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真是笨得可以!

    暴风雨来临之前,一切都会显得特别平静,甚至会平静得出奇,而齐雪晨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

    “滚出去!”

    齐雪晨只是瞬间的呆愣,真的快步跑出去!

    他知道自己现在处在疯狂的边缘,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看着她积极逃脱的摸样,更加控制不住。念。

    齐雪晨更是没想到经过他边的时候,他会将她推到墙边!手伸向她的下。体!

    “韩幕卿,你无耻!”

    “齐雪晨是我无耻还是你不要脸,好像是你主动送上门来,求我上你了吧!现在我需要你的体,你也该履行你妇的职责,好好的躺着!让我爽够在说!”韩幕卿恶狠狠的说道!

    “没想到堂堂韩氏财富的总裁,竟然是这般没素质的人,那么低。俗,说出的话跟地痞流氓没什么区别!”齐雪晨看着他的眼睛平静的鄙视道。

    他看着她的眼睛那么平静,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真的好像他是地痞流氓般,猥。亵之人。

    但是那有如何,只要是她,他就愿意,只要能拥有她,他就愿意!密密麻麻的吻迎面扑来,她完全没有想到她都如此讽刺他了,他是这般——齐雪晨用眼神瞪着他,却不在有反抗,这么多次过去了,她就认命了,反抗只是会留下更多的伤害!

    这次他毫不客气,再也不管不顾,直接扒下她的内裤,毫不犹豫的冲进她的体内,齐雪晨疼得倒抽了口气,却还是没有任何言语,任由他做。

    看着她视死如归的表,韩幕卿更加恼火,更加发狠的撞击,幽窄的甬道传来一阵一阵刺痛,她的体始终是不够湿润,来承受这场欢。

    短短几分钟,便好像几个世纪般悠长,没有作为基础,两个与交欢的男女都是痛苦的,韩幕卿在她的体内只是发泄,根本没有以往的欢。愉,更加提不上快乐!

    暗的光线,照在两个人上,他低着她的。口,停在猛烈的抽。送,玩味的看着她上穿着整洁的衣服,讽刺道“跟你做就是好,下面那么紧致,吃起来滋味比那些女明星好多了,最主要还省事,连避孕的钱都可以省!划算得很!”

    齐雪晨听着他的话,心一阵一阵的抽疼,但是却打击不到她了,她有熙韵,这辈子足以!缓缓的开口道:“我看韩总的品味也不是很高嘛!我老公说我下。面有点松口,我还想着在我老公出狱前去医院修修,这样在他会来的时候或许还能给他一个销。魂的夜晚!不过既然韩总这么说了,看了我就更加得去修修,要不然,我老公找别的女人怎么办?”

    “呵呵!”韩幕卿听着她的回答眼睛里都开始冒火花,接口道,“齐雪晨,我看你要修的不仅是下面,也该整整了,这么小,男人的手都不够握,对了友提醒,最主要是你的技术太烂,没有男人喜欢上躺着一条死鱼!”

    “韩总您真说笑,那死鱼您都能上几次,那可见您品味是有多差呀!”

    下一秒,她还尚未反应过来,韩幕卿狠狠的将自己的擎天柱,刺进她的口,齐雪晨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他,没想到这一次的进入却不刚才兴奋多了,该死的女人,非得这么牙尖嘴利的伤害他不可吗?不过他从没想到,曾经那么害羞的一个女人,现在说起这样的话,会让他产生新的刺。激。

    “怎么样?你老公应该没有还没有让你这么刺激过吧!”

    齐雪晨怎么也不明白体这一次竟然会有飘飘仙的感觉,好兴奋,怎么回事?刚刚不是很疼吗?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瓣,极力的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呻。吟声。

    韩幕卿看着极力隐忍而脸色越来越红润的女子,心里扬起一丝玩,大手用力一扯,将她上的衣服扒开,用力的将她前的可的小白兔释放出来,看着她的。房,不由的觉得好笑,真的不大,一手握一个还有空隙,只是他不知道,其实她的围已经长了一个尺寸,只不过是因为人比以前瘦了,所以连上面也缩水了!韩幕卿但是却没有将她的罩的暗扣解开,只是用力的将她推到了最高点!然后低下头在她的前吸起来,就像顽皮的婴儿吸般,一下只拉长,一下子啃咬,一下子轻——

    齐雪晨从来没想过会这样,吊在空中做。,还是和自己——两腿不着地,更加要命的是,他的那个还插在她的体内,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番折腾,终于结束,齐雪晨看着伏在她上喘息的男人,真想那把刀杀了他,眼睛里都是愤怒的火花,只可惜现在她被他折腾的腿都是软的,浑上下没有一点力气,想杀人,连那把刀的力气都没有!

    韩幕卿好笑,他要的结果便是如此——

    再次醒来,

    齐雪晨看到已经天黑,满天的灯光照亮了城市的上空,可是怎么也照不亮她心里的霾。她明明想要和他分道扬镳,却一次有一次的和他在一起,她就像一个。妇般在他下承欢,每一次,他进入她的体,她仿佛看见王磊在那里哭泣,她真的快受不了了,真的,这样的子,她真的不想在过下去了,如果不是有熙韵,她真的想去找他的爸爸妈妈。

    另一间房,韩幕卿站在窗前,望着天空,他相信明天,所有的事都该有个结果了,不管她愿不愿意,齐雪晨这个女人都只能是他的。

    曾经他就怀疑安雅那个女人是齐心蓝,现在想不到竟然跟mr。jnt还有一腿,但是那样心机深沉一个女人,绝对不会是单单的为了钱,也绝不会如此轻易被他制服,所以她一定是有什么把柄,或者是更加大利益促使,但是以mr。jnt这样多疑的格怎么会如此轻易的相信,这一切看起来很模糊,但却更好的说明,他们在玩声东击西的方法,多方面出击,不过是想药混肴视线,只是那个傻女人还在为一个毫无用处的计划忙东忙西,真是笨到可以!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