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杨化成遇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听到惨叫声,蔡锷他们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掏出枪跳下车,向曹旺奔来。杨化成跑得不快,杨乐更是畏畏缩缩的。

    很快,曹旺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既然这里搁了兽夹子,就说明这林子里有野兽出没!

    他大叫:“我被兽夹子夹住了,快来救我啊。”

    杨化成他们三人舒了一口气,收了枪,跑了过来。

    曹旺试图将兽夹子掰开,却始终是徒劳无功。而且稍微动一下,扎在里的利齿便又往里陷了一分。他几乎是边叫边掰,最后连叫喊的力气也没了……

    幸好杨化成他们三人过来了,七手八脚地用力,终于把兽夹子掰开了。曹旺抽出脚来,感觉到脚已麻木,亳无知觉,那伤口上的血被冻住了,血已不再往外流。

    蔡锷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扎在曹旺伤口上,扎得紧紧的。

    四人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深一脚浅一脚往汽车而去。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的,更要命的是刮起了大风。

    好冷好冷。

    四人好不容易回到车上,相互偎依在一起取暖。

    曹旺不敢朝林子深处看去,总觉得在那望不见的尽头,潜伏着一头猛鬼,时刻准备扑上来撕碎他。

    于是,就在痛的、冻的渐渐陷入昏迷的过程中,他脑海里一直胡思乱想着,想着怎样被猛鬼吃掉……曹旺出在农村,相信鬼神之说。

    原来将死之人,心头的恐惧感很强烈……

    杨化成想:难道今天要被冻死在这里?不,不,我的司令还未过足瘾呢。

    蔡锷想起了红颜知已小凤仙,一滴清泪流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四人又饥不饿又冷,相继昏迷过去,真是一场雪冷倒四位将军。那曹旺后来也是一位将军呢。

    杨化成醒来的时候,额头上盖了一个温的手巾,自己躺在一张香气扑鼻的大上,上盖着柔软温暖的被子。

    头顶上方一张美丽的脸正焦灼地看着他,嘘气,“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这就是命吗,杨化成还是落在了宫泽悠美的手里。

    杨化成十分吃惊地问:“你怎么来了?是你救了我?”

    宫泽悠美不悦道:“是啊,是我救了你们四个人!幸亏我们一帮人发现了你们,否则……”一只纤纤玉手探了探杨化成的额头。

    杨化成吃力地坐起来,问:“他们人呢?”

    宫泽悠美回答道:“你放心吧,他们没事,说不定现在也醒了。”

    杨化成勉强笑了笑,说:“我好饿,给我弄点吃的吧。”

    宫泽悠美轻笑道:“早就准备好了,一等你们醒过来,便让你们饱吃一顿。”说着摸一摸杨化成额头,“好多了,你现在……脑子是清醒的?”

    杨化成愣愣地点头,问:“你不是在北平吗,怎么……”

    一名忍者端着香喷喷的饭菜进来了,杨化成两眼发绿光,一接过来便狼吞虎咽。

    “别焦急,慢慢吃。”宫泽悠美坐在边,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既然是清醒的,那你应该记得,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也就是说,你欠了我一次大人,是不是?”

    杨化成点点头:“你是我命中的有缘之人,我以后一定回报于你。”心中暗自叹气,怎么总是欠这本女人的

    宫泽悠美盯着杨化成问:“你离开北平也不通知我一声,你太不够朋友了,难道袁世凯要杀你灭口?”

    杨化成吃着饭含含糊糊地道:“那袁克定不知从哪里找了一些人来暗杀我,怕我把二十一条捅出去。”

    宫泽悠美幽幽地道:“这就是政治,杨将军,你跑得也真快,有蔡锷将军在边,就是不一样。”

    杨化成吃了两大碗饭,把肚皮撑得饱饱,抹了一下嘴唇问:“这是在什么地方?”

    “北方,在天津境内,你镇压百姓的地方,这里可有你的丰功伟绩。”宫泽悠美说道。

    杨化成正待回答,杨乐走了进来,面容憔悴,两片嘴皮子油油的,看样子刚刚饱餐一顿,他叫道:“少爷……不,司令,你还好吧?”

    杨化成点点头,问:“蔡将军和曹旺呢,他们怎么样?”

    杨乐说:“他们正在吃饭。曹旺受的伤很严重,一时半刻好不了。”

    宫泽悠美对杨化成说:“现在四处都有人追捕你和蔡锷将军,你们得赶快回永乐。在那里,你才会安全。”

    杨化成点点头,仔细向宫泽悠美看去,只见她穿着粉红玫瑰香紧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杨化成心有些动了,想起一本艳书中对女人的描述: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心想:用在这本娘们上倒合适。

    宫泽悠美被杨化成看得不好意思了,脸红通通的,嗔道:“你一个劲地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杨化成自知失态,赶忙低下头,岔开话题:“在北平逗留了这么久,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宫泽悠美说:“永乐一切都好,只是程英又向我们订购了一批军火。”

    几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把杨化成和杨乐吓了一跳,眼睛一跳一跳的,宫泽悠美吃了一惊,侧耳细听,耳边有依稀的阵阵呐喊声,还有那稀稀疏疏的枪声,让她深感疑惑:出了什么事?

    宫泽悠美走了出去,拦住一位手下问道:“出了什么事?”

    那名忍者摇了摇头,说:“我马上去查!”叫了两个人奔了出去。

    正在吃饭的蔡锷将军和曹旺望着宫泽悠美,有些惊讶。

    宫泽悠美抢先入主地说:“我救了你们,蔡锷将军,我们见过面吧?”

    蔡锷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但似乎又似曾相识,于是问:“你是本人?”

    宫泽悠美嫣然一笑,说:“我叫宫泽悠美,友好的本人,请多关照!”鞠了一躬。

    曹旺盯着宫泽悠美,说:“你们本人从来都不怀好心。”

    宫泽悠美未做声,走了出去。

    她站在一处高坡上,举起望远镜朝远处张望,依然是寒冷的原野,依然是白雪茫茫一片,只是雪化了许多,有些地方露出了泥土。

    她发现远方趴伏着一些穿灰色粗布衣服的战士,正用老旧的步枪向远处击,打一枪拉一下枪栓,一颗跳跃过来的黄橙橙的弹壳在雪地里激起一股白烟。

    士兵们怎么穿成这样,大冬天竟然穿着单衣,有的还赤着脚着草鞋,对面是什么人,宫泽悠美看了老半天,也认不出他们是哪一路的军阀。

    吃完了饭的蔡锷想起了杨化成,立刻走进里屋,见他正和杨乐聊着什么,惊喜地喊道:“杨兄,你早醒了,太好了,我们还是福大命大。”

    杨化成问蔡锷:“外面好像在打仗,难道是军阀混战?”

    蔡锷一把拉起杨化成,说:“我们去看看,那本娘们正在外面察看了。”

    杨乐也大叫一声:“我也去!”紧跟在后。

    蔡锷接过宫泽悠美手中的望远镜,朝远处望去,他看了老半天,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那人正站在雪地上指手划脚的,似乎正在布阵打仗。

    蔡锷一阵惊愕:这不是自己的团长蔡金彪吗?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蔡锷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目不转睛地仔细看起来。终于,蔡锷肯定下来,这是自己的部队,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嫡系部队。

    蔡锷拔腿往前跑,杨化成大叫:“蔡兄,你怎么了?”蔡锷不理会,继续往前跑。

    杨化成和杨乐只得紧跟于后,宫泽悠美一看神不对头,打了一个呼哨,几名忍者鬼魅般出现,宫泽悠美带着他们远远地跟在后面。

    蔡锷边跑边对着远处大声喊着:“蔡金彪!蔡金彪!”

    那一群趴伏的人抬起头来,看到是蔡锷,高兴万分,顿时传来一片欢呼声,更多的云南、广西口音一起把“将军回来了”传递到远方。

    这边的士气一下高涨起来,叫喊声也高亢起来。不一会,可能是对方后撤了,战场渐渐归于寂静。

    蔡金彪手提盒子炮跑过来,走到蔡锷边兴奋的说:“将军,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蔡锷疑惑地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对面是什么人?”

    蔡金彪看着他,说:“将军,我们听到你被袁世凯软的消息,所以就带人北上了,一路上损失了一些弟兄,现在就剩下这点人了,对面也不知是哪一方的人,想叫我们归顺,编入他们的军队,我没答应,所以……”

    “团长真厉害,一把大刀杀了三个敌人,把他们退了,敌人调了炮兵,有一炮在掩体旁爆炸,炸死我们三个弟兄。”一位连长叫道。

    “刚才我们又打退了敌人两次进攻,可是警卫连王连长却牺牲了,现在好了。不好,敌人又扑过来了。”蔡金彪扬起了盒子炮。

    “兄弟们,打!”四周又响起了凌乱的枪声。

    战场又一次寂静下来,蔡金彪又跑过来,关切地问蔡锷:“司令,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经过一段时间休息的蔡锷坐在雪地上,对着他说:“我们得赶快撤离战场,南下,回到云南。”

    “哦,蔡团长,现在况怎么样?”

    “报告司令,我们出发时有八百多人,现在只有四百过点,有步枪四百多只,子弹也不多了。对面敌人有八百人左右,可能是一支地方武装,战斗力一般,有三机枪,一门大炮。只是他们很狡猾,第一次交锋,我们突入敌群,打死他们一百多人,让我们缴获了些武器弹药,他们知道怕了,就和我们保持距离,只在外围扰,进攻时也是一触即走,好像在等待援军,或是想耗光我们的弹药。”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