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逃出北平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那两个刺客见势不妙,顾不上杨化成,撒开脚丫子飞奔离去,跟军警回了一阵,转过一条街,爬上了一辆早已等在一边的小汽车,扬长而去。

    杨化成从地上爬起来,看见袁克定和置益从大使馆里走了出来,大叫:“袁兄,这些人真是大胆,光天化之下竟敢刺杀我,怎么回事?”

    袁克定上上下下看了看杨化成,见他毫发无损,安慰道:“杨兄,一定是南方的革命党人干的,或者是你在天津平乱得罪了那些人,真是无法无天,查!给我查!”转头对赶过来的警察局长嚷道。

    置益也安慰道:“杨将军,受惊了,受惊了,幸好你福大命大,躲过一劫,我想,他们一定是冲着袁大公子来的,不能弄错了。”

    杨化成瞥了一眼在场的军警及护卫,心想这么多人还不能抓住刺客,真是奇怪。

    袁克定拉开车门,对杨化成说:“我们赶快走吧!”杨化成虽有满腹疑惑,只得上了车。在一群军队的护卫下开往军令部。

    军令部大楼前,杨化成刚走下车,就是一梭子弹“噗噗噗”的打在了他的边,把他惊出一冷汗。

    忽然边的小兵拉起他就往一边爬,杨化成没心再充老大了,跟着他狼狈的爬着。爬出了大概十几米才停下,从背后看去,一机枪正朝着他喷着火舌,那机枪架在旁边的一间楼房上。

    杨化成恼火万分,就地打了一个滚,夺过一个大兵的枪,对着那机枪,从机枪喷出的火光里找到一个模糊的机枪手轮廓,一想到马上就会有人死在他的枪下,说不清是激动还是害怕,浑颤抖起来。手更是止不住的晃,牙也直打架,真是好久没摸枪,变得生疏了。

    就在下定决心哆嗦着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不远处轰隆一声巨响,被炸起的土和树枝还有草屑落了杨化成一,转头一看刚才隐藏的地方被炸出了一个黑黝黝的大坑。

    杨化成暗骂一声,差点没把自己报销了,这下更担心袁克定了,心想着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去面对袁大总统?手终于不抖了,他定了定神又瞄向那个机枪手,那个机枪手清晰的出现在眼前,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一扣扳机“砰”的一声枪响了,他却像被人用枪托砸了一下震得整个口一闷然后生疼,没有防备枪的后坐力。抚了抚赶紧换了个位置再看,机枪已经停了,心里又兴奋起来,心里忽然有一股很强的成就感。杨化成有些佩服自己的枪法了。

    好一场激烈的枪战,袁克定在一群军人的护卫下狼狈地逃进了军令部。一些军人在拼死地狙击着杀人的进攻。双方互有死伤。

    半小时后枪声慢慢停了下来,不知道那些人都死了还是逃了,杨化成看见了无数的军队赶过来。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大呼小叫,指挥著军队追杀那批杀手,很有气势和威严。

    刚刚喘了一口气的杨化成仔细打量这名军官,赫然发现是蔡锷将军。杨化成喜出望外,走了过去,大叫:“蔡将军,多不见,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你?”

    蔡锷哈哈大笑:“杨兄,你受惊了,幸好杨兄勇敢机智,躲过了这一劫。袁大公子呢,他没事吧?”

    杨化成扫视了一下乱哄哄的人,大惊:“袁大公子,人呢?”气急败坏地寻找。

    蔡锷一把拉住杨化成,说:“他是员福星,应该没事,我想他应该躲进了军令部,他啊,比兔子还跑得快的人。”

    杨化成皱紧了眉,说:“这些人是什么来路,好像针对我似的。”

    蔡锷一怔,问:“倒底怎么回事?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杨兄,我以为你离开了京城,这段时间,你忙些什么事?”

    杨化成笑了笑:“替大总统效力,跟本人玩玩。”杨化成不想透露二十一条的事,因为这是大总统的命令,严泄露。

    蔡锷对袁世凯的所做所为早就不满,说:“我想这一次的暗杀行动一定与你办的事有关。你赶快离开京城吧,否则凶多吉少。”

    杨化成低头沉吟片刻,说:“我也很想回去,但大总统不知放不放我走,难啊。不知道这些人什么来头。”

    杨化成对袁世凯抱有幻想,不想抗拒他的命令,正当他要去找袁克定的时候,被蔡锷将军拉住了,说:“现在的北平城充满了陷井和危机,我认为袁世凯与本人打得火,迟早会称帝,到那时天下必大乱,你我命堪虞。”

    杨化成望着纷纷扰扰的来来往往的军警说:“蔡将军,局势不可能发展到那个地步吧,你多虑了。”

    蔡锷低声说:“你跟本人在谈判吧,谈得很糟糕,是不是?”

    杨化成一惊:“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

    蔡锷微微一笑,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参与其中,知道得太多,这几次刺杀事件,说不定就是袁大总统自导自演的佳作。”

    杨化成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半晌,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吧,不可能吧?这怎么可能呢?”

    蔡锷继续恫吓杨化成:“怎么没有可能?杀人灭口啊!”蔡锷说这些话时心底本来没底,纯属猜测,根本就是没有证据的。

    杨化成毕竟年轻,对政治方面没有什么经验,被蔡锷一番话吓住了,脸色铁青。

    蔡锷察觉到了杨化成的心里变化,鼓动说:“现在是最好时机,是脱离北平的最好时机,我也想离开这是非之地回云南,我们两人一起走吧!”

    蔡锷对袁世凯素有二心,一直想逃离北平,曾经也逃过几次,但都被袁世凯的人拦了回来,于是假装沉湎女色,与小凤仙打得火,一直伺机想逃走。

    杨化成有些犹豫,想起杨乐还在饭店呆着呢,于是说:“我还有一个兄弟没在这里呢,怎么跑?跑到天涯海角,都是在袁大总统统治之下。”

    “此言差矣,南方是革命党人的势力范围,而且很多军阀各怀异心,袁大总统鞭长莫及,是奈何不了的。”蔡锷继续鼓吹逃跑有理论。

    这时,杨乐从一群大兵中跑了出来,大叫:“司令,司令,你没事吧?”

    杨化成十分惊异,看着杨乐问:“你怎么在这里?”

    杨乐咧开嘴笑了笑,说:“这段时间我在军令部打杂,混个脸熟,为司令拉拉关系。刚才听到打枪声,才跑出来,呔,这些刁民也太胆大了,无法无天,竟敢在京城重地开枪。”

    杨化成松了一口气,想想蔡锷的话有些道理,于是对杨乐说:“我们趁乱离开京城,同蔡锷将军一道。”

    杨乐一愣:“离开?好啊,我正思念永乐那块土,在这里老不自在。”

    这时蔡锷拦下了一部军车,把士兵全都赶下了车,说:“本将军要将况报告给大总统,要征用你们的车!”那帮士兵无可奈何,只得跳下车去。

    蔡锷、杨化成和杨乐坐上军车,蔡锷开着风弛电掣般朝城门口开去。

    一路上,他们碰到了很多军车,车上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蔡锷面无惧色,把车开得飞快,有几次险些与迎面而来的车碰个满怀,车上的兵见蔡锷一军官打扮,也不敢招惹。

    就这样一直来到城门口。杨化成抬头看看,刚好是落时分。只见城门下站立着许多满戎装的士兵,正在检查出城的客商,有一些要进城的客商都被拒绝在城外,看到这种场景,蔡锷意识到北平城已经是实行了警戒,袁克定虽然有谋无勇,但是袁世凯却是一代枭雄,治军有方,想必是守城部队接到袁世凯将令,故此加强了对北平的戒备。

    蔡锷把车停下来,同杨化成商量了一下,杨化成说:“既然来了,我们就过去试一下运气,如果士兵不让出城,我们就等天黑再想办法过去。”蔡锷看了一眼四五张丈高的城墙,没有吭声,他不想拖延时间,否则袁世凯发现了,再也没有机会脱了。

    “我们就说是外出执行任务,是奉了大总统的口谕的。”蔡锷说道。

    杨化成苦着脸道:“将军,你放心,我记下了,不管谁问起,我就说出城执行任务。”他们来到城门口,刚想开过去,被城门官拦住,那是一名年纪不大的青年军官,他用手拦住二人去路,大声说:“还往前走。不要命了?没看到城门上面的告示吗?这些子,严任何人出城。”

    蔡锷停下车,佯装看了看告示,说:“混帐,本将军着急赶路没有看到,说实话,我是奉大总统命令出城的。”

    年轻军官哼了一声说道:“将军面生得很?在谁的手下?可有大总统手谕?我们将军吩咐了,这些子任何人不准进出,你们还是回去吧。别在这儿犯犟,小心把你们抓起来。”

    蔡锷上前一步,用一个十分隐蔽的动作,将几个袁大头悄悄塞到他手中,说:“由于是大总统的口谕,我们没有手谕,这位是军令部新任副总长杨化成将军。”年轻军官瞧了一眼杨化成,手里掂着那沉甸甸的袁大头,有一丝心动,正当他犹豫不决时,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抓住他的手腕,喝道:“你胆子不小啊!”年轻军官吓得一哆嗦,回头一看只见一位材魁梧的将领站在后,颤着声音说:“段将军,我哪里有什么胆子?我正准备将这交公呢。”说着对蔡锷道:“回去吧,没有手谕不能出城。”

    杨化成拉了蔡锷一把,刚想走开,就听那将军训斥道:“我让你请的大夫哪去了?”年轻军官说:“表哥,那大夫说了,小嫂子的病根本看不好了,他不敢来开药,生怕治不好咱们找他的麻烦。”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