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袁世凯和袁克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好,好!”听到“万岁”两字,袁世凯眉开眼笑,站了起来。

    官山。

    宫泽悠美鞠了一个躬:“总统先生,您好!”

    见到宫泽悠美,袁世凯笑了笑,问:“你是本人?本女人真是艳若桃李。”

    宫泽悠美含笑点头:“我叫宫泽悠美,北海道人,希望总统多多关照。”

    袁世凯盯着杨化成看了片刻,问:“你是永乐杨化成将军?”

    杨化成一愣,咦,大总统怎么认识我?点点头,回答道:“卑职杨化成!”

    杨乐接上一句:“卑职杨乐!”

    谁能想到眼前这两个年轻的军官,在未来一个会是叱咤风云的主角,一个会是有名的将军?

    袁世凯忽然想起,这将来的中国是靠青壮年军官支撑的,应该着力培养,为国效力。

    杨化成也没有想到站在面前的袁世凯,这位总统,比传说中的更加年轻,更加充满了活力,只是有些胖。

    “杨化成,杨乐。”

    “到!”

    “任命,杨化成为********军令部副部长,任命,杨乐为********军令部监察司司长!”

    “多谢总统栽培!”

    军令部?这才刚见面,就被升了职,这让杨化成和杨乐很意外,也让袁克定有些吃惊。

    袁世凯忽然问道:“听说你们都是革命党?”

    “这……是,总统。”杨化成有些迟疑。

    袁世凯沉吟了片刻,说:“你们都是青年才俊,好好做事,为国效力,将来的中国是你们的天下。”回到办公桌后坐了下来。

    袁世凯问宫泽悠美:“你跟克定是好朋友?”

    宫泽悠美点点头,“是啊,袁公子是当世之人杰,谁都想成为他的朋友。”

    袁克定此时一直苦着脸站在一边,他对袁世凯有些惧怕,原因是袁世凯对子女的管教一直比较严格。

    袁世凯瞥了一眼袁克定,说:“中友好是国之大事,我一向推崇友好和平相处,希望悠美小姐向你的国民宣讲宣讲本大总统的美好心愿。”

    宫泽悠美点点头:“我一定大力宣讲大总统的心意。”

    袁世凯回头对袁克定说:“我有事跟克定说,你们都出去吧!”

    杨化成和杨乐一齐立正敬礼:“我们出去了,大总统!”

    袁世凯点点头。

    袁世凯见杨化成和杨乐及宫泽悠美走出了办公厅,转头对袁克定说:“你坐吧!”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袁克定坐在沙发上,望着袁世凯,两人沉默着,袁世凯翻阅了一份文件,突然道:“天津方面怎么样?局面控制没有?”

    袁克定点点头:“胡立教太软弱,或许他就是孙文一党的,幸好我到了天津,才控制了局面,只是死了很多人。”

    袁世凯扬起眉:“不能让天津落于孙文一党之手,南京与天津官兵互换是正确的。政治嘛,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流血战争,死一些人是难免的。”

    袁克定点点头:“胡立教的权势已经架空,我看他在天津也呆不了多久了。”

    袁世凯短小的手指,略微烦躁地点着自己线条优美的眉骨边缘:“胡立教之流,本来不是我们一系,我早就想赶他下台,但革命党一系力他,我又找不到借口,一直容忍着。”口气已见冷。

    对于政敌,袁世凯从来是不大方,不过,有时实在没办法。

    袁克定侧目看着他父亲。胖乎乎的脸被壁上的灯光映照出明暗交错的效果,配上他狠的目光,近似一个魔鬼。

    袁世凯高鼻深目的容貌特征,权势富贵邪恶,很像欧洲神话里的撒旦,或者,一个尘世间的玉皇大帝。

    袁克定有了一个想法:谁招惹上这样一个男人,会有什么结果呢?

    死无葬之地吧?或者,能看到全尸已经不易了?

    袁世凯盯了一眼袁克定,说:“本领事来找过我了,向我提出了严重抗议,说你挑起中战争,打伤他们的人,要我赔偿他们的损失。”他妈的,虽然他是他父亲,可这个父亲,可真够溷蛋的!

    袁克定苦起了脸,说:“是他们挑衅在前,打死了我好几个人,我没有命令开枪还击,是杨化成将军忍不住开了枪。”袁克定把责任推到了刚走出去的杨化成上。

    袁世凯鼓圆了眼睛,问:“是杨化成?胆子也够大的,尽给我添乱,必须给他惩戒,以敬效尤。”

    袁克定忍不住开口:“父亲,你刚刚升了他的职,现在又给他惩戒,似乎不合常理。”

    袁世凯沉吟:“妈拉个把子,这个杨化成真是让我左右为难,你,怎么搞的,怎么带这样的人来见我?他是什么角色?南方一个贫瘠之地的小小将军,怎能登大雅之堂?”

    袁克定狡辩道:“父亲,是你要宣召他的,这可是你的主意。升他的职也是你当场决定的。”

    袁世凯翻脸不认人,说:“你怎么不阻止我?你是我的儿子,整个帝国将来都是你的,我有时欠考虑周全,年纪大了,有时难免。”

    袁克定不想和父亲闹僵,说:“事已至此,只能说杨化成那家伙运气好,宏运当头。但他在他那个地方有很多不法勾当,我们要找他的碴,是很容易的,过一段时间收拾他吧!他也是革命党一系的。”

    袁世凯“哦”了一声:“孙文一党真是不可小觑,********迟早会是他们的天下。”

    袁克定问:“父亲,改********为帝制国家,本方面怎么说?”

    袁世凯叹了一口气,抽出一份文件递给袁克定,说:“二十一条啊,简直是我丧权辱国!”

    袁克定仔细看了看,也叹了一口气,说:“这代价也太高了,这份二十一条决不能答应,否则会留下千古骂名的,会激起国民共愤的。”

    这份二十一条,就是后来袁世凯签订的丧权辱国条约,妄想以此换取本人的支持登上皇帝的宝座,哪想到……

    “我也知道签订这份条约的后果,可没有本人的支持,这个皇位我坐不上啊,你呀,太子之位也会落空。”袁世凯背着双手踱步。

    “可是本人是永远喂不饱的狼,他们会得寸进尺的。本人的势力已渗透进京畿一带,在东三省也源源不断地驻军,难以摆脱。”袁克定说。

    袁世凯拿过《二十一条》,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这是要挟,这是趁火打劫!本人良心大大的坏。我不能签这份条约,还是另外想想办法,获取外国财团的支持。”

    “父亲,我跟英国公使谈过,他言辞闪烁,似乎不愿支持我们,他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但地方上的将军都支持的,至少口头上是支持的。”袁克定说。

    袁世凯回到办公桌后,重重地坐下来,说:“********处于列强虎视眈眈之中,我,一个大总统如置水深火之中,举步维艰啊。我们北洋一系这些将军都是大眼对小眼,勾心斗角的,我就是维稳的法码。还有孙文一党,吵吵嚷嚷的,说要搞什么议会选举,娘的,这不是想架空我的权力吗?我岂能让他们胡来?”

    “父亲,这可得从长计议,我有一个建议,不如派杨化成将军去跟本人谈判,讨价还价,把这二十一条砍去一些,达到一个合理的状态。”袁克定提议道。

    “事关重大,岂可轻易相信于外人,这杨化成虽有好运气,但终究年轻,未经过大风大浪,而且又属于革命党,不可不可。”袁世凯摇头。

    “让杨化成去试试,不管成败与否,都要灭口。”袁克定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袁世凯望了眼儿子,不钦佩他的胆量和气魄,背着双手踱了几个来回,终于下定决心,说:“那就让杨化成去试试,最好能让他全心全意为我们卖命。这件事要悄悄进行,切不可让国民知道。”

    袁克定点点头:“那我出去了,去安排他们住的地方。”

    袁世凯没有吭声,挥了挥手。

    袁克定起走出了办公厅。袁世凯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后,背着双手走到窗前朝外眺望,心里暗叹:难道我老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

    夜,繁星点点,袁克定坐着小车去了六国饭店,因为杨化成他们就下榻在六国饭店。

    六国饭店是一家高级的饭店,是上流社会人员经常光顾的场所,也是这些所谓的社会菁英进行各种交易的地方。

    杨化成和杨乐正舒服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听着软绵绵的歌,他俩对这台从西洋进口的留声机琢磨了老半天,确实搞不懂这玩意儿为什么会唱歌,于是来一个美滋滋的听觉享受。

    袁克定一走进房间,便叫道:“两位将军真会享受生活,可是安乐是军队的耻辱,你们千万别坠入安乐窝,玩物丧志啊。”

    杨化成和杨乐连忙站了起来,打招呼:“袁公子,你怎么来了?”

    袁克定笑哈哈地说道:“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不妨跟我去潇洒一回。”

    杨化成一阵惊愕:“潇洒?”这是他听到的一个新名词。

    杨乐很好奇地问:“潇洒?如何潇洒?”

    袁克定笑得色迷迷地,说:“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乐的最大快感就是原始的本能。走吧,我带你们去玩乐玩乐。那个地方可是**窟啊,美娘……”袁克定说得口水乱溅。

    杨乐心痒痒的,连连点头:“走,走,去瞧瞧!”

    宫泽悠美过来了,穿着一袭薄如蝉翼的睡衣,里面光无限,她刚刚沐浴过,全香喷喷的,一头乌黑的长发犹如瀑布般招摇。

    袁克定看到她,眼睛直了,都忘记了说话。杨化成和杨乐也一脸的傻样。

    宫泽悠美嫣然一笑,问:“你们要去哪儿?我也要去。”

    袁克定陡然醒悟:“我和两位将军去八大胡同商谈国家大事,你去吗?”

    宫泽悠美一听到“八大胡同”四字,陡然明白了,吟吟一笑:“我不打扰你们,我还是回我的房间好好睡一觉吧。”轻轻扭动腰,款款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