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严刑逼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杨化成笑了笑,说:“袁兄,你真会说话啊。”

    袁克定倏地板起了面孔,说:“我想了想,你还是随胡将军去查这次乱的幕后黑手吧,事成之后,一定会升官发财,我可以除掉陈山,让你接管他的地盘。”

    杨化成答应下来,走了出去。在门外等候的杨乐赶忙跟上,问:“司令,有什么收获?”

    杨化成苦笑:“得了一个差使,是跟胡将军去查案,走吧!”

    胡立教和杨化成及杨乐走在空的街道上,他们的前后左右都是紧张兮兮的大兵,街道上已经被清理,但鲜血的残痕依稀可见。

    宫泽悠美也带着手下四处察看,她想看一下在这个流血过后的街道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胡立教根据报部门的汇报,锁定了几个危险分子,立即带人赶了过去。杨化成和杨乐也紧随于后。

    这是一幢显得破旧的房子,一大群士兵蜂涌而入,一个正在房中看书的男子被堵住了。面对荷枪实弹的大兵,他几乎不假思索地拉开抽屉去抓枪,就在这当口,一个兵丁冲他手上开了一枪,那人吃痛,持枪不住,大群士兵一拥而上,按住了他,他束手就擒了。他很不老实,还在高声咒骂:“你们这群助纣为虐的王八蛋,你们迟早会遭到人民的讨伐的。”

    胡立教看了看他,莫名地摇了摇头。杨化成仔细地看了一眼这个人,仿佛看到了革命党人的影子,也仿佛看到了未来的中国在风雨飘摇中颠簸前行。

    他们带着兵赶往第二个目标。在第二纱布厂,他们一出现,便遭到了数百工人的阻挡,这些工人都手持钢棒,横眉冷对。

    胡立教站在士兵当中,喊话:“工人们,请你们不要上了暴民分子的当,安心工作才是你们的本份。让开一条道,我们只抓首恶分子。”

    这群工人依旧橫眉冷对,胡立教此时的凶大发了,一声令下,大群士兵冲了过去,抡起枪托砸向这些工人。双方又是一枪暴力冲突。

    杨化成见这样不是办法,掏出枪朝天放了一枪,恶狠狠地叫道:“胆敢反抗者,杀无赦!”枪声吓住了这些工人,他们停止了反抗。

    一大群士兵冲进了第二纱厂,直扑工人宿舍,可人去楼空,工人领袖方大虎早已溜之大吉,他是个识时务者,打不羸就跑,斗不过就开溜是他一惯的战略方针。他刚翻过一道墙头,却看见一队大兵正用枪指着他,为首的是杨化成,冷冷地话语:“敢做敢为才是男子汉本色,你跑了,工人怎么办?”

    方大虎一愣,一分神从墙头摔了下去,刚想爬起来,大兵一拥而上,方大虎被活捉了,他痛苦地嚎叫:“轻点轻点,痛死我了!”

    杨化成看不起这种前倨后恭的小人,没有一如既往的信念,没有永恒的道德标准,完全是一副投机分子的嘴脸。

    望着工厂门口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工人,杨化成对方大虎说:“你煽动那么多工人造反暴动,可到最后你轻易地放弃他们,不与他们同生共死,这不是一个工人领袖的所做所为。”

    方大虎痛哭:“我错了,我错了,求大人饶了我吧,我是一时糊涂才上贼船的。”

    杨化成知道有戏,问:“你想戴罪立功?好啊,只要你好好合作,供出其他首恶分子,我可以饶你一命。”

    杨化成在这个软骨头的带领下直扑下一个目标……贫民窟,天津的棚户区。

    这里横七竖八地搭建着很多奇形怪状的房子,高高矮矮,参差不齐,有不少搭盖着茅草。

    方大忠走得很快,仿佛邀功心切,或者是想戴罪立功,杨化成和杨乐及一大批兵跟在他的后面。走过曲曲折折的街道,终于在一幢低矮的瓦房面前停住了。

    方大忠举手敲门,叫着:“老朱,老朱。”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露出一个白发苍苍的头,大兵一拥而上,团团围住了这个被叫做老朱的人。

    老朱除了头发白了外,其实是个年轻人,眉目俊秀,面对这种局面,他挥起一拳砸倒一个大兵,然后去夺枪,但更多的大兵拥向前,把他摁倒在地,他挣扎着,大骂:“叛徒!”

    方大忠远远地躲在后面,生怕老朱伤了他。

    杨化成对老朱说:“省些力气吧,反抗是没有用的,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为,那么多工人学生都流血殉难了,你躲起来算个毬,乖乖地跟我走吧!”

    老朱不再挣扎,依旧怒目而视。

    方大忠继续带着杨化成去抓下一个目标。路上,方大忠问:“将军面生得很,是刚上任的吧?”

    杨化成睨了他一眼:“你看我象吗?”

    “很像,你这么年轻便统率这么多兵,一定是大总统派来的,持有尚方宝剑。”方大忠低眉顺目地讨好。

    杨化成问:“胡将军治理天津难道不行吗?你们为什么要造反?”

    方大忠沉吟片刻,说:“好是好,可太好了,百姓就会欺他软弱,所以……所以……”

    这是什么道理?看来管理百姓就得恩威并施,两手都要抓,一手得软,一手得硬,来不得半点马虎。

    依旧是在贫民区,可惜的是,这个人听到风声早就跑了,杨化成一行人扑了个空。他有些怀疑方大忠的诚意了。

    方大忠这时结结巴巴地说:“我知道的人就这几个,没有了。”

    杨化成盯着他看,方大忠心里发毛,连连摆手,说:“我就知道这几个人,真的,没骗你,求大人开恩,免了我的死罪。”

    “回去吧,等胡将军处置。在天津,还是由他做主,我只是奉命而行。”杨化成说。于是一行人押着老朱和方大忠回司令部。

    在司令部,袁克定正在擦拭手枪,擦得很慢,擦得很仔细,心事重重。见杨化成押着两个人进来,站起了,围着方大忠和老朱转了一圈,铁青着脸吼道:“为什么造反?恩?还有哪些同伙,老实交代。”

    方大忠战战兢兢地应道:“我是受人蒙骗,我是受人蒙骗,我后悔啊,我知道的人我都说了,这位将军已经带人去抓了。”

    袁克定回头望向杨化成,杨化成点点头,说:“他是一个聪明人,带我抓了他,还有一个早跑了。”

    袁克定拍着方大忠的肩说:“不错不错,继续努力,把乱党一网打尽。”

    那个老朱十分地不老实,在一旁高声大骂,骂得要让人下十八层地狱似的。袁克定充耳不闻,继续跟方大忠说话:“我看你是一时糊涂才跟着乱党起哄,只要真心改过,我既往不究。”

    方大忠连连点头:“大人,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袁克定回头对伫立一旁默不作声的胡立教说:“把他带下去,把他说的一切记录下来,逃跑的首恶分子一定要画图缉拿,绝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胡立教连连点头,急忙吩咐手下去办。

    袁克定把目光转向那个一刻也未消停的老朱,说:“你闹够没有?穷凶极恶是没有好下场的,自古以来,民心似铁,官法如炉,看你能强硬到几时?来人啦,把他拉入刑讯室,我倒要看看他的嘴有多紧,子骨有多硬?”立马上来几个大兵,把这个称为老朱的人架了出去。

    袁克定环顾在场的人,说:“对于以下犯上的刁民,绝不能客气,必须用重典,否则天下动,你我就会被拉上断头台。”

    胡立教连连点头,杨化成和杨乐也默然无语。杨化成有一丝忧郁:治民太过,就会民怨天下,犹如火山爆发,挡都挡不住。

    袁克定一脸的沉毅,说:“你们同我去审讯这个顽固不化的强硬分子,我就不相信,天下有抗得过千万种刑具的汉子。”

    刑讯室。老朱被扒光了衣服捆绑在木架上。他看到袁克定等人,目光如炬,仰天大笑:“你们这等贪官污吏,杀害那么多学生、工人,你们太残暴了,总有一天,人民的力量会推翻你们的统治,把你们推上断头台!”

    袁克定紧紧地盯着他,说:“说那些废话空话干什么,喊一番口号能解决问题,你太天真了。说,说出你的同党,我饶你不死。”

    老朱盯着袁克定,说:“你是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做你的秋大梦吧!”

    袁克定大怒,咆哮道:“鞭刑伺候!”立马一个彪形大汉过来,舞动着手中粗长的鞭子。一鞭又一鞭,老朱抗拒着,还高喊着口号:“打倒袁世凯!打倒贪官污吏!”

    老朱的上伤痕累累,鲜血流下,落在地上犹如朵朵红花。

    杨化成望着老朱,心生佩服,这是一个真汉子,为了心中美好的理想和信念豁出去了。

    杨乐低着头,不忍心看这种场面,并不是胆小,而是英雄在落寞。

    老朱晕了过去。一个大兵端来一桶冷水泼过去,把老朱淋了个透湿,他悠悠醒了过来。

    袁克定继续问:“说出你的同党!”

    老朱一泡口水吐了过来,袁克定往后退了几步,说:“拿把大铁刷来,我要刷尽他上的。”

    胡立教连忙阻止,说:“不可不可,这会要人命的。”

    袁克定不理会,一挥手:“用刑!我倒要看看,谁是天下真正的英雄?”

    一个壮汉拿着铁刷过来了,杨化成不以为意,心想这玩意儿有啥了不起的,会让天下英雄丧胆。

    老朱看着那把铁刷子,表现出一脸的无所谓,大叫:“来啊,老子啥都不怕,大不了一个死字。”

    袁克定仰天大笑:“既然连死都不怕,好啊,但有一种痛苦比死更可怕,用刑!”

    一个大兵用铁刷在他背上狠狠刷下,老朱叫了一声,只见背上一道道血痕,鲜血涔涔流下,那把铁刷是特制的,不仅锋利,而且前端带钩,一把刷下去带下了很多皮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