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阴谋初现二

    看到他的样子齐雪晨全是的血管都是冷的,他如此的平静,为甚么她却有种世界末般的感觉呢?

    “老公,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见的那个样子?……”

    齐雪晨才发现此时的他就想地狱里的魔鬼,那么可怕!

    就在此时手机上传来这样的一则消息:免费送给他一给消息,你那个“人间人的美妻”肯定有惊喜没告诉你,想要知道,就看看她的包……说不定是超级无敌大的绿帽,希望你带着好看。晴天霹雳,这无疑是在给他暴怒的绪上火上焦油。

    齐雪晨跪着他的脚边死死地抓住他裤脚哭泣着苦苦的哀求“求求你放过他吧,你已经打伤了他的腿。”

    看着简讯。韩幕卿一脚将她踹开,体像折翼的蝴蝶般瞬间坠地,齐雪晨你tmd就是个人,你说你有什么资格来求我。”

    王磊起将倒在齐雪晨拥着坏里,伸手轻轻的为她擦拭脸上的泪珠“小雪你不用求他,这是法治社会他还能杀了我们不成。我们走!”

    齐雪晨突然猛烈的推开王磊,想要去抓韩幕卿的手,她的小手孩子空中停留的时候,他的一席话几乎将她推进了地狱。

    韩幕卿突然为她们鼓起掌“真是鹣鲽深呀!齐雪晨你这妇没想到败在你体上的男人还真有勇气,不过,希望等一下希望他还能这么勇气。”

    王磊真的气愤了“小雪是你的老婆,你怎么可以这么侮辱她!你不配……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鲜血已经飞溅到他们两的脸上,拥……有……她。”

    齐雪晨顿时扶着头尖叫起来,吃力的爬到王磊的边抱住他中枪的腿,

    抬头看见幕卿正在斯条慢理的擦拭着手枪。哽咽道“我求求你放过他”

    王磊艰难地想起来:“小雪,不要为了我求他,不要为了我求他!”

    韩幕卿用手指抬起她的下颌“老婆你看他都那么说了,你说我是先废了他的左眼,还是右眼。”

    齐雪晨心力竭的喊道“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全止不住的颤抖。她真的不明白他为甚么会这么狠……

    韩幕卿此时却笑着扶起她,将她抱在坏里耳边亲昵道“不过要放了他也可以。”齐雪晨惊喜的看着他,“真的!”

    韩幕卿含笑,伸手抚摸她的脸颊轻轻的点了点头,齐雪晨那一刻真的心真的好像进入天堂,下一刻地狱的使者却来敲门了,冷漠的将她推在地上,疼痛将她惊醒?他玩味道“那就看你能到什么程度?”

    齐雪晨子一软,瘫坐在地毯上,她绝望地抬头望着这个曾经自己进灵魂深处的男人,现在他的话就如上帝审判了自己死刑一般。

    韩幕卿的怒火再次被齐雪晨眼底因为那个男人而妥协在次被燃气。这那里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骄傲的公主,因为嫉妒,欺骗所扭曲的灵魂彻底将恶魔的本给释放了。“齐雪晨,很好,现在你就高高兴兴的主动履行“狗”的职责!将那些人的鞋子用舌头干净吧!”

    他本来就习惯了狂狷的抢占和不折手段的索取和残忍,只是这些年面对她,将这些嗜血的本给隐藏了,留给她的都是自己最好的一面。

    现在,面对齐雪晨的所做所为他已经对她绝望,彻底由将他残忍的这一面激发出来。

    齐雪晨强忍心中的颤抖,拼命忍住想要流出的泪水,现在她不能在他面前软弱下来。她不能,王磊的命还在她的手上呢?他如帝王般的坐在沙发上脚,将那双光鲜靓丽的皮鞋对着她的嘴“开始吧!”

    齐雪晨的嘴就要靠近的那一刻,可不知道为甚么?看着她屈服的样子,他的心突然烦躁,齐雪晨你tmd好样的,我看你到底到什么程度,他突然暴戾道“快点”!

    小雪不要,不要,不要……王磊拼命的在心里呐喊,可是保镖已经死死的堵住了他的嘴,看着自己的女人的脸慢慢靠近那个男人的鞋,他心如刀割。泪在这个七尺男儿脸上慢慢的滴落。那一刻真的开始痛恨自己的无能,他保护不了她……

    韩幕卿看着那个女人的侧脸,舌尖在他的鞋上滑动,没有人知道他的心到底有多疼,犹如万箭穿心。为甚么她不反抗,不骂他,或许这样,他还能感受他在她的重要,为甚么?为甚么?为了那个那个男人她真的放下了自己的所有?他真的恨她!从来没有这般的恨过!

    低沉的声音如黑夜的魅影般那么令人颤抖“还有那一些”。望着他手指的方向,保镖们低着头不敢看。他此刻多想她能说不……可是她却默默的走过去。

    保镖们吓得连连后退,韩幕卿的声音再度传来,“把你们的脚给我伸出来,谁退我tmd毙了他。”

    保镖们颤颤抖抖的伸出脚,齐雪晨真的就在他们面前卑微的屈膝跪下去了,那一刻完全失了风采,上在也没有任何骄傲,完全如一个木偶,没有生命。

    韩幕卿发狂般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手中的力量越来越重,紧紧的撰拳头好像要渗到里,他感觉心中被一种无名的妒火烧得快要窒息了。那个废物到底哪好?值得她如此!

    “啪”韩幕卿愤怒的将一巴掌甩在了齐雪晨的脸上,眼中布满了杀人的目光。

    齐雪晨用手掩着红肿的脸,呆呆的看着愤怒的他。一双有力的大手狠狠地卡住了齐雪晨柔软的脖子,韩幕卿如魔鬼般,寒冷的道:“齐雪晨我会让你们这对妇付出最悲惨的代价!”韩幕卿转就拉着她的手腕,拖着她出了酒店。齐雪晨我要你从此以后生不如死!

    王磊看着她被他强制带走的背影,拖着自己的腿爬这去追赶她。

    鲜红的鲜血染红了后道路。

    齐雪晨悲凉转过头对他说“你走吧!离开这,不用管我了!

    他仰头悲天“啊”了一声,开口道“我一定会带你一起离开的,你一定要等我。”

    看着他们深的摸样,韩幕卿示意保镖一拳又一狠狠挥在的脸上,眼中喷出的怒火都能将王磊烧成灰烬。

    齐雪晨努力的想挣脱他的钳制,可是用尽全力依旧无法改变命运。

    只是不停的求着他“别打了,别打了……”。齐雪晨越是求他,他的火气就越大,下手更重。

    韩幕卿转头抓住他的头发道:

    “我告诉你,齐雪晨一天是我的妻子,她就永远是我的女人,你竟然想动我的女人,你tmd活的不耐烦了,我告诉你就算我玩的不要了的破鞋,也轮不到你。”

    车上,齐雪晨心痛的无法呼吸看着他的背影,为甚么一夜之间他们就变成这样了,为甚么同样的一个人宠你的时候可以把你宠上天,恨你的时候能把你打入地狱。

    让齐雪晨没想到的事,这才是痛苦的开始。

    ……

    枫晚居佣人们看见少爷拽着如此狼狈的少进来都吓了一跳,在她们的印象中少爷对少都是百般呵护,百依百顺的。如此暴怒的摸样还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滚,都给我滚出去。”韩幕卿冷漠、暴戾的声音传出,将佣人们吓了一跳,也只能低着头快步离开。

    只有李嫂意味深长的担心的看了倒在地上的齐雪晨一眼。

    韩幕卿冷冽的扭头向后扫了一眼,吓得李嫂加快步伐赶紧离开。

    齐雪晨看着的韩幕卿的冷漠,不顾她的疼痛,她的自尊这么对她将她拖上来,心猛烈的疼痛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他用力一摔。齐雪晨猛烈的撞上了前面的柜子上,韩幕卿怒视的看着抽屉因为撞击而露出的那个部分。惊愕的望着冷澈,脸色狰狞的朝她步步近,从那里面拿出那盒药“这是什么?”

    “齐雪晨你这个人,你说,这是什么?”韩幕卿大吼将她包里的避孕药拧开狠狠的从她的头上淋过去。

    齐雪晨惊讶看着他手中的避孕药,怎么会变成了避孕药了呢?明明不是?怎么会这样,她这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老天爷求求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她颤抖的双手接住脸上散落的药片,心彻底跌倒了谷底。心拔凉拔凉的,感受不到一丝的温度。

    “你不是说过我们要生孩子,不是答应过不会吃避孕药的吗?啊,说啊!苦笑一声,没想到这就是你给我的最好的解释!”韩幕卿使劲的捏着这她的下颌,好像要将她捏碎般。

    齐雪晨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魔鬼,这里就是你的地狱,你这辈子都别想翻上的衣服瞬间变成了一块一块的布片,全是chi的暴怒在空气中。

    早已习惯了他的宠溺,他的宠,他的温柔,此时面前浑透散出暴戾,冷漠,愤怒气息的男人,齐雪晨只觉有一抹让她窒息的悲戚与酸楚从心底全数倾涌而出。洁白的手腕被他捏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疼痛立即传遍全,小脸因疼痛而扭曲,韩幕卿此时此刻完全看不见她的疼痛,全上下只散发这被背叛的怒火,将她拖到边。

    另一只手,因为用力地捶打着男人的手臂,她用已嘶喊到沙哑的嗓子哽咽的发出声音。“幕卿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他要离开了,只是一个离别拥抱而已,真的!”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