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暴怒

    这那是要女人,简直是烧钱,一把火烧了几十个亿,真霸气!这女人的一夜简直比卫星还贵!

    可是你看人家烧的有多开心,直直的深凝着那扇门,似要将它看透,看穿。

    “喔去,如果我要是个女人,肯定也喜欢真样的男人,多霸气呀!可惜这辈子了!”

    程放心里直直的羡慕。

    原本昏昏沉沉的齐雪晨,被惊吓的目瞪口呆了,看着嘈杂混乱的场面,心加速急跳,真不敢想象,要是王磊没有把她抱出来……她的熙韵该怎么办……现在想想都是后怕,手紧紧的捂住砰砰直跳的心,害怕和恐惧充满整个大脑。

    王磊看着她这样发白的脸庞,心疼的将她拥着怀里,温柔的安慰道:“宝贝儿,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这样的王磊,齐雪晨浑泛酸,眼泪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如果当初没有那么一件事,她也不会遇见他,他们会一直这样的幸福的,现在时光苒苒,他们在走到了一起,沧海山田,他们之间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做不到曾经的纯粹,更何况她和那个男人之间还有个孩子,尽管如今他们结了婚,可依旧觉得少了点什么,当他抱着她亲吻的时候,她觉得浑都不对劲。

    想到这,齐雪晨的眼泪流得越发的汹涌……

    “走吧!”看着前面的一幕,韩幕卿的心里终究是失落,曾经的怒火好像随着这冲动的一把火,燃烧的只剩下忧伤。

    程放也不在没心没肺的开着玩笑,任何男人看见这一幕,心里都不好受,自己最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结了婚,亲亲的搂抱在一起,看来,不管这场战争最后的结果如何,结果都惨烈的……

    韩幕卿连夜就乘着私人飞机去了美国,这里的事让他心痛到了极致,眼不见心不烦,却再也不会放任她胡来。

    “将她所有的一切都监控起来,不要放过任何一段。”

    “是,主子!有什么事直接跟我汇报,我要第一时间知道,在发生先前的事,你就不用回来了?”

    “是,主子!”

    经过这样的事之后,齐雪晨越发的想跟自己的女儿待在一块,什么事都不想去想,什么事也不想去做,只想紧紧的搂在自己的女儿,她怕下一刻就再也见不到了……酒店的那一幕真的把她给吓住了,午夜梦回都是火。

    齐雪晨唱着温婉的睡眠曲,温柔的哄着熙韵睡觉。她的世界是平静的。

    时间就是这样向后推移一个星期。美国的韩幕卿始终陪着林紫欣,不停的出席个大庆典活动,极大的满足了女人的虚荣心。

    “小欣,我交代你的事你做的怎么样?”

    “外公,韩幕卿那边已经差不多了,美国那边的几家公司的资料,我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但是关于那批货的下落,暂时还不知道。”

    “小欣,不要因为男人的一点小钱,就迷了双眼。”

    “外公,放心我不会的。”

    “嗯,去睡吧!”结束和mr。jnt的对话后,林紫欣直接进入卧室,想起今天下午去买得那趣睡衣就很是心动,不知道他会怎么样?自从上次流产后,他们很久都没做过了,说实话她还是很想念和他在一起做的感觉。

    下一秒,迅速的换上那睡衣,嘴角噙着笑,相信今天晚上会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

    韩幕卿嘴角带着鄙视的笑容,手掌拖着女子的圆润,低低的呢喃“想要了!”

    林紫欣放纵的双手游走在男子结实的膛,略带羞涩的点了点头,下一秒,本能的倾倒,将较好的曲线展露在男子的眼前,随着体的升温迫不及待的朝男子的下体探去。

    韩幕卿依旧是那样不为所动的看着她的挑。逗,林紫依却是急躁的去解他腰间的皮带,因为,她的全都泛着红,急急地想要被填满。

    韩幕卿低头吻着下的女子。在她耳边放纵的低语道,“比起里的那个洞,我更喜欢你用嘴。”

    “原来你喜欢这样……幕卿……幕卿……”

    他有如帝王般站在那里,等着她的侍候,韩幕卿是真的不想上她,这个女人让他觉得脏,不知道对多少人上过的女人他不屑。

    “老公,老公。”林紫欣声音止不住的颤抖着,心脏不停的狂跳着。被抚摸的体酥酥麻麻的,趴在他的上,含着他的坚。硬,林紫欣只觉好舒服,一种更高。望在体内升腾着,口中溢出细碎的呻。吟。下体的东西越流越多,好想被他填满。

    在这方面,林紫欣早就过了羞涩的时期,渴望越来越多。

    “老公,我要……”

    这边,韩幕卿和林紫欣在上云翻覆雨,而另一处,所有的工作正在紧张的进行当中,“程放,我们的那批军火已经到达美国政府,但是现在还在港口,mr。jnt现在盯得很紧。如果,我们现在行动很有可能会惊动他们。”杨峰看着手上的信息到。

    “没事,主子早就做了打算,早就将美国三个公司的资料透过林紫欣传到mr。jnt那里,真真假假,应该会给我们争取到几天的时间。”

    “那我们还是照原计划进行。”

    “嗯”!

    下一刻,程放杨峰看见门口出现的人,脸上都是惊讶,这是神马回事?刚才还在上做。,现在就满脸平静的出现在门口,看来真是……两人相视而望,低头笑了笑,却不敢说什么?

    书房内静谧一片。

    王磊看着眼前的数据,眉心急骤,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小,他终究还是动手,

    办公桌面上的烟灰缸里已经装着满满的烟头,他是真的她,如果不是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会走这步棋。

    曾经,如果不是那个自称是他父亲的人步步紧,他真的不会推开她,如今,那个男人又以同样的方式来胁迫他。

    就像她说的那样,现在他们的已经不纯粹了,只是她没想过他们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谋。

    他们为了权势,地位,金钱可以不择手段,更何况区区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