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那个孩子——死了

    韩幕卿没有心思听他讲,如果她肯给他对一点信任,只要一点点,他就不会放手。

    这一次他是真的放手了!

    程放听了他的话,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他们这些在刀口上子的大老爷们,女人是玩了不少,却都是公平交易,没有人触碰过,这也是有时候看着程逡苦恼却也羡慕的原因,谁想百年之后连一个给自己送终的人都没有。深吸了口气,好半天还是尽职的说道:“那个孩子,在刚刚已经过世了,我们人找到的时候还有气息,抢救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接下来的话,他不忍说下去,毕竟那是一个孩子。

    韩幕卿好半天他才重重地点了点头,声音也很悲伤:“罢了!就这样吧!她的事我不想在知道了,由着她吧!”

    而于此同时,这边的况却是惨不忍睹,三个女人哭成一团,方愿彻底的奔溃了,抱着孩子的尸体怎么样都不肯撒手,不停的和所有的人解释,说她的儿子还活着,只是睡着了,等会就会醒来!

    所有的人都束手无策,心疼、心痛的看着这个因为悲痛而精神失常的女人,丈夫还在那里躺在,等待着遥遥无期的奇迹,而唯一支撑自己走下去的孩子也死了!

    这换成任何人都会接受不了!医生护士都不忍心去夺她手中的孩子,悲悯之心人皆有之,顿时,空中似乎也染上了这股悲凉。

    “造孽啊!这是造孽!老天你为甚么不开开眼,总是折磨好人!”王妈伸手磨掉脸上的泪水,才努力收敛住内心的悲伤,低声说道,“方愿,你看这小家伙长得多帅气呀!跟她爸爸一样,长大后还不知道迷死多少女孩,来给我这个老人家抱抱,还没报过呢?”

    方愿看着王妈又看看怀里冰冷的孩子,低低的笑起来,“王妈,您可真说笑!”却更加孩子往怀里收,小心翼翼的,好像别人把她的孩子抢走般。

    齐雪晨顿时明白王妈的意图,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医院已经催了很多次了!

    “方愿,你给王妈抱抱宝贝吧!我都是王妈带大的,王妈带孩子可比我们这些人有经验多了!”

    “真的吗?”

    齐雪晨含着泪努力隐忍的达到“嗯!”

    方愿这才把怀中的宝宝给王妈抱,王妈抱着轻哄,不敢在方愿的面前将孩子交给医生,一路朝走廊退去,才将孩子交个医生。可是,没想到,一回头却看见方愿杀人般的目光,猛的朝王妈扑来!大叫道:“老巫婆,把孩子还给我!老巫婆,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齐雪晨和黄雯静怎么的拉不出,方愿像疯了一样,疯狂的跑过去,死死的掐住王妈的脖子“老巫婆,我杀了你!老巫婆,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在医生的帮助下,给她注镇静剂。

    那天之后,方愿整个人都崩溃了,精神时常恍惚。在王妈、黄雯静和高宇轩的努力下,方愿虽然肯开口说话,但是却都是孩子的话,其它话几乎都听不见。

    最后他们只能请心理医生,但是他说,人在受了巨大刺激之后,往往会出现一些精神异常,我们能做的只能慢慢的疏导,让病人慢慢对这个世界产生希望。这样或许就会好起来!

    王妈每天煲不同的汤,可是方愿却一口都吃不下,精神异常更加严重了,每次一见到王妈就让她把她的孩子还给,发疯似的的大吵大闹,几个人都拉不住她。

    方愿况变得越来越糟糕,几天而已,她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只能依靠输液维持生命体征。人迅速的消瘦,瘦的不成样子。

    齐雪晨抓住她的肩膀,死死的按在却,语气强硬,“方愿,你还想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你没有了孩子,还有陵城,他还等着你,难道你想让他醒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吗?你不是他吗?你不是了他十几年吗?你的勇气呢?你的坚持呢?都去哪了?”

    “呵呵。”这就是方愿回答她的词语,一声傻傻的笑。

    就当所有的人都绝望的时候,方愿居然低着头喃喃自语道“坚持不该坚持的得到的结果就是无尽的疼痛与悲哀,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我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有过了几天,失去孩子的方愿最终还是倒下了,没有孩子作为支撑的她再也撑不下去,每天不吃不喝,只是盯着孩子的照片痴痴傻傻的笑,见人就不停的说“你看,我儿子!”

    “我儿子长得是不是很帅!”

    “儿子,你别哭,妈马上给你冲粉,乖别哭!”

    有时候见没人理她,便哭得梨花带雨,说是宝宝哭了——

    黄雯静看见她这样子,不忍心见一个如此善良的好女孩,就这样下去,流着泪心酸道“方愿,你别这样,孩子,孩子已经没有了,你还年轻,你可以——”她真的说不下去。

    几天过后似乎有转,方愿好像接受了孩子离开的事实,可是人却变得更安静了连笑都没有了,凄凉、悲惋,目光呆呆的看着天空,现今的两个人都如活死人般躺在医院。

    陵城却就在那里沉睡丝毫没有要舒醒的迹象,齐雪晨再也忍不住跑到陵城的病房大吼道:“陵城你知不知道,你的孩子没有了,你为甚么还不醒,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残忍,你知不知道方愿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你为甚么那么残忍,你知不知道一个女人为了你付出了一生最美最好的时光,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却什么都不知道,还在那里沉睡,到底是为甚么?”

    说完齐雪晨哭着趴在陵城的口大哭,粉嫩的拳头,捶在他的膛,仿佛是要将他打醒,可是眼前的人依旧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可是世界上真的或许真的是有奇迹,齐雪晨红着眼看着病上,如枯木般凋零的方愿,心酸的不行,但是却总感觉有一道炙。的目光看着自己,抬起头,她笑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