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时光如流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黄凯的大军失去了首脑,军心动摇,纷纷后撤。这时吴佩孚眼见黄凯不听命令,命令了几个军的兵力攻击黄凯部,进行了缴械。

    杨化成眼见敌军后撤,敌后又响起密集的枪声,喜出望外,一声令下:“冲出城去,歼灭黄凯!”他不知道黄凯已死于非命,先士卒,坐着装甲车出城。杨乐坐在另一辆装甲车里,紧随其后。

    黄凯的兵被前后夹击,打蒙了,其中第五师是跟随黄凯多年的亲信部队,他们的抵抗力是最强的,他们借助地形阻击着杨化成的部队。

    杨化成所乘的装甲车在敌前横冲直撞,杀死许多人,可不久抛错了,不知道哪里出了故障。杨化成手持冲锋枪下了车,指挥人向第五师猛攻。

    杨化成想着儿子的死,想着林锋的死,血冲脑,几乎失去了理智,他冲在最前面,他的士兵或跟在后面,或在左右两翼。杨乐见杨化成下了车,赶忙也下了车,连叫:“少爷!少爷!”

    一发炮弹在杨化成边爆炸。杨乐尖叫:“少爷!”扑了过去。硝烟散去,只见杨化成血模糊,他摇摇坠,杨乐连忙扶住杨化成,只听杨化成说了一句:“妈的!”晕死过去。

    杨化成躺在医院里整整三天了,昏迷不醒。他中十余片弹片,但都不是致命的,大腿中了两片,头部中了一小片,腹各中四片,幸好他的命大,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他度过了危险期,但他一直不省人事。

    楚红袖满眼泪水地坐在沿边,她已两夜未合眼了,一直守在病前。杨乐也坐在一边,默默地望着杨化成。同时守候在病前的是一批少壮军官,他们是杨化成在青黄不接时刻提携的,其中有代替陆皓月位置的张力,有取代曾权位置的韦世雄,他们年富力强,但缺乏实战经验,意气用事。

    杨化成似乎看见了林锋和陆皓月,他们两人笑容满面的在前面说说笑笑。杨化成在后面猛叫:“等等我!等等我!”但两人并不理会杨化成,前面出现了一个大坑,杨化成掉了进去,大叫一声:“唉哟!”杨化成似乎听见有人说:“司令醒了!”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模糊,渐渐明朗起来,他看见了楚红袖,看见了杨乐,看见了张力等,他勉强露了一丝笑客:“幸好林锋和陆皓月不等我。”

    楚红袖高兴万分,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化成,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杨乐也欣喜万分:“少爷,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少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黄凯死了,被炸死了!”杨化成喜出望外,想挣扎着坐起来,但觉得无力,只得颌首点点头:“好!好!”

    杨化成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才带着一的伤疤出了院,回到司令部,他询问了目前的军事况,知道除永乐县在自己手里外,其余各县尽被吴佩孚的亲信部队占据,他垂下了头,心沉重。

    吴佩孚对杨化成发来了慰问电报,但对于交还地盘的事只字未提。杨化成也懒得理会,他只觉得自己老了,已没有能力再去南征北战了。单单一个永乐县就认了,自己照样吃饱睡觉,即使国民革命军打来,前面还有吴佩孚的嫡系挡着,自己也省心省力。更何况杨化成曾经投革命党,与他们颇有交,只不过后来因局势变化,没奈何暂时依附于吴佩孚。

    现在的杨化成早没了雄心壮志,仿佛理想抱负被世事消磨殆尽了。

    陆皓月、林锋及杨霸的死对杨化成打击很大,他现在似乎看破了红尘,觉得名利场的争斗都是一场空幻,他已没有了年轻时的豪言壮志。的的确确,杨化成老了,因为他的头发已悉数变白,尤其在这一段时间,他还能看到大把大把的白发脱落。

    杨乐也老了,头发皆白,背也驼了,脸上堆满了皱纹,他的妻子是一个没文化的乡下人,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可不久前也战死了。

    楚红袖这几个月老得最快,眼角全是皱纹,连牙齿也掉了几颗,头发黑白掺半,毕竟他保养有方,要不然比杨化成更显得老态。

    这一天傍晚,杨化成跟杨乐下棋,杨乐一时不慎,走错了棋子,便想悔棋,杨化成不准,两人笑哈哈地推来推去,就象儿时的伙伴打闹。

    楚红袖做好了饭菜,从厨房走出来,忽觉头痛如裂,她双手抱头,呼吸几停止,顿时又呕吐不止,跟在她边的女佣连忙跑去报告杨化成。

    杨化成大惊,连忙吩咐备车送往医院。一路上,楚红袖躺在杨化成的怀里,大声叫唤不止,唉哟连天。杨化成束手无策,干瞪着眼焦急。杨乐陪在一侧,也干着急。

    医院,军医给楚红袖注了吗啡,止住了疼痛,昏昏睡去。杨化成守候在一边,看着医生忙碌。很快检查结果出来了,是一个中国通的美国医生保罗对杨化成说:“杨司令,夫人脑部有一个巨大的肿瘤,而且已经破裂,脑部积血水肿,我们……我们没有办法。”

    杨化成大怒,一把揪住保罗的衣领:“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你马上给我做手术,把肿瘤取出来!”

    保罗摇了摇头:“非常遗憾,医院没有这个能力,就目前而言,我们无能为力。”

    杨化成松了手,呆坐在病前,默默地注视着楚红袖,老泪纵横。

    楚红袖始终昏迷不醒,连看一眼杨化成的机会都没有便静静地离开了人世。

    杨化成更加衰老了,脑子也不管用了,常常忘记做一些事。一些军事命令的发布,全靠杨乐代替行事。

    这一年,张力等一批少壮军官对杨化成越来越不满,对他的无所作为态度持反对态度,他们曾一度迫杨乐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军事会议。杨化成端坐在主席台上,默默地看着手下。

    张力首先发难:“司令,我们现在兵强马壮,应该发动攻势,驱逐吴佩孚军队,夺回失去的地盘。”

    杨化成盯着张力,摇了摇头:“吴佩孚一直想找我们的碴,把我们彻底地赶走,说到军事实力,我们比不上他们。更何况,前面是如狼似虎的国民革命军,有吴佩孚军为我们挡着,我们少吃很多苦头。”

    张力不作声了,他觉得杨化成说得很有道理。接着杨化成同他们商谈了一些政务,便宣布散会。

    张力和韦世雄刚迈出司令部,被杨化成叫住了:“你们两个等一下!”张力和韦世雄返回会议室。

    杨化成背着手盯着地图,伸手一指老鸦山:“这里地势险要,地形复杂,先前黄凯曾在这里苟且偷生,趁现在吴佩孚军未关注此地之际,你们派两个团的兵力进驻老鸦山,以备战时之需。”

    张力盯着地图看了半响,见老鸦山位于永乐、永兴、永资和福田四县交界中心,的确是战争必争之地,他点头应承下来。

    韦世雄问杨化成:“司令,我们是不是东山再起,恢复以前的风光?”

    杨化成点点头说:“我也想啊,可是看目前的局势,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地方武装,无财力无实力与吴佩孚抗衡,想与国民革命军联手,可担扰祸起萧墙,被吴佩孚先灭了。”

    韦世雄提议道:“司令,我们联手国民革命军吧,改旗易帜,联合夹攻吴佩孚部,只要事前做得绝密,我想大事可成。”

    杨化成陷入沉思之中,片刻,望着韦世雄说:“最近吴佩孚军的国民革命军的是一个叫胡国成的将军,领着五个军的兵力,不知他的想法是怎样的?我看,一场大战在眉睫,我们静待时机吧!”

    老鸦山仍盘距着黄凯的残部,不过他们经不起张力部的穷追猛打,死的死,伤的伤,余下的全都投降了。于是张力的两个团驻守在了老鸦山。

    吴佩孚的嫡系第35师离老鸦山最近,师长于忠民听见老鸦山响起了炒豆子般的枪炮声,举着望远镜一看,见老鸦山硝烟弥漫,连忙派人一打听,原来是杨化成的部队追剿黄凯残部。他回到作战地图前,稍一看,便明白了杨化成的意图:想楔入一个钉子,于是抓起电话打倒了杨化成处,不客气地说:“杨司令,听说你部进驻老鸦山,太不合时宜了,请你即刻下命令撤出你的部队,把驻防交给我。”

    杨化成不高兴地说:“老鸦山乃贫瘠之地,你占着何用?”

    于忠民也不客气,生硬地说:“老鸦山具有极强的战略意义,在这国民革命军强兵压境之际,这里尤其重要,请你无论如何交给我,否则,我请吴大帅指令!”便挂了电话。

    杨化成恼怒万分,拍了一下桌子:“他娘的,老子每一个动作,吴佩孚都要干预,我……我……”转了一个大圈,但又显得无可奈何。

    吴佩孚的命令很快就到了,言辞极为强硬,要杨化成交出老鸦山的布防,移交35师驻守。

    杨化成发了一封电报过去,同意从老鸦山撤出军队,但就是不付诸于行动,迟迟不动。

    于忠民等得不耐烦了,但又不好与杨化成撕翻脸,于是派了两个团的兵力驻扎在老鸦山下,这就形成了两个团在山中,两个团在山下的局面。山下的两个团便成了杨化成部队的屏障,最后成了国民革命军的炮灰。但是这样导致杨化成的两个团供给困难,官兵叫苦连天,直叹命运不济:别人吃香的喝辣的,自己与青草树木为伍。

    胡国平对北洋军阀一直釆取强硬的攻势态度,一力主张歼灭有生力量。他的部队步步进,逐步渗透,穿插分隔,在一个漆黑的夜,把吴佩孚的几个军撕裂开。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