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陆皓月之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杨化成一怔:“吴佩孚是北洋系的老军阀了,他打仗很厉害的,你要时刻提高警惕,福田县呢?”

    陆皓月又喝了一杯酒:“形势不太好,在城内接连抓获几名是吴佩孚的人,他们在侦听消息。”

    杨化成脸色沉了。

    这时林锋和武雄走了过来,两人都和杨化成碰过杯,又过去和楚红袖说了几句客话。

    杨乐是程英和曾权婚礼的办者,当然是杨化成的命令的,此刻正忙得团团转。

    翩翩而来一个人,长衫马褂,头戴礼帽,戴着金边眼镜,他显得有风度有休养,只见他奉上金条两根作贺礼。

    杨乐仔细打量这个人,觉得很熟悉,想了片刻,大叫:“贾世!”伸手去掏枪。

    贾世微笑着拉住了杨乐的手:“杨老弟,不要紧张,我只是路过永乐,为程司令、曾司令的婚礼祝贺祝贺!”

    杨乐的尖叫唤来了一大群警卫战士,他们端着枪团团围定贾世

    陆皓月沉着脸走了过去,一把揪住贾世的衣领:“我第二军的血债怎么还?”

    贾世哈哈一笑:“我现在是文明人,好久不动枪打仗了,我是奉吴大帅的命令跟杨司令相谈公务的,没想到竟碰上好朋友的婚礼,便来凑过闹。”

    杨化成走了过去,冷冷地盯了他一眼,问:“那些要我命的蒙面人是你的手下吧?”

    贾世又打了个哈哈,说:“当时是不得已而为之,杨司令,过去的旧债你不会今天让我还吧?”

    杨化成大怒:“来人!把他给我关进大牢!好好伺候!”

    武雄拿着枪凑了过来:“干脆一枪崩了算了!”

    杨化成摇摇头:“今天是大喜之,我不想扫兴,明天再说!”

    武雄用枪柄敲了一下贾世的头,痛得他呲牙咧嘴的。

    贾世挣扎着:“我有吴大帅一封信,请让我呈给杨司令。”

    杨乐哪等他自己动手,上前猛搜,搜出一封信递到杨化成手上。

    杨化成匆匆一看,满脸凝重。吴佩孚的字写得很好,可以说是一流的书法家,他向杨化成伸出了橄榄枝,要杨化成归属于他,受他节制,共同抵制国民革命军。同时他承诺向杨化成提供两万支新式武器,大洋十万钱。同时他保证不改编杨化成的部队编制,仍旧按部就班。同时每月向杨化成军提供军费若干,条件很优厚。

    杨化成盯着贾世,眼神如刀,直盯得贾世心头发毛,他不知道吴佩孚在信中说了什么,只是他这次回永乐县,是提着脑袋没办法才来的,否则自己的家小在吴佩孚手中岂不是小菜一碟。

    杨化成一挥手,几名士兵拖走了贾世,把他扔进了臭烘烘的大牢。

    当晚,陆皓月星夜坐着军用吉普回富乐县,一路上他的头晕晕的,被酒精麻醉得沉甸甸的,他在程英和曾权的婚礼上喝多了,紧跟在后面的是他的几百个警卫战士。

    陡地,炮声隆隆,爆炸声不绝于耳,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到福田方向火光冲天,枪声激烈,他一惊:吴军发动了攻击!他叫司机把车开得飞快。一进城,几个军长正焦急地等在城门口,一见他如若见到了救星下凡尘,连忙把他迎进了作战大厅。

    陆皓月听完战汇报,额上的汗珠迸出,他明白,福田县将保不住了,因为他判断失误,以为吴佩孚军调兵的动向,攻击重点是富乐县,所以将大部分军队驻扎在富乐县一带,在福田县只有二十二军一万余将士,他正要下令增援福田。

    富乐县火光熊熊,这是混进城的吴部细在纵火烧民宅。富乐县鸡鸣狗跳,大群的老百姓在乱蹿。陆皓月走出作战大厉,倏地排山倒海的炮弹飞进富乐县。吴部的三个军向富乐县发动了攻击。吴佩孚部的炮弹象雨点般倾泻,富乐县陷于水深火之中。陆皓月脸色铁青,拿着电话向杨化成呼救。

    杨化成喝多了酒,正在永乐司令部昏昏入睡,被急冲冲走进来的张大顺叫醒,一听战事通报,他倒退了几步,稍微定定神,打电话给林锋和武雄,命令他俩立刻带兵救援陆皓月部。

    林锋和武雄动作很快,很快集结部队,向富乐县运动,一路上他们遭遇了吴军大规模袭击,打打停停,四个小时才走了三十里地。

    在老鸦山一带,林锋和武雄再也无法前进了,在这里遭遇了吴佩孚的优势兵力狙击,更有黄凯的背后攻击,象麻雀一样,东打一阵西打一阵,林锋和武雄处于艰苦的相持战中。

    陆皓月在富乐县纠集了残部负隅顽抗,但终究敌众我寡,吴军大约是他军队的三倍。

    富乐县守军全线崩溃,城墙倒塌,吴军蜂涌进城。

    陆皓月面如死灰,他带着一营警卫战士登上火光熊熊的城楼,沉重地举起了望远镜,他看见吴军正在入城,他也听见在老鸦山一带枪炮声响彻不息,相距仅二十里路,可是林锋和武雄就是不能前进一步,吴部的攻击火力太强了。

    陆皓月整整军服,他仿佛看见死神在面前飞过,他仿佛看见英雄末路的西楚霸王乌江自刎。一阵枪声,他边的警卫战士倒下去几个,其余的刚举枪还击,使打成了蜂窝。

    陆皓月面对围定自己的敌军和黑洞洞的枪口,面对永乐的方向,敬了个军礼,喃喃地说:“再见了,总司令!”向着太阳一枪,倒了下去,然后从城楼坠落,掉在城下摔得粉碎骨。

    杨化成得知陆皓月的死讯,伏在桌上嚎啕大哭,杨乐站在一旁束手无策。

    程英和曾权刚进洞房,还未来得及巫山**,一听到激烈的枪炮声,便匆匆赶到了杨化成边。

    “陆皓月没了!五个军,五个县全被吴佩孚占领了!”杨化成泪眼朦胧。

    解决了陆皓月部的吴军未来得及休整,便运动到老鸦山向林锋、武雄部发起了攻击。

    林锋、武雄本来感到吃力,现在无端端对方又增加了几个军,更是吃不消了。林锋、武雄向杨化成发出了求救。

    杨化成脸色煞白,他知道吴佩孚的军队占绝对优势,如果继续打下去,连老本都会输光。他想起了关在大牢的贾世,他可是吴佩孚的信使,于是命令人把他带来。

    贾世这几年在吴佩孚边学会了休养生息,变得不愠不恼的,有谦谦君子之风。

    贾世见着杨化成,拱了拱手,说:“杨司令有何吩付?”

    杨化成老半天不作声,好一会儿扬起头:“你告诉你们吴大帅,我接受他的条件,请他把占据富乐和福田的军队撤出去!”

    程英和曾权不约而同的大叫:“司令,不可!”

    贾世微微一笑:“好办!好办!请让我发份电报给吴大帅。”

    杨化成向着杨杨乐偏了偏头,杨乐带著贾世去机要室发电报去了。

    程英望着杨化成道:“总司令,你千万不能接受吴佩孚的条件,他是北洋军阀,我们是革命军队,怎么能同流合污?我们可以向广州军政府求救,向蔡锷将军求救。”

    杨化成默默地走到大地图前,双眼紧盯着富乐和福田两县,心里说:远水救不了近火,等他们到来,自己的老本早就玩完了。

    程英急了,怒火中烧,抽出枪来:“如果司令接受他们的条件,我就跟你拼了!”

    杨化成回过头:“你敢?”他心不好,语气生硬。

    程英一愣,她从未见过杨化成这么对待她,气极了,抢前一步,用枪顶住他的前额:“你下命令,让我带兵去跟吴佩孚拼命!”

    杨化成摇头。

    程英大怒:“你是真正的革命党人吗?是懦夫,是浪公子!你想做军阀是不是?”

    杨化成冷冷地望着程英,一掌击掉她的枪,倏地从腰间抽出枪顶住她的眉心:“我是真正的革命党人,是你让我加入革命队伍的,我不是军阀,可我们是吴佩孚的对手吗?数万将士鲜血染红了富乐和福田,陆皓月杀成仁,林锋和武雄部在老鸦山同吴部苦苦支撑,我只能做出这种选择,你不要再纠缠不清,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曾权一把拉了程英,两人怒气冲冲走了出去。杨化成举起枪,连续向空开枪:为陆皓月送行!

    韦定清走了进来,怯怯地站在一旁:“爹,你哭了!”此语一出,杨化成泪水如泉水般涌下,他踉踉跄跄的,摇摇坠。

    这时杨乐陪同贾世走了进来,两人连忙扶住杨化成。

    贾世望着杨化成面色苍白的脸:“吴大帅答应撤军,同时留下两支枪给你。”

    杨化成点点头:“很好,很好!”

    林锋和武雄处理了陆皓月的丧事,杨化成望着陆皓月满血污的遗体,摘帽,低头默哀。贾世站在不远处望着杨化成,心想:这浪公子倒有有义又有气魄,是不是我先前看走了眼,要不然跟着他,也许会比现在跟着吴大帅强吧,说不定还是个司令呢。他仰头向天,叹气,小声地说:“命呀……”

    程英和曾权来了,两人围着陆皓月的遗体转了一圈,洒下几滴清泪。两人瞧见杨化成也未招呼,远远地躲到一边去了。他俩对杨化成忿忿然,只不过杨化成是他俩捧上位的,不好撵他下台。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