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路不平哦路不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杨乐听到这里,灵机一动,转过来说:“将军,夫人生了什么病?”将军冲杨乐看了看,道:“关你们什么事?”

    杨乐微笑道:“实不相瞒,我是精通医术的军医,专门为大总统看病的。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刚才听你们说道有人得了不治之症,我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这段将军轻蔑的说:“你年纪轻,有什么医道?这方圆几百里的名医都被我寻遍了,可是都治不好我夫人的病,你能行?”

    杨乐说:“医道的高深不论年龄,而在乎如何修行,我们的师父乃是神医,自古名师出高徒。”

    将军眼睛一亮,说:“你是专门为大总统看病的?”

    杨乐见他果真上当,就点点头,段将军高兴的说:“那太好了,你们马上跟我出城,到我家中给我的夫人看病,看的好本将军有重赏,可是万一要是看不好……”下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

    杨乐微笑着点头说:“我们会尽力的。”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混出城,蔡锷暗自佩服杨乐的随即应变能力,他们跟着段将军出了城。

    一出北平城,蔡锷松了一口气,他早就想离开了,可每一次逃跑都被袁世凯的人请回去了,袁世凯本想杀了他一了百了,但顾惜蔡锷是位人才,不忍心加以伤害,只是叫人监管着他。没想到,他这一次竟趁乱逃出了北平城。

    杨化成见离北平越来越远,也松了一口气,想着将要回到自己的地盘当家作主,心中不由一阵高兴。杨乐也很高兴,因为回去便手握兵权,比在京城强多了。但杨化成有些担心,担心自己的实权被程英夺了去,自己将会成为一个空头司令。杨乐也有此感,心中隐隐担心。

    那姓段的将军此刻坐在一部军车里,紧盯着蔡锷的背影苦苦思索,总觉得他眼熟,似若在哪里见过,可一时想不起来,叫他伤透了脑筋。

    三部军车沿着小路走,其中一部车上是荷枪的士兵,不久就看到了一条官道,马路还宽,估计是通往某个县的官道。沿着道路东行,不远处,便看到了一个旌旗飘扬的客栈,上面写着“悦来客栈”,门前还有几匹马和几辆车,外边还有一些人在走动。生意不错,餐桌都摆到了客栈的外边。看来,北方的商业还是发达的,居然在城郊也有客栈,看来并不像是乱世。

    “嚓嚓……”一阵急速的汽车声响起,只见从东面急奔来一辆军车,带起滚滚的尘土。“让开,让开……”坐在车上的人一路大叫,根本不顾及客栈周围人行多,可能会撞到人的危险。

    这车就像发疯一样冲撞而来,一时间在客栈周围的人不免有些手忙脚乱,仓惶失措。

    蔡锷清晰地听见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凄厉呼叫:“小心那孩子……”车里坐着一个穿军服的男子,一脸的匪气,似乎是喝多了酒,脸红红的,这个男子便是袁大总统的远房侄子,叫袁松,二十五六,岁,长得还算不赖。

    袁松听到了叫喊,也看到了路上的小孩,于是使劲地猛踩刹车,以尽可能悬崖勒马!危急之间,车向侧边猛拐,而小女孩她一脸不知道生死的表,正仰头看着那车。如果车侧翻了,那小女孩必然死于军车之下。

    “囡囡……”那女人尖叫着跑过来。蔡锷看到此景,顾不上许多,倏地停了车,伸出一只脚猛踢了小女孩一脚,在军车撞来之前,把小女孩踢到了一边。

    “碰……”那军车猛地停了下来,烟尘四起。“娘的,不要命了?”袁松根本没看小女孩一眼,启动车就匆忙离去。

    那女人在后面,看到蔡锷刚才救人一幕,于是忍不住转头看过来,满怀感激地说道:“谢谢。”连忙跑过去抱住倒在地上大哭的女儿。

    “这都是什么人,居然这样无礼傲慢……”“如果不是这位将军及时救人,只怕……”在客栈吃饭的食客纷纷议论。

    已开出一段路程的袁松突然把车又开了回来,因为他想起那救人的军官很面熟,于是想瞅个仔细。

    蔡锷一行人早把车开过去了,正在官道上缓缓前行。袁松把车开得飞快,不一会儿便追上了,堵住了去路。

    那段将军大怒,停下车来大叫:“你是干什么的?在哪里任职?”

    袁松没有答理他,只盯着第二部车里的人看,蔡锷认得袁松,见他来者不善,赶忙压低了帽子,遮住大半个脸。那袁松瞧不真切,于是走下车来,来到蔡锷面前大叫:“将军,将军!”蔡锷不答理他。

    袁松扫了一眼杨化成和杨乐,面生得很,不以为意,伸手去摘蔡锷的帽子。

    杨化成对袁松有些不满,看他的装束,只是一位小小的师长,于是一把格开了他的手:“你是谁?想干什么?”

    袁松勃然大怒,掏出了枪:“我怀疑你们是乱党分子,假扮成军官,你们统统下车……”

    杨化成不屑的冷笑道:“你也不看看你有几个人,我们后面可是满满的一车士兵。”

    杨乐大怒,道:“你分明是在找茬。”

    袁松后退几步,恨声的道:“我看找茬的人是你们,如果今天你们不报出自己的份,我让你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欺人太甚……”杨乐仗着人多,一听,整个人冲上前来,挥拳就要砸向袁松的鼻梁。

    袁松根本没躲闪,静静的站着,杨乐得意之溢于言表,显然,他认为这一拳打下,袁松至少会鼻血横流。

    “砰……”杨乐左边肋骨传来一阵剧痛,接着一股沉猛的大力涌到,顿时吃不住劲,整个子都撞到一旁,他回脸看着袁松,惊讶万分,因为他根本没有看到袁松是如何出手的。

    那段将军不识得袁松,招呼也不打,手一挥,手下十多名大兵迎上去对着他连续几脚猛踹,抡着枪托乱砸,袁松一时回不过劲,生生受了一顿打,痛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现场一时间只听到拳打脚踢的声音。袁松瘫软在地,已丧失还手的能力,虚弱地叫唤着:“你……你们……你给我记住?”说完话骇然发现口鼻渗出鲜血,伤势不知有多严重。

    “我记住了,由本事你回头再来找我,这一次是给你点教训,下一次我让你残废。如果有第三次,嘿嘿,小心我要了你的狗命……”段将军恶狠狠的说道。手一挥,上了车扬长而去。

    蔡锷也发动车,紧跟在后。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座城市,隶属于河北省。段将军的老家就在这里。

    这个县也算是富庶之地,大部分房子是木楼、石楼、土楼交错,有钱人住的就是砖石盖的房子,城市规划比较整齐,宽敞的街道都是大石铺的,哪怕小巷子也是石子铺路。

    仔细看一下,一些酒楼、饭店、茶肆,颜色鲜艳,都有很盛的人气,而且,这些城内的字号店铺,都吉利的,什么福呀、祥呀、盛呀、乾呀,目的就是为了多招徕买主,开拓财源。还有一些坐落在市井小巷的药铺、饼店、染店等,也给这座城市增添了不少的生气。

    在车上,蔡锷将军愁眉不展,一边开车一边望着前面那辆车上的段将军,正在思量着办法逃离,脱离这伙军人的控制。

    杨化成此刻归心似箭,也在琢磨着如何逃离,杨乐更是心急如焚,他根本就不会看病开药方,怎么能跟这位段将军回去呢?

    蔡锷也不想和这些人硬拼,他们人多啊,更何况一打起来,会惊动当地的驻军,到时插翅都难逃,又得被押回北平城。

    车子开进了一条巷子,而这里一幢房子正在翻修,一些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撒在路面,路非常难走,车也颠得厉害。车子几乎是高一脚低一脚地跳着舞行进。

    突然,杨化成尖叫说:“段将军,杨军医昏过去了。”

    蔡锷转过看看,然后拍拍杨乐的头,喊起来:“杨军医,你怎么回事,是睡着了?”杨乐没有反应,杨乐可是假装的。

    段将军知道出了事,急忙命令司机停车。那司机有些不满意,发牢说:“这几个人事还怪多的。”

    段将军说:“别说他们,或许他真的有病。军医有了病,我的夫人该怎么办?”

    那司机说:“就是给他看病也得找医生,他是医生,怎么会得病?”

    段将军知道他是在说绪话,说:“好了,好了。医生也是人,也会得病的,而且得了病,他自己一般都治不好。”段将军这些年东奔西跑给夫人看病,多少懂得了一些医学常识,对中医有兴趣,学过一点医道,凭他的感觉,他估计是杨军医的什么老毛病又犯了。

    段将军走过来看了看头耷拉的杨乐,问杨化成:“杨将军,你知道他有什么老毛病吗?”

    杨化成摇摇头,撒谎道:“我跟他不怎么熟,不清楚他有什么老毛病。”

    段将军叫来几个兵把杨乐从车上抬下来,放在路边一个一头高一头低的地方,让他的头枕高一点,子和脚低一点。这样他会舒服一点。

    段将军解开杨乐脖子上的军服扣子,让他能够喘喘气,然后叫人拿来一壶水,洒在杨乐的额头,杨乐忍着不动。

    杨化成站在一边说:“暂时昏厥。”

    段将军拍了拍杨乐的额头,说:“得把他送到医院去。”

    杨化成赶忙地说:“好啊好啊,得马上送到医院去。”

    这时一个连长模样的人说:“将军,你在旁边歇着,抽个烟,这事我来干。”

    段将军问:“有什么危险吗?”这个连长说:“估计不会有生命危险,我查查吧。”

    这个连长去车箱里拿出一个救急包,这是他们准备的,这个包虽然很小,没有很多的药,也没有大的器械,但应个急什么的还可以。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