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在镇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楚红袖这才想起杨化成和杨乐走了后,没有人给韦彪的家人送生活费,看来这一家子遇到了大麻烦。

    楚红袖立马拿了钱跟着韦世清往他们住的地方而去。

    等他们赶到韦世清家时,韦世清的母亲早已气绝亡,一血污的躺在上,眼睛睁得大大的。

    韦世清扑倒在母亲怀里,嚎啕大哭,撕心裂肺地喊道:“娘……娘……”

    楚红袖心里也十分心酸,拉开了韦世清,说:“孩子,不要哭了,不要哭了,你妈已经走了。孩子,跟我回去吧!”挥手叫跟着来的大兵把尸体抬走。

    韦世清拉着母亲的手死活不放,楚红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拉开。

    为了韦世清母亲的葬礼,楚红袖叫人请来了程英,把况向她说了一遍,程英对手下兄弟的家属是十分关照的,尤其是跟着自己曾出生入死的弟兄,只是韦彪的家属一直是杨化成格外照顾的,所以她没有加以过问。没想到这一次杨化成走得匆忙,没有交待清楚,竟出了这次意外。

    程英办了唐如秀的丧事,办得很风光,算是给老兄弟一个交待。至于韦世清的去留,程英很伤脑筋。

    楚红袖见韦世清很可怜,于是收留了他,带在边。自此,韦世清便成了杨化成和楚红袖的养子。

    一连几天,韦世清怏怏不乐,他在怀念自己的母亲。楚红袖一边带着孩子一边劝慰他,并给他请了位老先生来教他读书写字。

    虽然有了两个孩子相伴,楚红袖依旧感觉到心慌慌的,老是担心杨化成的生死安危。她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打电话到司令部。

    程英正在办公,审阅着张大顺送来的报,当看到“步云山下陈山内讧”时,不由一怔,仔仔细细地看下去,可依旧没找到杨化成和杨乐的任何讯息。

    程英陷入苦苦的思虑中:难道宫泽悠美没有成功营救出杨化成和杨乐?为什么到现在渺无消息?

    她听到电话铃声,接了,楚红袖的声音:“程司令,可有化成和杨乐的消息?”

    程英想了想,答道:“我们正在努力联系杨司令,我们发了电报给袁大总统,我想不久便有司令的消息。”

    楚红袖的心依旧高悬着放不下,她挂了电话,怔怔地望着杨化成的画像出神,她多么地希望杨化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一个惊喜。

    袁克定的演讲赢得了烈的掌声,经久不息。袁克定十分高兴,仿佛看到了全国的民意都是支持袁大总统的,仿佛看到了整个中国将会永久置于他袁氏的统治之下。

    袁克定太没头脑了,这些人都是趋炎附势之徒,在权势面前唯有鼓掌。杨化成和杨乐也鼓得很厉害,把手都拍红了。宫泽悠美也拍了掌,顺应时代潮流嘛。

    袁克定致词完了后,熊胜做为当地军政长官也发表了的致词:“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晚宴,烈欢迎袁公子来到镇江。我做为当地的父母官,谨代表镇江百姓表示忠心不二地效忠袁大总统,诚祝大总统体健康,万万岁!”

    席间一个宾客不自觉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太阿谀了,不堪一听。”

    杨化成耳尖,听到了,向他笑了笑,那人紧张起来,环顾左右,尴尬地笑了笑:“玩笑话,玩笑话。”

    欢迎晚宴一结束,宫泽悠美便带着人去了黑龙会在镇江的株式会社。这所会社是黑龙会比较大的一所会馆,由宫泽悠美的二哥宫泽健打理。他见到妹妹到来,既欢喜又意外,问寒问暖一阵,便直入正题:“悠美,你这次来镇江是父亲叫你来的吗?”

    宫泽悠美摇摇头,说:“救了一个人,赚了三十万两银子,路上碰上袁克定这公子哥,被强拉着到北平去,在这里稍做停留。”

    宫泽健说:“什么人值三十万两银子,比卖一次军火还赚钱?什么来头?袁克定的人?”

    宫泽悠美莞尔一笑:“一个浪公子,但他份特殊,是一方的军政首脑,叫杨化成的。”

    宫泽健恍然大悟:“哦,是被土匪刘黑七抓走的那位,这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没想到他被妹妹救了。佩服啊佩服,小妹啊,让哥哥刮目相看了。”

    宫泽悠美笑了笑,说:“那帮土匪其实也没什么本领,就是中国的军人惯的,他们就是养着他赚钱,做交易,全不管百姓死活。”

    “对于中国的军阀,我们一定要威,尽量拉拢他们,为我们所用。你那边我已发了电报过去,没什么事,就是程英将军向我们预订了十门大炮,我已经从溏沽运货发往永乐。”宫泽健说。

    “谢谢二哥给我支持,不知大哥在北海道怎样?”宫泽悠美问道。

    宫泽健望着窗外的一株樱花,说道:“大哥现在供职于军部,听说正在研究如何攻占中国的战略,中之间必有一战,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宫泽悠美沉吟片刻,说:“如果中开战,以中国为战场,我们是一本万利,只可惜了中国的百姓,民生涂炭啊。”

    宫泽健点点头:“是啊,如果中国的军队归顺我们,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宫泽悠美抿嘴一笑:“二哥,你是一厢愿而已,中国的军阀多如牛毛,各种利益纠葛纷争就打得你死我活。如果我们的军队踏上这片国土,照样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所以,我们黑龙会趁着中**阀内战之机要好好的赚一把。如果中开战,我们反而不好卖军火给中**队,只有一心一意为皇军效力。”宫泽健有些忧虑。

    “二哥,我想去外面走走。你帮我发一份电报回东山县,让我们的人告诉程英,就说杨化成和杨乐两位将军已经救出,现在和袁克定在一起,正在去北平面见袁大总统。”宫泽悠美往外走了几步,回头对宫泽健说。

    宫泽健点点头,说:“我马上发电报过去,你出去散散心吧,镇江是很闹的,比你那个东山啊永乐啊闹多了,你去吧!”

    杨化成和杨乐在欢迎宴会上多喝了几杯洋酒,这时节正昏昏沉睡,睡在柔软的西式上,两人感觉到飘在云端。

    杨化成醒来时,记起好久没有跟程英他们联系了,又想到了楚红袖母子俩,于是决定发一封电报回去。

    他叫醒了杨乐,两人一起去找袁克定。袁克定正在甲板上舞剑,剑花朵朵。

    杨化成不好打扰他,于是两人静静地站在一边观看。袁克定虽然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但文治武功还是一流的,不象八旗子弟那般腐朽不堪,就是他一力怂恿袁世凯称帝的,并纠集了康有为、杨度等知名人士造势。

    袁克定舞得全心全力,根本没注意到杨化成和杨乐。他的护卫侍立在周围,也不敢去打扰。

    好一会儿,袁克定收了剑,擦了一把汗,这才发现杨化成和杨乐,于是笑着回造:“早啊,两位将军,找我有事吗?”

    杨化成说:“我想发封电报回去,告诉家里人我们很平安,勿念。”

    袁克定哈哈一笑:“没想到杨将军还顾家的。刚才你们永乐方面发了电报到袁大总统处询问你的下落,把电文转到了我这里,我已经自做主张回了电报。你们不要担心了。走吧,喝茶去。”揽了杨化成的肩往船舱而去。杨乐跟在后面。

    三人围坐在一起,一边吃着早点一边品着茶一边谈着话。

    杨化成问:“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地方军政长官,袁大总统怎么会想到我,并召见我?我百思不得其解。”

    袁克定拈起一个蛋糕啃了一口,说:“将军有过人之处,而且有风流佳话传送,引起了大总统的注意。当然,最主要的是你发动了两场战争,灭了两个势力强大的人物,大总统很震怒啊,是我在一边为你说尽好话,大总统才不得不默认你的行为是正义之举。大总统是欣赏你的,你要好好为总统效力。”

    杨化成当听到“总统震怒”四字时,上的汗都冒出来了,他害怕啊,害怕袁大总统一声令下调兵围剿。连忙说:“我对大总统是一心一意的,决无二心的。”

    袁克定心里洋洋得意:“小军阀就是小军阀,稍微吓一吓,便成这样,看来这小子没啥素质。”但他脸上没有表露出来,笑着问:“有人检举说,你大力推行鸦片种植,一边烟一边卖烟,祸害百姓,可有此事?”

    杨化成一惊,上的汗又冒出来了,连忙矢口否认:“没有的事,没有的事,纯属造谣。”

    杨乐也在一边极力开脱:“我们对于鸦片是深恶痛绝的,我们正在大力烟,对于极少数人背着司令胡搞,我们回去一定严查。”

    袁克定的旁敲侧击让杨化成心惊跳,本来他不怎么怕的,但自从爬上高位后便有点顾三顾四了,有些畏畏缩缩了。人啊,得到的东西就想死死守住而不肯放手。

    袁克定没有看杨化成,喝了一口茶,说:“只要你跟着大总统,什么问题都是小事一桩。”

    杨化成点点头,说:“你放心,我们是一心一意跟着大总统的,决无二心。”

    袁克定笑了笑:“现在国家处在多事之秋,南方的革命党贼不改,组织什么党派,搞什么内阁选举,真他妈腻人。”

    杨化成在心里想:天下大乱,我才好趁乱壮大,都是太平盛世,我就得象一条叭儿狗跟着你们袁家父子,多让男儿折断腰。

    杨乐才不管这些军国大事,他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认定杨化成,跟着杨化成,唯杨化成马首是瞻。

    宫泽悠美过来了,一袭紧无袖旗袍,走得如风摆柳。袁克定瞅着血沸腾,口水都流出来了,恨不得马上来个尽拥有。杨化成和杨乐眼睛也直了,男人好色,难道是人之本色?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