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英雄分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杨乐也向蔡锷挥手作别,说:“保重,多保重!”他说不出别的话,只觉得经此一别,恐无再见面之

    宫泽悠美笑容满面,说:“英雄从来都是轻离别,不要多愁善感花溅泪。再见了,蔡将军。”

    蔡锷对宫泽悠美也没什么好感,淡淡地应道:“保重,保重!有机会一定会再见面的,除非你……”

    蔡锷想起了曹旺,对杨化成说:“我把曹旺留给你,你帮我照顾他吧,虽然他面容俱毁,但有些功夫,伤好之后是员猛将。”

    杨化成点点头,说:“好吧,我一定好好照顾他,依他的手,不久的将来一定是一位将才。我本来想带走他,但在我的军中,各部势力倾轧,他恐难有出头之。”

    杨化成问:“各部倾轧?那怎么成,一定要摆平他们,团结一心,才能打胜仗。”

    蔡锷点点头:“话虽有道理,但难啊,他们各自拥兵自重,而我的嫡系只有区区一万余人。”

    杨化成陷入沉思中:蔡锷将军有军事才能,无治军之方?

    蔡锷把曹旺扶下车来,郑重其事地对杨化成说:“我把他交给你了,曹旺,你一定要好好跟着杨司令,他是一员福将,跟了他前途一定不可估量。”

    曹旺一个劲地点头:“是,我一定好好跟着杨司令,你放心吧!”曹旺不明白蔡锷为什么不带他走,心里酸楚。

    蔡锷拍了拍曹旺的肩,转爬上了车,车子开动,往云南方向而去。

    杨化成把曹旺扶上自己这部车,对杨乐、宫泽悠美及那群忍者说:“我们走吧,免得夜长梦多。”

    杨乐一指地上的杀手尸体:“这个怎么办?埋掉?”

    杨化成一摊双手:“没有工具啊,这人就丢在这里,天葬吧!”

    宫泽悠美向着手下忍者一挥手,这群人立马拔出剑来,寻了一个土质松软的地方开始挖坑。

    忍者不仅功夫好,而且挖坑动作快,不一会儿便弄好了,把尸体往坑里一丢,便扬土覆盖,一座坟墓出现了。

    但不一会杨化成大叫:“糟糕,我们之中谁会开车?”

    一个忍者说:“我会,这样的军用卡车太好开了。”说罢爬上驾驶室。

    军用卡车在颠颠簸簸中往永乐而去。南方就是南方,风和丽,南风暖暖地吹着,把人的心吹得懒洋洋的,简直要和杭州作汴州了,这是十月小阳的景象,而在北方却是白雪茫茫,冰冻三尺。

    近乡更怯,杨化成望着外面熟悉的自然景观,幽幽地说:“一别几月,风光犹在,不知人啊,可有变化?”

    宫泽悠美莞尔一笑:“杨将军,你这是在做诗?你的地盘,程英将军治理得很好,看来你可以做甩手掌柜了。”

    “你怎么知道?”杨乐很惊奇。

    宫泽悠美看了看杨化成说:“在你们中国,我们黑龙会散枝开叶,有很多分支机构,我们有一整的电讯系统,往来频繁,永乐的大事小事,我一清二楚。”

    杨化成心里有些不悦:这不是在搜集中国的报吗?这是谍报机关的所为!

    杨乐心悦愉,摇头晃脑地吟道:“近乡更怯,不敢问来人。”

    驻守在永乐外围一线的是陆皓月部和杨乐部,陆皓月在山顶放了七、八个了望哨所,放哨的士兵严密注视着进入永乐的大小路口。

    “不好,有敌人!”眼尖的士兵正要放倒消息树、打信号旗报警,仔细一看后觉得来的车不像是别的军阀的。他们仔细往驾驶室望去,只见里面的人穿着和自己一样的衣服,几个人看起来有点眼熟。

    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驾驶室里探出一个人头来,对着放哨的士兵挥着手大喊着什么。那士兵仔细一瞧,内心一阵狂喜,“是杨军长,军长回来啦!”这一次在山顶执勒的是杨乐的兵。

    刚才的犹豫不决变成了狂喜之下的手足无措。杨化成原来并没有制定自己人来了以后怎么通报消息的制度,这个放哨的士兵一阵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好了。一阵忙乱之后,他们想起了架起的最新玩意儿……电话,于是猛摇几圈,报告给了司令部。

    司令部的副官接了电话,听完哨兵的报告,不敢怠慢,马上报告给程英。

    程英正在看着一份文件,是武雄送来的军事布防图,她听了副官的报告,高兴万分,以手加额,说:“司令回来了,我终于可以好好歇一歇了,这些公文,我夜夜都在看,烦死了,这个官不好当啊。”立即走出了司令部。

    距离永乐还有一段路,卡车在急驰,树木飞速地往后退。程英带着随从坐上军车,往前而去。还未等到城门口,进城的山路早已经站满了闻风而来的村民。

    程英的军车开到了最前面,她内心说不出的激动。

    接到报告的杨乐部各师长也站在前端,他们是来迎接的。本来出来迎接的才二十人的队伍现在壮大成了全副武装的五十来人,程英等人心中说不出的高兴与欣慰。

    终于看到了久违的永乐县,县城依旧陈旧,经历了风风雨雨,增添了岁月的沧桑。城门口站了两排荷枪实弹的士兵,清一色的本生产的枪,能先进,比那汉阳造强好几倍。程英在接掌军政大权期间,把绝大部分财政收入都向黑龙会购买了武器,淘汰了老旧不可用的汉阳造。看着这一切,杨化成百感交集,杨乐笑逐颜开。宫泽悠美盯了一眼英姿飒爽的程英,心里浮生起淡淡的嫉妒。

    卡车停了下来,杨化成第一个跳下车,整了整军服军帽朝程英他们走去,杨乐紧跟在后,他俩完全忘记了坐在车后厢的曹旺。幸好几名忍者把曹旺搀扶了下来。

    程英看著杨化成,敬了个军礼,说:“司令,你终于回来了,谢天谢地”伸出一双手紧紧地握住杨化成的手。

    杨化成来不及回一个军礼,高兴地说:“程司令,辛苦你了,改我请你吃饭,好好感谢你。”

    杨乐向程英敬了一个军礼,说:“程副司令,辛苦了!”

    宫泽悠美袅袅婀婀地走过来,说:“程副司令,一段时间不见,你越来越英姿勃勃了。”

    程英笑了笑,说:“悠美小姐,你越来越漂亮了,漂亮得我都不认识了。”

    青山围绕的永乐顿时充满了亲人们相互问候的话语声、说笑声。

    程英看到了缠着绷带的曹旺,惊奇地问:“他是谁?怎么伤成那样?”

    杨化成带着曹旺走到程程面前作了下介绍,曹旺激动的和程英握了握手,然后转的欢迎所有回来的队员,大家在一起欢呼着、跳跃着。

    在这欢呼雀跃的人群中,杨化成正四下寻找着熟悉的影。

    听到杨化成回来了消息,正在屋内做针线的楚红袖一颗心早就飞到了城下,她扔掉手中的针线就跑来。跑在前面的队员们一溜烟的就和杨化成他们拥抱在了一起,站在人群后面的楚红府看着正握手的杨化成,高兴的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心有灵犀的楚红袖很快就感受到了自己心上人的呼唤,眼前嘈杂的人群在两颗心的交融中变成了虚幻,杨化成抛开周围的人群,朝着自己思夜想的女人奔跑过去,此时此刻的他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年代,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望着梨花带雨的妻王,杨化成沉浸在了久别重逢后的幸福中。

    那边厢,杨乐也已经离开了众人,傻乎乎的看着憨笑着,泪流满面的,内心幸福满满。

    宫泽悠美看着这对小恋人,内心的满意、幸福、叹息、忧虑掺杂在一起犹如一瓶打翻了的五味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人群慢慢安静下来后,矜持的楚红袖这才注意到大家的眼睛都在看着,连忙一把推开杨化成,满面通红,犹如黄昏时候的晚霞。

    大家再一次起哄起来,杨乐在人群里大叫道:“杨司令,你快回去吧。”

    杨化成拍了下杨乐的股,假装怒骂道:“你个小兔崽仔,我让你乱说。”

    杨乐掩着股四处乱跑,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欢笑声。

    对杨化成等人的接风仪式搞得相当隆重,闹气派而又不俗。鲜花礼品早就摆在司令部宴会厅,让大小官僚望一眼便心愉快。

    宴席有五桌,楚红袖拉着两个孩子也来了,她见到杨化成有好多话要说,但宴会厅人多,她只叫了一声“化成”,泪水流了下来。杨化成赶忙用手擦去她的眼泪,说:“什么事到家里再说。”抱起了自己的儿子,忽瞥见一个半大的男孩正张着大眼望着他,眼睛眨巴眨巴地,杨化成惊奇地问:“他是谁的孩子?”

    楚红袖说:“他是韦彪的儿子,他母亲死了,我把他带在边当儿子,你不反对吧?”

    杨化成一听是韦彪的儿子,仔细看了看,见他浓眉大眼的,招人喜欢的,于是点点头,说:“好,好,长大了一定是位将军。”杨化成因为杀了韦彪,用韦彪的鲜血奠就了现在的地位,内心一直很愧疚,总想想办法去弥补。

    王知富来了,穿着长衫马褂,拄着文明棍,躬着腰,显得老态龙钟,他常年吸食大烟,又纵酒色,体越来越差劲,老眼昏花,他望着杨化成老半天,才缓缓地说道:“司令,你回来啦,好啊好啊。”

    杨化成扶住王知富的手,说:“王司令,你啊,少吸一些大烟,对体有好处。”

    王知富一听,心中不悦,说:“常年累月与大烟打交道,没办法啊。”

    陆皓月和武雄大步走了进来,一见到杨化成便敬了一个军礼,大叫:“司令,你好!”

    杨化成回了个礼,拍了拍两人的肩,说:“辛苦了。”

    曾权是一个人来的,面容冷峻,见到杨化成便“啪”地一声敬了个礼,说:“司令,你回来了!”同时与杨乐寒喧了几句。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