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军火忍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陆皓月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只想等这一场炮火过去。

    炮弹的爆炸声早吸引住了站在城楼张望的杨化成,他从望远镜里看到陆皓月在硝烟中时隐时现,很担扰,很想派人去接应。

    杨化成默默地看着,一动也不动,只见炮声一停,陆皓月从地上爬了起来,拼命往前跑,很快他们进了树林子,杨化成松了一口气。

    观望的孙大麻子也看到了这一切,但他对小股敌人不放在心上,见躲进了树林子便不管了,只是很担心孙勇的安危,于是举着望远镜四处观看。

    陆皓月带着剩下的人冲进了树林子,消失在孙大麻子望远镜的视线里。

    孙大麻子也未深究这股小部队意何为,他正担心这场战争何能胜利,他有些吃不消了,想和张大为谈和,可一时半刻咽不下这口气,人家毕竟打到自己的地盘来了。

    陆皓月一头扎进树林子,见没有炮弹跟踪而至,倚在一棵歪脖子树喘着粗气,看了一下部下,百多号人只剩下三十多个,不由叹了一口气,很心疼自己的那点人马。

    陆皓月掏出那两份合约看了看,见都有杨化成的签名,很懊恼地自言自语:“他的,搞什么鬼,害得我损兵折将。”他想快点赶回去交差,呆在外面太危险,尤其是那大炮厉害得很。

    一阵烟雾飘过,陆皓月眨了一下眼睛,陡然发现不远处的树梢上挂着许多黑衣蒙面的家伙,短小精悍,双目如炬,背后插着两把长剑。陆皓月愣了愣:他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陆皓月心一凉,想起从听书那里听到的东洋忍者故事,不由打了个哆嗦,怎么东洋忍者插手了。刚想举起枪,一道黑影从面前一掠而过,手一麻,枪没了,耳边传来细如蚊蚋的声音:“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死无全尸!”黑影一闪,陆皓月感觉腰间一麻,那枪竟回来了,还插在了腰间。

    陆皓月不敢造次了,乖乖地不动,问:“你们想干什么?”没人回答。他的部下一听这话,都茫然四顾,不知道陆皓月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们都没看见那群黑衣人。

    陆皓月刚想答话,又是一阵烟雾飘来,迷离了双眼,等烟雾散去,那群黑衣蒙面人已不见踪迹。

    陆皓月有些害怕,一声令下,三十多号人往永乐县而去。一路上,他百思不解:本忍者来到这里,究竟是帮谁?

    其实这群忍者是大军火商、黑龙会头目宫泽一郎带来护卫军火和自己的,谁也不帮,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证军火的交易,以免出现许安事件。

    当陆皓月一血污地出现在杨化成面前时,杨化成一把拉住他的手,说:“辛苦了!”

    陆皓月鼻子一酸,想起死去的部下,泪水在眼眶打滚,他抹了一把泪水,把那该死的合约交到杨化成手里。

    杨化成稍微看了一下,便撕成碎片,扬得满地都是,还狠狠地踩了几脚:“什么劳子玩意?”

    陆皓月把本忍者的事说了一遍,杨化成连连惊叹:“那么好的手,不简单!”

    杨乐插上了话:“手再好,也比不上猛烈的子弹,只要密集击,他们能靠近吗?”

    杨化成没有吭声了,心里在琢磨。

    张大为和孙大麻子的战争没有停歇过,双方在邮圩这块几成废墟之地进行着拉锯战。双方一直想把杨化成拉入战争中,但派出的人毫无音讯。

    孙大麻子和张大为都派出了人来永乐县打探孙勇和张三立的下落,但都被杨化成矢口否认了,说没有见过他们。后来他们都在永乐县城外几十里的地方发现了他们的尸体,尸体几近腐烂。

    孙大麻子和张大为不能肯定是不是杨化成所为,于是又派出了人跟杨化成谈条件,但都没有见着他,杨乐都说司令外出视察军队去了。

    孙智勇和张大为的人在永乐县一连呆了几,百无聊赖,只得乖乖地空手而归。

    邮圩县的战争让宫泽一郎喜得合不拢嘴,一边派忍者押着大批军火过来,然后带着大把的黄金白银离去,在双方交战之地游刃有余,来去无阻。孙智勇和张大为都把宫泽一郎视为上宾,变着法儿榨取民脂民膏去换成武器。

    东洋忍者都是受过极限训练的高手,不仅近搏斗一等一,而且用剑快捷而毒辣,往往一招就要人命。黑龙会训练的忍者更是厉害,来去很诡密,用枪用刀都利落极快,一般的人还未看清他们是谁便毙命了。

    宫泽一郎本来不想祭出这张王牌的,但邮圩的战争造成流民泛滥,社会秩序大乱,土匪强盗横行,为了一丁点利益便大肆屠杀,为确保军火交易顺利进行,他只得从本本土把这批忍者带过来。

    这批忍者是他训练二十余年才成的,把一个个小孩培养成只听命令的杀手,该是多么艰难的,其间不知有多少人被淘汰,死了,最后才剩下这十多个人。

    这一天,风和丽,在邮圩县枪声时断时续。宫泽一郎站在船头,前后左右都站着黑衣蒙面的忍者。他听着枪声,心无比的舒畅,不得意地哼起了北海道的俚曲。

    由于这艘船装着军火,吃水很深,行驶得比较慢,又插着太阳旗,格外引人注目,于是被一伙盘踞在江汊的盗贼盯上了,他们还未见识到忍者的厉害,认为一定手到擒来。

    他们紧跟着宫泽一郎,在一处芦苇,纷纷下了水,在水底潜行着欺近宫泽一郎。他们扬着大刀从水中纷纷冒出,扑向船舷。

    宫泽一郎冷笑,纹丝不动,等他们爬上船,他大叫一声:“叱……”那群忍者形如鬼魅,欺近,只见刀光剑影,可怜的中国盗贼首异处,血如樱花溅落,好一派血花丝雨。

    在水里的盗贼一惊,赶忙快速泅水逃命,这些忍者哪能放过他们,坠入水中如同蛟龙,游得比鲨鱼还要快,很快追上他们,很快鲜血飞溅,把江面都染红了。

    宫泽一郎狞笑着望着这一切,说了一句:“不自量力!”回了舱。

    这一批军火是运给张大为的,货到时,张大为高兴的,喜得合不拢嘴,瞧着这些锃亮油滑的新式武器,他仿佛看见了胜利的旗帜在迎风飘扬。蓦然回首,他看见了忍者,惊异地问:“他们怎么蒙着面?”

    宫泽一郎微微一笑:“他们是我的手下,保护我的。许安的死让我很心痛啊,他是大大的好人,是为中友好做出贡献的人,是你的人杀了他吧!”

    张大为讪讪的表,说:“绝无此事!你们都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怎么能那样干,许安一定是孙大麻子做掉的。”

    宫泽一郎不想和他啰嗦,说:“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的,到时我一定给许安一个交代。”

    张大为对忍者的认识尚浅,看他们的装束打扮神神秘秘的,好奇地问宫泽一郎:“他们的功夫如何?能刀枪不入吗?”

    宫泽一郎仰天大笑,自豪的说:“虽然血之躯挡不了枪炮,但他们来去于无形,杀敌于不备,万人之中取将军之头易于反掌。”

    张大为有些不信,半信半疑地说:“真有那么厉害?”

    宫泽一郎一挥手,张大为只觉一道黑影一闪,腰间的枪瞬时便不见了,一回头,只见十米开外,一个形窈窕的忍者手里拿着他的盒子炮。张大为目瞪口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连声叫好:“好手,好手。宫泽先生,不妨把你的人借给我用用,灭掉那孙大麻子。”

    宫泽一郎笑了笑,说:“这是不行的,我是商人,只做生意,从不参与你们的战争。”

    张大为极不甘心,说:“我付给你十万两银子,条件就一个,就是干掉孙大麻子。”

    宫泽一郎不屑地说:“不不不,你们的事我不管。”在宫泽一郎的心里,就是让你们打过天昏地暗,只要有战争,就会有军火买卖,赚的钱可比这十万两银子要多得多。

    张大为很失望,知道这老狐狸的想法,于是不再提起这件事。

    宫泽一郎望了一眼张大为,说:“你们这地方太乱了,以后我留在我的国家了,军火交易你就和我的女儿宫泽悠美联系吧。”说完拍了拍手,大叫,“悠美!”

    只见后面一阵爆炸,烟雾迷漫。张大为吓得趴在地上,几乎要尿裤子,他的护卫奋不顾地冲上来,团团围定张大为。

    宫泽一郎“哈哈”大笑,从心里瞧不起这位草莽大帅,大的胆子,怎么能在中原逐鹿,干出一番大事来。

    烟雾散尽,只见一位穿和服的妙龄少女吟吟含笑,粉面漾着迷人的笑容,似羞似嗔,杏形眼似若秋水,似,水波漾,更兼她村凹凸有致,令人遐想。她的手里正拿着张大为的盒子炮。

    趴在地上的张大为瞅着宫泽悠美,傻了呆了迷了醉了,仿佛已入月宫会见嫦娥仙子,全然忘记了人间的凡夫俗子,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眨不眨地,口水从腮角一滴一滴滴下,十足的好色之徒。

    宫泽悠美更加媚了,伸出纤纤玉手,掠下鬓角,如瀑布般的柔发一款一款地摆动,千种风,万缕柔丝,尽迸放,哇噻,我靠,这是怎样的尤物啊,在场的人都迷恋了,不要迷恋哥,记着去迷恋东洋美女吧。

    张大为难自:“他的,真是天仙啊!”

    宫泽一郎咳了咳喉咙,张大为陡然醒悟,自知失态,转而想起宫泽悠美是一名忍者,杀人如麻,便断了好色之心,拍了拍上的灰尘,说:“我以后一定好好跟悠美小姐合作,你放心好了,只要武器弹药源源运来,我的银子和大洋一定会准时付给你。”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