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八十四章 又和他结婚了

    [第1章正文]

    第84节第八十四章又和他结婚了

    h市的夜生活极其的丰富,白天黑夜,黑夜白天,昼夜不分,或许黑夜比白天更加疯狂,繁华的街道上依旧霓虹璀璨,摇曳的歌舞,彻响了整个城市的上空。

    她口口声声的指责就像插在心口的利剑,让他疼得不能呼吸——

    “原来被冤枉,被挚的冤枉是这么难受的事?”

    不停猛灌酒,程放和程逡两兄弟看着对面那个喝得七七八八的韩幕卿,不叹了口气,小姐们正使出周解数来勾引他,他也受之若之。

    要知道他们的主子自从两年前就已经金盆洗手了,为夫人守如玉,不碰女人,那段时间他们几兄弟还真以为他那方面有问题呢?许久许久都没有来这种地方了,今天突然叫他们来,他们以为有什么重大的事呢,结果,杨峰偷偷告诉他们,原来是被……

    他们听到是惊吓到了——没想到,夫人这么有个——

    他刚准备开口说话,韩幕卿那强有冷冽的声音便出来了:“滚开!”

    声音不大,却足以震慑住在场的人,女人们当场就吓得从她上掉下来了。

    当他们tiao逗他的时候,他也在想,都五年了,女人多得是,他韩幕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还有在乎一个不你的女人——

    但是,他们的靠近,让他作呕,脑子里交织那女人一颦一笑,让他有种犯罪的感觉。

    “烦死了,烦死了!这女人简直就是烦人精,以前找不到,烦!现在找到了,还是烦!她就不能舒坦下,老实点——”

    韩幕卿坐在包厢内,目光深沉得让人猜不透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程放、程逡、杨峰三人只能怔怔地看着从他眼眸中迸发出来的冷意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为救她的女儿连命都不要,她却毫不在意,甚至还听都不听他解释,看见她女儿的伤抬手就扇了他一耳光。莫名的,他真的特别怀念他们相的那段时光,相互依偎,心里只有对方。可是,曾经的伤害那么大他们还能走下去吗?

    ——

    她仇视他们,冷笑一声,“误会”我误会了什么?如果不是他,我母女两在y市生活的好好的,会有这件事吗?打他一巴掌算是便宜他了,如果他要报仇,让他来找我,最好让他掐死我,否则就放我走!

    “齐雪晨!你有种!不过,你想死,除非让你女儿先,想离开,连们都没有。”韩幕卿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她后传来。

    齐雪晨听到了,子不由的开始颤抖,指着韩幕卿的鼻子就大骂道:“你就是个魔鬼!”

    “没错!就算我是魔鬼也是你的!”韩幕卿借着酒意拉着她的胳膊死死的瞪着她。

    空气中,弥漫着极其复杂女人香水味,这种味道让齐雪晨有种作呕的感觉,她没在和他纠缠,转,朝自己卧房走去——

    韩幕卿冷哼一声“怕了”!却反手将她拉入怀,浓烈的香味朝她的嗅觉刺来,齐雪晨一下子没忍住,将满嘴的污渍全部吐到了他白色的衬衣上!

    这时,韩幕卿的酒也醒来大声咆哮“齐雪晨,我的碰触就让你那么恶心吗?”

    “都给我滚”!

    程逡,当然刻不容缓的拔腿就跑。只是,没想到最后相劝的结果竟是这般剑拔弩张,看来王与王的对决不是他们这般平凡人可以理解的!但却是苦了他们这班平凡人!

    “怎么,还想给你的郎守如玉。”韩幕卿满脸的嘈讽,不过眼眸中却是希望得到不同的回答。

    齐雪晨换掉沾满污渍的衣物出来边看见,他慵懒的靠在她的上,玩把这纯黑色的打火机。

    回应他的却是沉默,她真的不想在和他争论下去,他永远都都是那个胜利者,永远知道怎样抓住她的软肋。

    韩幕卿极不喜欢她这副淡淡的摸样,说好了要好好的相处,结果又是这样,慌忙中伸臂将她拉入怀中,“今天的事就这样了吧!以后我们好好相处,明天我带你和熙韵出去玩。”

    “我有说不的权利吗?齐雪晨挑了挑眉说道。

    “没有”。一如既往的霸道。

    是的,就刚刚那会他就彻底醒来,他记得她不喜欢香水味——习惯依旧。

    回想了下,这些年都是女人主动对他好,主动贴上他,而他永远不需要迎合,只需要拒绝就可以了,早已经忘记怎么样对一女人好了。

    就像杨峰说的那样“老婆还是原配的好。

    抱着原配的老婆感觉就是不一样。

    ——

    翌

    “齐雪晨,你上的证件都带起了吧!”

    “嗯”。

    “那走吧”

    车子在公路上平稳的行驶,清晨的街道到处都是赶着上班的人,脚步急促,两侧的高耸的建筑物不停倒退,韩幕卿手握方向盘,目光专注的看着前方路况但也时的熙韵交流几句。车内的气氛倒是很活跃,还有熙韵叽叽喳喳的欢呼声,这里是一线城市,和他们曾经呆的四线城市当然有这天然之别,孩子惊奇倒是无可厚非。

    “妈我们到了民政局”。熙韵开心的叫道。

    韩幕卿宠溺的亲了亲她的小脸颊,“鬼精灵这么聪明知道这是民政局。”

    “civilaffairsbureau”不就是民政局的意思吗?熙韵解释道

    “韩幕卿鄙视一眼齐雪晨“你看你怎么教孩子的,把好好的孩子教成崇洋媚外,中文不认识,只是认得英文。”

    齐雪晨看了他一眼,好像在说“光你什么事?又不是你女儿。”

    “你带我们来这干嘛?”

    “逛逛呗。”

    “神经病,这里有什么好逛的。”齐雪晨没好生没好气嘀咕道。

    韩幕卿倒是还没开始说话,熙韵倒是接下去“妈,你告诉我,不能说脏话,你怎么能说脏话骂人呢?”

    韩幕卿倒是开怀大笑起来,真是死这小姑娘了,抱起熙韵便亲了亲。齐雪晨哑口无言,很是尴尬站在那看着他们。

    “现在知道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砸自己的脚了吧!”

    紧接着便是局长出来相迎。

    “韩总您来了,我们都准备好了!王局长带着几个处级干部献媚的说道。

    “嗯”这是他一如既往的简洁回答,和他这个人一样的高傲。

    说完便拉着齐雪晨进去,他让她把证件都拿出来给他,她也没太注意,只是将熙韵紧紧的抱在怀里,总觉得来官方,他就是要和她抢孩子。没想到几分钟之后,局长点头哈腰的将一个红本本就躺在她的面前,齐雪晨彻底惊呆了,这什么事,又和他结婚了。

    “怎么没有人吻过她愿不愿意?”

    “为甚么她什么都不知道就又结婚了?”

    出来后她再也忍不住了哭着喊到,“韩幕卿为甚么你要这样对我?为甚么?”

    熙韵也被吓着也和她一哭,韩幕卿一下子难住了,不知道怎么办?民政局门口,两个女人蹲在那同时哭,引起了路人的注意,纷纷对他指指点点的,搞得他好像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般。

    “好了,都别哭了!”说完将这对母女抱上了车,围观的人群没有闹看了,也纷纷的散去。

    “韩幕卿,你为甚么要怎么对我,我求求你放过我行不行?”她哭着求他。

    “齐雪晨你觉得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好吗?”韩幕卿没有回到她的问题,依他对孩子的喜绝对不会在哭闹了的,这也是他带她来的原因。

    果然,齐雪晨没有再问,沉默了。可是车内的气氛却变得诡异起来,说不出的怪!

    “熙韵,叔叔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韩幕卿讨好的问道。

    熙韵看着妈被他气哭,自己也哭,觉得这叔叔很坏,可是游乐场自己一次都没去过,听小米说很好玩,她也很想去,最后将眼神放在了齐雪晨的上——

    齐雪晨心里也不是滋味,自己想她这么大的时候,什么都有,什么都是最好的,可自己的孩子却跟着她吃了那么多苦,咬了咬牙便点头答应了。

    途中韩幕卿也是极为细心照顾孩子。

    “妈,我要去做海盗船——”

    “妈,我要做过上车——”

    “妈,我要玩旋转木马——”

    ……

    齐雪晨是实在是累了,再也爬不动了,以至于最后是:

    “叔叔,我要去划船——”

    “叔叔,我要玩那个——”

    “叔叔,我要做这个——”

    ……

    齐雪晨看着韩幕卿耐心的照顾她,陪着她玩,有那么一瞬间好像他们真的是幸福的一家人,也有那么一刻,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仲夏——

    ——

    “听说你这个场子新进了几个新的漂亮妞儿,好像还是大学生没开的皱。”范志军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手还不停穿梭在女子的坚上。

    “兄弟,还是和当年一样有处女结”。对面的男子从倾吐口中的烟,烟雾萦绕,范志军沉冷的沉浸在欢愉的世界,喘着口气,“废话,谁他妈的喜欢玩破鞋”。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

    “处女多**啊!下面紧。”

    “那怎么还留在那女人。”

    “你话好像太多了!”范志军皱着眉打断他。

    “好了,好了,别生气我马上给你带人来”。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留在那女人,当初从上山将她带下来时,只想这要报复她,可是这几年自己越来越看不清自己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