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八十章 躲不掉的孽缘

    [第1章正文]

    第80节第八十章躲不掉的孽缘

    看着陵城离开的背影,齐雪晨轻轻的道“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希望你知道后不要恨我。

    “妈,妈……”熙韵在她的边叫了好几声,齐雪晨都依旧处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回过神来,“妈,你是不是上爹地了,所以看着爹地离开你舍不得了。”

    “小鬼头,你知道什么呀!喜欢呀!赶紧收拾一下去睡觉,等会去幼稚园。”

    “啊!妈,还要去幼稚园呀,可以不去了吗

    “当然——是——不可以啦!”

    “妈,如果我告诉你爹地的秘密,是不是可以不去幼稚园呀!”

    “那要看你的秘密有没有价值。”

    欢声笑语响彻这个时空。

    屋前散落着横七竖八空酒瓶,他肯定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也不知道这散落的酒瓶,就是普通家庭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到的钱。

    清晨的余晖朦朦胧胧中看见那一幕,心疼的快要滴血,韩幕卿拖着自己半醉半醒的子,摇摇晃晃的走在离她不到1000米的街道,行人都唯恐不及的避开这他,可是他只想靠近她。

    震耳聋的敲门声,齐雪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慌忙的放下手中的碗筷,喊了一声“等一下。”

    房门打开的那一刹那,齐雪晨就僵在原地。

    韩幕卿斜靠在那,满的酒气,大手死死的挡住门,也挡住了她的去路。

    他说“我们真的不能了吗?”

    她说“嗯”。

    他说“你说祝我幸福,可是失去你,我怎么会幸福呢?”他紧紧的抓住她的肩膀,不停的摇晃,齐雪晨疼的蹙了蹙眉,她还没来得急回答,后就传来陵城的声音“小雪,帮我那下浴巾——”

    韩幕卿听到这,仰天大笑,松开她的肩膀,死死的盯着她咬牙切齿道“齐雪晨你真的很好!”

    说完恨恨的转离开,嘲讽的轻笑出声,甚至不敢去转过头去看那屋里三个人温馨的画面,发动了引擎,离开了这个让他心痛至死的地方。

    她从没想到自己还会和他见面,她也从未想过他来得会如此快!却是以如此姿态离开,今天这样的是自己想要的吗?可是她没有的选择,遇见他,就要必须这样。

    齐雪晨瘫坐在沙发上,神呆然的看着前方,就连熙韵和陵城的出现也未反应过来。

    “妈,我洗好了。”

    “小雪,刚刚听见敲门声,谁呀!”

    “没有,一个可醉酒了的,找错家了。”齐雪晨淡淡的说完,抬起脚去继续收拾碗筷。

    “爹地,你不能帮我穿衣服,我是女生——”说完后便传来“咯咯”的笑声。

    k520悍马在马路上狂飙,疯狂的乱窜,没有我的许,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

    几天后,咖啡厅内是的悠扬的琴声,他放下所有的工作,好好的陪着她在这。

    突然一女子疯狂的跑过来,“你把熙韵带到哪去了。”不是问句,而是完全的肯定句。

    “我是他的爸爸,我能把她带到哪去?你说呢?”轻佻的态度,完全无视她眼眸的凄恨。

    “韩幕卿,我不是当年那个任你宰割的齐雪晨了,你别想威胁我……”

    话还未说完,韩幕卿不耐得道“齐雪晨你也别太高看你自己,报复你就是我唯一的乐趣,你说我怎能放过?在说是你自己将爸爸这顶帽子扣在我的头上,我现在也只是行驶我这个养父的权利。”

    “我从未说过你是她的爸爸,你可不可以这么不要脸?”

    “齐雪晨这一切都是你我的怎么样,不同意,好呀!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她,她不过是个弃婴,你根本就不是她妈妈。”

    齐雪晨急急地抢下他的电话,“求你,别打!别打!”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为甚么?你为甚么要那么对我!”

    是的,韩幕卿本就不是什么温和的人,他以为他有足够的耐心来挽回她,他以为面对她,他就可以什么的不计较,可是他忘了他嗜血的本,忘了一个男人疯狂的占有!看着她,在别的男人怀里温柔蜷缩,他做不到,看不见,他做不到,不闻不问——

    这时候,齐雪晨突然失控的笑起来了,“韩幕卿,你觉得我会在乎一个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吗?”

    韩幕卿对着她上下打量,面无表,“那样就在好不了,相信我们连去法院的这个程序都省了,孩子的抚养权交给我了。”

    一针见血,一点回旋的空间都没有。齐雪晨彻底的瘫坐在了地上,为甚么他夺走了她的一切,却连最后的一点念想都不肯留给她。就算是死,她都不会把孩子给他的,死也不会!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摸样,他的心怎会不疼,可是他没办法,他不能永远和她隔着那道不可磨灭的伤痕,既然她不愿靠近,那么他这次就紧紧的将她锁入怀中。

    “既然你不想在聊下去了,我也不急,那不如我们来欣赏一段视频好了。”

    画面中传来的全是陵城和她、还有熙韵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韩幕卿你监视我,”齐雪晨大声的说道。

    “监视,不监视怎们能知道你们原来这么恩!那我怎么能对症下药呢?你说对吗?”

    “你能在卑鄙点吗?”

    “可以,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可以做到。”韩幕卿似乎心很好,看着她玩味的笑了笑。

    “韩幕卿你不能这样对我,当初你说我背叛你,你没有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就毁了我,你说是我害死了你的妈妈,你就将我的孩子无的杀害。一命偿一命,我用我孩子的命来还你母亲的命,我用自己的青,名誉还有齐氏来偿还你所说的背叛。如今,我欠你的我都已经还给你了,为甚么你还放过我?为甚么?齐雪晨声嘶力竭的喊着。

    她说:“我真的累了,求求你放过我。”她鄙视的眼神激怒了韩幕卿,想到这些子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卿卿我我,甜甜蜜蜜。而自己只能靠在酒精来支撑,怒火忽然就直直在腔膨胀,将他的全部理智燃烧殆尽,一把攫住了齐雪晨的下巴,狠戾的道“齐雪晨不要在考验我的耐心了,这是你我的?”,

    看着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韩幕卿单手撑她,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她搂在怀里,一只手轻顺着她的背,来平稳她的呼吸。轻言“跟我回去,我们好好的过子。”

    她太快了,他还来不及抓住她,她就跳出他的“怀抱。大声的嘶吼,“不,我不要回去,我死都不会在回那个像噩梦般的牢笼。”

    “你别我。”她步步退后,慌忙的向前奔跑。

    陵城看着她从咖啡厅缓缓的走出来,急急地问道“怎么样?”

    是的,今天她到车站去接孩子,等孩子都走完了,也没见到熙韵,老师告诉她孩子被他爸爸接走了,那一刻她他接到她的电话劈头就问“熙韵在哪?”

    陵城满头雾水的道“孩子不应该在幼儿园吗?”

    那一瞬间,齐雪晨的世界仿佛瞬间的坍塌了。

    他赶到她边的时候,她也是这般惨白无色。

    “小雪,不用太担心,他不对熙韵怎样的?”声音来不及全部说完,眼前已经一片黑暗。

    “小雪——”全是伤的陵城艰难地睁开眼,满是废墟,待他清醒过来后,已经是黑夜了,星辰暗淡的小屋,回想起刚刚的一幕,眼前尽是恐慌,虚弱的唇瓣溢出“齐雪晨——别跟他走!”他眼中带着淡淡的哀伤。

    小雪,你知道吗?自从两年前那个下雨的夜晚,我们相遇,你的勇敢,你的坚强,你的博学,你的优雅——无时无刻都牵挂这我的心,看见你,我的心就会不由的跳动,我不敢对你说“我你”我怕打破我们之间的平静,如今那个强势的男人出现了,我更怕你离我远去,跟他回去。“别跟他走。”!!!

    ——

    黑夜,齐雪晨蜷缩在这七十平米的小屋里,不到三米的沙发上,没有了熙韵、没有陵城,突然觉得这个不大的小屋寂静的可怕!

    是的,他现在又威胁他,以前是齐氏,现在却是熙韵、陵城、还有陵城的公司。她真的就不能逃离他的掌控吗?

    泪不停的往下流,却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她真的想就这样死去,一了百了,可是她却舍不得她的孩子,舍不得她这世上唯一的牵挂!“老天爷!我该怎么办。”

    “我们可以帮你!”一个优雅的女声响起,轻捻指尖的执起手帕闪出现在齐雪晨眼前。

    齐雪晨艰难地抬起头,微眯着哭红双眼,借助昏暗的月光,看清来人,一个漂亮高佻女子,而女子后那个看不清的人影“是谁?”。

    “你们——怎么进来的?你们是谁?”

    “女子嫣然一笑,不用管我们是谁?但我们却是可以帮你的人,可以帮你夺回亲女儿的人!”一男一女相拥而战。

    “你——你不是——”齐雪晨瞪大了双眼,愣住了!怎么会?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