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中日海上冲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在房间里的宫泽悠美这时偷着乐呢,是她不想让杨化成和许如梦凑成好事,于是运用忍者之功,于电光火石之间劫走了杨化成,并把他送到了他的房间。许如梦也是一时疏忽,竟没看到宫泽悠美一闪即逝的影。

    军舰这时出了长江进入了茫茫大海,准备到天津溏沽,然后袁克定带着杨化成他们由陆路到北平。

    黎明,曙光乍现,整个海面犹如金蛇狂舞,灿烂万分。杨化成第一次看到大海,顾不得酒醉后的头疼,伫立在甲板上看出。

    杨乐由于担扰杨化成,也早早起了,跟随在杨化成的左右,他对飞来飞去的海鸥十分感兴趣,想从一个大兵手中要个枪来打下来一只,但最终忍住了。

    两人默默地看着大海潮起潮落。杨化成心中浮想连篇,感觉到人生真是无常,不知道永乐方面怎么样,自己的权力会不会拱手让于程英?

    杨乐也很担扰自己的一军之位,也颇多顾虑。

    一艘插着太阳旗的本军舰驰过来,这艘军舰很大,装备了无数门火炮,一些本兵耀武扬威地在甲板上走来走去,扛着的长枪在阳光映下熠熠生辉。

    本兵看到了杨化成和杨乐,指指点点的,满是嘲讽的表。更有一个本兵端着枪朝杨化成和杨乐瞄准,做着击的动作,吓得杨乐赶忙摁下杨化成,如此动作更引来他们的哄笑。

    杨化成十分恼怒,站起冲着那群本兵大叫:“狗的东洋狗,有朝一老子打得你们头破血流,跪在地上求爹告饶。”

    真没想到,这群本兵常年在中国橫行霸道,竟听得懂汉语,他们勃然大怒,其中大兵开了一枪,子弹从杨乐耳边擦过。

    枪声惊动了袁克定的人,他们纷纷抄起枪,与本兵对峙。

    袁克定出来了,这时他换上了一戎装,他瞧见是本战舰,朝手下挥了挥手,说:“放下枪,放下枪,都是朋友。”

    哪想到本兵毫不领,就是一梭子子弹,袁克定赶忙趴在甲板上,幸好这些子弹都是朝他们头顶扫,否则不知要阵亡多少将士。

    中国人的忍者之功是素来出名的,而且一直到忍无可忍之时,才来一番睡狮猛醒,高声呐喊“万里长城永不倒”。

    杨化成年少气盛,再加上酒醉后头脑不甚前思量后咂摸,他夺过一个士兵手中的枪,稍一瞄准就是一枪,幸好这杨大将军枪法不太准,子弹脱了人靶,从一个本兵头顶飞过。

    杨化成还想再开枪,被跳起的袁克定一把夺了枪,大叫:“我的大爷,你千万别给我添麻烦了,这东洋人可惹不起。”

    本兵在中国横行惯了,哪受过这种待遇,他们纷纷开枪,子弹打中几个大兵,血流一地。

    袁克定连滚带爬地躲过,气急败坏。杨化成和杨乐幸亏躲得快,否则就要报销了。

    中海上军事冲突爆发了。中**人奋起还击,双方打得难舍难分。袁克定想制止事态的发展,可无能为力了。他最担扰的是本战舰上的火炮,如果一旦开火,那可死定了。

    袁克定是爬着回到船舱的,他下了命令给舰长,要他高速航行,摆脱这本战舰。

    顿时,军舰开得飞快,本战舰追了一程,开了几炮便作罢了,掉转船头而去,但他们很快把事件传给了本驻中国大使馆,一份严重抗议送到了袁大总统的办公桌上。

    袁克定见本战舰不见踪影了,方才舒了一口气,冲着杨化成就是一阵狂吼:“杨大将军,这下可糟糕了,得罪了本人,我可要被大总统一顿臭骂。你呀,你呀,太冲动了,人人都说冲动是魔鬼,是要受到惩罚的,你贵为司令,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

    杨化成老大不高兴:“本人有甚么了不起的,在老子的家国作威作福,自以为是,不给他点颜色,还以为我们是病猫呢。”

    杨乐也附和道:“得给他们点颜色,否别他们太嚣张了。”

    袁克定一指死伤的士兵,说:“你看看,都是你弄的好事,害得我死伤这么多士兵,叫我怎么向他们的家人交代?”

    杨化成垂下头,不再吭声,心想:你的人都是窝嚢废,都是不经常训练的结果,与我何干?

    早已知道中冲突的宫泽悠美和几个忍者这时才走了出来。宫泽悠美一袭和服,婉约而曲线玲珑,那几个忍者清一色的黑色和服,手持长剑,一脸的肃穆。

    宫泽悠美望着死伤的士兵,说:“你们也太冲动了,在海上,你们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你们难道忘了甲午海战吗?北洋水师可在旦夕之间灰飞烟灭。”

    杨化成终于忍不住了,说:“这是我们的地盘,你们在这里横行霸道,可问过我们是否容许。自古以来,血债血还,天经地义,死了我们这么多弟兄,你们终有一天会偿还的。”

    宫泽悠美盯了一眼杨化成,心想他怎么强硬起来了,是不是手中有了更有力的牌或靠山?

    由于杨化成的一时义愤,导致了一场小规模的中海上冲突,幸好方战舰是执行某项任务,并不穷追猛打,幸好中方战舰实行了战略大转移,才避免了更高规模的军事战争。

    望着死伤的将士,杨化成心十分沉重,良久无言。袁克定沉默半晌,叫来军医救治伤者,对于死去的士兵,命令丢入大海。

    四具尸体被抛入了大海,瞬间被海浪吞没,杨化成冲到船舷边看,却见数条鲨鱼急剧地游动而来,上下翻滚,追逐着那几具血模糊的尸体。

    几滴泪从杨化成的虎目滴落,洒落在海面上。他十分的心痛,也十分的不甘心。

    杨乐走到杨化成边,说:“司令,战争是会死人的,不用伤心了。多愁善感可是军人的大忌。”

    杨化成勃然回头,盯了一眼杨乐:“我不是伤心,而是心不甘,没有痛痛快快地干一场,便做了缩头乌龟,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国弱民弱军弱,何以堪?”

    宫泽悠美悠悠然走了过来,说:“冰冻三尺,非一之寒,国家积弱,非数年之弊端,你们太天真了,怎么能与我们的军队相抗衡?”

    这时许如梦从舱室走了出来,一袭紧无袖旗袍,把材勾勒得极具喷火。

    杨化成莫名的激动,仿佛回到了青年少衫薄的时代。杨乐口水也流出来了。难道这是男人的本色?

    许如梦看到了受伤的士兵,没有惊讶,看来她对这些司空见惯了。她走到杨化成边,伏在船舷栏杆上,望着一望无际的海面,幽幽地说:“人生苦短啊,知音却难觅,来来往往,几都成空。”

    杨化成回头望着许如梦俏丽的脸蛋,说:“像许小姐这样国色天香的人物,何愁找不到知音?”

    许如梦伸出纤纤玉手撩了一下鬓角,千种风,万缕柔丝,樱桃小口一张:“天涯之大,真心实意的人有几许?有时落花有意,流水无啊!”

    杨化成强自己收住蠢蠢动的心,回头望着海面上翩飞的海鸥,不再吭声。

    军舰依旧在高速行驶,乘风破浪,这时海面上风越来越大,吹得人在甲板上站不住脚。扬化成和杨乐等一干人赶忙退回船舱。

    风越来越大,掀起了惊涛骇浪,一浪高过一浪,拍打着甲板,军舰在惊涛骇浪中颠簸,摇摇晃晃的。

    一个士兵跑来报告:“舰长让我来告诉各位将军,我们遇到了风暴,大家要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袁克定大惊失色:“这一阵怎么这么倒霉,这下该怎么办,我不会游泳啊。”此言一出,无数人偷笑,这袁大公子有时怎么象个小孩子?

    船剧烈摇晃,一干人站立不稳,全都倒了下去,在船舱里横七竖八的,东倒西歪的。杨化成倒下去时,不偏不倚,正压在许如梦上,这许如梦一双纤手勾住了杨化成的腰,吐气如兰:“杨将军,带我走吧,给你做小都行。”红唇吻了过来。

    杨化成迷乱了,难自,两人搂抱着舌吻起来,完全忘记了当前的危险。

    不一会儿军舰停止了摇晃,袁克定站起来发现了搂抱在一起的杨化成和许如梦,醋劲上来了,一个箭步冲过来,用脚狠狠踢了一脚杨化成:“你们在干啥子?现在正值危难之,你们竟在这里寻欢作乐,真是……”又狠狠踢了一脚。

    杨化成吃痛,赶忙舍了许如梦,两人尴尬地爬起来,刚站稳,一阵巨浪拍过来,军舰又是一番剧烈摇晃,一干人又倒了下去。

    这是一场大台风,掀起了惊涛骇浪,舰长很想找个港口躲进去,可现在离天津溏沽还有很远的距离。看来,是要命丧茫茫大海了。

    一波又一波的巨浪袭来,船舱似乎不堪重负,哗哗啦啦地直响,随时有被掀掉的危险。

    袁克定脸色一直铁青,命令发电报要人派军舰来接应。同时大叫:“他的,时运不济啊,竟碰上这鬼天气。”

    杨乐坐在地上,接上话:“我从来没见到过海,第一次看到大海竟碰上这鬼天气,真他妈倒霉。”

    许如梦一直偎依在杨化成边,仿佛已找到了她命中的白马王子,理想中的知音。

    宫泽悠美显得冷峻,心中充满了酸涩的味道,她不明白这浪公子为什么这么讨女人青睐。她想起了曾经曾经的杨化成一吻,仰天长叹。

    台风越来越强劲,巨浪滔天,打压在船舱上,不一会儿竟撕开一条口子,大风随着海水如瓢盆般灌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