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杨化成刑场大放厥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胡立教说话了:“我一定在刑场四周布置重兵,配合杨将军。”

    “很好!”袁克定说,“我这一次只不过路过这里,没想到会碰上这等大事,以后你们要好自为之。散会吧,马上行动。”

    方大忠住在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虽然每天吃吃喝喝大鱼大的,但被限制了自由。

    当杨乐带人闯进来时,方大忠问:“是不是放我出去,我呆在这里闷死了。”

    杨乐笑哈哈地围着方大忠转了一圈,说:“方先生,你自由了,将获得人生最大的解脱。”一挥手,一干士兵拥上,按住方大忠五花大绑起来,方大忠挣扎着,大喊大叫:“你们干什么?我要见司令,我要见袁大公子。”

    杨乐哼了一声,说:“你是谁啊,想见谁就能见到谁?你一个软骨头,没这份能力就不要闹事嘛。”

    方大忠大惊失色:“你们要干什么?”话刚落音,一块破布堵住了嘴,一干士兵拖着他往外而去。

    方大忠的泪水流了出来,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落入尘埃中。人之将死,其泪亦哀。

    老朱这几天吃了睡,睡了吃,他是一个聪明人,只是有时聪明过头而已,他明白他将不得善终。跟袁克定打了一番交道,他清楚地知道袁克定的心狠手辣。

    当杨化成带人闯进来时,老朱正在上呼呼大睡。他被弄醒了,从上坐了起来,问:“你是送我上路的吧?”

    杨化成望着他:“这是上面的命令,我只有执行,没办法。”

    老朱说:“我是一个失败者,很惨。”

    杨化成说:“你将成为烈士,因为你没有让我们抓到你的同党,你很聪明。只可惜我知你心,你的同党却要把你当叛徒。”

    老朱伸出双手,几个大兵拥上,五花大绑,老朱高昂起头,大叫:“打倒袁世凯!中国万岁!”如雷滚过,杨化成和杨乐一怔,茫然无所措。

    杨化成有些佩服老朱,真不知他是怎样一个人,时而坚强,时而软弱,时而反叛,对而忠贞,这是一个格复杂的人。

    杨乐大叫:“闭上你的嘴,空喊一些口号有什么用,反而付出了血的代价,为几句话付出命,值吗?”

    老朱双目喷火:“中国就是因为有了你们这些助纣为虐的家伙,所以任受欺凌。”

    杨乐笑了笑,说:“中国就是因为有了你这样反复无常的小人才虚弱,任受列强侮辱!”

    老朱瞠目结舌,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一次捉拿首恶分子共计十人,在大量士兵地押解下往刑场而去。杨化成和杨乐及宫泽悠美坐在军车里,他们都穿着军服,显得英姿飒爽。尤其是宫泽悠美,面如冠玉,唇若点丹,简直就是新时代的兰陵王。她的手下也全都穿了军服,奇怪的是手里都握着长剑,一脸的冷毅,显得不伦不类的。

    本来许如梦吵着要来的,被杨化成止住了,杨化成大说特说血流成河,伏尸百万的悲惨景象,把她吓住了。

    经过的街道都布满了拿枪的士兵,但还是有一些民众观看,他们或喜或愁或面无表

    为了防止这些要犯胡乱喊口号,鼓惑民众,杨化成命人塞了他们的嘴。车队开得很慢,仿佛要向民众展示军队的威力。

    十字路口,有人在路祭,这是一个女人,头发披散着,遮住了面庞,也看不到表。几个士兵跑过来驱赶她,她挣扎着,大喊大叫,尖脆的声音:“他是我的丈夫,他要死了,我祭奠他一下不行吗?”

    几个大兵把她推倒在地,拳打脚踢。杨化成在车里面看着这一切,心漠然,但有些佩服这个女人,佩服她全然置生死于度外。

    几声枪声,几发子弹飞过来,几个大兵倒在血泊中。又是几发子弹飞过来,宫泽悠美猛推了杨化成一把,躲过了致命一击。枪手是从旁边的大楼里过来的,大群士兵端着枪冲了过去,顿时大楼里响起噼哩啪啦的枪声。

    突起的变故让杨化成的心很黯淡,但没有阻止刑车的前进。

    刑场,位于偏僻的一个小山凹,那里早布防了一个师的兵力,围得水泄不通。杨化成他们的到来,给这里增添了血腥的味道。

    那个师长向杨化成敬了一个军礼,说:“杨将军,你是袁大公子边的红人,请你在他面前给我多美言几句。”

    杨化成心里在笑,心想:这师长头脑有问题吧,想升官发财想疯了吧?回了个军礼,说:“我一定为你美言,一定。”

    坐在刑场的主席台上,杨化成望着面前的十个五花大绑的人,叹了一口气,心想:这袁克定把这差使让给我,这是把我往火炕上推啊。

    杨化成说:“把他们嘴里的东西掏出来,让他们说过痛快。”立马有士兵把他们嘴里的东西掏了出来。他们都舒了一口气。

    果然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破口大骂:“反动派,打倒反动派!”

    杨化成一愣,反动派?这是个新名词啊,什么意思?回头向杨乐望去,杨乐摇摇头,说:“是骂人的话。”

    宫泽悠美也摇摇头,表示不明所以然。

    老朱怒目瞪视着杨化成,大叫:“你们这帮畜牲,不得好死!打倒袁世凯!打倒袁世凯!”顿时有几人附和,口号喊得山响。

    方大虎此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也跟着喊口号。

    杨化成默不作声,任凭他们叫喊,心想:喊吧,加油喊吧,喊累了,就该消停了。

    宫泽悠美忍不住了,说:“吵死人啊,封上他们的嘴吧,赶紧枪毙。”

    杨化成站了起来,摆了摆手,说:“叫什么叫?喊这些有用吗?毫无用处,因为你们面对的是,是什么反动派,你们省省力气吧!”

    十个人不再喊叫,现场一片宁静。

    杨化成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说,于是索大放厥词:“你们本来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可为了一时的痛快,竟误入岐路,可这错误是以血为代价的,你们后悔吗?我为你们痛心。”

    一个人大叫:“你是革命党人,为什么充当刽子手?”

    杨化成大声说:“我们都是革命党人,可我是为了国家安定的将军,而你们是破坏国家安定的暴民,孰对孰非?”

    老朱嚷道:“袁世凯与本人打得火,出卖国家利益,你为他卖命,是走狗,是反动派!”

    杨化成说:“你们和我是道不同,我是一名军人,只有不折不扣地执行命令,你们不要怪我,怪我心黑手辣,我为你们的精神所佩服,你们走了,在以后的历史岁月里,应该属于烈士,我想到了一个新名词,叫做革命烈士,我想,你们应该属于革命烈士。可我却只能成为刽子手,成为遗臭万年的反动派。”

    一个人的声音响起:“只要你弃暗投明,与袁世凯彻底决裂,站在人民的一方,你一定是革命志士。”

    杨化成继续说:“我本来就是革命志士,我闹革命的时候,你们还在家里做家务活呢。自古以来,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现在是不会自讨没趣的。你们,你们放心上路吧,我相信在中国的历史上,会留下你们的大名和事迹。当然也会留下我的大名。自古以来,英雄志士会永垂不朽,打杀英雄志士的人也会永垂不朽。”

    “我呸,你,只有遗臭万年!”方大虎叫道。

    “在这临别之际,你们尽管骂吧,我是不怕的。但为你们心痛而可怜。革命,不是靠几句口号可以解决的,是需要武器和弹药的。”杨化成大叫。

    杨乐听不下去了,觉得杨化成好像在给他们上政治课,教他们如何反对袁大总统,于是说:“司令,不要跟他们啰嗦,枪毙他们吧!”

    杨化成听了杨乐的话,陡然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而且有些话语是偏激的,似乎倒上乱民这一方,于是不再啰嗦,命令行刑。

    十个士兵站在五米开外举起了枪,随着一个军官的口令,开了枪,方大虎膛中弹,大叫一声倒了下去,鲜血迸出,老朱也是膛中弹,闷哼一声倒了下去,他抽搐着,双腿一缩一缩,喉咙里发出喑哑声,他似乎想站起来,那个士兵又开了一枪,正中头部,老朱彻底不动了。其他的人被中的部位不一样,没死的都被补了一枪。

    其中有一个被补了三枪,不知是行刑的士兵心紧张,还是平时训练不努力,前两枪都没打在重要部位,还是那个军官看不过去,见将死者形状恐怖,痛苦而狰狞,于是抽出手枪朝着他太阳开了一枪,鲜血飞溅。

    杨化成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脸板得死死的,他有些替他们惋惜。杨乐闷闷地看着这一切,老半天不吭声。宫泽悠美脸色平静,仿佛在看一场表演似的。

    杨化成走下主席台,围着地上的尸体转了一圈,手一挥:“回去吧!”抢先爬上了军车。杨乐和宫泽悠美紧跟在后。

    在刑场戒备的那个师长见事很顺利,既没有乱民前来劫取人犯,也没有乱民前来聚众滋事,于是一声令下,一个师的人马撤出了刑场。

    大兵走后没多久,刑场来了一群人,他们都是死者的亲朋好友和同志,他们含着泪收敛着尸体。

    他们之中就有逃脱的陈亚雄和于正飞,他俩是这场运动的头面人物,精心策划了这次天津事件,方大虎和老朱及那些在刑场死去的人都是他俩的下线。

    陈亚雄是个在大学教书的教授,曾留学本,跟随黄兴参加了同盟会,是有丰富作战经验的革命党人。他个子不高,国字脸,戴着眼镜,留着小分头,十足的洋派。面对死去的战友,他流下了泪,他仰起泪流满面的脸朝着天空的骄阳大叫:“血债血还!我们是永不战胜的!”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