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兵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都督府,里面人声鼎沸,吵吵嚷嚷的,嗓门最大的当属武雄。杨化成极为恼火,这些人几时把自己当成都督,都是自以为是的主儿。

    杨化成沉着脸走进去,用目光冷冷地扫视了在场各位,民军和前朝旧吏几乎都到齐了。

    王知富瞅见杨化成沉沉的脸,不住心里高兴,抢上前说:“都督大人,我们的奉禄什么时候发啊?我们全家可等买米下锅呢?”登时林锋、贾世等人也抢上前发问。相反的,程英这边这些人反而没了言语。

    杨化成心里冷笑:这些人家里藏着大把大把的银票和现洋,竟在我这里哭穷。

    杨化成一挥手,朗声说:“缓几吧!现在最需要发的是兵饷,我会叫人先发一部分,其余的缓几。”回头朝武雄、林锋说,“你俩盯着城里的动静,决不让手下弟兄借着兵饷之事闹事,如有人带头闹事,格杀勿论!”然后一挥手,“你们散了吧!”朝内室走去。

    楚红袖正坐在沿上缝补着旧衣裳,她体贴杨化成,明白此时的他心十分不好,于是放下活计斟了一杯茶给他。

    杨化成望着楚红袖,倏地抱住她嚎啕大哭……

    兵饷只发了一部分,那些穿着新式军服的兵丁吵吵嚷嚷着,愤愤不平,仿佛天下的不公全降临到他们上了,更要命的是他们吃的白面馒头也没有了,全变成了野菜稀饭。

    程英的手下倒不在乎,因为他们是从贫苦的子过来的。但前清朝旧吏就怨声载道,纷纷嚷着要杨化成下台,说在王知富的领导下,吃香的喝辣的,在这个浪公子杨化成领导下狗不如。

    兵变是在后半夜发生的。一帮喝得醉醺醺的兵丁打砸了绣楼,并纵了火。程英闻讯带兵前来救火,没想到一个兵丁趁着混乱向程英放冷枪,只是天黑失了准头,子弹从耳边擦过,顿时落下一脸的血,程英气极了,随手一枪击毙了那名兵丁,这一下不得了,贾世部的人纷纷拿起武器,与程英部对峙,顿时城里枪声不断。

    武雄和林锋前去制止,但所部官兵纷纷加入各自的阵营,互成对峙,一句话就是乱糟糟的,革命派与前清朝旧吏的矛盾激化。

    消息传到王知富耳里,他大为高兴,以手加额:真是天助我也。窝在家里静待佳音。并调派了最亲信的部队护卫自己。

    杨化成听到消息,赤着脚蹦下,想去调解调解一下,刚穿好衣裤,一伙兵端着枪冲了进来。

    杨化成大怒:“你们是谁的手下?这么胆大妄为,想干什么?”

    为首的是一个陌生得紧的彪形大汉,他用枪顶住杨化成的前:“妈拉个把子,你的算是什么都督,呸!”一泡口水吐在杨化成脸上。

    楚红袖在上吓得直打哆嗦,大气不敢出。

    杨化成心想自己还是个都督,大叫:“岂有此理,杨乐,把他们都给我绑了!”高声连叫几声,无人应答。

    那个彪形大汉“哈哈”大笑:“你那些警卫,全都是熊包,早被我们料理了,尤其是你那奴才,拳脚功夫太差劲,简直是不堪一击。”

    杨化成顿觉无望,自己的嫡系军队正在城外练,是赶不回来救援的。但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只有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化解这次危机了。

    杨化成仔细打量这些人,不一会儿便知道他们是王知富这边的人,因为他们在城里难得晒雨淋,面皮白白的,一脸的骄横。

    杨化成用手拨了拨前的枪,说:“兄弟,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你们不是要军饷吗?你们的银子我可全拨给王副都督了,他克扣你们的军饷,你们得去找他啊!”

    为首的彪形大汉一愣:“杨大都督,你睁着眼说瞎话吧,我们王大人不是那样的主。”

    杨化成确定了他们是王知富的人,便觉得好办多了,人嘛都是追名逐利的角色,只要晓以利害,许以恩惠,给划出美好的明天,人啊还是听话乖乖的,可以说比哈叭狗还要卑微。

    杨化成一本正经地说:“你是猪脑哦,你们王大人主政时,不是经常克扣你们的军饷吗?自古以来,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去找王副都督吧!”便一股坐在椅子上。

    这些兵丁一听此言,细细一想,觉得杨化成不象是说谎,他们的意志本不坚强,于是都垂下了枪口,尤其是那彪形大汉,本来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一听此言,骂骂咧咧几句收枪入怀,在杨府中东瞅西看起来。

    杨化成坐在椅子上,手向藏在椅后的枪伸去,恰这时武雄带人冲了进来,他挥手一枪撂倒那彪形大汉,其他的人早就软蛋了,一个个举起了枪投降了。

    杨化成摸不准武雄的来意,依旧坐在椅子上没动,武雄把枪插入怀中,一把扶起杨化成:“都督,幸亏我来得及时,要不然麻烦了。对了,杨乐呢?”

    杨化成松了一口气,心想革命党人真英雄也。这时几个人找到了杨乐他们,都鼻青脸肿的被绑在后偏厅,便赶过去松了绑。

    杨乐一见那帮举着双手窝在一边的人,恼火,每人一巴掌,边打边叫:“谁叫你们来的?谁叫你们来的?”那帮人默默承受着不吭一声。

    这时王知富赶来了,一见杨化成便握住他的手,连连摇着,说:“杨都督受惊了,这帮兵痞真是混蛋,拖延几军饷便闹事,真是混蛋!”走到那几个兵丁面前就是几巴掌。

    都督府之围虽然解了,但城里依旧乱哄哄的,流言蜚语流传,老百姓人心惶惶,更要命的是张大帅和孙大帅听说永乐兵乱,都派了兵压境,只等大乱便要进军围剿。

    王知富、林锋和贾世生怕他们出兵便夺了他们的权势和地位,便下令不准闹事,违者杀。程英他们这一群革命党人对两位大帅也生厌恶,见前清朝兵勇都收了枪,便也息事宁人收了枪。于是城里恢复了平静,呈现一派祥和和睦的气息,只可惜了曾经誉满江南的绣楼,成了一堆灰烬,还有那稀里糊涂做了冤死鬼的一些士兵。

    经此兵变后,杨化成越发感觉到拥有嫡系军队的重要了,同时加强了对军队的整肃,对手下士兵进行反复的、复一的洗脑,要他们忠于自己。

    虽然兵变土崩瓦解了,但各式各样的尖锐矛盾依然存在,随时会象火山一样爆发。尤其是欠缺的军饷,就象压在士兵心底的活火山,随时会被煽动而乱。

    为了稳定军心稳定人心,杨化成在全城贴出了无数的通告,说对暴乱者严惩不殆,同时承诺一定把永乐搞成富饶之地,把欠缺的银两一一补齐发下去。在通告的末尾发出了呼吁振奋人心,说为明天的幸福生活努力奋斗吧!

    为了拱卫杨化成的生命安全,杨化成特调武雄一标人马驻扎在都督府外围,同时任命杨乐为新标标统,把正在城外训练的新军带进了城内,同时为了了解军民的思想政治动态,特成立了军事调查处,负责监视有关人员。军事调查处也拥有一标人马,都是杨化成的亲戚当权,标统是杨化成的堂弟杨立成。

    杨化成看着一场兵变消殆,松了一口气,想起要杨乐去江东打探消息的事,于是叮嘱了几句,亲自把杨乐送到渡口,紧握着他的手说:“为革命鞠躬尽瘁,必要尽心尽力,在江东地界特别小心,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最好的朋友。”

    听到杨化成这一番感人肺腑、甜入心中的话,杨乐泪水盈眶,哽咽着说:“我一定竭尽全力,为少爷办好这事!”说罢紧握了一下杨化成的手,意志坚定地转走上渡船。

    望着杨乐离去的背影,杨化成感复杂,不知道这一番生别会不会是永不再见?

    回到永乐县,武雄正在都督府来来回回地踱着步,他粗手粗脚、大大咧咧地,每一次走动,陈旧的原县衙便扑簌簌掉灰尘。

    杨化成的出现让武雄欣喜若狂,他双手抱拳,说:“都督去了哪里?也不叫我去保护,如果有三长两短,如何是好?”

    杨化成笑了笑:“一场兵变都没有要了我的命,我可是有天人庇佑的。说吧,你有什么事?”

    武雄佩服得五体投地,越发相信杨化成是真命天子了,说:“都督一定是天上的星宿下凡,我武雄一定誓死追从,我可是相信天命论的。对了,这场兵变是贾世部挑起的,我们可一举干掉他。”

    杨化成望着武雄,缓缓地摇头:“不可不可,此举更加激发矛盾,引起相互仇杀,永乐百姓可要受苦,革命难道是争权夺利的杀戮?”杨化成说出这番话,觉得自己怎么水平越来越高了,政客军阀的冷功夫已修炼成功矣。

    其实在杨化成的心里无不想一举拔掉贾世等一批异己,巩固自己的地位,可现实太残酷,只能凭一时之忍换后丰满的羽翼。

    这时卫兵跑来报告,说贾世前来求见。

    武雄望着杨化成,杨化成偏头示意他从后门出去。武雄用复杂的眼神望了他一眼,拱了拱手,从后门走了。

    贾世的出现让杨化成心中不悦,但脸上还是露着笑容。贾世个子很高,比杨化成高一个头,他见到杨化成便立正,敬了一个军礼。杨化成笨拙了回了个军礼,寻思自己应该多学习下敬礼,显出威严和气势。

    贾世见杨化成笨拙的模样,心里头越发瞧不起杨化成了,但于王知富的叮嘱,硬着头皮说:“卑职没带好兵,没有约束手下弟兄才酿成今之兵灭,卑职有罪,请都督大人责罚!”话虽然说了出来,但生硬冷冰冰的。

    杨化成面容一板,说:“你知罪就好,来人啦……”贾世一听,手向腰间摸去,他要抓枪。杨化成见贾世的动作,撇了撇嘴,说,“看茶!”

    贾世手仍按在枪柄上,以防杨化成干掉自己,他现在心里莫名地起了惧怕,惧怕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

    杨化成缓缓地说:“这场兵变是你部首先发难的,你有责任,但我不追究,你好自为之。你们的兵饷,我优先发放,但请稍待些时。”

    一名卫兵端上了茶,杨化成手一挥,示意贾世落座品茶。贾世哪敢喝茶,也不想在这里多呆,忙敬了个军礼:“卑职一定面壁思过,严肃军纪,约束部下!如都督没别的事,卑职告退!”

    杨化成懒得回礼,笑着说:“你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