下,“浅浅,这不关巧巧的事。”

    “浅浅,跟二哥回家”,江文武再也顾不得什么,死死地扣着江兮浅的手腕。

    “二哥?”,江兮浅凝眸,转看着江文武,为什么只是短短一瞬,她就觉得这个本该是亲切的称呼却显得那么的可笑,“你当真是我二哥?”

    “妹妹,你别这么说二哥,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被齐浩远拥在怀中的季巧巧梨花带雨,那柔柔弱弱的嗓音,可怜兮兮的表,倒像是她才是那个被抢了未婚夫的苦主。

    “算你有自知之明”,江兮浅冷声。

    “妹妹我”,季巧巧突然一把抓住江兮浅的手,“妹妹,我和远哥哥真的是真心相的,求求你成全我们,好不好;不然,我将正室的位置让给你,我们共事一夫好不好?”

    江兮浅冷笑一声,扬起手,江文武和齐浩远心上一紧,刚想阻止,却只听见“啪”的一声重重落在季巧巧的脸上,“你季巧巧算个什么东西?吃我江家的,住我江家的,用我江家的,如今连我江家大小姐的未婚夫你也要抢过去,当真是好手段,好算计啊;当初你那无耻的父母把你送过来,打的,也是这个主意吧?共事一夫?凭你,也配!”

    “江兮浅!”,齐浩远怒声低吼,丢看着季巧巧脸上的血红指印,满是疼惜。

    江兮浅臻首微抬,冷冷地看着面前之人,心中波涛翻涌,难以平复,可出口的话却异常的平静,“不用齐世子提醒,我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齐浩远一口气没提上来,被憋得面色通红。

    “我什么我”,江兮浅嘴角斜勾起一抹冷笑,视线扫向季巧巧,“跟这样的人共事一夫?我嫌脏!”

    “妹妹,我”,季巧巧拉着江兮浅的手,飞快的抬眸看了齐浩远一眼,“我,我和远哥哥是真心相的。”

    “是么?”,江兮浅抬起头,看着齐浩远,眼神灼灼。

    齐浩远死死地瞪着江兮浅,“是又如何?江兮浅,你当真以为我会喜欢你这个刁蛮任,一无是处的草包不成?”

    “别,远哥哥,你别这么说妹妹”,季巧巧声音颤抖着。

    “我说错了么?”,齐浩远怒气匆匆,“当初你故意将巧巧推下马车,害她摔断双腿;当初你害怕巧巧争宠,将她赶走,让府中上下不敢替她开门,她独自一人在墙角冻得瑟瑟发抖,最后因为风寒险些丧命……”

    “我没有”,江兮浅闷声低吼,双目通红死死地瞪着季巧巧,“这些事都是……”

    “是什么?还想冤枉巧巧吗?”,齐浩远不屑地闷哼一声,实现上下打量着江兮浅,“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远哥哥,别,别说了”,季巧巧悄然扫视四周宾客的神,心中得意冷笑,面上却挂着委屈,声音透着无辜,“别再说了!”

    看着如此惺惺作态的季巧巧,再看看那义愤填膺的齐浩远,江兮浅心中越来越凉,嘴角却越扬越高,“是吗?等他说完了你才阻止,会不会晚了一点!”

    “妹妹,我”,季巧巧委屈的低下头。

    “别叫我妹妹!”

    “快把她给我带回去”,江嘉鼎被气得面色通红。

    “想带走我?”,江兮浅突然一改原来的淡然,眼神变得凌厉,手上握着不知从那儿取出的短剑,嘲讽地看着江文武,“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江嘉鼎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你想做什么?逆女,你再如此胡闹,我就将你逐出江家!”

    “好啊”,江兮浅冷笑一声,“求之不得!”

    只是视线突然转向季巧巧,“这样的答案,想必你非常满意吧?”

    “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季巧巧赶紧解释道,看着江兮浅手上的短剑,她低首垂眸,眼底突然划过一道精光,然后义无反顾地扑了上去,“妹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远哥哥,求求你成全我们吧,我们还做好姐妹好不好?如,如果因为我的关系,让你被逐出江家,那我真的是万事难辞其咎了!”

    “既然如此”,江兮浅把玩着手上的短剑,“那你就去死吧!”

    话未落音,只见她足尖点地,整个人纵一跃,剑尖直直地朝着季巧巧刺去。

    齐浩远见状,此刻迎上去。

    “浩远”,原本一直没有说话的威远候突然出声,运起内力,掌风浑厚。

    “巧巧”,江文武也拔出随佩剑,迎了上去。

    看着这样的场景,江兮浅突然冷冷一笑,在剑尖刚要刺上季巧巧的时候,陡然一收,飞快的转迎上江文武的长剑。

    “浅浅!”,一旁的季巧萱双目大瞪,瞳孔一缩,一把推开季巧巧,径自朝着江兮浅扑过去。

    “噗——”

    长剑刺破衣衫,从她口穿刺而过。

    “娘!”,江兮浅见状,而后一把从背后拥着倒下的季巧萱,仰天长啸一声,“啊——”

    通红的双目扫过愣住的江嘉鼎、江文武,还有一旁拥着季巧巧轻拍的齐浩远,她突然大笑出声,神色癫狂,看着那从季巧萱口穿刺而过的剑锋,双手因为疼痛颤抖着,拂下季巧萱的眼皮,子往前一倾,刺痛如期而至,。

    江兮浅眼角飞快的划过一滴泪珠,视线扫过堂上众人,眼神狠戾决绝,若有来世,便是做鬼,她也不会放过他们!

    心儿·心语

    心儿开新文啦,嗷嗷~

    卖萌打滚求包养啊,有木有,有木有!

重要声明:小说《弃女重生:相公别乱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