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七十九章 爱了散了

    [第1章正文]

    第79节第七十九章了散了

    黑夜,传来一声刺耳的声音,高脚玻璃杯在光洁的地板上支离破碎。是的!他不许她以这样的方式从他的生命中退出。她只能是他的,任何人都别想将他抢走。

    他自认为聪明,凡是看上的事或东西都做的滴水不漏,从未失手过,如今对她也是如此。

    他不得不自嘲上天的安排,那设计好的剧,从相遇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是他这辈子的悲剧。

    五年前想要亲手将她入地狱,让她知道背叛他的下场,但又鬼使神差的将消息透给他的好友,让她只判了五年。

    她进监狱的那几年,不会有人知道,他在害怕,但是,却不敢让人告诉他有关她在狱中的一点一滴的况……因为每一次想起她,他的心都会揪得很紧,很疼。那时候他倔强的认为她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因为不许自己内心对她有着任何一丝的眷恋,他说着绝的话,用最绝绝的方式报复、打击她,在不同用女人上找寻着感官的刺激。然而,她最终带着她仅有的那一丝自尊,高傲地转离去……

    他的心就在那一瞬间彻底破碎了,七零八落,疼与不疼他早已没了知觉,他想这,肯定是上天的惩罚,惩罚他太过于绝

    夜的另一端,齐雪晨想他们之间注定是没有缘分。

    当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当你上我的时候,我喜欢上你;当你离开的时候,我却上你。当我上你的时候,你却将我推入了地狱,是你走得太快,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

    现在的他事业顺利,美女环绕,没有她的子,他过的比任何都还要精彩。

    而她的人生是被他完全的颠覆,毁灭的彻底。

    -——

    将一拳打在沙发上,杨峰你查查她这两年的生活况,越详细越好。韩幕卿听着后的脚步声,淡淡的吩咐道。

    杨峰低着头,恭恭敬敬的道,“是!总裁。”杨峰早就知道,调查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他们再相逢会是如此光景。

    韩幕卿吐了口烟圈,淡淡泛出烟蒂青灰,“一个小时内给我答案。”他想要知道,她这些年她过的怎样?她边的男人,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到一小时,杨峰捧着一带资料回来。他看见这些都不敢相信一个女人是靠什么样的力量撑过来的。

    “总裁这是你要的资料,”杨峰双手将带回来的盛放在韩幕卿的面前。

    韩幕卿看着手中的资料,从没觉得自己如此混蛋,没有哪一个瞬间能像现在这样想抽自己两耳光。他的老婆,居然捡过垃圾,收过破烂,给人当过清洁工,住过仓库……

    每天为了那几块钱,受尽白眼,流尽汗水——

    看着她们母子相拥的照片,他知道她们的孩子是他们心里永远的痛——

    不尽繁华的街道上出,现如此的豪车,非富即贵,行人像行注目礼般,目不转睛的盯着它。

    韩幕卿急速的冲到她的小店旁边,当他满怀信心的走进去的时候,没想到,得到的却是如此结果,人去楼空。“齐雪晨,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如此子,你觉得我们再次相逢,我会如此轻而易举的放开你的手吗?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雪儿既然要玩,那我就好好的陪你玩玩,希望到时候,你能开心。”韩幕卿玩味的笑了笑。

    她很清楚他的格,冷傲自负,绢狂,他为了自己想得到的用尽手段,势在必得但是,他绝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男人,处理事的时候极致的残忍,决不给人喘息的机会。所以,在他说“对不起”的时候,真的是震惊了,她知道依他的个,依他们这种份的人,根本不会去轻易的说出那三个字。

    所以,他们再见她只能逃,她定了连夜回h市的车票,只能用着种愚蠢的方式来抚平心中的害怕。

    “爸,妈,我回来看你们了……”

    齐雪晨站在父母的墓前,看着父母的合照,笑的那么幸福,她的声音颤抖的厉害,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将脸颊贴在他们的照片上,泪已经夺眶而出。

    “爸、妈你们在天上还好吗?是不是很幸福?你们知道吗?你们的孙女熙韵真的很乖也很可,你们在天上看见了吗?”

    “熙韵,来叫外公外婆。”

    “外公外婆,熙韵来看你们了,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妈的。”

    齐雪晨被她人小鬼大的姿势给逗乐了。

    微风习习,齐雪晨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轻轻的擦拭了眼角的泪水,替熙韵整理好衣物离开墓园。

    两年了,她不敢在踏进这片土地,她害怕他将她在送进那不见天的监狱中。

    陵城看着他们出来,赶紧下车迎接他们,接下她怀中的熙韵,小女孩轻轻的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啄。甜甜的唤声“爹地”。

    “陵城,我们今天晚上就回去吧!”

    “这里是你的故乡,你不想多玩玩吗?”

    “不了,店里的生意还得做,熙韵也要上学。”

    是的,她今天看到报纸,他们的考察结束了,今天就乘包机返回。所以她也该离开了。

    陵城看着他们母女,他不知道这座城市给她带来什么样的伤害?为甚么当她下车的那瞬间,她的体都在抖!他想总有一天,她会对他敞开心扉,接受他!毕竟她肯带他来她出的地方,也是他们之间关系进步的一大步。

    短暂的沉默过后,齐雪晨再度开口道“陵城你可不可以在帮我一个忙?”

    “小雪呀,我们自己是什么关系,还有可不可以这么一说吗?”

    “那你这段时间可以住在我家吗?”

    齐雪晨说完这句,陵城都惊住了!看着他惊讶的神齐雪晨也不好意思的,“我也知道这个让你很为难,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缓过神来的陵城惊喜的道“就这个呀!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当然没问题。”

    “只是,我家比较简陋不知道你习不习惯?”毕竟人家是住惯了豪宅,现在屈尊她那不到70平米的小地方还是有点难为人家的。

    “那如果我说不习惯,你是不是去我家呢?”

    齐雪晨摇了摇头。

    “放心,我没那么贵。”去你那住,我求之不得。后面的那句他也只能在心里偷偷的高兴着。

    翌

    韩幕卿端着一杯咖啡斜坐在躺椅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那端——

    齐雪晨你可知道,每当清扬飞舞的倾城,每当满天桃花飘扬,每当我生的时候,我都会出神,我会想起你。

    想着我们的初见,干净利落的脸庞,想着你无丝毫女人的温柔,你丝毫没有弱势,你的眼眸那么冷清,那么无所畏惧。

    我怀里的你曾经那么羞,我怀里曾经那么那么坚强,而你现在,真的不再需要我了吗?

    男人总是这样真正失去了白才懂得珍惜,才会懂的他的重要!因为了所以才会痛,因为而不得,所以——

    远方一幕和谐的温暖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三个人手拉手的从车里下来,陵城心大好,将小女孩抱起来,顺势搂在自己的怀里,熙韵望着他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亲,伸出手臂也将齐雪晨的脸拉下来亲了一下,齐雪晨眼里尽是满满的幸福,不时地低头关切陵城,会不会累着他。也会低训熙韵,别乱动,老实点。

    坐在阳台上韩幕卿看着这一幕,一家三口的亲密互动,齐雪晨的微笑和幸福,全部都清晰地落进了他的眼里,她真的不再需要他了吗?

    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眼里尽是落寞……

    他放下工作,放下所有的一切,只是在这里等着她,静静坐在这守着前方的那一个空空的房子,他知道他一定会回来,只有听到他离开的消息她就会回来,所以他故意将回程的消息大张旗鼓的告诉媒体,为的就是等她。

    是,他不甘心,他绝对不会放开她的手的。

    他们之间兜兜转转都已经八年了,现在她在一次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他就是倾尽所有,都不可能再放手。

    ——

    “好了,陵城,你先回去吧!我先把房间收拾好,你晚上来就可以睡了。”

    “鬼精灵,爹地要回去了,来在亲一下。”

    “啵”

    “真乖,晚上见!”陵城轻轻的放下熙韵,开心的在她头上摸了摸“爹地,你又把我的发型弄坏了。”说完像是要去倒弄陵城的头发。

    “熙韵,别捣蛋。”

    “哦”

    “好了!我走了,我们晚上见。”

    看着陵城离开的背影,齐雪晨轻轻的道“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希望你知道后不要恨我。

    “妈,妈……”熙韵在她的边叫了好几声,齐雪晨都依旧处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回过神来,“妈,你是不是上爹地了,所以看着爹地离开你舍不得了。”

    “小鬼头,你知道什么呀!喜欢呀!赶紧收拾一下去睡觉,等会去幼稚园。”

    “啊!妈,还要去幼稚园呀,可以不去了吗?”

    “当然——是——不可以啦!”

    “妈,如果我告诉你爹地的秘密,是不是可以不去幼稚园呀!”

    “那要看你的秘密有没有价值。”

    “那就是——你抓到我再说。”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