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插在心房的刀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还未走出这扇门,未来就发生了变数。

    阳光从阳台上照下来,此时三个女人脸上都是惊吓的苍白。

    “小雪,我求求你看在陵城的份上,救救我儿子,他还那么小,他还没有感受过这个世界,求求你!救救他吧!”方愿哭得撕心裂肺。

    真的希望这是一场噩梦,一觉醒来,她的宝贝还会好好的躺在她的怀里,还会依依呀呀的和自己说话。

    “方愿,你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黄雯静现在忍着泪,强迫自己镇定,理智的问道。

    方愿的疼,现在她懂,因为她现在也是一位母亲!

    方愿蹲在地上哽咽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知道今天早上我去帮宝宝去冲粉,回来孩子就不见了!”

    “那里有没有认真的找过?”

    “有!该找的地方我都找了,就连医院的录像带我都全部看完了,就是没有宝宝的踪影?”

    齐雪晨听了方愿的话,也瞬间倒在了地上,她欠他的还得还不够吗?整个齐氏,自己的青,孩子——到底还要她怎样?摇了摇头,原来她的生活终究得不到平静,他们没有得罪过任何人,更加不会和其它人结仇,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男人,为甚么他就是不肯放过她呢?王磊已经死了,陵城也已经变成这样了,为甚他还要斩草除根,连这么小的婴儿都不放过,为甚么——

    之后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跑出去,方愿和黄雯静都担心的对望一眼,但却心知肚明的点了点头。

    h市最大奢华的夜总会里,每一处都充斥着糜烂的气息,昏暗的灯光隐藏这各种各样的暧。昧气息。各种穿着暴露的妖冶女人,穿梭在各个角落。

    二楼的vip豪华间里,韩幕卿和程放杨峰慵懒地坐在沙发上。

    “韩总,我敬你一杯……”一名穿内衣内裤的女人,贴在韩幕卿的边极具妩媚的抛了个媚眼,然后乖巧的把酒杯里的酒倒满,前柔软且极具恐怖的。房朝他刺去。

    但是韩幕卿并没有接着,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女人的心顿时好的好几倍,兴高采烈的捧起酒杯喝了口,这种喂酒方式在这样的地方是常见的,只是尚未靠近一个冰冷的眼神,吓得她立刻撤回子,再也不敢惹他了。

    程放和杨峰各自抱着个女人,低头咬了咬女子的坚。,伸手在女人私密处捏了捏尽了兴才淡淡地开口道:“主子,不是我们说你,喜欢人家就大胆去追嘛。花天酒地是我们这些没有的人消遣的地方,你在这借酒消愁会愁更愁,既然做不到彻底和那女人断绝一切关系,那就好好的抓住,别再让我们的女主人在次跑路。”

    韩幕卿低沉的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他也想好好的抓住,可是他能怎么办?他们之间有太多的误会,她说他想他死,她恨他,可是他也有他的无可奈何,一个不屑于解释的男人和一个倔强的女人,结局永远没有人知道。

    就在这一刻包厢的门被推开了,看见来人韩幕卿心里是惊喜的,终于看见她了,终于盼到她来找他了!但是脸上却是淡淡的,让人猜不透表

    程放、杨峰他们都是有眼力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撤,拖着那些小姐们,快速离开!

    齐雪晨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男人,即使一段距离,她仍能感受到比天气更炙人心神的灼,这个永远是冷硬装束,一狂野气势的男人正在以眼光侵略她。

    定了定神,紧紧的攥着手心“韩幕卿,我求你了,别再伤害我边的人了,你要报仇冲着我来就好,别在伤害其它人了?好不好?”

    齐雪晨本来就苍白的小脸更加惨白,她的手握成拳头,指节泛白,微抿的嘴唇轻轻颤抖着,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但却不是什么意,而是害怕,从心里散发出的恐惧,整个子像秋天的枯叶那般颤抖。

    韩幕卿愣了几秒,想也没想直接回答道“不好!”

    “那里到底想怎样才能放过陵城的孩子,你知不知道那是方愿的命,求求你别那么残忍好不好?”

    等他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不苦笑一声,“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

    韩幕卿抓起她的手腕,他的手劲很大,愤怒的男人,使劲更加没有分寸,手腕马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齐雪晨疼得皱了皱眉,她抬起眸子,失去了刚才的恐慌,迎上韩幕卿的迸发出杀人的眸光,很冷清地说道:“韩幕卿,如果你要我的命,我现在给你,但是我求你别在伤害我边的人,但是希望在我死了之后,你能放过我边的人!”

    说完,拾起桌上的水果刀,插。入自己的心脏,任鲜血流下。

    韩幕卿心再一次被狠狠的伤的体无完肤,愤怒的大手一挥将包厢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打翻在地,噼里啪啦的声音顿时成为一道一道刺耳的声音,震惊屋内的俩个人,韩幕卿厉声道“齐雪晨,你想死,没人拦着你,只不过别死在我面前,脏了我的眼睛。”

    韩幕卿趁着齐雪晨失魂之际,整理了自己衣服,拿起自己的西装,转打算离开,但是,没走几步,他突然停下了步子,冷声说道:“齐雪晨,这辈子我都不想在见到你!别让我再见到你!那样我会恶心。”

    韩幕卿走后,程放和杨峰进来了,看见满是血,脸色惨白的齐雪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们也听见了,刚开始两人还满心欢喜的准备听主子的墙角,没想到事会演变成这样!

    看见主子这些天的暗自伤神,痛苦的表,他们是有目共睹的,虽然也是愤怒,但是最后也只化为一句“齐小姐,您以后好自为之。”

    齐雪晨忍着所有的疼痛,苦笑一声,“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