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接风宴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林峰和贾世两人愁眉苦脸的,两人向杨化成敬了礼,便说:“司令,袁大总统有何训词?”

    杨化成摇摇头,说:“大总统国事繁忙,哪有时间训导我们,只是要我们团结一心,共用捍卫国家。”

    林锋望望贾世,两人去跟杨乐打探消息去了。

    这时张大顺来了,他向杨化成敬了个军礼,小声说:“袁大总统的电报追来了……”

    杨化成把张大顺拉到一边,小声地问:“袁大总统在电报里怎么说?”

    张大顺凑到杨化成的耳边,说:“大总统说你挑起中争端,朋比为,不思悔改,削去你的司令一职。”

    杨化成额头上的汗出来了,对张大顺说:“你把电文给我拿来,不要给任何人看到,我自会向大总统申诉。”

    陆皓月走了过来,说:“司令,你和张军长说什么悄悄话?能不能说给我听听。”

    杨化成问张大顺:“你升了职?”

    张大顺点点头:“是程副司令任命的。”

    杨化成连忙说道:“是我向程副司令建议的,你在报部门花了大量的心血,应该有此职位。”

    宫泽悠美是最后一个到来,香风阵阵,一头乌黑的头发飘摇着,一无袖旗袍,把材勾勒得凹凸有致,颇具风,一脸的笑容。她带了几名忍者。她的到来,让这些男人们为之流连,不时把目光往她上瞟。男人就是这德,见了女人便魂不守舍。

    杨化成和程英及王知富一桌,其他的人分坐在另外几桌上。程英刚致完烈而充满激欢迎辞,就发生了件有趣的事。师爷龙啸天来了,扛着个包,风尘仆仆的样子,看上去像是刚从外地回来,一进大厅便嚷:“好啊,你们在这儿寻欢作乐,却独独不叫上我。你们这是过河拆桥,有福独享,有祸共当,太不应该了。”

    杨化成刚要讲话,突然让人不人鬼不鬼的龙啸天打断,心里颇为恼火。他望一眼老态龙钟的龙啸天,没说什么,极为别扭地把目光扭到了杨乐脸上。

    杨乐赶忙奔过去,接过龙啸天的包,说:“龙师爷来得正好,我们的接风仪式刚刚开始。”

    “接风,接待谁?”龙啸天故意装愣,说时还将目光怪怪地对在了杨化成脸上。

    杨化成念龙啸天有起草永乐独立公文有功,咳嗽一声,意思是让杨乐赶快处理这意外事件,别扫他的兴。

    杨乐很恭敬地将龙啸天迎到桌上,坐了他的位子,自个儿来到张大顺他们这边,还没等他走过来,张大顺便已起让座。这样,张大顺便跟几位师长坐在了一起。张大顺是个很聪明的角儿。

    杨化成的讲话有声音没激,干巴巴显得枯涩。杨化成把这一讲话看得很重的,在心里就已反复为这场即兴演讲做好准备。原想可以激勃勃讲半个小时,不料讲了还没五分钟,头上就已冒汗。一看餐桌上压根儿就没人听,喧闹声吵得比他还响,尤其几个小孩,叽叽歪歪的。杨化成心一灰,草草收场,都是老胡害的,都是张大顺提的那份电报害的。一场本来可以高氵朝迭起的宴会就因杨化成兴致不高而平平淡淡结束,一些人甚至连酒也没喝。

    龙啸天倒是嚷嚷着要一醉方休,杨乐拉着他的手说:“师爷想喝,有的是时间,改天,改天我一定陪你尽兴。”龙啸天大为不满,因为他年事已高,自杨化成当政时起便坐了冷板凳。

    宴会后是舞会,因为是第一次搞,就照着北平的舞厅布置了一番。杨乐看上去对舞会的兴趣更浓一些。而杨化成在北平多次拿舞厅开骂,将它统统划到下流肮脏的一类词下,就差把它说成是八大胡同院了。

    杨化成对跳舞是没一点儿兴趣的,好像这辈子只进过两次舞厅,还是在袁克定的带领下。一看杨乐精心布置的舞厅,杨化成以为回到了北平,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杨化成他们还没坐定,一大群着各色旗袍的美女叽叽喳喳进来了,仿佛哗啦啦一下,天上掉下无数的杨贵妃和赵飞燕,个个青,个个感,立刻多出一种让人睁不开眼的迷离。

    杨乐选择个安静的位子坐下,杨乐已端着水杯去找杨化成了,他是一刻也不敢离开杨化成的。

    龙啸天吃完后跟着张大顺过来了,他要老夫聊发少年狂。

    趁乱的工夫,张大顺给杨化成拿来了电报,杨化成溜了一眼,铁青着脸把它塞进衣兜,装作没事一般。

    杨化成刚把电报藏好,一抬头,竟见宫泽悠美站到了面前。宫泽悠美说话很直接,一点儿不带弯儿,间或还夹杂着一两个美好的字。“杨司令,”他说,“你和张军长在干什么勾当,神神秘秘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张军长,你是不是又打别人的小报告?”

    杨化成眉毛皱了一下,很不舒服,说:“没有,没有的事,张军长有军事报向我传达。”

    张大顺毕竟念过很多书,说出的话就是不一样,先是恭维了一通宫泽悠美,将她那些成就全抬了出来,还用了“仰仗”这个词。宫泽悠美脸上乐开了花。

    张大顺心里恨恨的,骂了句脏话,人却殷勤地给宫泽悠美递了一杯红酒,说:“悠美小姐,我们全仰仗你提供军火,你是我们的大恩人哪。我才大志疏,怎敢整人小报告?”

    宫泽悠美抿了一小口酒,说:“我也收到了绝密军事报,说永乐易主了。”

    杨化成脸色铁青,老半天不吭声。

    张大顺看看杨化成,看看宫泽悠美,最后把她拉到一边,小声地说:“此事事关重大,你千万不要乱说,否别就会兵变。”

    宫泽悠美不以为意,说:“没有那么严重,顶多是程英副司令取而代之。”

    张大顺想了想,“事没有那么简单,程副司令是真正的革命党人,袁大总统是不会让她干下去的,取而代之的极有可能是林锋和贾世,这两人上台,对你我都没好处。”

    宫泽悠美妩媚一笑:“你倒想得很全面,放心吧,我不会把事说出去的。杨司令,你还是想办法让袁大总统收回成命吧。”

    杨化成无语,陷入沉思之中。

    杨乐是个享受派,此刻正搂着一位美女跳得正欢。林锋也象一只花蝴蝶,在美女群中左右逢源。王知富早回去了,他烟瘾发作了,没有办法在这里耗着。贾世和武雄坐在一边呆呆地看着,程英和曾权说着什么,两人不时笑一下。

    陆皓月走到杨化成边,说:“司令,把司令部搞成舞厅,我实在受不了,这怎么行?我走了,我还要巡查呢。”

    杨化成点点头,说:“那你去吧,明天将召开军事会议,电话通知,你准时来。”

    陆皓月走了,走得很洒脱,但很快杨化成追了出来,对陆皓月说:“我有一个兵,你带着他吧。我想让他混个人样出来。”

    陆皓月点点头,说:“是曹旺吧?你带回来的人?我一定好好照顾他。”

    杨化成拍拍他的肩,“你去吧!”

    这时楚红袖拉着两个孩子走了过来,对杨化成说:“我们回去吧,你该歇歇了。”

    黎明的曙光浮现在东山,杨化成还在梦香中,这一觉,是他睡得最香甜的一觉,也是睡得时间最长的一次,他的两个儿子都趴在沿上边入神地看着他,他们觉得奇怪,这个男人怎么一回来便是他们的父亲?

    楚红袖早起了,正在张罗早饭,她小声地对韦正雄说:“不要吵着你爸,让他好好睡睡。”

    杨化成这时醒了过来,抬头一看窗外,大叫:“糟了糟了,今天有一个军事会议。”说着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摸了摸两个小孩的头,对楚红袖说:“我要去司令部了。”

    楚红袖走了过来,说:“吃完饭再去吧,现在还早呢。”

    杨化成想起那份要命的电报,说:“不吃饭了,我马上走。”

    司令部会议厅非常宽敞,但里面只摆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大部分都是永乐一带常见的。在大厅的正中摆放着一把很大的虎皮座椅,在座椅下面两旁,是两列整齐的座椅,每两张座椅间放了一张茶几。

    杨化成是第一个到来,二话不说便坐在虎皮座椅上,静静地等待着。他觉得这虎皮座椅过时了,应该换上西洋沙发了。

    不一会儿,永乐的一帮官吏赶来了,军车把司令部门前摆得满当当的,还有带来的随从和护卫,吵吵嚷嚷的,闹得象个集市场。

    会议开始了。

    杨化成威严地扫视了一眼在座各位,清了清嗓子,说:“我不在的这段子,程副司令辛苦了,把军政要务处理得整整有条,我表示感谢,大家鼓掌。”顿时掌声一片。

    “我在北平,受到了袁大总统的接见,并与袁大公子义结金兰,这份殊荣,让我受宠若惊。”杨化成胡扯着往往自己脸上贴金。

    坐在右边第一位的贾世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吹牛!”说这话的同时,还不时地打量着虎皮大椅上的杨化成。

    原本还打算向杨化成表示异议的林锋,在看到平时就与贾世不和的曾权正横眉冷对便闭上了嘴。

    杨化成没有听到贾世的话,继续说:“我在天津和北平期间,密切关注著你们,关注著永乐,你们的表现让我满意。如今,天下虽然太平,南北似乎已统一,但暗流涌动,大小军阀蠢蠢动,我们要扩充军队,扩充地盘,不能只瞅着巴掌大的地方。”

    看见自己的上司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表现而表现出气氛的表,却一直端坐在座椅上发表长篇演讲,贾世也觉得没有对手的举动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就端着旁边茶几上的茶水使劲喝。贾世寿的死党看见自己的军长安静后,也都纷纷跟着端着茶慢慢喝着。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