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军队改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伫立在杨化成后的杨乐搭上了腔:“象我这个军如果建制,人数要达到上万,一天的开销庞大,还有武器佩给,需要大量银子,难啊!”

    杨化成也叹了一口气:“依你们之见,该如何?”

    程英手一挥:“向富户征收重税,或者干脆就来个没收!再一个就是开战,向张大为和孙智勇开战,吞并他们的地盘。”

    杨乐赞同道:“只有这么办了,如果不行,只有种植鸦片或者买卖大烟了。”

    杨化成不语,站起来朝外走去。走到门口看见了陆皓月,他正双眼望天,若有所思。

    杨化成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说:“先把部队拉起来,有了人就好办多了。”

    陆皓月点点头,说:“好吧!”

    于是在永乐县出现了奇怪的景象,各个军都在营房前摆上了八仙桌,上方悬一布条,上书:优厚军饷招兵点。

    杨乐和陆皓月自然也不例外,在杨化成圈定的营地摆上了桌子,一根高高的竹竿,上面挂着白底红字的招兵启示。这些被杨化成册封了的军长就差把人捆了来当兵了。

    杨乐还想出了花样,凡是带来一定数量人的,一律即刻晋升为官。

    永乐扩军备战的消息传到孙大麻子和刘大为耳里,他们也急了,这不是在挖我们的墙角吗?于是双方派兵,压至永乐县周边,擦枪走火的大事件马上就要发生了。

    这一天,陆皓月刚招进来一人,便见贾世部的人过来了,二话不说,捆了那人,瞪了一眼陆皓月便走。

    陆皓月急了,大嚷:“干什么?他是我的兵。”

    一个排长模样的人睨了陆皓月一眼:“他是我部的逃兵,我们正在捉他。”

    陆皓月见一个排长对自己如此无礼,大怒,掏出枪晃了晃:“这是我的军营,现在他是我的兵,谁敢带走他?”

    那个排长不理睬,头也不回地继续带着那人走。

    陆皓月挥手一枪,打在排长脚边,溅起火花朵朵,那排长素来骄横,人家毕竟以前是清朝的兵,恼了,一声令下,几十号人回过,端起枪对着陆皓月。

    正在营房外值勤的兵见这阵势,也不等陆皓月的命令,撒开脚丫子跑进去,叫了一伙人出来,全都拿着梭标和大刀。于是出现了有走趣的一幕:冷兵器对抗长枪。

    那排长“哧”地一笑:“看看你们,连枪都没有,还逞什么英雄?真是天大的笑话。”

    陆皓月极为不高兴,扬了扬枪:“枪迟早会有的,而且比你们的还好。”

    顿时,两派人僵持着,谁也不先动手,但都虎视眈眈的。此事惊动了杨化成,他立马赶了过来,一见这架式,心中不悦:“你们干什么?想造反?都是自家兄弟,怎么能动刀动枪的。”

    贾世铁青着脸赶了过来,骑着一头洋马,他见着杨化成象征地敬了个礼,便面对这种场面不吭一声,一副任凭杨化成处理的架势。

    杨化成瞥了一眼贾世,说:“你们散了吧,各自回自己的军营。”

    话未落音,贾世说话了:“那个兵该归谁?”

    杨化成望了一眼陆皓月说:“他是一个逃兵,强留在军营没好处,让他滚蛋吧!我不需要贪生怕死、撒脚丫子跑的货色。”说罢,铁青着脸走了。

    回到司令部,杨化成看到了程英和曾权,两人没有向杨化成行军礼,在他俩的眼里,杨化成根本是不入流的革命党,是他们捧上台的木偶而已,所以有点轻视。

    哪想到杨化成却双脚一碰,向程英和曾权行了个军礼,程英一愣,有些慌乱地回了一个军礼,曾权也跟着行礼。

    杨化成动作飘逸地放下手,说:“公事得公办,规矩不能少了,否则怎能约束部下?我们为高级军官,应该树个榜样。”

    程英脸红了一阵,问:“听说出了大事,我们两人十分担心,过来和司令商量一下对策,为革命党人,我不想永乐再出兵变之祸。”

    杨化成重重地坐在椅子里,说:“必须成立一个部,专管招兵工作,同时训练新兵,最后把他们分配到各军。要发个命令下去,从即起,严各军招兵,违者军法处置。”

    程英和曾权一听,觉得这个办法好。

    于是杨化成要程英兼管招兵工作,新兵训练仍由武雄办。

    一道命令下来,各军都不敢违抗,纷纷扯掉了招兵的招牌,绝口不提招兵的事了。

    为了筹措军饷,杨化成带着杨乐一家一家地拜访富户,希望他们拿出点银子来,但磨破了嘴皮子,大道理说得天花乱坠,富户满脸堆笑的应承,但拿出来的钱只有一丁点,还不够塞牙缝呢,气得杨化成真想来个大抄家,把他们的底全捞了。

    夕阳西下,杨化成和杨乐走在昏黄的街道上,后面跟着一群警卫。杨乐的军只招收了很少的人,充实量只有一个连的人,他正期待程英把招来的兵多分一些给他。

    杨化成很苦恼,默默地思考着,心想只有发动战争这一条路可走了,而且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一阵激烈地枪炮声,杨化成一愣,侧耳倾听,是从东边方向传来的,连忙往东门而去。

    站在城楼上,杨化成举着望远镜望去,看见炮弹的爆炸光芒象绚烂的烟花,枪弹的曳光象流星划破夜空。不一会儿,一个专门探听报的军官前来报告,说张大为部和孙大麻子的人打起来了。

    杨化成一听,喜出望外,心里默默祈祷:打吧,打吧,我可要出人头地了。

    杨乐也很高兴,说:“司令,这一场战下来,他们那一群龟儿子可要损兵折将,大伤元气,我们可趁机而动了。”

    枪炮声把王知富、程英也吸引到东门了,他们见到杨化成都行了个军礼,问了一番况,都举起了望远镜察看。

    两位自封为大帅的军阀终于按捺不住子打起来了。孙大麻子和张大为亲自督战,动用了火炮、机枪,打得很激烈,也很惨烈。

    张大为一直对江东这块肥馋洇滴,这次又听了逃回来的张小勇的怂恿,借着军火银票被抢一事,突然发难,抢先对孙大麻子开火。

    孙大麻子的人仓悴应战,死伤累累。本来在河西驻防的一支部队边打边撽,撤回到了邮圩县。张大为部乘胜追击,渡过大江,锋芒直抵江东。

    孙大麻子急了,连忙集结重兵与张大为抗衡在邮圩县。孙大麻子在邮圩的临时指挥部急得上跳下蹿,看谁都不顺眼,逮着了便是一顿痛骂。

    邮圩县成了战场,当地的富户和百姓纷纷逃亡,扶老携幼的,惶惶然。谁也不想把命丢在这里。

    张大为站在一处高坡上,举着望远镜张望,茫茫夜色,看不清楚。他骂了一句“妈拉个巴子”,想下令发动夜袭,彻底地消灭孙大麻子,独霸一方。

    走下高坡,张大为在一群警卫地护卫下往指挥部而去,路过一片树林时,突然冒出孙智勇的侦察小分队,搂着枪便朝张大为开枪,子弹扫过,前边的警卫纷纷中弹倒地,张大为慌忙趴在地上,大叫:“他的,给我顶住。”后边的警卫赶向前拼命还击。

    这时,张小勇带着一支部队压了过来,他是听枪声赶来增援的。孙智勇的小分队也不是吃素的,组织了顽强的火力阻击。打得张大为趴在地上抬不起头。

    张小勇很恼火,仗着人多,组织了集团冲锋,一波又一波,但都被打得落花流水,死的死伤的伤。孙智勇派出的这支小分队是经过洗脑的,最忠诚最能打的,他们的最高任务便是斩首行动……干掉张大为。现在既然碰到了张大为,他们岂能放过这美好机会,所以表现得异常顽强。

    小分队的人比较少,在张大为的人强力攻击下,死伤累累,但他们就是不依不挠,用猛烈的子弹招呼着张大为,张大为窝在地上觉得憋闷,大叫:“把大炮调来,轰他妈的蛋!”话刚落音,子弹向他这边飞过来。张大为忙不迭地把头伏向地面。

    张小勇忙命令传令兵去传令,要炮兵轰平这片树林子。不一会儿,炮弹如雨般落在这片树林子,爆炸声此起彼伏,地动山摇,碗口般粗细的树被炸得四分五裂。

    张大为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生怕炮弹的碎片误伤自己。张小勇也把头埋在泥坑里,双手捂耳,只等炮火一停,便带人冲锋。

    炮声终于停下了,林子里一片死寂,仿佛小分队的人已经死光了。张小勇没有带人冲进林子里寻歼小分队,而是跑到张大为边,一干人围裹着张大为往指挥部撤退。

    张小勇才没有那么笨,树林子里那么黑,如果小分队的人冷不丁地来个点,自己的人还不是一个一个地完蛋。

    张大为回到指挥部,长舒了一口气,用冷水擦了一把脸,想起刚才的遭遇,恨得牙齿痒痒的,命令道:“给我轰,轰平邮圩,我要孙大麻子死无葬之地。”

    大炮在吼,炮声隆隆,炮弹在邮圩此起彼伏地爆炸着,无数的房子被摧毁,无数的人被炸得血横飞。孙智勇的部队被压制在工事里,抬不起头,没有喘息的机会。

    在后方指挥的孙大麻子举着望远镜看了老半天,除了炮弹爆炸的火光外,几乎看不到人影,他有点怀疑他在邮圩县的部队是否还存在。他脸色铁青,派了几路探听消息的人出去,老半天不见回来一个。

    孙大麻子恨得牙根痒痒的,也布调了炮兵进行炮轰,顿时张大为部的先遣部队进攻被挡住了,有些倒霉蛋被炸得血横飞,其余的人便借着地形物慌忙躲蔽。

    双方的炮战,地动山摇,大量的民居被摧毁,昔繁华的邮圩县一片狼藉,几成人间炼狱,逃亡的百姓慌不择路,纷纷涌进永乐县。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