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生死对决东山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一出永乐县,曾权和武雄部直扑东山县一带,陆皓月直扑炮兵阵地。

    张大为的炮兵阵地位于西山县,由一个团拱卫,团长正是那个太监小子张小勇。由于孙大麻子的地盘已经被攻占,所以大炮都没有开炮,而是把炮口都对准了永乐县,只等张大为一声令下便猛轰永乐,让杨化成成为炮灰。

    张小勇本来不会发现陆皓月的,偏偏他在这里呆着慌,带了几个人去打猎,在山里边转了几圈,没发现一只野物,懊恼万分,举着望远镜四处张望,竟发现了陆皓月正带着人往炮兵阵地摸去。

    张小勇看了老半天,才发现对方是杨化成的人,急了,立刻打马回营。

    陆皓月见炮兵阵地毫无动静,以为会偷袭得手,正暗自高兴。

    张小勇回到炮兵阵地,二话不说,命令所有大炮向陆皓月开炮。而这时的陆皓月恰恰在大炮程之内。

    从天而降的炮弹把陆皓月的人炸蒙了,血横飞,粉碎骨。陆皓月也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左臂被弹片剐破,鲜血淋淋。

    陆皓月恼火万分,命令士兵冒着炮火冲锋,他自己先士卒,从地上爬起来,拼命往前冲。众士兵见他奋不顾,受到感染,也不要命了,跟着往前冲。

    从望远镜里瞧着这一幕的张小勇,轻蔑地笑了笑,自言自语:“不自量力的家伙!”命令猛轰。

    陆皓月的人一个一个地被炸上天,血如樱花般洒落。炮火太猛烈,陆皓月寸步难行,被压制在一处凹地上。

    陆皓月每一次冲锋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死伤累累,不得不退回到这片洼地,窝在地上,把头狠狠地埋在地上。

    陆皓月是多么希望那炮火停一会儿,可张小勇毫不怜惜炮弹,拼命开炮。

    大炮的怒吼声早就引起了杨化成的注意,他举起望远镜察看,只见陆皓月的人在炮火挣扎,寸步难行。他看了很久,终于下令让曾权从侧翼攻击炮兵阵地。

    曾权问:“用两部人马攻炮兵阵地,武雄部怎能攻占东山县?”

    杨化成望了曾权一眼:“只要夺取了大炮,用炮火猛炸张大为残部,他们能抵挡得住吗?”

    曾权一听有道理,立马下令往炮兵阵地而去。

    正洋洋得意地看着陆皓月被炸得寸步难行的张小勇,面对突然出现的曾权部,慌了手脚,但很快便组织了有效的抵抗,借助地形拼死还击,长枪短枪一齐用上,打得曾权部抬不起头来。

    陆皓月听到炒黄豆般密集的枪声,兴奋得大叫:“兄弟们,我们的援兵到了,给我冲啊!”刚爬起来,一发炮弹在边爆炸,陆皓月飞了起来,重重地掉在地上,弹片贯穿了他的左臂,鲜血如注。

    陆皓月撕了衣服简单地捆扎在手臂,挥舞着枪大叫:“冲啊,狭路相逢勇者胜!”往前跑,其他的人见陆皓月不要命了,也全都豁出去了,嗷嗷叫着往前冲。

    由于张小勇奋力与曾权交战,炮火有所缓和,不那么密集了,陆皓月就趁着这么一丁点空隙,冲到了最前沿。

    负责开炮的人见陆皓月等人血污满,凶神恶煞的模样,一愣,但很快拿起枪还击,炮兵阵地的炮哑火了,唯有密集的枪声。

    陆皓月根本不畏惧子弹,一边开枪一边冲锋,他的兵也是置生死于不顾。张小勇的人两头受到夹击,抵挡不住了,纷纷往右边溃退。张小勇连杀两名溃兵都无济于事,只得舍了阵地,混在乱兵中逃跑。

    曾权哪里能放过这群敌人,兜头拦住了,一边开火一边大叫:“缴枪不杀!”张小勇的兵如韭菜被割般倒下,后面的见势不妙,纷纷举手投降。

    杀红了眼的陆皓月追来了,一腔怒火全寄托在子弹上,对着降兵一古脑地倾泻着子弹。

    望着失去理智的陆皓月,曾权跑了过去,大声叫道:“陆皓月,你这是在干什么?连降兵也杀?太不象话了!”此言一出,陆皓月清醒了许多,垂下了枪口。

    望着遍地的死尸,陆皓月觉得天旋地转,阳光炫目,头一仰,重重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曾权见陆皓月晕倒了,三步并做两步走向前,见陆皓月伤痕累累,满血污,忙命人把他送回永乐县救治。然后对陆皓月的三个师长说:“你们部暂时由我指挥,有何异议?”

    三位师长你看我,我看你,老半天三人表态:“一切听从曾军长指挥!”

    曾权本来不想接这个烂摊子,陆皓月的人都是刺儿,个个都是火爆脾气,难侍候,但为了夺取胜利,曾权只得夺过指挥权。

    曾权连战场都来不及打扫,命人把大炮拖到东山县城外。顿时用马拉、用人推,一大帮人闹轰轰地簇拥着大炮前进,当然那一群投降的兵就做了苦役,连张小勇混在降兵中也苦力苦力的干活。

    东山县,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城市,城墙都是用大块石筑就,里面修筑了无数的工事,布置了无数的机枪。驻守这里的是一个军,军长叫张武,也是张大为的一个亲戚,而且对张大为十分忠心,他所带领的这个军都是经过洗脑的,是张大为的铁杆分子。张大为的死讯早传到了张武的耳里,他痛哭了一场,发誓要千刀万剐了杨化成这些人,为张大为报仇。

    武雄带着他的人向东山县摸去,在后面押阵的是杨化成,他举着望远镜看了老半天,东山县毫无人迹,好像他们都逃跑了,留下了一座空城。

    武雄早就等不及了,大叫着:“弟兄们,冲啊!东山县是我们的。”抢先往城门跑去。

    五十米、二十米、十米,离城门越来越近,突然城墙上冒出了无数黑洞洞的枪口,武雄大叫:“开枪!快开枪!”来不及了,张武的人一齐扣动扳机,子弹如雨般倾泻,武雄的人死伤无数,活着的人赶忙掉头便跑。

    一颗子弹擦过武雄的脸,留下一道血痕,武雄大骂:“他的熊!”回头打了几枪,见手下弟兄跑得没影了,只得往后退。

    督战的杨化成见这阵势,大骂武雄混帐,带的兵太窝囊,可面对密集的子弹,他回头对传令兵说:“快去叫曾权把大炮带来,轰他娘的!”

    曾权早就听到了炒黄豆般密集的枪声,命令加快速度前进,把大炮尽快地拖到前线。

    在城墙上指挥的张武见武雄不堪一击,丢下一大堆尸体狼狈逃蹿,十分开心,不由仰天大笑。突然,他想起刚才还轰鸣的大炮这时怎么没声音了,难道被攻占了?他很畏惧大炮,这城墙再坚固,怎经得起狂轰滥炸?

    张武举起望远镜,看到了正举着望远镜张望的杨化成,气不打一处出,命令两个师的人出城追击杨化成。

    立刻,城门大开,一大群兵端着枪冲出来,尾随溃败的武雄部追击,倾泻着子弹。

    武雄连叫:“给我顶住!顶住!”无济于事,别的兵不仅装备优良,而且训练有素,战术有板有眼。武雄训练的兵除了军姿一流外,打仗完全是流寇一样,各自为战,打不羸就怕。

    面对如潮水般溃败的兵,杨化成连连朝天开枪,大嚷:“后退者杀无赦!”但败兵哪里听他的话,绕着他后撤。杨化成恼怒万分,连毙两名溃兵,但其他的兵依旧不顾生死的往后跑。

    正在追来的敌人一边开枪,一边大叫:“活捉杨化成!”声音气壮山河,惊天动地。

    杨化成在马背上仰天长叹:“难道天不助我?”

    曾权带着人赶来了,见这阵势,忙命令就地架起大炮,猛轰那狗的。手下那帮兵手忙脚乱地装弹,开炮。炮弹在追击的敌人中爆炸,血横飞。张武的两个师长眼见士兵一批一批地倒下,忙命令后撤回城。

    在这时候,程英带着人赶来了,挡住了正在溃败的武雄部,大声命令道:“借着炮火给我还击!”

    武雄的人收住了逃跑的心,回头见炮火中敌人狼狈后撤,于是汇同程英的人一齐回头打。

    张武的两个师在炮火的延伸打击中损失惨重,那炮弹就撵在股后面穷追不舍,他们灰溜溜地回了城。

    张武早就看到了这种场面,很担心,担心那大炮轰击东山县。

    想先前早些时候,张武向张大为建议过,把一些大炮调到东山县来,可张大为就是不听,没想到现在竟是这么一个惨淡的局面。

    曾权得利不饶人,把大炮全都推到了城门前,一顿猛轰,他还想把永乐县的那些老山炮也调来,轰它娘的王八蛋。

    东山县城墙再坚固,也经不起一次又一次地轰炸,很块城门洞开,城墙崩塌。炮火延伸打击,城内便冒起无数的烟火,无数的工事被摧毁,无数的民房被炸塌,无数的人血横飞。城内陷入一片恐慌,无数的老百姓张惶失措。

    程英首先从城墙的缺口杀了进去,她的兵士气高涨,灭了张大为的喜悦还充斥在心头。武雄赶忙带着他的人蜂涌随后。

    被炮弹炸得晕头转向的张武部,抵抗一阵,丢下无数的尸体退却。张武亲自督战,奈何炮火猛烈,稍不留神便成了炮灰。

    武雄要报刚才被追杀之耻辱,带着人猛冲猛打,见着老百姓也是一通子弹。程英看不过去了,纵马跑到武雄面前大叫:“武雄,你太不象话了,连老百姓也杀?”

    武雄正杀得兴起,白了一眼程英:“他们伪装成老百姓,打死我无数弟兄,我们不能放过!”这时,又有一群惊惶失措的老百姓跑来,武雄追着过去,又是一通击,然后踩着尸体往前跑。

    程英十分恼怒,心想打完这场战跟武雄算总帐。一发炮弹在边爆炸,程英从马上摔了下来,全的骨骼好像要散了架,幸好没受伤,但她的战马倒在血泊中,她的几个亲兵也倒在血泊中。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