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拼死争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杨乐一路上被冷风吹,呕吐了好几次,这时勉强抬起头,叫:“是我!”其余的兵大叫:“杨军长回城!”

    守城门的士兵探出头看了老半天,才认出伏在马背上的杨乐,立马打开城门。

    杨化成见到杨乐,见他酒气熏天,说话含糊不清地,大怒,命令道:“拿冷水来,给我泼醒这贪酒好杯的家伙!”

    一桶水泼下去,杨乐浑湿透,肚里剩余的一丁点酒水都呕了出去,头也清醒了许多,他结结巴巴地把事说了一遍。

    杨化成听完,笑逐颜开,拍着杨乐的肩说:“干得不错,任务完成得不错。来人哪,扶将军回去休息。”

    望看杨乐远去的背影,杨化成想了想,出了司令部,坐上一匹马往程英府中而去。

    杨化成没有让警卫跟着,只一人纵马狂奔。

    永乐的街道在午夜时分分外的冷清,寂静而空旷,带人巡逻的陆皓月眼见杨化成的影,高声大叫:“杨司令!杨司令!”

    杨化成只得停下马,说:“明天的大战你要做好准备,要有打一场恶战的决心,一切行动听我指挥,我明天亲自督战。”

    陆皓月问:“那永乐县怎么办?谁防守?”

    杨化成瞥了一眼陆皓月,答非所问地说:“我有重要事跟程副司令商量,你不用巡查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说完纵马而去。

    程英早已睡下,听见警卫敲门,说杨司令到访,便赶忙起,穿好军服打开门,见着杨化成分外高兴,说:“你很少到我这里来,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杨化成挥退警卫,对程英说:“明有一场恶战,你率督战队跟随林锋和贾世部出战,他们的部队是前清朝遗老遗少,一定要用铁血手段他们血战,否则他们后撤当逃兵,我们将无以立足。”

    程英说:“你放心,我率我的人一定督好战,夺取胜利。”

    杨化成走前几步,把嘴凑到程英耳边说了几句,程英皱了皱眉头,说:“真要那么干吗?”

    杨化成一挥手臂:“必须这么干,在战场上必须对敌人残忍。为天下的老百姓着想,我们必须赢得战争。”

    程英点点头,说:“一定完成任务!”

    黎明时分,约定的攻击时间到了,张大为的炮兵部队向孙大麻子所部倾泻着炮弹,爆炸声惊天动地。

    林锋和贾世带着部队从北门而出,直扑孙大麻子的炮兵阵地。

    孙大麻子正在二姨太那里睡得香甜,听到炮声,一骨碌从上爬起,骂骂咧咧地:“他的张大为,又想大干一场了。”穿好衣服,抓起枪冲了出去,叫嚷着用大炮回敬张大为。

    双方又是一番炮战,你来我往,比过年走亲戚还要乎。

    林锋和贾世还未近炮兵阵地,便被指挥官从望远镜里看到了,大叫:“他娘的,永乐那帮龟儿子跳出来了,挨揍啊!”命令一部分大炮轰击。

    正在马上做着胜利美梦的林锋和贾世被一发炮弹掀下马来,大叫:“隐蔽!隐蔽!”话未落音,几发炮弹在士兵中爆炸,血横飞,一些血落在林锋脸上,殷红一片。

    林锋和贾世趴在地上,把头拼命地埋在地上。他们的士兵全都趴着,只有挨炸的份,时不时有运气不好的兵被炸上天撕成一块块血,纷纷扬扬坠落。战争是残酷的,是血腥的。

    炮兵军官从望远镜里张望,见硝烟弥漫,永乐县的兵不见人影,便下令暂停打击。

    林锋和贾世终于缓过气来,回头张望,他们的兵纷纷从地上爬起往后跑,比兔子还快。林锋大叫:“站住!站住!”朝天鸣枪,无济于事,反被败军裹着朝后跑。贾世也是一样,喊了几声,也跟着朝后跑。

    溃军跑了一阵,被程英拦住了,她带着督战队威风凛凛地站在一处高坡上,朝天鸣枪:“不要退,不要退,违者格杀勿论!”

    溃兵一愣,但很快不顾程英的威协,想绕过督战队逃跑。程英大怒,挥手一枪,击毙一个跑在最前头的兵。其余的溃兵缓了缓脚步,有几个也举起了枪向督战队击。

    程英命令架起机枪扫,顿时一阵火舌喷出,一排溃兵倒了下去,其余的人怕了,不敢再挪动脚步。

    程英大叫:“给我往前冲,夺取大炮赏黄金十两!”

    那些溃兵你望我、我望你,就是原地不动。

    林锋和贾世过来了,两人灰头灰脸的,对程英嚷道:“你凭什么杀我的兵?”眼看一场内斗要发生了。

    这时,张大为的人马过来了,往前冲,林锋和贾世不再理会程英,叫嚷着带人跟着往前冲。

    硝烟散尽,炮兵军官陡然发现自己的面前尽是张牙舞爪的敌人,连忙组织人对抗。顿时一番近距离的争夺战开始了。

    孙大麻子的人借助大炮炮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双方追逐着互,各有死伤。奈何守卫炮兵阵地的人少,敌人人多,抵抗了一阵,撕开一条血路,跑了。

    面对二十多门大炮,林锋和贾世乐开了花,但张大为的人望了一眼他们,突然下令掉转炮口猛轰孙大麻子老家……江东,顿时张大为的人把大炮全都占了。

    林锋和贾世好不恼火,想翻脸但忍住了。

    林锋和贾世面对张大为部的骄横与霸道十分不满,看着那些大炮被他们占着,自己连分一杯羹的机会都没有,更加愤怒了。

    张大为部的指挥官是一位团长,矮小而精悍,五短材,真不知他是怎么混上官职的,他仿佛没有看见林锋和贾世的存在似的,忙着指挥人调转炮口,准备猛轰孙大麻子江东之地。

    林锋忍不住了,拉了贾世去找他理论,想讨回一个公道。那位团长听了林锋的话,用轻蔑的眼神瞥了他俩一眼,问:“凭啥呢?凭啥呢?你们的人象缩头乌龟一样趴在地上,是跟在我的股后面才杀进这炮兵阵地的,有甚么资格要这要那?”

    贾世也恼了,高声叫嚷:“没有我们打头阵,你们会一帆风顺地杀进来?我们可是死了兄弟的,是付出了血的代价的。不管怎么说,也得分几门大炮给我们。”

    那位团长用戏谑的口吻说:“哟,是争夺胜利果实呀,你们没有战功,完全是一群窝囊废,废物,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林锋火冒三丈,跳得直骂娘:“你的熊,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话未落音,被一支手枪顶住了前。林锋一愣,瞧对方拿的枪都高级,自己还是盒子炮,别人已换成了最新式武器,气焰消下去一截。

    团长恶狠狠地嚷道:“你叫个毬,我现在命令你们两个立马带人往前冲,去攻击孙大麻子。”

    林锋不吭声,心想:你凭啥命令我们?我们都是军长,你一个小小的团长凭啥呢?

    那个团长倏地用枪柄猛击林锋头部:“想抗命是不是?”林锋吃痛,后退几步,也去掏枪,双方端着枪虎视眈眈。

    程英带着人赶了过来,见状吆喝:“你们这是干什么?孙大麻子还没被打倒,你们自己倒先打起来了,没出息的家伙,还不收了枪?”

    林锋愤愤不平,但见对方一个团的编制比自己一个军的人还多,只得收了枪。那团长也不理会程英,见林锋软蛋了,也收了枪,准备去指挥装炮弹开炮。

    程英在马上倏地挥手就是一枪,子弹命中那个团长,他闷哼一声,倒了下去,在血泊中双腿一抽一抽地。

    林锋和贾世被突出的变故惊住了,愣着,程英大叫:“还不动手?”手一挥,她的人全都端枪向张大为的人击。

    林锋和贾世赶忙指挥自己的部队朝张大为的人开火。张大为的人开始没防备,死伤无数,但随后醒悟过来,纷纷借着大炮掩护,拼死还击。

    程英一边开枪一边大叫:“全部歼灭,一个不留!”

    林锋和贾世躲在一尊大炮后,一边开枪一边猛叫:“杀敌一个,赏银一两!”

    双方打得很激烈,张大为的人虽然勇猛好战,但失去了指挥官,各自为战支撑了一会儿,便招架不住了,想逃跑,却被程英部追着剿杀。

    在一番互有死伤的血战后,张大为的人被消灭掉了,炮兵阵地成了一片死寂。程英带人巡视着,提防漏掉活口回去给张大为捎信。

    林锋和贾世抚摸着血迹斑斑的大炮,兴奋地,正准备商量怎么分。程英过来了,说:“立刻装弹,猛轰孙大麻子!”

    孙大麻子此时正在江东一带前线督战。面对张大为的猛烈进攻,他组织了有效地反进攻,双方打得难舍难分,很精彩而又死伤无数。

    孙大麻子见自己的大炮老半天不响,举起望远镜朝炮兵阵地张望,硝烟弥漫,看不真切,他大骂一声:“娘希皮,来人哪,赶快去炮兵阵地看看,怎么回事?”话未落音,一发炮弹飞来,他的一个警卫拼死扑倒在孙大麻子上。猛烈的爆炸,那名警卫死了,孙大麻子手腕被弹片剐破,鲜血淋淋。

    孙大麻子刚想推开上的尸体爬起来,一发又一发炮弹接踵而至,爆炸声此起彼伏,他的一个亲信冒着炮火跑到他面前大叫:“大帅,我们的炮兵阵地完了,这炮弹是从我们的大炮飞来的。”

    孙大麻子心凉了,叫嚣道:“你,立马带人去夺回来!”一发炮弹爆炸,他的亲信倒在血泊中。

    孙大麻子大叫:“警卫!警卫!”几个人从地上爬起来,扶起孙大麻子往后跑。

    江东前线一片狼藉,程英命令炮轰之后,只留下贾世部看着大炮,自己和林锋带人直扑江东。

    林锋老大不愿意,直到程英担保分给他一半大炮时,他才带人往前冲。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