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激烈的战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蔡锷点点头,对杨化成他们说:“是我的兵,这下我们再也不怕谁了。”

    赶到的宫泽悠美笑着道:“蔡将军,这下你有资本了,可以大干一场了。”

    在对面的阵地上,此时正坐着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大汉,羊皮帽子下一双黄褐色的眼睛在深凹的眼眶里不住的打着转,手里的马鞭烦躁的抽打着马靴,喝问着:“敌人还没动静吗?”“江军长那里有没有新消息?”

    边不远处三三两两的站着许多兵,服色杂乱,有的拄着枪,有的拎着刀,有的扛着长矛,有的在抽着大烟,似乎习惯了大胡子的狂躁,又似乎不关自己的事,所以无人回答。

    这些人是段一昆的手下,那胡子大汉叫金虎,是一个团长,他的兵全是抓来的壮丁,进行了简单训练,就随时参战。

    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引得众人抬头观看,一匹大洋马马飞快奔来,在金虎面前不远处一个急停侧转,还没停稳,一条影就从马上落下,毫不停顿地来到金虎面前:“团长,对面的人撤退了。”

    “建娃,你看清楚了,撤了多少?留下了多少?”

    “他们搬动伤员离开了阵地,下了河堤,有许多已经上了对面河岸。”

    金虎听到后,来回转了两圈,大声喊道:“建娃,带上你的人过去试试水,火力强就撒着回来。”

    建娃打了声呼哨,翻上马挥舞着枪冲了出去,后陆陆续续跟去了一百多人。

    一两分钟后,传来了稀疏的枪声,然后就是冲锋时野狼似的怪叫声和机枪步枪的击声。

    金虎静静地听着,声音都来自对方,对方防御正面不超过三百米,而且火力弱小,没有机枪,步枪不超过四百只,我一个团八百人,踩都要踩死你们。

    想到这,他大声传令:“他,的杀过去。”他的兵立即跑动起来,有的平端着枪,有的挥舞着刀,嘴里嗷嗷叫着,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原来,金虎有令:出征不发军饷,用人耳朵换赏钱,靠劫掠发些小财,战利品除武器上缴外,其余归自己所有,因此,他的人是最积极最凶残。

    等金虎率众赶到战场,却见到了怪异的一幕,早该占领了敌方阵地的建娃在敌人阵地一百五十米外就是冲不过去,全都趴在雪地上,畏畏缩缩的。

    一百米外的阵地前新添了许多士兵的尸体,一些士兵受伤倒在地上,扭动着体或是转动着头颅发出阵阵哀叫,防御阵地两侧空地上有几匹战马漫无目的的跑来跑去。

    他定睛看去,对方虽然枪声稀落,却是枪枪咬,只要进入一百五十米距离内,任人如何躲闪,枪声一响,就是人倒,鲜血把雪地染得通红。

    一个士兵躲在一具尸体后边,悄悄探出头来,还没把枪伸出来,就被一颗子弹打碎了脑袋。

    建娃只剩下百十来人,远远地挥着刀,打着枪,正向后退回来。

    远处对面雪地上蔡锷的人相互搀扶着,正在缓缓前行。

    这是真撤退呀,掩护部队确实不多呀。

    金虎咬了咬牙,大声喊道:“敌人人少,大家一起上,干死他们哈。”

    于是,他们端着枪,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建娃见金虎来援,又招呼自己的部下伙同大队人马向阵地冲来。

    一排枪声响起,又一排枪声响起,外围的兵不断地倒下去。他们冲到前边,双手端枪,向着有子弹出的地方回击,不求击中,只要短暂压制住对方,让自己有喘息之机。

    对方的阵地被子弹打得雪花四溅,流弹横飞,枪声凌乱起来,接近了,越来越近了。

    这时,敌方阵地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侧后方后边传来了一阵呐喊声,一群衣衫褴褛的士兵从掩体爬了出来,迅速冲到了金虎的后方,一百余人松散地站着,举枪击。

    金虎的兵被打蒙了,真不知对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顿时慌了手脚。

    指挥这一百多人的是宫泽悠美,是蔡锷将军安排她全权指挥的,她的边是几个持枪的忍者。她边开枪边冲锋边大叫:“杀啊,杀啊!”尖厉的声音。

    宫泽悠美是第一次指挥军人作战,感觉很新奇。

    被包围了?可他们才多少人呀,竟敢分兵包抄,真是自找苦吃,自不量力。金虎叫过建娃,让他带人干了后边的宫泽悠美,自己带着大队继续攻击。

    枪声不停地响起,金虎边的士兵不断地倒下去,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地成了死神的礼物,所有的子弹都在朝他们飞来,刚冲过一段距离,人已所剩无几。

    愤怒的金虎看到对面一个影站了起来,中等偏瘦,上的单薄军服在寒风中飘动,冻得通红的手中举起的汉阳造步枪,一团团火焰从枪口喷出,把冲在最前边的送死鬼收下。而且是枪枪爆头,五枪后,随手把枪一扔,旁边有人接住,另一人又递上一支步枪,火焰再次闪耀,还是枪枪爆头。

    那人近乎不需瞄准就能瞬间要人命的枪法让所有幸存者手脚发凉、头皮发麻,又一支步枪递了过来,他举起枪,指向左侧。

    枪口所指方向的兵慌忙藏起形,依然有五个近防御阵地阵地的兵被爆头栽了下去。

    这还是人吗?有这样的人在,怎么可能获胜,还是留着命重要。

    金虎正准备下令撤退,却见那人扔下空步枪,伸出去的手却没有接到步枪,旁边的人像是非常难过的低下了头。

    只见那人拍了拍旁边的人的肩膀,随手抄起一把大刀,跨出了阵地,敌人阵地上枪声也渐渐消失了,许多人着刺刀,举起长矛大刀跟着那人走出了阵地。这个人便是蔡锷将军,为他压子弹的是杨化成。

    金虎哈哈大笑起来:“兄弟们,他们没子弹了,砍了他们。”立即带着狂喜的大兵冲了过来。

    蔡团长也带着十几个战士起刺刀护住蔡锷,只见蔡锷大喝一声,一步跨出几米,向着最前面的大胡子奔去。

    百米的距离转眼即到,金虎紧盯着这个不知死活敢向他冲锋的神枪手,目光炯炯,像要吃人似的。

    等金虎转过脸来,眼前一道黑影一闪,带着风声的剑砍过,金虎的那颗头颅冲天而起,砸在一米开外的雪地上,鲜血飞溅,一名本忍者象从地底冒出来似的,砍去了金虎的头颅。

    后边冲到的大兵对着忍者的背影狠狠砍下,却是眼前一花,那把刚刚从人体中扫过不带一滴血珠的长剑已到了眼前,顺势扎进了膛。

    蔡锷挥着砍刀飞奔而来,砍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敌人,冲进敌群,左劈右刺,上挡下砍,虎趟羊群般杀过来,后是一地死尸铺成的血路。

    他们接二连三又砍了几个追过来的凶悍大兵,再次调转,杀向敌人较多的左侧。望着浑浴血、目光冰冷的蔡锣又舞刀奔来。吓破胆的大兵四散开来,拼命逃离这血腥的战场。

    蔡团长在蔡锷的率领下紧跟着扑进战团,战场后边的警卫连用枪和手榴弹消灭了艰娃的反扑后也冲了过来。

    蔡锷将军勇往直前、奋不顾的举动感染了士兵们,不需要任何舌干口燥的鼓动,忘记了寒冷、饥饿,按照事先布置的三五人一组,把被冲散落单的敌人围在当中,把刺刀、长矛扎进敌人的体。

    然后再围住下一个……

    宫泽悠美带着人控制了战场外围,与后边的杨化成和杨乐一群人形成了紧密的包围圈,慢慢收缩,封堵住敌人的突围。

    荒凉的原野到处是急于逃窜的金虎的兵,他们狼狈狂奔,寻找着可能的缝隙,希望凭着好运气逃离这块死亡的陷阱。

    可他们失望了,四处可见刺刀、长矛、和大刀举着迎上来。到处是逃窜的兵和追逐堵截的蔡锷的人。

    呐喊声、惨叫声此起彼伏。渐渐地跑动的人越来越少。

    建娃看着蔡锷大发神威,如杀神下凡般屠戮着自己的部下,那溅满鲜血的衣服是那么刺眼。

    建娃边只剩下四五十个魂飞魄散的大兵,连端起步枪的勇气都没了,只是茫然地在雪地上挤来挤去,象锅上的蚂蚁一般。

    他们的凶残、他们的暴戾已经被蔡锷更加凶狠的气势彻底击碎了。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一句话说得错不了。

    蔡锷一马当先,部下四面八方涌了上来。杨化成和杨乐紧跟在后。

    建娃看到了那蔡锷冷峻的面容,及脸上的斑斑血污,心一阵哆嗦,回头去看金虎的躯体,躺在死尸堆里,无头,显得更加寒心。

    蔡锷似乎找到了攻击目标,冰冷渗人的目光锁定在他上,刀举起来了,就要冲过来了……

    建娃在生死关头,猛然扔掉手里的枪,大叫着:“别杀我,我投降……”话音未落,跪伏在雪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为自己的失败哭,为死去的金虎哭。

    建娃的部下也纷纷抛下枪,跪在一旁。

    蔡锷冷冷地扫视着这些失去了抵抗意志的敌人,下令:“打扫战场,蔡团长向后方警戒,杨兄你看管俘虏,其余人员把尸体上的棉衣皮袍鞋子扒下来换上,收集食物,补充体力。”

    蔡锷一股坐在雪地上,一名战士递过来一小袋炒面,是刚刚从死尸堆里找到的。

    蔡锷扫视了一眼周围,战士们都在往嘴里塞着干、干饼、炒面,点点头,接过布袋,伸手取出一块,放进嘴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就咽下去了,然后抄起地上一块积雪放进嘴里。

    不一会,建娃被带到蔡锷面前,蔡锷看了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建娃一阵迟疑,畏首畏尾地叫道:“长官饶命,长官饶命!”

    蔡锷十分不耐烦地问道:“你叫个啥名字?”

    建娃小声地说逆:“建娃。”一颗心扑腾扑腾地直跳。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