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有枪便有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杨乐哈哈一笑,应道:“是啊,我是孙大帅手下的,一般很少在外面活动,只是今天执行任务。”

    胡媚娘抚摸着他的脸:“老爷,以后你可常来哦,我这里就是你的家。”

    杨乐十分高兴:“当然当然,以后一定常来,你可是我的心肝宝贝。”说罢,不知哪来的豪劲,又把胡媚娘狠狠压在下。

    杨乐与胡媚娘成天鬼混,如胶似漆,缠绵缱绻,不亦乐乎,把杨化成交待的任务忘掉了九霄云外,女人误国啊,这句话是说得有一定道理的。

    自古以来,色字头上一把刀,我说啊色字钱上取款机,更何况是胡媚娘这样的青楼女子,只认金钱不认,也不认人。

    杨乐把银子全花在了胡媚娘上,忙活了几便变成一穷鬼了。胡媚娘搜遍了杨乐全,一无所获,恼了,粉面含霜,柳眉倒竖,把玩着杨乐的枪,说:“没有银子快给我滚出去!”翻脸比天公还快。

    杨乐悻悻然,讨好地搂住胡媚娘的香肩:“姑,先欠着吧!等我荣华富贵一定八抬大轿娶你回去。”伸手想要回枪。

    胡媚娘把枪口对着杨乐的下,没好气地说:“臭男人,这样的话我可听腻了,成百上千的男人都会说,可一个个在老娘上快话后便跑了。”

    杨乐脸上堆满了笑容:“姑,我的好姑,这枪可不是闹着玩的,快给我吧!”

    胡媚娘哼了一声,把枪塞进杨乐的裤裆里,别过脸说:“滚!没银子充什么大爷?快给我滚!”

    杨乐害怕枪走火,一不小心成了太监,忙不迭地掏出枪退出子弹,放入怀中。他很迷恋胡媚娘,想赖着不走,刚想讨好地求饶,几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为首的大嚷嚷:“谁在这里闹事?没钱还敢在这里混,活着不耐烦了。”

    杨乐大怒,怨恨他们扫了他的兴,想去掏枪。那几个人也是厉害角色,眼疾手快,一拥而上,摁住了他,抬着下了楼,然后一把丢出了门,摔得杨乐差点背过气去。

    好半天,杨乐才忍着浑的痛从地上爬起,冲着回院“呸”,吐了一大口唾沫,大嚷:“娘希匹,老子得了势,一定烧掉你回院,你们这些看家护院的狗奴才,我一定枪毙你。”

    倚在门口的一个壮汉哈哈大笑:“不自量的家伙,你可知道,这回院是我们孙大帅的三姨太开的。”

    杨乐一听,头大如鼓,不敢再撒野,拍了拍上的灰,整了整衣服,朝前走去。走了一程,肚子饿得慌,咕咕地在唱空城记,可自己一文钱都没有,怎么办!

    杨乐朝一个饭铺张望,费力地咽了咽口水,继续往前走,可菜的香味迷惑着他,边走边回头。路过一个卖包子的小摊,杨乐站住了,可怜巴巴地望着,可没有人可怜他。卖包子的小贩见杨乐碍事,白了他一眼:“去去去!没钱滚一边去!”杨乐只得继续往前走。

    一阵凉风吹过,杨乐打了一个哆嗦,才想起那顶可的小皮帽落在了胡媚娘的房里。他想起了枪,忙向怀里摸去,**地还在,他突然有了主意:有枪便有权嘛,有枪便有钱嘛。

    杨乐高昂着头走进了一家饭庄,大大咧咧地叫:“小二,把你们这里上好的菜拿出来,老爷我要尝尝!”

    小二见他脏兮兮地,犹豫着,向老板望去,老板正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杨乐,吃不准这家伙倒底有没有钱。

    杨乐熬不住了,肚子饿得厉害,眼冒金花,于是掏出枪往桌上一砸:“快给老子好酒好菜!”

    店老板吓住了,忙从柜台后走出来,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地说:“将军,马上上菜!”向小二挥了挥手,小二飞一般进了厨房端菜去了。

    这一餐杨乐吃得很尽兴也很饱,他很想掏钱给老板,可实在是没有,于是用枪点了点老板的头,说:“我忘记带钱了,先赊着,等发了军饷再给你!”

    店老板点头哈腰地说:“将军慢走!慢走!”等杨乐一出店门,便呸了一声:“什么东西?”

    酒足饭饱的杨乐心悦愉地走在大街上,不时哼几句俚曲,他倏地想起了杨化成交待的任务,连拍自己的脑袋,叹自己笨,想不出办法来。但是要去探听报,需要钱啊。

    街拐角处是一个当铺,大大的招牌在风中摇动,惑着饥寒交迫中的穷人,杨乐走了进去,高高的柜台后面一个帐房先生盯住杨乐,喝问:“当点什么?”

    杨乐掏出枪砸在柜台上,装着恶狠狠的模样大叫:“当五两银子!”

    帐房先生吓住了,面无血色,战战兢兢地点头:“军爷,好说好说。”转拿了五两银子递出来。杨乐一把抓了,收回枪,说:“我是孙大帅的人,明天我来还你。”

    帐房先生连连摇头:“不用了,不用了,军爷拿去用便是。”

    杨乐心里很高兴,心想这孙大麻子的兵真是作风败坏,把老百姓欺负成咋样,看来我家少爷有希望赶走这孙大麻子。

    有了钱的杨乐立马想到了胡媚娘,心痒痒地,按捺不住地往回院走去,走到门口,刚想进去,被一壮汉拦住了,“干什么的?滖!”

    杨乐掏出了上的银子亮了亮,说:“我有钱啦,让我去找胡媚娘吧!”

    壮汉睨了他一昵:“胡小姐有了客人,你改再来吧!”说罢把他往外推。这壮汉才瞧不上小小的五两银子呢。

    杨乐没辙,只得在回院门外逗留,走来走去地张望。这时,张小勇和许安两人说说笑笑地从回院走了出来,两人一通快活,兴致蛮高。杨乐眼尖,远远地看见了,怕被认出来,赶忙背过去。

    许安和张小勇从他边走过,丝亳没注意。但杨乐盯住了,心想真是好运气,得来全不费功夫,便远远地跟上了。

    一个街口,张小勇和许安分了手,各奔一方。杨乐愣了愣,决定从张小勇下手,那许安看样子是奈不何的。

    张小勇刚才在回院无所作为,心里不甚痛快,走得慢腾腾地,在一个无人的巷口,杨乐赶上前,用枪柄往张小勇头上狠狠一砸,张小勇不提防,眼一黑,晕了过去。

    杨乐背上张小勇,来到了一处树林子,用树藤绑了,然后撒了一泡尿在张小勇脸上,张小勇醒了过来,眼见是杨乐,挣扎着,大叫:“该死的混帐,绑老子干啥?有本事放了我单挑。”

    杨乐嘻嘻一笑:“你叫什么名字?告诉你,你跟许安的事我全知道。”用枪口在他额头上一敲,“什么时间交货?”杨乐心里没底,纯粹是瞎蒙。

    张小勇不答,瞪眼怒目。

    杨乐恼了,一脚踢向张小勇的裆部,张小勇疼得大叫,还是不吭声。

    杨乐继续踢,张小勇熬不住了,说:“三月七午时,响水湾交货。”

    杨乐怕他说假话,又狠狠地踢向他的裆部:“真话吗?是真话吗?”

    张小勇疼得眼泪直流,连连点头:“是真的,是真的。”杨乐住了手,顺便一耳括子,“去你娘的。”扬长而去。他得尽快赶回永乐县,因为明天就是三月七

    杨乐顾不上胡媚娘了,往渡口走去。一个街口围了一大圈人,伸长着脖子看闹。杨乐透过缝隙看过去,原来是一个面色黝黑、浓眉大眼的汉子在卖艺讨钱,他打拳打得虎虎生风,更奇的是小刀连连飞出都扎中一板的圆心。

    杨乐不以为意,刚想走过去。那壮汉双手抢抱拳,高声嚷:“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请大伙赏几个小钱吧!”此语一出,人群顿时做鸟兽散,杨乐走得迟了点,只有他还呆在不远的地方。

    壮汉一脸失望,望了望杨乐,叹了口气,准备收摊走人。

    杨乐突生怜悯,走到壮汉前,塞给他一两银子,转便走。

    壮汉在后面大叫:“谢谢!谢谢!”

    杨乐头也不回,抛了一句话:“永乐虽少,但正值用人之际,你一好功夫,何不去投军?”

    壮汉一听,愣了愣,丢了摊子,背起包袱追上杨乐:“我叫陆皓月,我跟了你吧!”

    杨乐心奇,自己随便说的话,他怎么认真。便说:“你真是爽快,好吧,跟我走,你一定大富大贵。”

    陆皓月后来真是大富大贵,是杨化成的嫡系,官至军长,战功赫赫,只是死得早,没享到什么福。

    杨乐和陆皓月一前一后地走向渡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从闲谈中,杨乐得知,陆皓月是个孤儿,从小跟着杂技团讨生活,受尽了人生的折磨与苦痛,同时练就了一手好飞刀和一好力气。后来逢战乱,杂技团被军阀混战打散了,大家各奔东西,陆皓月只有流落街头靠卖艺为生,饥一餐饱一餐地捱着子。

    陆皓月听到杨乐的大名时,吃了一惊,用手指一指大江对岸:“听说永乐县有一对活宝,其中一个也叫杨乐,汰,浪公子竟莫名其妙地一步登天,成了一方军阀头目,真是啼笑皆非。”

    杨乐一听此言,十分不高兴,说:“我就是那其中的活宝之一,虽然以前有些游戏人生,但现在已改过从正。我家少爷是一心革命的,大家都是把钱往回捞,而我家少爷却是把钱往外拿,还死了老夫人,你说,他是好是坏?是浪公子还是真正的革命党?”

    陆皓月奇道:“从家里往外拿钱的一定是好人,是为民谋利的好人。”

    杨乐一听,拍了拍陆皓月的肩说:“跟着我家少爷吧,你一定会出人头地,他可是上天眷顾的,要不然一夜之间成了都督,这是天意啊。”

    陆皓月琢磨了一阵,觉得在理,点了点头。

    渡口,站着两排荷枪实弹的大兵,他们歪戴着军帽,对来往的人骂骂咧咧地,不仅检查行理,还搜着,顺便把钱也搜进了自己的腰包。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