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你不说低估我,而是不了解我

    韩幕卿走后,程放和杨峰进来了,看见满是血,脸色惨白的齐雪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们也听见了,刚开始两人还满心欢喜的准备听

    主子的墙角,没想到事会演变成这样!

    看见主子这些天的暗自伤神,痛苦的表,他们是有目共睹的,虽然也是愤怒,但是最后也只化为一句“齐小姐,您以后好自为之。”

    齐雪晨忍着所有的疼痛,苦笑一声,“谢谢!”

    却没有人肯对她伸出援助之手,在这种毫无掩饰的况下,任鲜血直流,她根本无所遁形!却也不想遁形,这一刀,隐藏这她所有的力量,在也撑不下去,只能忍体倒下。

    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程逡说:“如果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这样?我怎么都不会带你来,就算你跪到死。”最后的一句话,他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齐雪晨一阵苦笑,她淡淡地开口:“就算没有你,我们迟早都会走到这一步,早就遇见的结局,何必不停的延迟,这样对他对我都是解脱!”

    程逡看着鲜血不停的从她单薄的体流出,脸色异常的苍白,却是那般的透澈的说出这番话,心中一愣,此时的齐雪晨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决绝,一种难以确定的感觉,这个女人真的很果断,置之死地而后生,未免不是一条出路,但是,她的聪明却用错了方向。

    “别说了,我送你去医院。”

    她说:“不必了,你知道我的伤是死不了的,只是会流点血——”

    “看来是我们低估你了,原来一切你都计划好了的。”

    齐雪晨苍白一笑“你不是低估我,而是——不了解我!”

    说完带着满是血的躯,摇摇晃晃的离开,一只手使劲的按在伤口处,另一只手死死的扶着墙,每走一步都异常的痛苦,但是背影却是那般的坚韧。

    “我不知道你为甚么这么做,但是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还有别把人家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如果你还为你女儿着想的话,现在就不应该如此的固执,你觉得你这具体到底有多少血可以流”。程逡的声音从她的背后响起。

    齐雪晨心中一愣,她不想和他们之间有任何的牵扯,但是,却忽略她最重要的东西——

    看见齐雪晨停下脚步,程逡二话没说将她抱起送进医院。

    ——

    奢华的夜店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内一男一女正在翘首以盼什么?看见齐雪晨被程逡抱上车,安雅的火气顿时上来,手死死的怕打方向盘,等了这么久,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结果。

    “高唐,没想到这就是你给我的结果!”安雅对着高唐大声的咆哮这。

    “安雅,亏你还是心理医生,这点东西都看不透澈,这是让我有点失望。”高唐兴致泱泱的说道。

    “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你觉得没有我,你们能那么顺利的抱到孩子吗?”安雅也不是省油的灯,当然不可能让他数落,在她的眼中眼前的这个男人不过就是个地痞流氓,不是这个关键时刻,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

    “所以这才是我们合作的理由,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付出点劳动就像等到成果,你觉得可能吗?”

    “好了!我没时间和你废话,有什么快说?”安雅不耐烦的催促到。

    高唐在她耳边说了自己的计划,安雅听完将眉头蹙得更紧,“你不觉得,这个计划绕得太远了吗?”

    高唐不以为然的道:“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很高明的计划吗?难道不知道齐雪晨的边都是黑色帝国的暗卫在保护这吗?”

    “你的意思——”

    “没错,这样一来,韩幕卿肯定对齐雪晨失望透顶,一两天不想听到她的消息或者更久不想听到她的消息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有我们利用这些子,好好的计划计划,结果会更加好,你说是不是?”

    “对!还是你想得周到!看来你是有新的计划了,不过需要我怎样的配合?”

    接着高唐在安雅的耳边一阵耳语,安雅笑着连连点头,看来这个合作伙伴,智商够高,计划够完美,他们成功的那一天就不就了。

    “不过,你把那个小孩藏在什么地方?”对于这个问题,她可不想到时候出现什么麻烦?

    “不用担心,一个你们都想不到的地方,绝对安全!”

    “那么就提起祝我们心想事成!”

    cheers!

    cheers!

    ——

    另一处,韩幕卿走出包厢,吩咐杨峰查一下,“齐雪晨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独自一个人回到他们曾经相处过一个星期的别墅,那时候,那个星期是他们再次重逢相处最平静的一个星期,也是最幸福的一个星期,独自一个人站在海边,鹰眸中一片深邃,就像面前的一片大海,没想到坚持到最后的结局竟是一把尖利的水果刀,直直的插。入心脏,将他所有的,切割的支离破碎。再怎么强悍的人,坚持到如此,也累了,他们之间的感真的就到此结束了。

    翌,齐雪晨再次从医院醒来,这些子真的和医院很有缘,三天两头的躺在这里,清晨的阳光很是柔和,阳光透过玻璃折在她的脸上,迎风中,玻璃窗一下合拢一下敞开,毫无意识的不停的重复着样的动作,可是她的心却不像这扇窗,她怕听见寒风,她怕寂寞,她怕孤独,她怕——

    她想真的就如那首歌一般,怕听见寒风扰乱了叶落在寂寞暗章句中的巷弄怕听见孤单在隐忍的夜晚是被刺痛戳记着的膛我的心门上了锁的一扇窗

    任寒风来来去去关不上这些年无法修补的风霜看来格外的凄凉风来时撩过过往的忧伤——

    满满的寂寥,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怎么会被他经营的如此疲惫不堪,少年时的无忧无虑好像离开她好几个世纪,那么那么的遥远,陵城、王磊、本来他们应该有阳光般的人生,却被她连累到一死一伤,就连陵城的儿子也收到连累——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