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六十六章 父亲离世二

    [第1章正文]

    第66节第六十六章父亲离世二

    病房内

    “雪儿,幕卿呢?”看见齐雪晨独自前来,第一句话便是如此,齐雪晨心里即便是痛苦万分,也淡淡笑道,爸不好意思,前几天我和他吵了几句,他一气之下就去欧洲出差了,我现在联系了他,他在会来的飞机上,您在等等!

    雪儿,你已经是大人了,不可以还那么小孩子气,知道吗?齐明辉气喘嘘嘘的嘱咐着她,在闭上双眼时,最不心的就是她了。

    齐雪晨极力的隐藏自己的悲凉嗔着道“爸,是他欺负我,你还训我”

    “爸要走了,就是放下不下你,爸怕你以后受欺负,咳咳……咳咳”。上的氧气瓶急速的弹起落下!

    “爸,你不会离开我的,你不会的!对不对!”齐雪晨害怕的想从齐明辉口里得到保证。

    “傻孩子,人都是有那么一天的,我也该是时候去见你妈妈了。”

    撑着最后一口气,雪儿,当年的事,不要怪爸爸!说完齐明辉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当年就在酒会结束的第二天,幕卿突然来找我,说他喜欢你!说的极其真诚,也很认真。我知道这个以前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开始我也很不放心,你是我唯一的女儿,我要把你交到一个你如命般的男人手里,我才放心!

    接下来的几天,他几乎都来找我,恰好那时刚好查出我体的毛病,我也活不了多久了。而我看他,从他眼里看见了我当年见你妈妈的眼神。你就是强烈的占有,那是到唯一的体现,我读懂了,所以我把你交给他。而王磊在他的眼神里,我没有看见,所以我用金钱试探,可是他还是让我失望了!如果他选择放弃金钱,我还是会帮他,但是……哎!说道这齐明辉深深的叹了口气,因为在他生命中,你不是他最深的也不是重要的,你们间有太多可以分开的因素。我不放心把你交给这样的他。

    齐雪晨哭着扑在他的怀里“爸,你别说了,我懂!”

    齐明辉宠溺,用尽全力气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爸爸把你交给幕卿也算放心了,我可以好好的去见你妈妈了。”

    齐明辉吩咐王妈将那块玉佩拿来交到齐雪晨手里,用微弱的声音道,“这是我和你妈妈的定信物,代表这我们的,现在我把它给你,就像我你妈妈陪着在你边一样。”

    说完这句齐明辉放心含笑的闭上了眼睛。

    齐雪晨手里紧紧的攥着那份象征“”的玉佩,撕心裂肺的哭声震动了整栋医院大楼,可依旧唤不回自己的父亲。

    重症监护室里忽然嘈杂起来,她看到有好多医生冲进了抢救,一个小护士在不经意间撞了她一下,她狠狠地向后踉跄了两步,最终跌坐在地上,看着那些医生鱼贯而入。

    “齐小姐,对不起!请节哀!”医生内疚的说完这句话,转离开。

    作为医生看着病人离开,自己却无能为力心里也不好过。

    齐雪晨徒步慢慢的靠近,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做父亲的边,摸着父亲渐渐冰冷的体,她知道她以后都没有爸爸了!再也没有了!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从今以后她就是孤儿了,亲都没了!没了!

    齐雪晨想幽灵一般在空的医院过道上飘

    墙上的挂壁电视上,娱乐新闻主播正兴奋的报道“昨天晚上,我们有幸,拍到韩氏财阀总裁韩幕卿和一年轻漂亮的女子韩氏旗下酒店入住1108总统房。”这是韩氏总裁结婚三年我们第一次拍到这样的画面。

    后面再说什么齐雪晨已经听不见了,虽然女子只是一个侧脸,但是她认得,那是她的堂姐啊!

    难道这真的就是他的报复吗?她瘫软的坐在那,看不见前方是什么?

    两天后

    齐明辉的葬礼很简单,就她、王妈、两个人,她不想人知道,只想静静的送走自己的父亲。

    爸你放心的走吧!好好的在天堂妈妈,我很快就来找你们。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真的好想你们。齐雪晨用心的哭喊着。

    韩幕卿你知道吗?也许我应该感谢你,在最后的那一刻,爸爸都是含笑离开的。谢谢你没有在那一刻打碎他的美梦。也许真的不配拥有幸福,可是我是真的你!你知道吗?

    王妈看着这简单凄凉的葬礼,小姐那单薄的影站在墓碑前心里无限的感伤,姑爷真的就那么狠,连老爷过世这么大的事都不来,看来小姐的婚姻也该到尽头了。可老爷也走了,小姐连一个说话的知心人都没有,偌大的齐家也快被那对狼子野心的父女给吞了。这让小姐以后该怎么活?一个女孩子遇见人生最大的挫折,该怎么撑下去?

    “心蓝,你叔叔今天过世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看看。”齐明清开口问着齐心蓝

    “有什么好看的,死了就死了,齐氏已经给我们的差不多了,还有什么好去的。”齐心蓝朗朗的说着。

    齐清明抬起脚什么也没说直径上楼了。

    刚到家,

    “齐小姐,”律师礼貌的站起来打招呼,“这是韩总给您的离婚协议,如果您没有什么意义的话,那就麻烦您签字吧!”

    齐雪晨看了看他,呆呆看着那份离婚协议,这个律师她自然认得,韩氏的律师,只不过没想到他会如此的现实,他们还没离婚就已经是齐小姐了。

    也许签了这个他们之间就彻底结束了,可是这一切真的来得太快了。

    齐雪晨最终还是提起笔在那份文件上快速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一刻看着文件上躺在两人的名字,这是他们第二次将两人的名字共同的排在一起,一次是结婚,另一次就是结婚。就在刚刚她才明白,他们两真的应了那句歌词,“我两太不公平,和恨都由你控。”

    律师含笑道谢离开。

    齐雪晨没想到自己离婚,别人居然和自己道谢。

    律师还未离开齐家大门,警察就到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