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迷魂计

    陈警官让他们把枪和手铐都收起来了!

    离开的那一刻齐雪晨求他们让她打了个电话,让王妈来看着熙韵。

    “韩幕卿你好狠!”

    ——

    “怎么样?”

    “主子我看夫人应该是被注了tr最新研制的nht6,俗称“**计”,好在发现的早,注的分量不多,只是第一期,如果我们晚一步注了第二期后果不堪设想,我刚才已经给夫人注了puior。erertb现在只是暂时的昏迷,休息一下,就会好,但是这几天应该都会出现幻想或者不记得以前的事。”程爽提着医药箱紧张的说道,毕竟躺在上的女人可是他们主子最的女人。

    这些天他们所受的非人类折磨可都是源于这上的女人,每每夜的干活,不停的加班,连吃口饭的时间都得小心翼翼,“喔去”。好不容易盼到去美国出差,以为可以出去放松放松,结果前脚刚下飞机,一接到这边的电话,还来不及喘口气,立马赶回——

    几个亿的生意就这么没了,他的美国漂亮美眉也没了,还要半夜跑到警局去捞人,真是郁闷——

    “你可走了!”韩幕卿连眼眸都没抬起来,直接轰人。

    程爽也只得幸怏怏的走人,谁叫那才是人家心尖,他就是一旁的杂草。

    韩幕卿坐在边替她整理原本已经很好的被子,看着她沉睡的眼眸,雪,我真的舍不得放弃你,不管你跟了多少个男人,我还是舍不得,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听到你被带走的消息,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在警局看见你奄奄一息的瘫坐墙边,我的心疼得都无法呼吸——

    奢华的卧室内,呢喃这女人的喘,男人的喘息,两具chi体以最原始的方式缠绕在一起,女人双臂紧紧的缠绕在男子的颈间,暧昧的眼神故作痴迷的盯着上的男人,男子奋力的在女人的体内横冲直撞。

    激伴着粗重的和急促的冲刺过后,男女双方互相躺在一旁,女人故作撩拨的将su往男子的空中送了送,妖娆的段带着律动妩媚缠着男人的上,声音有着欢过后的慵懒。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让她走出的吗?”

    “宝贝,我哪次答应你的事没有做到,这次是个例外。”男人无奈的说道,她对这女人上功夫可是罢不能,摸着女子光洁的子,淋漓尽致的享受,比起每天对着家里的黄脸婆可真好太多了,更加没什么**。

    “那是怎么回事?”

    “只听说是市长亲自下命令放人,给出的答案是证据不足。”

    女人沉默了半响,淡淡的应了声裹起体转便进了浴室。嘴上的叫着,心里却是不耐,更加没什么心在陪这个老男人做。

    如果不是看他还有些利用价值,她真的懒得和他周旋,上个,做个,还想学人年轻人玩那么多姿势,也不怕精尽人完。

    但是,到底是谁在帮她呢?刚刚得到的消息时,韩幕卿可是还是在美国。

    ——

    “嗯,我知道了,你们尽量和wrub公司周旋,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不谈就别跟他们谈了。”!

    “好的,总裁!”

    韩幕卿绢狂的脸上漾出一股狠励,深邃的眸子看不见底,低沉的声音映这残忍“金三角地区让他们进去,一个也别放过。”

    冷漠的结束通话,随即拿起纯黑色拨通另一组号码——

    “jack那个老家伙查的怎么样?”

    “主子,我想所料应该不错,没想到他隐藏那么深,连自己的亲孙子都不放过。”

    “嗯,继续盯着。”

    他势必将他们一网打尽,不会留下机会,敢伤害她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转看见齐雪晨赤着脚,大眼睛闪烁无辜的盯着他。颀长的躯站立起来,嘴角带着淡淡的喜悦!

    他知道这样的子就是他偷来的,那天她醒来,迷迷糊糊的像是忘记了一起,他真的是吓了一冷汗,程爽说给她在注一次puior。erertb隔天就会恢复,不注也可以,只是会久一点,药释放了就好,蹙了蹙眉还是点头让他注,可是等他抬起头却看见她开心咧着嘴的冲着他笑,那一刻他犹豫了,突然间舍不得她那么快醒来——

    “老公,我想你抱我。”齐雪晨懒洋洋的伸出手臂。

    韩幕卿一听这话,体猛然一僵,愣了几秒,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温柔宠溺的来到她的边,“怎么不穿鞋子?”

    齐雪晨“咯咯”的笑了笑,狡黠的避开了他的询问——

    “老公,我想听你说我!”

    “嗯,我你!”

    “老公真好!”说完便将头往韩幕卿的怀里蹭,因为是晚上,她薄薄的睡衣下,直接就是白白nei嫩的柔软,他的手还拖着她的下面,齐雪晨柔弱无骨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攀附在他的脖子只是了,轻轻的移动,似乎是想要舒服点却不想,那团白白nei嫩的,差点就直接碰触到他的唇。

    韩幕卿感觉自己的体里,突然窜动着异常的燥,西装裤下,那硬硬的东西不停的往上翘,越来越烫,这反应让他不仅蹙了蹙眉,低下头,轻柔的吻住她的坚……

    齐雪晨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坚。燥,能感受到他浑上下对她的喜,只是很没心没肺的笑了笑,然后别开眼去,完全不给予他任何回应——

    低吼声,“这该死的女人——”

    一股燥,急速冲刺这他的头脑,韩幕卿感觉自己每一处的毛孔的急速的兴奋,迫切的渴望得到她,受不了这折磨,一个转,将房门关上,急急地将让她小小的脚丫踩在他的大脚上,一直只手搂在她的体,另一只他的大掌徐徐下探,感受到她的湿润,他才拉开自己西装裤拉链,将那早已准备就绪的硕大释放出来,朝她神圣柔暖的密地之中滑去——

    当他进入的那一刻,齐雪晨羞涩、惊讶的转过头看着他,不可置他竟然以这种方式进入她的体内——

    “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更加深入的占有她,让她一时没忍住的的呻吟出声。

    她似水晶般透彻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错愕,“老公……你出去啦!”齐雪晨的心怦怦直跳,自己都没意识道说出的话有多么暧昧。

    感的轻笑逸上俊绝的脸庞,深的眸子一瞬也不瞬地望著她粉红透嫩的脸颊,罔若置闻的回了句“老婆从你后面穿过去,好精致,好**!”

    “韩幕卿——”

    由于愤怒体震了震,不料却让他刺入的更深了,丰盈上的柔嫩上下微微晃,更加惹人怜——

    他霍地将她一个翻转,她较小的子便挂在他的上,一双洁白的**直勾勾的挽住他的腰间。韩幕卿底下头含着她的坚,拖着她的部,再一次进入——

    “都这么多次了,怎么脸还红成这样。”

    韩幕卿微眯着双眸,揶揄。

    “才没有呢,我——我只是——不习惯这样——你真讨厌——”柔弱无骨的小手捶打这他的膛。

    齐雪晨还没有说完,双方已经陷入另一种境界。

    ——

    “妈,你生病了吗?怎么不起吃早餐呢?”熙韵歪着头问,还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便嘀咕了句“没发烧呀!”

    齐雪晨脸红了一下,也不好意思对自家女儿说是昨天晚上纵过度,全上下酸疼,起不了

    韩幕卿看着她窘迫的样子,却又不好发作,只是好笑的将熙韵搂在怀里。

    “妈昨夜没睡好,我们先去吃早餐,等妈休息好了在去吃好不好?”

    “好!”气的回答,让他心里软软的,这些天和她相处,发现这小女孩不仅聪明伶俐,心地善良,做事说话都很有分寸,文文静静的很有修养,对齐雪晨也极其的孝顺依赖。

    有时候他想,如果他们的孩子还在的话是不是也会这样乖巧!

    “那妈你好好的休息,熙韵等会在来看你。”

    齐雪晨很是无力的应了句,只好任由他们的决定。

    楼下韩幕卿和熙韵用完早餐,小小的子靠在韩幕卿的怀里,静静的听着他讲的故事,然后在用英文复述给他听,不难发现这小姑娘惊人的记忆力,好好培养将来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一上午他守在他们母女,享受着这短暂的幸福!

    如果这是他亲女儿该有多好!

    楼上齐雪晨额头上大汗淋漓,翻伸手紧紧攥着被子,过去的一幕一幕全都在她脑海里放过,最后一抹鲜红结束了整个挣扎——

    “不——不要——”

    韩幕卿听到声音急忙的冲上去搂着她在怀里“怎么啦!”

    她别开眼眸,不想在看她一眼“韩幕卿,不用你假惺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恶心?”

    “怎么你都记起来了!”是啊他怎么忘了这一星期的幸福是他偷来的,却忘了他的短暂。

    “没错!没想到你这么狠!”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