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十二章 我送的东西你必须要

    [第1章  正文]

    第12节  第十二章 我送的东西你必须要

    早餐过后,齐雪晨懒得理他,直接回房睡觉,反正昨晚也睡得晚,谁想到一觉醒来,就来了另一个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国度,居然还在酒店的上。当时她差点没被他气晕。

    “齐总你一觉可谁的舒心”?

    “如果没有韩总在,我想更加舒坦”。

    “齐总可真口是心非,刚才还不停的往我怀里靠,如今脸可翻得得真快”!

    的 齐雪晨一脸戏谑的表望着韩幕卿,缓缓而道:

    “韩总可真说笑,我在房间睡得好好的,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往韩总上靠呢?你说对吗韩总”?

    “是吗?齐总,不知您有没有看看周围的环境”。

    齐雪晨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的确不是她刚开始睡得那张

    怎么样?齐总可相信我说的话。

    那又怎样,又不是我在清醒的状态下所做,那也是被强迫的,而且应该是韩总主动吧!那吃亏的应该是我吧!而且可不可靠,还得另说,您说对吗?韩总。扬起冷清的小脸,那表别提有多冷静,就跟商场上谈判似的。

    韩幕卿可不乐意,哪个女人不是想着和他有“暧昧”更别提将她们抱着。如今搞得好像他“强迫”她似的,更何况那还是他名正言顺的“老婆”。

    原来“齐总”属猪的呀!一天24小时可以睡18小时。

    “什么!你才是属猪,如果要不是你昨天晚上折腾,我会那么困吗”?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头脑也不自觉就回忆起昨天晚上的那一幕,脸都快红了!

    韩幕卿打趣的笑了笑弯下腰,暧昧轻吐气息在她耳边昵喃到。“原来齐总在回忆我们昨晚……不如我来帮齐总好好的温习一番,或许记忆会更加深刻?”

    齐雪晨脸更加红了,气的不去看他,把脸侧在另一边不去看他。看着她那样,韩幕卿不在打趣她。

    现在是晚上十点多了,你赶紧去梳洗下,我们下去餐厅吃饭吧!然后,在出去逛逛吧!

    香水、咖啡、红酒、悠扬的歌声,奔放的舞蹈,摇曳的灯光。在清风徐徐的夜晚中还带着淡淡花香。搅拌出着个国家独特的民族风光。

    韩幕卿紧紧的牵着她的手,任凭她怎样挣脱,都挣脱不掉。最后,只好任由他牵着。反正也不会少块

    就这样他牵着他的手,在这浪漫的国度,漫步着,感受着这里浪漫的气息。看着他的侧脸,不可否认他真的很帅气很优秀!周上下散发着王者的气息。

    韩幕卿转过头,用手轻轻地刮下她的鼻梁,笑着说“不要偷偷看,我可是你老公,你可以正大光明的看,没人敢笑话你”。说完继续拉着她往前走。

    路边有一个卖着正方形精致典雅水晶,里面有一枚透明无暇的水晶戒指,戒指放在水晶中间,雪花在中间飘舞,女孩对着戒指虔诚的许愿;脸上有着对与自信女孩的姿仿佛是在祈祷世界上最真挚感

    你喜欢,韩幕卿用流利的法语对老者说“麻烦将这个包起来”。

    不要,也许曾经她很喜欢,但是已经将她背叛了!这个已经不需要了。

    “我送的东西,你必须要”!然后强行将东西塞给她之后。霸道的口吻,让她愣了一下!

    ……

    当浪漫的薰衣草香味弥漫在你的四周时,你就会感受到我对你的

    当你站在紫色的浪漫中时,就会享受我对你的。   陶醉在紫『色』的花海中,感受的炙

    风起时,请问你的脸颊。请问有没感受到思念呢?

    他把这次的蜜月定在法国的普罗旺斯,希望有这样的浪漫风为依托,能渐渐地将她拭去的心给找回来。为她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一架私人飞机如雄鹰般翱翔于万尺的高空之上,横扫空气的气势充满了唯我独尊的霸气。   奢华的机舱中四溢着香醇的红酒芬芳,韩幕卿慵懒地依靠在软背之上,手中优雅地执起纯水晶制成的高脚杯,浅浅地啜了一口杯中酒。

    等他和JACK交流完凌子俊的项目之后,将视频会议结束,合上电脑。目光注视着旁边的齐雪晨。 偌大机舱,齐雪晨像只被人遗落的流浪狗般靠在机窗上熟熟地睡着。

    手上还抓着今天早上的财经报纸,脚边还有一些散落的财经杂志和报纸。

    上的衬衣领微微扯开,高耸圆浑的部随着均匀的呼吸上下起伏,洁白的肌肤映得她的脸『色』越发凝白细致,水水的。长长翘翘的睫『毛』,樱红的小嘴微微张着,溢出淡淡呼吸声。看着这样的她充满着令人遐想的念,即使处于熟睡中的她,也依旧很美很美。

    韩幕卿拿着毛毯放轻脚步来到她的面前,蹲了下来,俯下子,轻轻地给她盖好,然后低着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贪婪地迷恋的看着美丽安详的熟睡的样子。  眼眸中一贯有的冷静与冰冷早已渐渐褪去,宠溺的笑意在嘴边泛起,大手轻柔地拂她的眉心。

    希望能按平她的凸显的担忧。

    “希望有一天我也是你心里的唯一,你完完全全是我的女人,而我就是你唯一的人。”那一天将不会有如此冷清的你!

    “嗯——”  感觉到有人的触摸,齐雪晨下意识地轻喃了一声,双眼有些朦胧地开始睁开,但是片刻间又慢慢的闭上,将小脸朝韩幕卿怀里挪去,若有若无轻蹭了几下,呢喃了一声。

    “别闹了”我要在睡会,然后又翻了翻寻找着令她舒适的姿势。继续睡下去。

    “真是一个谁的懒人!”韩幕卿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轻笑道。

    有力的臂弯紧紧抱住她较小的子,像抱着稀世珍宝般的小心翼翼!而上那原始的冲动又开始蠢蠢动,体温也开始逐渐上升。现在真想就这样不管不顾的要了怀中的这个女人。

    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每次来到这个“冰冷女”边,他一向骄傲的“自持力”就溃不成军,自己总会像一个吃不饱的“登徒浪子”般,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地在她上掠夺,吸着她的柔软和羞。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清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