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六十九章 齐心蓝带来的真相,她自杀了

    [第1章正文]

    第69节第六十九章齐心蓝带来的真相,她自杀了

    幕卿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我求求你!

    你配拥有我的孩子吗?你不配,齐雪晨!

    幕卿我求求你,你你放过他好不好,一切是我不好,我保证我不会让他出现在你的面前。

    韩幕卿眼中一阵嘈讽,他用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脸颊,望着这张曾经过的脸,俯亲吻雪晨人的唇,品尝过曾经自己留恋过的甘甜后,扬起嘴角残忍的笑,你就。。。。。。别做梦了,你这一辈子都别妄想了!

    韩幕卿一句轻飘飘的话却另齐雪晨的心冷到谷底,他没想到曾经说自己的男人会这么残忍。

    韩幕卿看着面如死灰的齐雪晨,冷哼了一声,做到了沙发上。你这是自作自受,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知道吗?人!

    我没有背叛你,我真的没有,齐雪晨顾不了那么多了。急切的开口,希望可以挽留孩子。挽留她唯一的亲人了。

    韩幕卿冷冷的看着她,转大吼道,你们医院想关了是吧!

    齐雪晨快速爬过去,抓住韩幕卿的手臂,求求你放过他,他是我唯一的亲人,失去他我会死的。

    那你就去死吧!还不拉走。

    当体接触到冰冷的手术室的时,她绝望!

    孩子妈妈没用,妈妈保护不了你,手轻轻的放在腹部,一遍又一遍的说着。神涣散的看着远方,如游魂般的摸样像是感应冰冷的仪器触碰到体,猛的起,跪着医生的脚下,使劲的扯住医生的白衣,我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别杀他!别杀他!

    医生们看着她苍白的摸样,神动容的扶起她,“小姐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你就别难为我们。”两个护士上前去按在她。

    别碰我,她像疯子般拼命的到处乱窜,不停的跑。最终还是被抓了回来。

    求求你们别伤害他,我给你们钱,很多很多的钱。

    医生依旧准备着手术,她拿出韩幕卿送给她的婚戒,和那根手链,跪着主治医师的脚边,求求你们放过他,这些都给你,这是外面那个男人送给我的,“世界著名大师vata亲自为真设计的手链“onlylove”和戒指。

    医生们看着曾经自己在杂志上看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谁能不心动。

    ……

    看着血缓缓地流出自己的体,苍白的脸上透着死亡的气息!可是她却笑了。是幸福的泪水,没想到曾经他给予自己的东西,最后的时刻居然挽救了自己最珍贵的人。

    迈着缓慢的步伐,扶着墙面,上还带着血腥,看着这样的齐雪晨,他的心却没有由来的一阵心痛!

    她如枯木,毫无生气。嘴角扬起冷冷的微笑,轻轻地开口道,“韩幕卿就算你以后在我面前切腹自杀我也不会原谅你的!这辈子,我以我孩子的生命,以我们家族的事业作为代价,来诠释我无望的。从此之后我永远都不想在见到你。”

    齐雪晨你觉得你有选择的权利吗?我才是你的主宰。邪恶的脸上扬起自信的微笑,好像她的悲苦在他的眼里不过就是一场可笑的闹剧。

    ……

    监狱中,经过上次的洗礼,齐雪晨对韩幕卿真的绝望了。她现在只想自己平平静静的在这里下自己的孩子。抬头看着月光,低低细语认真努力的和自己的孩子说着话。却不想,老天

    却不给她平静。

    翌

    齐雪晨有人探监。

    监狱广播内开始重复响起探监的信息,一直沉浸于思绪当中的齐雪晨这才恢复意识。她不知道还有谁回来她,除了王妈还有谁?一位女警来到她的面前,冷然道,“齐雪晨,有人来看你,跟我走吧!!”齐雪晨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皮,看见眼前的来人,仿佛不敢置信。

    看着玻璃窗外熟悉的脸庞,齐雪晨的眼泪立即扑簌簌地跌落,她拿起话筒,隔着玻璃哽咽地逸出,“姐……”齐心蓝拿起话筒,一贯温柔的脸庞此刻呈现嘲弄,语调毫无温度带着讽刺,“没想到一贯高傲的齐大小姐居然也会有今天……我真的很难想象,你现在的摸样!!”

    耳畔是齐心蓝的冷言讽刺,齐雪晨不断地摇首,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最好姐姐,空洞的眼睛飚离的眼泪颗颗敲击地面。“姐姐,你怎么……这样说……”齐心蓝好笑的看着齐雪晨满面泪痕的模样,她嘲讽道,“齐雪晨,你说我该是笑你天真,还是愚蠢呢?我来这不过是看看你狼狈的摸样,顺便告诉你这个蠢货,你这辈子也想不到的真相。“姐,你……为甚么要这么对我。”

    为甚么?齐雪晨你觉得我们都是齐家子孙,为甚好事都给你家占了,你爸爸凭什么一个人拥有齐氏?而我爸爸凭什么净出户?凭什么你就可以得到爷爷那么多的财产,而我又什么都没有,你知不知道就因为这样,我才被迫被我爸爸赶到美国成为他生意的交易品。让我和幕卿的没了。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恨你吗?现在看着你沦为阶下囚,你知不知道我做梦都会笑的。齐雪晨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又一次将血淋淋的丑恶展示在自己的面前。齐心蓝扑哧而笑,“不要再装出这样无辜可怜的模样,你不觉得你那个样子让人看了很恶心吗?我已经亲眼见识到了你的现在的狼狈,你不知道我现在雀跃的心,所以,我来跟你分享一下。对了,告诉你,你的眼泪只会让我更加的厌恨你!!”

    齐雪晨紧紧地咬住唇瓣,逸出,“我从来不知道你会这么的恨我。”

    齐心蓝浅笑,我想你还不知道吧!你之所以成为阶下囚都是因为我。你知道吗?

    “三年前,是我让王磊离开你的,三年后,是我让你沦为阶下囚的,齐雪晨你做梦都没想到”

    吧!“对了,还忘了告诉你,我幕卿就是我的那个男人,就在你前几天我们已经重新在一起了。这就是他不相信你的理由,因为他相信的是我,现在我祝你,好好的享受你现在的生活吧!我来看你时“他说,你就是个人。齐雪晨看着、听着齐心蓝带给自己的消息,她的世界顿时全部奔溃,亲,全都在别人的计划中。

    齐心蓝眼中皆是讽刺,临走齐心蓝开怀大笑愤愤难平地逸出,“你应该庆幸你只是判了25的牢狱,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地狱的!!”

    “啊……”齐雪晨听着她的话再也坚持不住了,仰天大叫抱着自己的体,一声仰天长啸,沉重的悲痛,震撼天地,晕倒在地。任由狱警抬回去。

    深夜

    齐雪晨坐在上呆呆的看着黑暗的屋顶,她的世界真的再也没有一丝的亮光。或许,死了才是她最好的解脱吧!反正,她活在这个世界上也真的没甚可留恋的了,妈妈,爸爸都没了,而最的那个人就是推他下地狱的人,也许他也希望她死吧。死真的好像是她现在唯一的出路。爸爸妈妈雪儿真的好想你们,你们来接雪儿吧!任由泪水打湿衣襟。伸出一只手抚摸自己的肚子悲凉的道,宝贝妈妈没用,妈真的坚持不住了,我们一起去找外公外婆吧!在那里我们会更幸福的。

    说完,一根利器狠狠的割破自己的脉搏,任鲜血染红整个黑夜。

    ……

    这些天,白天他还能通过工作来让自己忙碌着忘却一些事。晚上,在不同的女人上寻找不同的慰藉。然而这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表象。但每每入夜沉睡时,便是寂寞空虚冷。他会疯狂的想她,想她清幽入心的发香,想她被自己拥在怀中时那羞涩的表,想她柔腻无骨的体,想她的温软之感,想她,想她……总是好像听见她淡淡温柔却带着点点调皮的嗓音。

    她总会在他看忙碌文件时,打趣的说,老韩?今儿有什么开心的事?

    她总会躺在他的怀里,撒般的说,老公,你看我的指甲好像太长了,你帮我剪剪呗!

    她总会悄悄的将自己要批阅的文件自作聪明的塞到他的文件里…………

    房间里还残留刚刚和那个女人欢的痕迹,刚刚自己明明和那个女人如此的疯狂,可是思念依旧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开心,微笑,调皮,一切一切……

    可是他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处心积虑的惩罚的女人现在怀着他的孩子正处在垂死边缘挣扎着。

    犯人失血过多,加上腹中怀着孩子,长期营养不良,你们尽快通知家人,或许还能见犯人最后一面。

    监狱长苦涩的摇了摇头,她看着这个女人进来,除了告知她怀孕那刻笑了笑,其它时候无论其它犯人怎么打她,骂她,表一直都是淡淡的。眉间隐藏这化不开的忧愁,“通知家属吧!”

    “报告”!

    犯人的直系亲属都已去世,而且犯人目前是单

    “嗯,出去吧!”监狱长,淡漠的开口吩咐这。

    也许这个女人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希望她能过这一关。也许她是个好女人,只是……。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