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我们离婚吧

    “少,你回来了?”

    “少,你怎是怎么了?”

    “妈,妈,你不要吓熙韵——”

    听到楼下的喧闹声韩幕卿也是急速的下楼。她靠在李嫂的肩膀上,昏迷过去。

    “雪”韩幕卿看着她的样子心疼的喊了一声,将她抱在怀里,他有手掌托起她的面颊,苍白的脸颊没有一丝血色,倒是全上下都凝固这血迹,飘逸的长发也是蓬垢在一起,沾着血迹,他颤抖的

    “快去请医生”!韩幕卿将齐雪晨打横抱起,大步向二楼卧房走去。

    韩幕卿看着她这样心疼不已,紧紧的攥着她的手,一刻也不曾松开过,还好医生说她只是营养不良,一点擦伤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休息一下就好了。否则看到她这样,他真的是吓得连心跳都快停止了。只是不知道她,梦里出现了什么恐惧的事,让她不愿意醒,不停的哭泣。

    “少爷,您电话!”一个小女佣小声的提醒道。

    “嗯!”

    “总裁,夫人是前天出了车祸,只是受伤的那个不是夫人,是陵城,夫人在医院守了他两天两夜。”

    “那他况怎么样了?”

    “植物人”!

    “嗯!知道是谁做的吗?”

    “那段路没有录像,但是,是辆红色的跑车,好像还没有牌照。”

    “嗯!查出是谁给陵城这里的电话了吗?”

    “还没,好像是个女的。”

    “嗯!加派人手在医院守着。”

    看来那些人是有备而来,敢伤害她,我让你都活不了,收紧的手掌,像是要把电话捏碎般,脸上绝凉的神像是那般的狠。

    第二天清晨,齐雪晨开始发烧,迷迷糊糊的怎么都清醒不过来,昏昏沉沉的不停的喊着“陵城,求求你!不要丢下我!医生,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韩幕卿趴在边沉睡,十指相扣像是要将自己的力量传给她,让她能醒来,她微动了睫毛,眉间轻蹙了几下,抬头看向头顶的天花板,刚刚清醒过来,大脑一片空白。发现不是医院,掀起被子就要跑出去。而她一动,一旁的韩幕卿便醒了。

    “雪,你醒了?抬起手像她额头探去,还好,烧退了!”韩幕卿握住她的手,担忧的问道“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齐雪晨看着他,眼泪就留下来了,韩幕卿心疼的拥着她颤抖的子安慰道“好了,乖!别哭了,会好的!”

    “你知不知道我昨天看见你那样子,心跳都快停了,以后别吓我了好吗?”

    齐雪晨看着他,用力的往他怀里钻,哭得更厉害,他知道她是真的伤心了,是真的害怕了!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感谢那个男人能把这样完好的还给他。

    “来吃点东西,医生说你营养不良。”

    “我吃不下!幕卿,你说陵城会好的对不对?”

    “对不对!”齐雪晨死死的盯着他,渴望从她这里听到想要的答案,她觉得只要他说“对”她便安心了。

    “对”只要你好好的,他就会好好的。看见她为别的男人快奔溃的摸样,他真的好嫉妒,可是那个男人却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她,让他无法嫉妒下去。

    “熙韵呢?怎么没看见她?”

    “你知道还在惦记女儿,你这样子也不怕吓到女儿,我已经让人送她去上学了,晚上你就能看见她了,来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等你体好些了在见她。”

    “我吃完了,要去见陵城!”

    “等你体好一些再去看他好吗?

    “不,不要,我要现在去,是不是你对他做了什么?”齐雪晨开始失控的挣扎,她一把打翻韩幕卿手上端着的碗,不停的往门边奔跑,脚尖沾染了来不及处理的瓷片鲜血顺着伤口不停的滑落。

    韩幕卿看着她自残的行为,心疼的将她圈困在怀里“闹够了没有!”可此时的她犹如一头奔溃的小兽,开始扇自己。“是我!我就是一祸害,为什么躺在那里的不是我?”

    韩幕卿抱住她的体,“雪,你别这样,这不能怪你……”

    “不要,我什么都不要听。”齐雪晨想要推开韩幕卿,但是无奈体虚弱的厉害,过分的挣扎后,口急剧的起伏,呼吸都变得急促困难,瘫倒在他的怀里——

    韩幕卿让医生在的输液中加了些安神的成分,等齐雪晨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另一天的午后。

    她一开口就说“幕卿,我求求你,别再我给加安神成分了,我只想看看着他好起来——”

    “好,只要你乖乖的吃东西,我就不加了,好不好?”韩幕卿极具宠溺的抚摸着她的头。

    “妈。”熙韵从外面跑进来,一双小手像学着医生那般探了探她的额头,满意的笑了笑,将齐雪晨的手拿出来放在她红红的脸颊上,贴心的替她按摩。

    “熙韵乖乖的,妈就会好对不对?”

    “嗯!熙韵乖,妈就会好。”齐雪晨心疼的回答。

    “那熙韵会乖乖的,不哭,就陪着妈好不好,看着妈,给妈按摩好不好?”

    “嗯。”齐雪晨淡笑着,看着她的女儿,现在好像只有她才能温暖她,才能给她活下去的勇气。

    接下来几天,韩幕卿几乎夜夜寸步不离的守候她。看着他的样子,她也心疼的看着他“你也去休息吧!我没事!”

    “没事,我想就这样的守着你。”

    齐晨雪也没想曾经那样大哭大闹,只是默默的流泪,她不得不吃东西,她要好好的,她这条命是陵城用命换来的,她还要等着他好起来——

    ——

    “陵城,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让爷爷怎么办?”

    齐雪晨看着陵爷爷悲痛的哭泣,站在后却无能为力,只能不停的在心里默念,对不起,对不起!

    “陵城啊!你这是让爷爷怎么活下去,怎么活下去,你让爷爷怎么有脸面见你爸爸妈妈。”

    “爷爷——”

    “我们陵家就绝后了——。”

    “爷爷,对不起!”

    “齐雪晨,我自认对你们母女不薄,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你就是回报的把我孙子变成活死人的吗?你知不知道,我们陵家就这么一根独苗,我把他拉扯大,容易吗?”

    “爷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孙子能醒吗?我还有什么脸去见陵家的列祖列宗?”

    “爷爷——”

    “滚!我在也不想见到你!”

    “爷爷,我答应陵城会好好的照顾您的。”

    “我把老骨头不需要你照顾,滚——”

    齐雪晨,不得不忍着泪,这是她欠陵城的,依靠着那扇门病房内“我还等着你给我抱重孙——”。之后,听见一声响。齐雪晨打开门,发现陵天就这样倒在陵城的前。

    “爷爷!爷爷你别吓我。”

    又是急救室的门口,如果陵爷爷要是有什么事,她该怎么办?怎么办?她2还能那么心安理得的享受韩幕卿给予她的幸福吗?

    “医生,我爷爷他没事对吗?”

    “小姐,你爷爷不好,不能在受什么刺激了,老人家,年纪大了,有什么没了得心愿,你们晚辈尽量满足吧!”

    “嗯”!

    “爷爷,我买了粥,您吃点吧!”

    凌天依旧是不语,只是躺在那不停的哀伤,不停的叹气,“为甚么?不是我把老骨头,我孙子还那么年轻,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齐雪晨心里也不好受,忍着眼泪硬撑着。

    “爷爷——”

    “别叫我爷爷,我不是你爷爷,滚——”

    “我告诉你,除非我孙子能醒来,除非我看见我的曾孙,否则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突然齐雪晨跪在凌天的前“对不起,爷爷你告诉我怎么做?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您?”

    “那你能给我们陵家留后吗?”

    齐雪晨惊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能,齐雪晨别再这说好听的了,我老了,但我的心还没昏,别想求得我原谅,来达到自己良心的平衡,我告诉你!“不可能!”

    那您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如果你真想忏悔,就去做试管婴儿。”

    她摇了摇唇,他想如果这样真的能减轻他的伤害她愿意去做,她这样的人本来就不配在拥有幸福“好!我答应您,我会去做试管婴儿的。”

    看着齐雪晨含泪离去,老人脸上露出不一样的笑容。

    齐雪晨鞋踏在医院长廊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看来他们之间注定了是不会有幸福的。

    ——

    韩幕卿走进卧室,没看见他想见的人,却发现落地窗是大敞开的,白色窗纱被风轻轻掀动,露天阳台上,她靠着窗台,静静的站在那。

    “雪,怎么站在这里吹冷风?”韩幕卿脱下西装外,搭在她单薄的肩头,长臂一伸将她抱在怀里。

    齐雪晨苍白的笑,双眼微红,像是哭过了。

    他担忧的握住她双手,“怎么了!”

    “我已经找了世界上顶级的专家来给他就诊,放心他会好的!”

    齐雪晨微微的挣脱着她的怀抱,可是心里却贪恋这那一丝温度,她靠着这不停的回想这他和陵城之间的过去,脑海里不断的回想这这些年陵城对她和熙韵的好,当年,如果要不是他把她从那几个流氓那里救下来,她早就被lun了,那是她在他们公司做清洁工,也是他发现她有英语能力,给了她一个机会,还是他帮她在那里照顾熙韵的——过去的没一点每一滴的好,在她脑子里形成了一个坚定的信念,她要完成他爷爷的心愿,给陵家留下一丝血脉。

    “幕卿对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