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偶遇袁大公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韦海带着人疯狂前行,奈何参与战争的人越来越多,他的人越打越少,终于他撕开了一条血路,仓惶而逃,仅带着十余人,往南而逃,踏入了步云山,做刘黑七第二去了。

    陈山对战争的胜利很满意,打扫了战场,发现了刘黑七的浮尸,弹痕累累。陈山以手加额,自言自语道:“天助我也!我的小命是保住了。”

    陈山立马召开了军事会议,他在会上义正词严的大声训戒:“弟兄们,你们都是我陈山的肝胆兄弟,扪心自问,我待你们不薄,金钱美女没有少你们的,唯一的就是士兵的兵饷有时不能及时发放。”

    一干团级以上人员连连点头。静待陈山的长篇大论。

    陈山继续说:“可恨那韦海,胆敢叛乱,罪不可饶,命令严密追捕,杀无赦!如果以后有谁有反叛之心,绝不轻饶!”

    众人齐声应了一声:“保家卫国,忠心可鉴!绝无二心,天地可证!”

    陈山扫视了在座各位,说:“撤销第九军,原第九军人员分割,悉数分配给在座各位。发份电报给袁大总统,说韦海反叛,我不想袁大总统引起误会,说我挑起战端,破坏和平。”

    这时许定山对陈山说:“在这一次内战中,我军受到韦海和王皓两军攻击,损失惨重,请大帅给我补充人数,派发枪支弹药。同时为我主持公道,王皓为什么要缴我军的枪?”

    王皓“霍”地站起来,指着许定山说:“当时是不得已,韦海的人攻击你军,我不得不为之,否则你军尽入韦海之手,他们夺取兵船悉数过河,我军岂不毁于一旦,还望许将军海涵。”

    许定山极为不悦,但也无可奈何,谁叫王皓是陈山的嫡系呢,在座的八个军有四个军是陈山的心腹。

    陈山看到了许定山的不满,打着哈哈说:“定山老弟,你的要求我一定满足,我待兄弟是不薄的,你一千万个放心。”陈山对许定山部是十分地看不起的,鸦片烟军嘛,他多次想解散这一个军,但迫于形势迟迟未敢动作。

    宫泽悠美、杨化成和杨乐等一干人夺着兵船疯狂地离开了步云山范围,风驰电掣般地往长江驰去。这艘兵船是蒸气式船,靠烧锅炉才能行驶,几名忍者窝在舱底拼命地往炉灶里添煤,忙得满头大汗。

    忍者武功虽然厉害,但面对数万之众的不要命的歇斯底里血战,也只有落荒而逃。宫泽悠美看着杨化成和杨乐,见他们浑水淋淋的,衣服湿漉漉地贴在上,不住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我们落到这个地步,真是虎落平阳啊。”

    杨乐也叹了口气,起往船舱里东翻翻西翻翻,终于找到几干净的军服,分别递给宫泽悠美和杨化成,然后自己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换上。

    宫泽悠美拎着那士兵的服装看了看,摇了摇头,但也没有办法,只得找个偏蔽的地方换上,没想到宫泽悠美穿上军装,英姿焕发,妖艳婀娜之中透着阳刚之气,真是巾帼英雄之典范。

    杨化成瞥了一眼宫泽悠美,不由一阵惊诧,一种美好的愿望从心底萌发,一种压抑过久的感似乎要迸放。杨化成终于忍住了,拎起那件军服找地方换去了。

    兵船开得很快,不一会便已接近长江,宫泽悠美、杨化成和杨乐伫立在船头,任凭潇潇之风从双肩掠过。宫泽悠美手握长剑,一脸的迷离之色,她幽幽地吟道:“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花作烟萝。”

    杨乐接上了话:“悠美小姐真是诗兴大发啊,江南风景虽好,奈何长江滚滚东逝去,几多豪杰随水流。”

    杨化成想起了自己早些年做的一首反诗,于是也大声地吟哦起来:“头顶青天脚踏土,昂天长啸地三抖,看八万里江山青秀,九千仞瀑布,问苍天,谁为尊主?龙已没,蛟无处,夕阳红,一朝无,何不奋起出英豪,千里江山锦绣,握于手中。”

    宫泽悠美听罢,拍掌欢呼:“好一首反诗,好,好,没想到你从小就素有大志,真是我看走了眼。”

    杨化成背着双手望着灰濛濛的江面说道:“我本是一个浪公子,小时候毫无凌云之志,只是一不小心被推上军政大权的高位,凌云之志便油然而生了。我知道自己这一生只能是将相之命运,无主宰中国之豪运。”

    宫泽悠美不以为然,说:“只要你诚心诚意跟我的国家合作,你一定能主宰泱泱中华之命运。”

    杨化成一挥手:“你的心我知道,但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利而出卖国家和民族。”

    宫泽悠美叹了一口气,说:“泱泱中华,人杰地灵,但也良莠不齐,我们一定会找到合适的人选的。你不答应,我也不强求。”

    兵船驰进了长江,婉转南下,可这时一艘大军舰突突突地开过来,激起浪花朵朵,军舰甲板上站满了持枪的大兵,还有几艘小军舰伴航在左右,甲板上也是持枪的大兵。

    大军舰的甲板上,一个民国的大公子……袁克定此时正手持望远镜四处张望。他此行的目的是探探各地军政大员的口风,看看他们是否支持帝制。

    袁克定是个有野心的人物,说得好听一点,是一个是雄心大略的人,他的心思就是想做一代君王,可又怕国民反对,于是想把他的父亲袁世凯推上前探探路。

    此时他从望远镜里看到了杨化成他们,见他们穿着军服怪模怪样的,而且那兵船又开得很快,似乎有什么紧急军。袁克定很奇怪,又隐约听见隆隆的炮声,心里起了疑心,于是举着望远镜追着他们看,看着看着,总觉得有一个人似曾见过,想了想,才记起在父亲的办公桌上见过画像,恍然大悟,这不是杨化成那小混混军阀吗?于是命人拦截那艘兵船。

    宫泽悠美他们没想到在长江被几艘军舰堵住了去路,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扯着嗓子大叫:“谁是杨化成将军,我们公子有请!”

    杨化成一怔,问:“你家公子是谁?为什么请我去?”

    那名军官很傲慢,说:“我家公子就是袁大总统的大公子,杨将军,请……”

    杨化成恍然大悟,低头想了想,只得上了军舰,杨乐紧跟在后,宫泽悠美伫立未动,她不想与袁克定打交道,因为与他打交道的都是本的高级人员,她不想掺和进去。

    袁克定看到了宫泽悠美,见她穿着军服,颇具风姿,又看到了她后站立的两个黑衣蒙面人,于是心里有数,知道他们是本忍者,于是手一招:“你们也上来吧!”

    宫泽悠美想了想,只得弃了兵船,带着手下上了军舰。

    杨化成见着袁克定,大失所望,只见他矮胖矮胖,像个皮球,哪里象京城四少的模样,难道那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这些话都是拍马的。

    杨化成双手抱拳,带着毕恭毕敬的神打了声招呼:“袁公子,你好!”

    袁克定仔细打量着杨化成,老半天说:“听说杨大将军被巨匪刘黑七抓了,怎么跑出来?”

    杨化成有些不悦,望了一眼宫泽悠美,说:“是悠美小姐救了我。”

    袁克定望了一眼宫泽悠美,说:“悠美小姐,幸会。没想到你们有这么大的能耐,真是不可思议。红颜胜过男啊。”

    宫泽悠美对袁克定没有什么好感,泛泛地应了一句:“凑巧碰上,没想到救了杨将军。”

    袁克定看了一眼杨乐,说:“袁大总统得知你们被刘黑七所抓,很震惊也很关切,特别命令陈山将军派兵剿灭刘黑七,营救两位,他不是派了他的第九军攻上了步云山吗?”

    杨乐敬了个礼,回上了话:“报告袁公子,第九军的确攻上了步云山,但刘黑七狡猾,把我们带进了地下洞里。”

    袁克定点点头,说:“大总统很想见见杨大将军,你们就随我回北平面见大总统吧!悠美小姐也可以在北平四处逛逛,看看那里的风景,说不定还可以找一个如意郎君呢。”

    杨化成背着双手屹立在甲板上,任凭风吹着衣襟猎猎作响,极目远望,滚滚长江东逝水,心中不由顿生万丈豪气,生当为英杰,死亦为鬼雄,这或许是每个有理想有梦幻的人最高理想。

    袁克定听着隆隆的炮声和隐隐约约的枪声,问:“是谁在搞内战?”

    宫泽悠美一指步云山方向,说:“陈山的部队在内斗,差点连累了我们。”

    袁克定骂了一句:“他的,这帮军阀,只知道争权夺利,全不顾百姓死活,太不象话,我要电告大总统,让他处罚陈山,否则打打杀杀,天下永无宁。”说完这些回头对杨化成说,“听说你也搞了几次内战,把地方弄得乌烟瘴气?”

    杨化成一怔,连连摇头:“战争不是我挑起的,是他们目无大总统的威信,首先攻击我部,弄得百姓流离失所,迫不得已,我才举正义之兵弹压,我的行动是得到百姓的烈拥护的。”

    宫泽悠美听着这番话,兀自偷笑,心想这杨大公子真会说话,把自己粉饰成民族英雄了。

    袁克定心里有数,口里说:“难得杨兄一心为民,你的仁义之举,我一定报告给大总统,让他好好嘉奖你。”

    杨化成双手抱拳,说:“多谢袁兄,多谢袁兄。不知大总统召见我,有什么事要小的去做?”

    “没有什么大事要你去做,只是袁大总统要你进京述职,想了解一下地方官员的想法而已。”

    杨化成心中有些不悦,心想召见召见,差点要了我的命。他隐约地觉得袁大总统召见,一定是要他宣誓效忠,拥戴他登上九五之尊。

    袁克定见大家站着说话,吩咐随从搬来四把太师椅,四人团团坐定。袁克定望了望宫泽悠美后站立的忍者,十分感兴趣,问:“悠美小姐,你们东洋武士武术一定很厉害吧,听说他们能上天入地,杀人于无痕。”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