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温柔乡梦中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许如月依旧在门口风华雪月地招摇,不时抛个媚眼,顾盼生姿。她空虚的心,寂寞的多么需要男人的慰藉啊。

    袁克定是个十分会享受生活的人,既使戎马倥偬也不忘丝弦歌舞,饮酒当欢,更喜女色,左拥右抱,一晌贪欢。

    夜,月华似水,袁克定作东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宴会,款待从南京调防过来的高级军官,笼络他们。杨化成和杨乐及宫泽悠美出席了舞会,他们都是盛装打扮,十足的绅士淑女风范。

    杨化成和杨乐一的西服,梳着油黑发亮的小分头,宫泽悠美一袭紧旗袍,极具惑力。

    这个宴会并不闹,到来的军官都因天津的局势而显得郁闷。酒醉耳酣之际,许如梦及一群舞女着薄纱裙,翩翩起舞助兴。

    许如梦材窕窈,舞动起来,裙裾飘飘,宛若天仙,犹如嫦娥仙子。

    杨化成望着艳如花的许如梦,忽然想起白居易的长诗《胡旋舞》:

    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

    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

    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

    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

    曲终再拜谢天子,天子为之微启齿。

    胡旋女,出康居,徒劳东来万里余。

    看着许如梦的舞蹈,他心中暗叹白居易的才华。心想,白居易的这首诗,难道是为许如梦写的,令她的舞态神跃然纸上。

    席间有一位军官叫黄浩东的,是从南京调防过来的,目前的职位是天津副司令,但他是实权人物,此人对许如梦十分感兴趣,一双色眼紧紧地盯着,口水流了出来。

    许如梦舞到黄浩东面前的时候,他却不安分了。这个黄浩东,本就是个喜好女色之徒。再加上这人有个特别的嗜好,喜欢女人的。平时他看女人的时候,先看脸,再看子,然后一定不会忘掉去偷窥女人的

    在南京一带,许多人都知道黄浩东的这个嗜好。他常常指使自己的亲信,四处打探寻觅美女,先是利,利不成就抢占,总要把人家弄到手。那班女子被他亵渎了,心中羞臊,又得了他的银钱,一般也就默默忍受了。也有那刚强的,不受黄浩东给予的钱,但是,知道他的份,也便忍了。更有那子烈的,不愿意私了,报了警察局。但是,警察哪敢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去碰黄浩东?难道不要命了,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黄浩东见许如梦舞到眼前,一股神秘的幽香让他心驰神,又看到那白嫩的小手,五指细长,如嫩葱一般。更要命的是,他眼睛往上看的时候,正好一阵风刮来,吹动了许如梦的裙裾,露出那双腿来,看上去真是可

    黄浩东色胆包天,一瞬间迷糊了心眼。他什么也不顾了,便有意碰掉筷子,弯下腰去,先不拣筷子,却去掀许如梦的裙子。

    他这个动作极隐蔽,别人并没有察觉,但是许如梦惊了一跳,她是个多么高傲的人,哪受得了这种猥亵?只见她脸色一沉,停止了舞蹈,看也不看众人一眼,扬长而出。

    外面,圆月高悬,象一面明镜镶嵌在深蓝色的夜空。前面是一方水谭,泛着涟漪的水面象被撒下了无数的碎银子。荷叶荷花被月光洗过了似的格外清纯。青蛙们放开喉咙叫唤着,叫声有些急躁。似乎青蛙们是想在这月色美好的晚上唱一首动听的歌的,但是天生的破嗓子使它们唱不出来,所以它们很烦恼。

    许如梦走到水潭边,脚步声惊动了青蛙们,荷叶上的青蛙一起跳进了水里,水里的青蛙跳上荷叶。

    传来了人声。原来是几个诗人客模样的来赏月了,几个大兵跟在后面提着装着酒食的篮子。在桌子木凳在桥边放下了,诗人客坐下了,抬起头装模作样地望起月亮来。

    许如梦想,那一个圆圆白白的烧饼样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只听一个光脑袋的干瘪老头摇头晃脑地吟道:

    华清云雾骊山月,蛾眉误国难杜绝。

    江山破碎天蒙尘,马嵬血溅惊鸟雀。

    这些酸腐模样的人都是一些军官的家属,晚上闲着没事,聚到一起消遣度时光。

    杨化成放心不下许如梦,见她老半天没回宴会厅,于是走了出来,却看见许如梦亭亭玉立在水潭边,如雾中风荷。

    杨化成走过去,问:“许小姐,你怎么出来了?袁公子会责怪你的。”

    许如梦回过头,倏地扑进他的怀里,一五一十地诉说了她的相思之苦。她看见,杨化成的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但是,转眼间又恢复了正常,他说:“如梦,我该怎么办?面对你,我无力拒绝!只是,我不能对不起红袖,我该怎么办?”

    许如梦“嘤嘤”地哭泣起来。她哭泣的时候,泪花挂在睫毛上,两只眸子由于眼泪的浸润而显得更加明亮。她的哭态,反而显得比平时更妩媚了,更有韵味了。杨化成想,这么美丽的女人,可惜我没有福气长相拥有。也难怪贪得无厌的袁克定,会不顾一切地争夺她。

    许如梦说:“化成,我有预感,不久的将来……我就会离开你。不如我们把握好现在吧。”

    这天晚上,许如梦用尽了手段,让杨化成一次次达到的巅峰。

    杨化成在许如梦上获得了最大的快乐,这是楚红袖所不能给予的特别刺激。许如梦就象一条蛇一般,缠绕着他,一次一次的寻求……

    杨化成醉生梦死,可害苦了杨乐,他又满怀忧郁地找寻了一阵,无结果后只得回到住的地方满怀担心地进入梦乡。袁克定早就抱着两个美女快乐去了,才不管杨化成的死活。

    正当袁克定在天津颐气指使,充当最高指挥官的时候,袁世凯的一份电报到了袁克定的手中。

    袁世凯在电文中言辞激烈,指责袁克定破坏了中友好,要他马上回北平,把海上同本海军交火的事做个交代。

    袁克定捏着电文,皱紧了眉,他有点怨恨杨化成,是他一手挑起中海上冲突的,袁克定决定把杨化成推出去,让他在袁大总统面前担责。

    红彤彤的太阳暖暖的照着,微风习习,天津的军政长官齐刷刷地肃立在一边,为袁克定送行。

    胡立教心里高兴的,谢天谢地,终于送走了一个太上皇,送走了一个瘟神。他满脸含笑地同袁克定握手,说:“祝你一路顺风!”

    袁克定淡淡一笑,说:“天津的局势刚刚有所好转,你一定要尽心尽力维持地方安定团结的局面,对于乱民乱党一定要狠心弹压,决不能有妇人之仁。胡兄,总统对你的表现是十分不满意的,是我一直跟总统说你的好话,你才保住这顶乌纱帽,你啊,好自为之吧!”

    胡立教听完,额上渗出了密密的细汗,连忙说:“谢谢袁兄的帮忙,谢谢!”一张银票悄悄塞进了袁克定的手心,袁克定泰然若之地收入衣袋中。

    胡立教跟杨化成握了握手,说:“杨兄,一路顺风,跟着袁大公子,前程无量!”

    杨化成笑了笑,说:“保重保重!”

    胡立教依次与杨乐及宫泽悠美握手告别。

    杨乐开了一句玩笑,说:“胡将军,你终于熬出头了,一座大山被掀走了。”胡立教笑笑,心想:我现在是有名无权,有名无实,下面没有几个人会听我的。

    黄浩东跟袁克定在一边说了很多,他是袁克定的亲信,也是同学。

    袁克定说:“以后天津就靠你了,胡立教已过气候,下台是迟早的事,你一定稳住天津,为大总统鞠躬尽瘁。”

    黄浩东信誓旦旦,说:“您放心,我一定把天津治理好,为大总统分忧。”

    车队浩浩地出了天津,杨化成和杨乐坐的是一部军用吉普,袁克定和宫泽悠美及许如梦坐在一部锃亮的黑色小汽车里,他们的前后左右都是军车,上面是荷枪实弹的士兵。

    出了天津城,满目尽是一派惨淡的景象,来来往往的人面呈莱色。是啊,刚刚经历了清朝没落、民国建立的战火洗礼,中国的经济停滞不前,百姓生活困苦。

    终于,车队进了北平城,守城的士兵拦住了车队,一个军官大声叫喊:“你们,是哪部的?”

    袁克定打开车窗门探出头,高声叫:“是我,袁克定!”

    那军官一愣,赶忙敬了一个军礼,说:“不好意思!”吩咐放行。

    车队径直驰到了总统府门前停下,袁克定带着杨化成、杨乐和宫泽悠美去见袁世凯。把许如梦撂在了车上。

    门前站立的警卫士兵拦住了杨化成、杨乐和宫泽悠美,要他们交出佩枪。同时几个士兵走向来搜。由于宫泽悠美是女,一个士兵打了一个电话,叫来一个丫环模样的人搜。袁克定没有吭声,站在一边等着。

    杨化成和杨乐的手枪交了出去,宫泽悠美根本没带枪,三人互望了一眼,跟在袁克定后后往前走。

    袁世凯正在批阅文件,听到侍卫长的报告,欠了欠,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袁克定首先走进来,叫了一声:“总统,我回来了。”袁世凯点点头,算是招呼。

    杨化成和杨乐心里有点紧张,宫泽悠美轻松自如。

    杨化成和杨乐两人一进去,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人坐在办公桌后,于是一齐立正敬礼,齐声成:“见过大总统!拥护********,大总统万岁!”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