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七十七 断了消息

    [第1章正文]

    第77节第七十七断了消息

    韩氏杨峰独自拿着手上的文件在室外徘徊,指尖亲启眸光轻探向了总裁室里的男人。

    半月前,那场拍卖会激起了原本死寂的心,熊熊的希望之火在洗头燃烧,可如今……

    翌,他便拜访了曾经齐医生,证明了她能怀孕真的是很不容易,如果失去了,也许这辈子可能不会在有机会了!

    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恍惚间,那苍白的脸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从那以后,韩幕卿夜里便经常一个人呆在公司,批阅文件之深夜。公司就成了他的家。今,会有派出去的暗卫回来汇报,而韩幕卿,正满心期待的等这次回探的消息。“总裁,这是你要的文件,还有这个……”

    片刻后,杨峰听到了里面传来了重重的物件落地声。他一惊,忙快步跨进了室内,急急的冲到了桌前。此时的韩幕卿,正静于前,案台上所有的东西,都被他掀至了地面。挫败坐在那里。

    为甚么你走的如此干脆,连一个忏悔的机会都不留给我……手里依旧捏着那条项链。

    可如今,一切的讯息都断了,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他微微皱了皱眉。随着手握的力道越来越大,那手链好像要嵌入他的掌心。指尖插他掌中,而那越收越拢的力道,却是没有丝毫的停下。

    瞬间,鲜红的血便顺着残片的边缘一滴一滴的坠落,而他却似乎并未察觉到,仍是死死的握着,那残片的尖锐已深深的扎入了他的皮中。而他,因用力过大而微微颤抖的手,则似在狠狠的压抑着中就要爆裂的绪。

    而他轻垂于侧的大掌正紧握成拳,悬深似海的眼眸中,那缓缓淌动的眼波,似在狠狠的压抑着后悔,愤怒!缓缓入幕,上一小女孩正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听着王子和公主的故事。橘黄温馨的灯光让房内透着一抹轻轻的依恋。

    “妈,王子和公主最后在一起了吗?”小女孩侧着头担心的问

    “后来呀!王子和公主当然在一起了呀!”女人温柔道

    小女孩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满意的微笑开心的入睡。圆桌上,正静静的躺着一些针线。她起慢慢的走过去,拿起了桌上针线认真的忙碌起来,仔细绣着上有着精美的花纹,一针一线密密麻麻……

    看着上的小女孩,她真的很感谢他留给这个宝贝。这些年如果没有她,也许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齐雪晨这个人了!

    这两年她不管多苦多累,她心里都是幸福的。

    那夜,他真的醉了,朦朦胧胧中抱着她的照片不停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好,放着吧!”低着头,办公椅上的男人不紧不慢的在文件上签下名字。

    顿了顿,杨峰继续道:“集团名下的san造镇计划明天在s市有一场发布会,s市的市长亲自打电话过来邀请您,总裁您看是否要参加。”

    “嗯!”韩幕卿头也没抬继续低头工作着!

    “你还有事吗?”

    “san刚刚在s市建立如此大的新项目,而且s市地区较偏僻,如果总裁您去露个面可以吸引大批的媒体记者过去,对我们的造镇计划也有好处,品牌形象也好。”杨峰努力的说着。

    “你好像越职。”

    “对不起,总裁!”

    “好了!下不为例!”

    “你去订机票,顺便让san设计总监陪我过去参加。”

    “好的!我这就通知下去。”

    “韩总,很开心您能来参加这次的开幕式。”

    “林市长,您客气了,这是韩某该做的。”

    “感谢韩总对s市的支持。”房车中一个政府官员赔笑着说。

    坐在他们对面的韩幕卿优雅的靠在座椅上,双腿轻轻的跷起,面无表的说道“我们都是为了城市的建设,希望把我们的脚下的土地合理的利用,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其它两位政府官员听韩幕卿如此一说,立刻笑了笑,统统将提起的心放下。

    对于坐在他们对面的这个男人,他们一早便有耳闻,他为人冷漠、深藏不漏,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商业手段,运筹帷幄,可以说是商场上更是像神一般的人物。通过半天的短暂接触,他们完全领教了韩氏的做事效率和风格,而韩幕卿不按常理出牌的做事风格,更是让他们应接不暇。

    “韩总,前面就是市医院了,我们要进去吗?”一个官员好心的问道。

    “今天很感谢你们的招待。”韩幕卿伸出手礼貌的握手,官员们亦明白,微笑着转离开。

    “砰”!

    “对不起!帅叔叔!我不是故意的。”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转动着大眼睛真诚道歉。

    “没关系,小朋友以后走路小心点,这样会摔跤的。”韩幕卿难得好心的提醒。

    “知道了!谢谢帅叔叔。”然后开心的跑开了。

    “熙韵,我去给你妈办个住院手续,你在这等着,不要乱跑,好不好?”陵城耐心的说道。

    “爹地,你也不管管妈,你看看她!让她不要吃泡面,她还非偷偷的吃,老师都说吃泡面不好,会生病,她还不听,你看,现在生病了吧!哎!真是……”陵城看着她这幅人小鬼大的摸样,一时间竟然哭笑不得。

    韩幕卿看着这一幕,一时间那么的羡慕这个男人,人生最大的幸福不过如此。

    熙韵眼尖,看见了他,开心的跑过来“帅叔叔!”

    “小朋友,你怎么在这。”

    “哦,我妈体不舒服,在里面看病。”熙韵瘪了瘪小嘴,不开心的说道。

    韩幕卿看着她古灵精怪的样子,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youdonotknowtopinchthegirl’sface,itisnotpolite?”你不知道随便捏女孩子的脸,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韩幕卿好心的看着她滑稽的表“ghostelves,youspeakenglishverywell,whoteachyou。”鬼精灵,你英语说的不错,谁教你的。

    “mymother,mymothercanbesevere!shewillbealotofthings!”我妈呀!她会好多东西。熙韵提起自己的妈满脸自豪崇拜的表

    叔叔再见!我爹地来了,说完风一般的跑过去。看着熙韵的背影,他想如果他们的孩子孩子的话,也该如此大了吧!

    没想到,总裁对小孩子那么有耐心。却不想,相互的转却错过了彼此。

    “妈,不是我要说你,你这是太不自觉了!怎么能背着我们又偷偷的吃泡面呢?”为甚么你总是这样,你知不知道熙韵很担心你,如果你生病了,那熙韵怎么办?”说着拼命的委屈、害怕的掉眼泪。

    “熙韵乖!别哭了!妈保证以后不吃就是了好不好?”齐雪晨蹲在她瘦小的子前信誓旦旦的保证这。

    “真的?”熙韵停止哭泣声,哽咽的问道。

    “真的。”齐雪晨急急地保证。

    陵城看着齐雪晨被熙韵吃的死死的,不由的觉得好笑。没想到平时优雅的女人,没想到也会有如此可,窘迫的孩子气的一面。齐雪晨看着他捧腹大笑,没好生气的瞪着他。

    “我去把车开来,送你们回去吧!”

    “不用,我们自己坐公交回去就行了。”市人民医院离他的公司有些远,齐雪晨说道。

    “你病都没好,还带着熙韵,我不放心。”陵城担忧道。

    “没事,我们自己可以的,你就放心去工作吧!”

    “我去把车开来。”这一次陵城没有在理会她。陵城向来开车不快,一路上都把车开得很稳。

    “陵城,谢谢你!这次又麻烦你了。”

    “小雪,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我们俩什么关系?还用说这两字吗?你在这样,我可就要生气了!”

    “好了,好了!爹地,你别生气了,明天是我的比赛,你能来看吗?”

    “当然,我们熙韵的比赛,爹地怎么能不去呢?”

    “爹地真棒!”小女孩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熙韵,别闹了!你干爹在开车呢?”

    “哦”。

    在s市的这两年,她和熙韵没少受到陵城的照顾,而他的爸爸也很喜欢她和熙韵,曾经也偷偷透露过,旁敲侧击的问过她,问她陵城怎么样。

    陵城是个好男人,这一点丝毫不需要质疑,但是她配不上他。

    她带着别的男人的孩子,顶着劳改犯的罪名,又是个离婚的单亲妈妈,怎么配得起他这样清清白白,阳光的男人呢?

    “吩咐下去,把医院规划也加入进来。”

    “是,总裁!我们贸然的修改设计图,那对市政府那边我们该怎么说?”

    “一个城市如果连医疗问题都解决不了,怎么能将人长期留在这里发展。这个问题我会和这里的官员商量的。”

    “嗯”!我这就去发新闻稿。

    深夜

    韩幕卿放下手中的钢笔,蹙了蹙眉,双手揉了揉太阳,不自觉的又摸了摸口袋里手链,总感觉那里有他的温度。不知不觉中,那小女孩的影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不知道是怎样的父母才会生出如此可的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