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攻城掠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原永兴县衙门。

    杨化成坐在一隅,默默地注视着崔子秀,他很想劝降他,可是他不能,也不能接受崔子秀留在边,因为他上背负着上千人的血债,尤其是程英、曾权不会放过他。

    杨化成站起,走到崔子秀面前,注视着他的眼睛。崔子秀仿佛从杨化成眼中看到了炽的火苗和希冀的眼神,他垂下了头,躲蔽杨化成的视线。他有些弦晕,这眼神仿佛咄咄人,但又显得清澈坦,他不明白几时的浪公子变得如此厉害。

    杨化成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英雄,失败的英雄。我佩服你置我的兄弟于死地,我佩服你负隅顽抗到底的精神!”亲自为他松了绑,吩咐厨房备酒菜。

    杨乐、林锋见杨化成如此对待崔子秀,捉摸不透司令的心思,站在一边默默地注视着。此刻,程英和曾权正在指挥人打扫战场,程英每看见一名曾经出生入死的战士被抬走,泪便从眼眶溢出。曾权也伤感万分,站在一侧,默默地为死去的兄弟送行。

    崔子秀猜不透杨化成的心事,以为备酒菜吃饱喝足好上黄泉路,便一股坐下,闷头大吃大喝。

    杨化成挥了挥手,示意杨乐他们出去,说:“替我关上门,不准任何人靠近,否则军法从事!”他们相继退了出去。

    崔子秀喝饱吃足,一抹嘴唇,闭上眼仰起了头:“杨司令,要杀要剐随便!”

    杨化成仰天大笑:“外面现在是群雄逐鹿的时刻,大好的天下等着兄弟去闯,听说南方革命军声势很大,你走吧!远远地离开这里,我相信你会有一番大作为的,甚至会超过我。”杨化成抽出枪放在崔子秀面前:“你是个人物,拿着这把枪走吧!”回头向外高叫:“杨乐,进来!”

    杨乐吊着扎满绷带的左手推门进来,同时关上了门:“司令,有什么吩咐?”杨乐立正敬礼。

    杨化成指了指崔子秀:“把他化装成你部士兵,亲自护送他出城,不许跟任何人声张,否则杀无赦!”

    杨乐一听此言,吐了吐舌头:“乖乖!”连忙跑出去拿了一士兵军服给崔子秀。

    崔子秀觉得太异外了,他望着杨化成,仿佛千里马遇上了伯乐,他向着杨化成敬了个礼:“谢谢杨司令,后会有期!”穿戴一番,拉下军帽遮住大半个脸,跟在杨乐后边出去了。

    林锋、武雄眼见杨乐带着几个士兵往外走,问道:“杨兄,去哪里?”

    杨乐答应一声:“奉司令命令,出城接司令夫人到永兴来!”

    过了大半柱香时辰,永兴衙门响起几声枪声。林锋、武雄带着人连奔带跑地冲进去,只见“崔子秀”中数弹倒在血泊中,脸被打得稀巴烂,很难分辨。杨化成正吹着冒烟的枪口:“呸!竟敢行刺本司令!”一挥手,几个士兵把尸体抬了出去。

    林锋和武雄面面相觑。

    杨化成漫不经心地说道:“崔子秀是个人物,给他一副上好的楠木棺材埋了吧!”

    林锋领命出去了。

    武雄有些担心地道:“崔子秀打死了我们很多兄弟,尤其是同我出生入死的许多兄弟,我看,程副司令和曾军长不会就此罢休的。”

    杨化成摇了摇头:“死者已矣,什么仇啊恨啊应该一笔勾销了。我相信程副司令和曾军长不会与崔子秀的尸体为难的。”

    当程英、曾权听到崔子秀被杨化成打死后,两人高兴而泣,拿了两坛酒洒在北门敬黄泉路上的兄弟。

    杨化成真是一名伯乐,他的眼光真的很厉害,后来他就落在崔子秀的手中,但崔子秀对他优待有佳,他没受一点苦。

    杨化成心里有些可惜,可惜了自己手下的一名士兵为崔子秀当了替,不明所以地命丧黄泉。

    攻占永兴后,杨化成的势力得到了进一步地扩张,军队得到了充分的补充人数后,数量达到二十万人。

    杨化成哏眼见自己掌控的地盘不能满足粮饷的需求,于是把目光投向了永资和富乐两个地区,而占据这两个地方的也是所谓的革命党人,实为绿林人物。更让杨化成咽不下气的就是逃到老鸦山的黄凯,这老鸦山曾是黄凯的起家之地,构筑了一系列暗洞暗堡。杨化成真想放一把大火烧了老鸦山,可这是伤天害理的事,他只是想想便做罢了。

    永资和富乐两地土地肥沃,农产丰富,经营两地军政大权的分别是两兄弟于富民和于富国。两人前先是私盐贩子,后因清廷剿杀而落草为寇,适逢革命后,他们摇一变成了革命党人,率部攻占两地,自命为都督,号仁义司令,实为地方军阀,和杨化成差不多吧,只不过杨化成是革命党人和清朝遗老遗少妥协的产物,有点民主气息吧。

    杨化成召开了军事会议,站在大地图前,他命令陆皓月部担任主攻,全力攻打永资县,林锋部和武雄部、及杨乐部担任外援,阻击增援的于富国部,然后配合程英、曾权部反包围于富国,吃掉他。这种作战方式有点象后来的围点打援吧!

    程英和曾权对于攻打革命党人持抵制态度,他们的一贯立场是革命党人应该团结起来一致消灭北洋一系,但他们对于一盘散沙,不听统一号令的革命党人也无可奈何,但他们很卖杨化成的面子,默默地听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杨化成的确忌畏程英和曾权,尤其害怕他两人联手揭自己的老底,这犹如鱼刺哽喉,吞不下吐不出,令他难受,但又无可奈何。毕竟他们给了杨化成机会,让他从一个浪公子变成集军政大权于一的强势人物。

    攻打永资的任务很艰巨,陆皓月首先命令炮火猛烈攻击,然后督军夺城。他的士兵一波又一波往前冲,但很快一波又一波往后退。

    于富民不是省油的灯,他在永资城楼上摆了几十箱银元作为士兵杀敌的奖赏,士兵表现得格外卖力。战斗持续到下午,于富民抵挡不住了,他的士兵死伤大半,他向大哥于富国发出了求救电报。于富国亲自率大军出了富乐县,准备增援自家兄弟。但他刚走了二十多里路,便发现陷入重围之中,四面八方全是杨化成的部队,他们攻击有素,步步为营,令亳无野成经验,偏打游击战的于富国陷入被动。很快,于富国被乱枪打死,富乐县被程英抢先攻占。

    杨乐部、林锋部和武雄部解决了于富国,便快速跟进,增援陆皓月部,于富民眼巴巴地希望大哥来救自己,可看到的是杨化成的大部军队蜂涌前来,他绝望了,撕开一道口子,杀出重围,带着残兵败将直奔福田县而去。

    陆皓月部由于损失惨重,留在了永资县休整,其余各部尾随着于富民前往福田县。

    福田县司令王三多是地主阶级出,对于钱财很贪婪,于富民带着几百人向王三多寻求庇护,王三多下令紧闭城门不理会。于富民急得如锅上的蚂蚁,只得掏出随携带的几十根金条说要奉献给他。

    王三多是个贪婪之辈,一见金条便眼得很,下令开城门让于富民进城。于富民刚一进城门,城门便被关住了,城上乱枪齐发,于富民几百人全部毙命,王三多是很残酷的。

    林锋、杨乐和武雄凭着一鼓作气,对福田县发动了攻击。王三多眼见不是对手,带着老婆孩子和大批的金银珠宝悄悄地溜出了福田县,于是福田县成了杨化成的地盘。

    经过一系列的武装征讨,杨化成占据了二十五县,他自己加冕为总司令,美其名曰杨大帅,林锋、杨乐、武雄、程英、曾权及陆皓月全升为司令,一时间,杨化成的势力达到了鼎盛时期。

    在一段时间内,杨化成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军事行动,他们都在消化刚吃下肚的县城,征收税收,招募士兵,购买军火,训练士兵。

    在这一年,程英和曾权结婚了,是在永乐县大张旗鼓的摆酒。

    杨化成和楚红袖是带着两个儿子去的。一路上,楚红袖埋怨杨化成没有举办婚礼。杨化成一听,犹如梦中惊醒:“是啊,我和你没举办婚礼,没明媒正娶呢,还没拜天地呢,糟糕,这几年忙着打仗,竟把这人生大事给忘了,你怎么老不提醒?”

    楚红袖嘟起了嘴:“我在你耳边说过好多次,你全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晚上答应白天就忘了。”

    杨霸咧开小嘴:“爹,你和娘还没结婚,那我是怎么来的?”

    韦定清一撇嘴:“你跟我一样,都是捡来的。”

    杨霸生气了,捶了韦定清一拳:“你才是捡来的!我是我爹和我娘生下来的。”

    杨化成看着韦定清,内心有些内疚,他想起了他的父亲韦彪那血淋淋的尸体。

    杨化成满怀歉意地对楚红袖说:“孩子都这么大了,我看那婚礼还是不要了吧,否则遭人笑话。”

    楚红袖搂过两个孩子:“我这一生的幸福全在你们三人上了。”

    永乐县张灯结彩的,大红大紫的,满城的人脸上都是笑容。

    在酒席上,程英和曾权敬杨化成的酒,三人一碰杯,一干而尽。杨化成看着程英秀丽的脸庞,连说:“大当家,恭喜恭喜!”

    程英一听“大当家”三字,心格外激动:“这称呼让我想起了从前。”

    杨化成看着程英和曾权两人的背影,总觉得他俩不相配,好像是上级和下级的关系,但又一想:象程英这样的女,在中国能找得到强过她的男人吗?至少在我占有的二十五县中找不到。

    陆皓月过来了,端着一杯酒和杨化成碰了杯喝了一口:“总司令,吴佩孚的第五军、第六军对我部展开了钳形阵势,把我富乐县探入怀中,我担扰他们会对我部不利,发动突然袭击。”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