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碰上陈炯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被看上了的俘虏则在征求同意之后直接随同兵工厂,银行等物资一同转移,只有那里,他们才有更多的时间来转运这些物资。士兵闯进了金库,找到了一些黄金,这些黄金足够部队一年的开销,及时运走,也是相当必要的。

    至于这些物资的去向,那就不知道了,反正战乱年代,丢点钱也是很正常的事,原先胆子小的士兵只是悄悄的拿了一些带了回去,被杨化成得知后立刻命令大部队赶去,将这些黄金全部带回,为了杀猴敬鸡,杨化成叫军法处严格查处。

    杨化成带着一帮警卫走在街头,想看看老百姓怎么样了,猛地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就要发生了一样。果然,往前刚走没一分钟,就发生了一件让他最头疼的事。那个烦死人的小凤正在和一帮军医一起为受伤士兵包扎。

    啊,真是不想看见什么你越来什么,能不能让我清净会?杨化成心里暗骂道,立刻转就想逃离现场。

    尽管他的速度已经够快的了,但还是已经晚了,小凤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踪。想想也是,这么大一个目标,想不让人发现都难。只是边的警卫就站了足足十来人。

    这里刚刚打完仗,虽然曹永祥部龟缩了,但谁也不能保证他们是心甘愿的,如果有残敌攻击这么办?如果杨化成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办?

    “怎么?堂堂司令就不敢见我?”发现杨化成的行踪,并确定他要离开以后,小凤脸带微笑,得意的说道。

    “笑话,我谁不敢见?就算袁世凯见我我也一样不会跑。”被发现之后杨化成也不好意思在跑,这话被传出去可多不好听。

    “那你怎么一见到我就转要走?我长得不好看吗?”小凤继续得意的抬高声音道。

    的确,小凤长得是很好看,倾国倾城的那种,只要是个男人见了都会有反应。可他实在是不想再招惹女人了,天天被缠着,烦也得给人烦死。只好大笑一声,道:

    “谁规定我就非得在往前走?谁又规定了我不能往回走?再说了,我现在还有军务,没时间跟你在这瞎扯淡。”

    噗噗几声飞鸟振翅的声响打断了杨化成的话,原来是一只白色雪鸽,而这雪鸽却又与寻常雪鸽有所区别,寻常雪鸽羽色似红嘴鸥;头深灰;领、下背及下体白色;上背褐灰,腰黑色;尾黑,中间部位具白色宽带;翼灰,具两道黑色横纹,是一种山地留鸟,不喜潮湿主要分布于喜马拉雅山脉。而这只雪鸽却通体雪白,与白鸽及其相似,只是浑一处上下竟然没有一丝杂色,包括坚硬的喙和爪子。乍看便觉得古怪,仔细看了才会惊叹:这才是真正的雪鸽!浑如雪!

    似乎认识般,小凤并无诧异,而那雪鸽也大模大样的跳在小凤肩头。一会儿跳跃着飞起来,一会儿又轻啄她散乱的长发。

    杨化成奇了,问:“这是你养的信鸽?”

    正在这时,一个参谋正满头大汗,喘着粗气的往这里跑着,似乎遇到了什么大事。

    “报告,广……广州……来电!”参谋跑来之后立刻弯下了腰,双手放在膝盖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说道。

    “念!”杨化成大声说道。在这个小丫头面前他可不想亲手接过电报,未免也太那个了点。不过这封电报也正好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不管里面的内容是什么,都给了自己一个脱的理由。

    “为……为表彰杨化成部短时间内……北进之丰功伟绩,特令杨化成司令前往广州,接受孙大元帅召见,一内务必到达。飞机已经在机场等候。”参谋继续喘着粗气念道。

    杨化成听的更是两眼发直,不错,这封电报的确给了他一个脱的机会,可这一脱就脱到广州去了,想必三之内是回不来了。还有那个黄兴,上次表现的极为友好,这次怎么着也不得拉着在广州城内转上几圈?杨化成也不去理会正在一旁偷笑的小凤,直接转离开这里回到了临时指挥部,安排好了一切事物之后便出发了。

    广州,一个具有中国政治与经济为中心的城市,是中国革命的发源地。城内的街道上显然要比其他发达城市闹的多,商铺一家挨着一家,小贩们叫卖的不亦乐乎,人头攒动,人山人海,好一幅欢喜闹的场景。这就是革命带来的欣兴向荣景象。

    这么一个充满活力与激的城市,让杨化成浑上下充满了活力,感觉到生活的美好和美好的希望。

    广州军政府,方圆数百米被警卫围得水泄不通,隔离圈外有许多报社记者正在疯狂的拍照。因为外国人对泱泱中国的现代变革充满了好奇,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车子缓缓开进警戒圈内,在革命政府门前稳稳的停下。记者们已经准备好了拍照,年轻一些的,或许是因为激动的原因,在车子还没有停稳的时候就已经按下了快门。老练一些的记者则满是期待的望着车门,生怕错过那最佳的时刻。

    车门缓缓被卫兵打开,杨化成轻轻缓步下车,一将军装,大檐帽。所有人都被他的年轻所震惊。一个这么年轻的人竟然有如此之成绩?那该有多么的震惊?

    “杨化成,向大元帅报到!”杨化成整理一番着装,将原本就很舒展的衣服在伸展一下,随后立正敬礼道。

    “呵呵,欢迎欢迎,杨将军还真是年轻有为啊,看来我民国之统一是有希望了。孙大元帅因为公务繁忙,由我主持接待,鄙人陈炯明。”虽然陈炯明也被他的年轻所震惊,但那只是一纵即逝,很快便恢复了脸上表,张口说道。

    杨化成一愣:他的,不是孙大元帅,他陈炯明怎么搞一个这么大的排场,想造反啊?陈炯明后来真的造反了,炮轰广州,把孙中山先生赶到军舰上去了,看来杨化成还是有先见之明。

    在一众人的谦让下,杨化成尾随着陈炯明后一同来到了会议室。这个会议室比想象中的要好,华丽的外表,金黄的墙壁,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所有人按照自己的位置坐下,陈炯民一个个的做了介绍,杨化成唯一的动作就是敬礼问好。好在人数不多,很快便结束了相互介绍。

    “杨将军这一仗打的好哇!只用了几个小时就赶跑了一个军阀,且伤亡甚微,并俘虏敌军上千人。这是我中华之神勇,中华之骄傲。”陈炯明礼仪的坐在人群的最上方,脸部不带任何表的说道。

    “嘉奖,杨化成将军表现优秀,消灭大量敌军,并俘虏大量敌军。为********未来的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特授予大都督衔,原陈山之地盘尽划归其管辖!”陈炯明站起来,捧着一张由孙文先生签名的嘉奖令念道。

    对于扩军杨化成一直在想,而且做了很多准备。单是前些子扩编的时候,兵力就显得有些不足,虽然军的编制有点少了,但好歹下面的编制还跟的上,一个三万人的军也不算小。可如今再次扩编,杨化成心中军的编制要远比别的军编制大,他心中的军的编制,至少需要十万人来组成。

    只是现在财力困扰,不得不限制一下自发展,所以在扩编命令下达以后只是将部队的番号改了一下,人员上并没有过多的添加。原本计划着这次回去的时候带上一万人补充部队,使那些没有满编的部队尽快满编。可如今他不得不考虑着多拉回去点人,一个军目前为止,至少不能低于十万人,这是他心中的想法。

    “多谢孙大元帅,我杨化成愿为革命誓死效忠。”杨化成立即表示道。

    没有人对杨化成的表态感兴趣,一个手中有军权的人,要叛变那是一句话的事。当然,前提就是对方有足够的惑力。

    “不必表态这么早,军政府也只是刚刚起步,用钱的地方太多。况且你的部队里军饷军政府也付不起,其他的还要你自己想办法来解决。”陈炯明毫无忧虑,缓缓的开口道。

    对于这一点,杨化成从没想过要孙大元帅给他军响,也得表现出很满足样子道:“多谢军政府!”

    “杨将军此次战役打的甚是漂亮,打出了我们的威风,将北洋一系及武装割据之军阀打的溃不成军,实在是令人佩服。据我所知,杨将军曾经打开粮仓,救济难民,不知将军以后有何打算?”陈炯明开口说道。这些话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意思,想必这些也不会是他要问的,他只不过是个带话的而已。

    “孙大元帅乃我中华之领袖,是我最尊敬的人,我之所以能打的这么好,全靠大元帅对我的信任。至于我打开粮仓放粮,却有此事,这一切都是为了天下苍生做打算。”杨化成略作思考一番,说道。

    “开仓放粮这件事,想必大家都多少听到些了,当时我是以革命军政府的名义开的仓,为的就是要百姓们知道孙大元帅是不会忘了百姓们,以至于吃饭睡觉都在挂念着百姓。百姓体会到了大元帅的好,后管理起来也自然就方便了许多。”杨化成一脸平静的说道。

    随后陈炯明的脸色告诉大家,对于这个答案他很满意,不过还要等上两天才能知道是不是彻底的满意。

    此次将杨化成喊到广州来不只是为了嘉奖一番,更多的是害怕他武装割据,扩大地盘称雄。打倒了旧军阀,可问题也随之而来,旧军阀是倒了,可新军阀却站了起来。革命军政府绝对不许这种事再次发生。

    “鄙人听说,杨将军对于国内形势有所研究?而且判断也是非常准,就这次用兵之事判断的完全正确。不知杨将军有没有预测到国内未来的形势?”话锋一转,陈炯明挥了挥手,从新夺回了众人的焦点,道。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