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真相

    “国际消息,近金三角地区大毒枭jack在一场火拼中,当场死亡。在警方的调查中还发现,不少年轻的女子都曾与其发生关系,并用毒品对她们进行控制使其进行卖活动。据知认人士透漏,jack常年隐藏在y市,经营这埃斯上用品的家族企业,这位年近7旬的老人,平里慈善待人,却不料事手段残忍的杀人魔王,目前其同伙已经全部落网,由于他们是中国国籍,不将由泰国警方将其遣送回国,交由中国司法审判,希望还给大家一片纯净的天空——”

    齐雪晨瞪着双眼看着电视上轰动的新闻,那片白布飘起下的那张苍老的脸,心中千千万万的惊讶、不信,这不是真的——

    齐雪晨双腿软,重重的摔倒在陵城的边,神呆滞的看着电视上的没一个画面,心痛的无法呼吸。心里满满的都是悔恨,是她害了他们。

    她知道一定是他做的,为甚么?为甚么他要如此残忍?要赶尽杀绝,连一个七旬的老人都不放过。她怎么会上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杀人魔王,她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悲愤的心控制不了心中的恐惧,她怕了!真的怕了!她怕他还会伤害她边的人。

    毫不犹豫的冲出医院,她要跟他说清楚,有什么就冲着她来,不要在伤害她边的人。

    韩氏

    她在那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他,在最后的那一刻,他看见了程逡,那个曾经见过一面的男人——

    “小姐,小姐,你不可一进去。”

    齐雪晨不管不顾快步拉着他的手臂,“麻烦你转告他我想见他一面。”

    程逡看着眼前眼神冷漠如冰,没有一丝温度的女人,突然间替主子很是不值,冷淡的回了一句“主子不在!”

    “我知道他在的!”

    “我说,小姐你凭什么那么肯定?”

    “我——”齐雪晨一时词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好你替我转告他,有什么仇,就冲我来,别伤害我边的人,连7旬老人都不放过,简直就不是人。”说完转就离开。

    程逡站在电梯口独自的发脾气,对着保安和前台大喊,“以后这个女人要是再来,直接把她扔出去。”

    如果不是主子的女人,他真想将她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不是黑色,他的主子为她出入死,她却是这般的无——

    嗡嗡

    “怎么啦!有事快说。”程逡火气还没下去,气的直对电话大吼。

    “臭小子,吃炸药了!”

    “滚!有事说事!”

    “主子醒了!我们要不通知一下夫人?”程爽在电话那头提议到。

    “我告诉你,你以后别再给我提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她把主子害的还不够惨!”说完一秒都没停就将电话给挂了。

    ——

    “小雪,你有来医院看你丈夫了。”护士长心疼的说道,一个年轻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还要守着个植物人的丈夫,还真是可怜。

    “嗯”!齐雪晨现在也不介意人家的误会。

    “去吧!”

    病房内,陵城依旧沉睡着,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那么的祥和。

    齐雪晨用毛巾轻轻的为他擦拭着体,纤细小手轻轻拉起他的大手。

    低低的诉说着:“陵城,对不起,我没有履行我的承若照顾好爷爷,这些子我没有来看你,是因为我把爷爷送回y城了,我知道这也是你希望对不对?陵城你要快些醒好不好?我们一起回y城,我真的很累,我怕我支持不下去了,求求你不要再贪睡了好不好!”

    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她俯下子小脸静静地贴在他的膛上:“陵城,你知道吗?我去实现我的梦想了,现在成了珠宝设计师——助理,你也要赶快醒来,我们一起去走完我们的人生好不好?”

    齐雪晨抬起头,看着陵城紧阖双眼的脸颊,淡淡的泪水充斥着眼眶,唇角却扯出一抹绝望的微笑。

    转之间“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女孩噙着泪水,眸光紧凝着上的陵城,脸上都是淡淡的苍白。

    淡淡的对她点了点头“你好,我叫方愿!”

    “你好!请问你是陵城的什么人?怎么从没见过呢?”她在陵城边说长不长,说短也不断,两年多的时间,却从未见过这个女孩子。

    方愿呆呆地看向此刻说话的齐雪晨。嘴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嗓音却是悲凉的,“我没想到,最后的结局却是这般的悲戚,齐小姐,我可以和你聊聊吗?”

    “嗯”!

    我叫方愿,我姐姐叫方如,爸妈个我们取这样的名字就是希望我们事事都能如愿,可惜,现实往往都和希望是相反的。

    没有管齐雪晨有没有在听,自顾自的叙述起来。

    我、我姐还有陵城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他总像王子一样的保护我们,长大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就成了我姐夫,在也不是我的王子了。

    我心里真的很羡慕很嫉妒姐姐,但是我却不敢表现出来,因为我很害怕我们之间连这样的关系都没有了,我把对他的深深的放在了心里的最深处。

    那年,他和姐姐都如愿的考进哈佛的法律系,我们之间的交集就变得少得可怜,我以为时间能将我们的感冲淡,毅然的报考了警校,穿上了制服。却不想,我毕业的那一年姐姐回来了,却对我说他们分手了——

    说实话,那一刻我的心里竟莫名的开心,可是看见姐姐哭得那么伤心,我觉得我是个很坏了人,后来陵城哥也回来了,死死求姐姐不要分手,可是姐姐还是毅然决然的和他分手,还和另外的一个男人走了,直到姐姐飞机出事的那一天,我在姐姐的记里发现,原来她不是不陵城哥了,只是的太深,太傻。

    她不想将自己不干净的子交个他,她不能接受被强jian的事实。

    那一刻,我抱着姐姐的记不停的哭,不停的哭,直到姐姐的葬礼也没有在见到陵城哥。

    时间就这样过这,我却接到了组织的命令,让我去金三角坐卧底,接近一个毒枭。我去了,却将我最的警服脱下来,因为我发现那个人就是陵城的爷爷,他就是jack,我承认我很胆小,也很自私,对不起国家和组织,也对不起姐姐,却唯独对得起我对她他的

    齐雪晨拧眉插了一句,“等等,你为甚么说你对不起你姐姐?

    “原来你真的很聪明,难怪他会那么的你。”

    其实,我在姐姐的记里发现,他是被一个叫jack的人雇人强jian的,只是她还没找到这个人,飞机就出事了。

    “你说的那个他,是不是韩幕卿?”

    “嗯!你真的很聪明,只是太善良了。”

    不和适宜的一阵干呕,打乱了她们之间的谈话。

    “你怀孕了!”

    “嗯!孩子是陵城的。”

    齐雪晨难以置信地摇头。“怎么可能?”

    方愿说“没什么不可能的,你能做试管婴儿,我也能!”

    齐雪晨瞪大眼睛看着她,是多么深沉的,才能让一个柔弱的女子如此的勇敢。

    她说,其实我一直一直都在他的后等着他,从前是如此,现在是如此,将来也是。

    她说你知道吗?曾经我看见消失了那么久的他在度回到y市,我真的以为我和他会走到一起,却不想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而我却只能在他的后看着你走进他的世界,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上前大声的告诉他,我他。我到不顾一切,可是我却不敢。

    “是不是?因为jack”

    她淡淡的点了点头,她怕自己想姐姐那样的结局——

    她问“你知道我为甚么会现在出现吗?”

    “因为jack已经死了。”

    她说,这只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因为你不他。

    她说:如果你是真心他,或许她会带着他的孩子永远都不会出现。

    齐雪晨听完后,呆呆的愣了很久,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的,她对陵城的确不是,而是深深的歉意,内疚与自责。心中却是充满疑惑,那段时间jack几乎天天的守在医院,照她这样说,旁边监视的人也应该不少,而且合适的精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那她是这样得到精子做试管的?

    “我想知道你是怎样得到精子的?”最后齐雪晨还是忍不住的问了。

    方愿笑了笑,是我求他将本来给你做手术的精子给了我,而你只是在手术室里面睡了一觉。

    我想你一定不知道,他、陵城还有我姐是哈佛的同学。

    她说:“今天我来除了告诉你这些,我还想求你,以后别来看他了,我想从现在起,由我来唤醒他。”

    齐雪晨自嘲的笑了笑,原来在他们的眼中,她不过是个跳梁的小丑。她不过是他计划中的一颗棋子,现在任务完成了,她是不是该功成退了?

    齐雪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半响没回过头来,“好!”

    交离开病房的那一刻,她对她说:“他真的很你,为了你他做了很多很多,也付出了很多很多,他帮助我那么多,不过就是因为他你!我希望你和她能幸福。”

    最终她还是没有告诉她,陵城的真实份,不为别的,只希望在她心中,陵城永远都是那个阳光的男人,帮助她的那个男人,为她能牺牲生命的那个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