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肩上蝶

    “没事,”

    “这位小姐,员工不懂事,真不好意思,我是这里的设计总监——安雅!很高兴认真你!”

    ——

    这是一场由韩氏举办的空前盛宴,同时也是韩氏如此慎重的举办的以“肩罗蝶”为主题的高端珠宝时尚盛宴,音乐高雅的静静地飘进展厅的每一个角落。

    可伸缩、升降的圆形t台采全部用纯水晶制作,淡紫色的舞台布置,漫天的薰衣草,随风飘扬,舞台背景全部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led“液”晶显示器,他们根据不同角度来全珠宝的各个方面。

    韩幕卿着一声白色纯手工西装,双手抱,站在那象征份的菱形落地窗前——

    “总裁,夫人已经在路上了,该到的的人都已经到齐了。”

    “嗯”。

    “真的要这么做吗?”

    “这是他欠她的,他要还给她——”

    那一天,她说,你就那么见不得我好,你就那么想让人知道我是个劳改犯——

    她说,你就一定要让所有的人像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看我你才甘心吗?为什么要将那么不堪的过去让我在一次承受——你想让我女儿知道她有一个做过劳的母亲吗?你为甚么那么狠?

    哦!我知道你根本就没心——

    那一次,他是第一次看见她偷偷在被子里哭,哭了整整一夜——

    看着她那样,他心疼的无法呼吸,却只能看着。

    “我们走吧!”

    来参加此次宴会的全都是世界各界知名人士、政界新贵、贵族名流、富豪名媛、当红明星,总之该来的全都来了。

    盛宴开始之际,全场人士纷纷有指定的礼仪小姐带领,找到指定的位置,手持红酒纷纷坐于舒适的软椅之上,而另一处则是在世界上可以数的上数的媒体朋友。他们纷纷将镜头对准了想要关注的人和整个盛宴的动态,每个人都在紧张而兴奋地工作着。

    齐雪晨也被安排在这里面,看着盛大、豪华的场面,即使是曾经齐氏千金的她也从未参加过,心怦怦的跳,到现在她都没有见过他,只是一路照着他的指示化在做,真不知道韩幕卿到底在搞什么鬼?

    齐雪晨还没来得及想些什么,宴会便在一阵掌声中开始了。

    只见在盛大的开场秀上,整个会场的灯光都暗下来,只是烘托出,心形水晶缓缓地从舞台中央升腾了起来,美丽的光芒万丈,千万只各色的蝴蝶从舞台中飞出,寻寻觅觅飘落往漫天的薰衣草田里,而映着水晶台面的反光出各种蝴蝶的形状。

    “好美!”全场都屏住呼吸,由衷地赞叹道。

    全场烟花绽放顿时全部绽放,所有的蝴蝶漫天的飞舞,整个会场全部led大上全部显示紫色薰衣草,整个世界就好像沉浸在紫色的浪漫中,本次盛宴的主题,优雅的音乐响起,心形旋转在舞台之上,出现了这次真正的主题,“肩上碟,模特款款上,每一只蝴蝶轻落在模特的肩膀,蝴蝶展翅,每一款珠宝都完美、全方位的展示给观众。”

    齐雪晨看着那些展示的珠宝,心里一痛,那是她曾经的——

    好久好久了,就得她都不记得了,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坐在那里,不痛苦,曾经年少轻狂的梦想终究还是梦想,是那么遥远的事——

    “别哭,我以后我都会陪你走下去的,你的每一个梦想,我都会陪你实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韩幕卿就出现在她的边,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给她力量。

    昏暗中他纯白色手工阿尼玛西装,像梦中的王子一般——

    灯光亮起,她已经看不到他了——

    “下面有请韩氏国际总韩幕卿先生亲自致辞!”主持人款款深地宣布着。

    在众人的掌声中,一袭白衣的凌少堂坚毅地走向舞台中央,只见他上台的一瞬间,众多的镁光灯都聚焦在他的上。

    只见他轻抬手臂后,牵着一名模特走上舞台中间,蝴蝶落在肩膀,轻衔这一枚钻戒,韩幕卿将戒指拿在手中,心圣火瞬间从天而降,有致地将巨大美丽和震撼诠释。

    “谢谢大家!”韩幕卿端站于台舞台的中央,轻描淡写地说道。

    全场所有的人纷纷起雷鸣般的掌声震响今夜的上空,韩幕卿手势示意坐下,而单女子的目光也紧紧盯住帅气的韩幕卿,众多媒体也一下子活跃起来。

    “韩先生,您好!我是美国风云杂志的记者,请问为甚么,韩先生突然想要举办如此盛大的宴会?”

    “韩先生,您好,我是人民时报的记者,请问韩先生这次的主题为甚么叫肩上蝶呢?”

    “韩先生,您好,我是cc杂志的记者,请问韩先生能告诉一下我手上的钻戒有什么意义?”

    ——

    无数镁光灯打在他的脸上,他没有做任何的回答,只是向前而去,他静静的坐在钢琴前,十指轻动,如王子般的对着远处的齐雪晨露出一抹温馨的笑。

    全场的女都为之疯狂,尖叫——

    谁知他说:送给一给我重要的女人——

    一场雪下不尽冬天的冷漠

    一首歌唱不完你给的结果

    曾经的温暖再也找不到了为什么

    你的怀抱如何变成别人的

    我再也打不开你心中的枷锁

    曾经的故事写不出结局为什么

    任誓言写进落叶随风飘过

    难道我的等待只剩下折磨

    我愿意化蝶在你肩上落

    守住你并不经意的执着

    哪怕泪流出来还是软弱

    哪怕跌落了还不如昨

    我愿意化蝶在你肩上落

    守住你并不经意的执着

    相信雨能淋湿你的寂寞

    相信路不会永远都坎坷

    台下一阵惊叹声过后,夹杂这众多的羡慕嫉妒目光,镁光灯依旧疯狂闪耀。

    “请问——那个女子是您现在?”记者发现韩幕卿曲闭,有些伤感问道。

    全场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韩幕卿的上,都似乎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韩幕卿只是款款而下,来到观众席,一个不经意的角落,将还在沉思中的韩幕卿牵起。

    齐雪晨跟着他,所有的镁光灯照着她脸上,思绪也瞬间的清醒,眉间静静的深锁,韩幕卿知道她害怕,伸手将她紧紧的锁在怀里。

    他深邃的眸子紧紧的对着她,他淡淡一笑,坚定地说道:“她就是这场珠宝的设计师,我一生之中最的女人——齐雪晨”

    那三个字溢出,全场瞬间沸腾了,是的曾经的前妻!

    毒贩!

    做过牢!

    ——

    每一个人投来的再也不是惊羡的目光,完完全全的鄙视,讽刺!

    “韩幕卿这就是你要的结果?你是不是觉得非要把我毁得淋漓尽致你才甘心。”齐雪晨他肩头哭着说。

    韩幕卿慢慢的推开她,毫不犹豫地在她面前单膝跪下,将戒指送到他的面前:

    他说:对不起,是我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他说:你愿意再给一次让我照顾你的机会吗?

    “他说,只要你愿意,我的肩膀永远让你落。

    他说,只要你愿意,我的膛永远为你敞开。

    他说,只要你愿意,我的心永远都为你停留。

    他说,齐雪晨,你永远都是我最的女人!”

    台下一片哗然,不在是讽刺嘲笑声,只剩下华丽丽的羡慕。而齐雪晨则惊直直的站在那里不停的哭,他说:她是他最的女人!!可自己脑海里挥不去的曾经,逃不掉的恶梦,控制了她的整个思想,她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害怕,吓得蹲在那里,低头哭泣。

    她一瞬间不知如何是好,全场一片寂静,怔然的只是羡慕,女人却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更不想大方的送上祝福。

    韩幕卿起,将她拥在怀里,对着话筒说,“雪,我会等你,只要你会回头,就会看见,我会一直在那里等着你。”

    齐雪晨在也忍不住,在他的怀里大哭起来,她说“幕卿,我害怕!”

    只是这样弱弱的一句,已将她所的心全部净吐。

    他懂!

    韩幕卿牵着她快速的奔离会场——只留下无数的感叹,羡慕——

    ——

    齐雪晨止不住的大哭,像个泪人。

    韩幕卿打趣道“熙韵这么哭原来是你教的。”

    他用唇吸她眼角的泪水,齐雪晨哄着脸是羞,窝在了他的怀里,伸出手,垂着他的肩膀。

    这么久了,还是齐雪晨第一次这么顺从,乖巧的窝在他的怀里,在车子里,空气本就稀薄,赤红的脸迅速的燃烧起来,炙的激。她本就穿着单薄抹的晚礼服,若隐若现的。沟,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还可以看见雪白柔嫩的双峰,韩幕卿的喉咙滚动起来,该死的是居然下面也有了反应。

    炙的**红了双眼,他将她拖到他的上,俯吻了她的唇。

    感觉到她的不适应,韩幕卿对她说“雪儿,给我好吗?”声音中带着嘶哑,也许今天太感动,齐雪晨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得到首肯,他的手慌忙的将车座放平,使整个车内瞬间宽敞的像一个柔暖的大

    她的手,斜斜的抱着他的脖子,衣服随意的撤掉。

    但是韩幕卿还是感觉女子在他的下颤抖,手死死抓住下面的座椅,脸色也很苍白,像是在害怕什么?想起上次也是如此,以为她怕疼,韩幕卿不压抑这自己急迫的愿望,轻哄到“雪,不要你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疼我们就停下好吗?”

    “嗯”。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