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大溃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你是哪个地方的人,是什么官职?”这时杨化成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包牛干,丢了一根到嘴里。

    “河北承德人,营长,归段一昆军长指挥。”建娃小声地说,好像生怕说大了声会被枪毙似的。

    “你们在这里,还有多少人?”蔡锷问。

    “就在七里外的西集。我们就驻守在那里。今天凌晨,我们发现有一支部队经过,就追了过来,没想到就是贵军,我们营区里还有一百多人,是一些后勤人员。”

    “段一昆?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人?他是袁世凯的手下?”蔡锷有些好奇,问。

    建娃望了望杨化成,缩了缩脖子,战战兢兢地说:“是段祺瑞将军的人,很受器重。”

    “段一昆有什么新的命令?”杨化成问。

    “他……他听说这里只有五六百人,还是在野外,就让我们尽快解决,说最好能收编过来,后来又来了个传令兵让我们明天去找他会合。”建娃抖抖索索的,因为他实在摸不清蔡锷和杨化成的心思。

    “那今天晚上就到你的驻地住一晚,行不?”杨化成开玩笑道。

    “行,行。”建娃忙不迭地点头。

    黄昏时分,一队六七百人的队伍出现在西集的军营前。

    哨兵远远看见建娃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三个穿军官服的汉子,还有一个本娘们,后边还有四、五百人步行跟在后边。

    还抬着不少担架,看来这一仗打得很惨,出去时八百人,回来的只有一半。

    谢天谢地,幸亏自己没跟去,哨兵边想边对着下边喊:“营长回来了,快开门。”

    队伍进了军营,门前的哨兵被悄悄地拿下了,绑了赶来,嘴巴里塞进了驴粪。留守的士兵出来看闹,见回来的人很冷清,说说笑笑的几乎没有,也听不见亲地打招呼声,更奇怪的是队伍里的人没几个认识的。难道又抓了壮丁回来?

    正疑惑间,就听建娃大声叫着:“都死哪里去了,快,快出来集合。”

    不一会儿,一些歪戴帽子的人从房里走出来,稀稀拉拉地站在建娃面前。

    蔡团长带著人进驻了营区。

    建娃等人都到齐了,对蔡镌点点头,说:“请将军……”

    蔡锷来到众人面前:“各位,不必奇怪,我们是正义之师,你们的人已经被打败了,你们也被俘虏了。”

    场面一下炸了锅,满脸的紧张和慌乱,而蔡锷的人业已完成包围,对准他们举起了枪,他们才安静下来。

    “各位放心,我们不杀俘虏,不抢你们的钱财。我们今天要在这住一晚上,明天就走,只是要委屈各位把武器放在地上,不要乱走动,更不要逃跑。”杨化成说这些话很在行,娓娓而来。

    看着四周黑洞洞的枪口,这些段一昆的人只得认命地把枪放在地上,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失去武装的这一伙人被关在几间大房子里。安排了一些人负责警戒,其他各连清点营中物资,安排伤员和士兵住下,用盐水和水清理伤口,重新裹上干净布条。

    炊事班抓紧做饭。宰了营房里的几只羊,炖到一口大锅里,不一会儿便香气扑鼻,引来大把的口水冒出来,他们好久没吃过了。

    黎明,红高照,照在雪地上分外刺眼。老天爷真是无限善变,昨还在纷纷扬扬地下雪,今天就雪过天晴,让大好山河无限美。美丽的朝阳从东方云彩中缓步而出,倾洒一片真挚的光辉与积雪相互映照,似缠绵的恋人呼唤外出的郎。一缕一缕的光芒尽是相思无限,带着深切的谊为归人编织一曲曲妖娆的舞蹈。恍乱了天地,迷离了人眼。

    在蔡锷带着部队刚离开西集的时候,段一昆就带着骑兵旅赶到了附近。他是接到了金虎被杀的报告后匆匆赶来的,远远的看到蔡锷的部队后,转看了一眼边的骑兵旅,下达了命令:“把你们的旅给我分散开,我带着直属部队在这先挡他们一下。你们旅等着完成包围后,听到我的冲锋号再一起给我把他包围在这消灭掉。”

    那旅长应了一声后,立即转拍马指挥着骑兵旅的官兵,化整为零后,向四面散了过去。段一昆见部队迅行动起来后,立即又向着边的直属教导团和警卫团的团长同时下达了就地布防的命令。很快,士兵们就开动双手,就地进行起土木作业,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挖掘好了战壕后,段一昆也钻进了战壕中,只等着蔡锷的人接近自己的防线了。

    段一昆心里一直心烦意乱,因为段祺瑞打了电话来,说他放走了蔡锷,他也很委曲,自己也是上当受骗的。后来又听到有一支部队过境的消息,心更加烦了。现在他就要消灭这支来历不明的部队。

    这一切蔡锷并不知道,由于他使用的望远镜看不到前面山后面的况,派出去探路的侦察兵又全被段一昆的兵给抓获了,所以他现在不知道对面正有五千人在等着他钻进口袋。

    蔡锷看着他边的杨化成,悠然的说到:“不知道前面会怎么样?是不是有军队在哪等着咱们呢,听说段一昆的人就在这一带驻防。”

    杨化成很郁闷的看着他回管到:“这也真奇怪了,我们这么大的动作,段一昆应该早知道了,应该是迎着我们打啊?怎么到现在还没见着他的部队呢?”

    杨乐说:“或许他们不想打仗吧,我看北洋系的军队也不甚厉害,应该不堪一击吧。”

    宫泽悠美望着美丽的雪景说:“你们太小看北洋军队了,他们打仗很有一。”

    蔡锷突然想起了什么,转看着后一个部下问到:“前面探路的回来了没有,咱们派出的那些人没回报吗?”

    蔡团长对他正了下后,回答到:“回司令的话,刚才派出的十多个人,回来了几批人,并没有见到前面有任何部队在活动。不过之后的几批就都没再回来了。”

    蔡锷立即感觉到况不对了,立即对着边的人喊了起来:“就地戒备,况很不对。赶紧就地警备,等前面的探路的回来再说。”

    可是没等他的话说完,部队的左右和后侧,已经尘土飞扬起来。蔡锷看到那尘土漫天,立即就明白了,他猜测的根本没错,段一昆的确没有任由他带着部队离开。他也是久经沙场的人了,从那些尘土的范围和越来越近的马匹本成之声中,他估计出至少是一个多骑兵旅的兵力。

    “快快,快点布防,赶紧挖战壕。”蔡锷明白真的中人埋伏后,立即大喊大叫着让他的部下们紧急挖起了战壕。可惜的是,没等他的部队把战壕挖好,后面和侧翼的部队就已经接上火了。呐喊声、冲杀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大。

    蔡锷清楚,以自己的一个团兵刀,和上千的步兵跟骑兵近战只能是吃亏,于是在双方接上火后立即又下达了新的命令:“给我向山上行动,抢占山顶上的制高点,快,不想死的都给老子快点。”

    可惜他的指挥此时已经开始没有效用,因为本来就是在行进之中,又被这样突然的迅速攻击打的,立即就混乱了起来。乱哄哄的,士兵找不到连长、连长找不到团长、部队被骑兵分割的根本接不到指令。

    蔡锷的部队建制已经混乱,遭到了骑兵分割,彼此首尾不能呼应,只要是领章上挂着军衔的,都会遭到这些骑兵的重点关照。直接就冲过来围杀一气。不一会儿,段一昆一直灌输给部下们的“擒贼擒王、接敌毙”战术,就将蔡锷整个部队的指挥系统全部打的无法再有作用。当然他们是仗着人多,以多胜少。

    宫泽悠美带着一群忍者负责护卫着蔡锷、杨化成和杨乐,并没有太大的作为,处于守势,至于曹旺却躺在担架上,无能为力。

    忍者的手很鬼魅,又飘忽,让段一昆的人吃尽了苦头,不少的骑兵被杀,连马匹都被抢了过去。段一昆的人吃了不少苦头,也不敢过份靠近,有些惧怕,他们不明白怎么会冒出这么些人。

    一名骑兵勇气可佳,或许是想出人头地,一边开枪一边驱马赶过来,气焰嚣张,宫泽悠美忽地站了起来,动作似乎很缓慢且显停滞,举枪,击发,那骑兵载了下去,但一只脚在马蹬上,被马拖行了一段距离才掉在地上。

    蔡锷刚带着一个营冲到山脚下,立即就明白了,他已经彻底没有了还手的机会。因为他带着部队刚靠近,立即就在山顶上出现了无数的军人,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们,没等他指挥部队往回撤,一阵子冲锋号后,山顶上的子弹、手榴弹就迅速的飞过来,把他们笼罩在一片火海中。

    蔡锷他们在忍者的掩护下,拼命狂奔,算是逃出了轰炸和击范围。他趴在一棵柏树边,喘着粗气,回头看向刚才所在的地方,此时刚刚跟他一起跑到那里的人,已经全部被炮火和子弹所笼罩。他的那些部下,根本也无法在反击,只能抱头鼠窜的四处寻找藏的地方。一个营,只用了不到几分钟,就被打的只剩下了一些躺在地上惨叫和哀鸣的伤兵,更多的人,则是将他们的灵魂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撤退,全体撤退。”蔡锷知道自己这次彻底是失败了,多年的战场生涯,让他先学会了该怎么保护自己,所以看到一个营也全部被人家报销了以后,立即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

    蔡锷只带着勉强集合起来的一些部下,躲过了骑兵部队,顺着山沟没命的狂奔起来。可没跑多远,山上又突然出现了一队骑兵,一见到蔡锷和他的那些残兵败将,立即呐喊着冲了过来。

    杨化成和杨乐两人抬着曹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曹旺一直在嚷:“给我放下来,放下来,我要跟他们同归于尽。”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