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闲逛关帝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立人 书名:好运司令
    公元1913年,暖人的南风象小人软绵绵的手拂着杨化成的脸,他惬意地伸了伸懒腰,折扇一挥,“踏折柳去也!”乐滋滋地出了杨府。

    仆人杨乐拭掉刚才睡午觉遗留在下颌的唾沫,赶忙跑向前,紧跟在杨化成的后面,问:“爷,去关帝庙吧!那里游人甚多,还有许多漂亮的娘们呢。”说到这里,杨乐拼命地咽了一泡口水,仿佛嗅到了女人香喷喷的味儿。

    杨化成折扇一挥“啪”地一声砸在杨乐头上:“没出息。男子汉大丈夫,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儿女长,何以安邦治国?”

    杨乐捂着生疼的头,连连点头:“爷,你说得对!说得对!女人总是祸水,会误大事的!”

    刚出了院门,杨化成刚想撩起袍角,来一个飞奔,后面便传来了他老娘尖厉的声音:“成儿,去哪儿?总是游手好闲,东游西逛,赶快回来温习功课。”

    杨化成回头瞥了一眼老娘:“憋得慌,出去走走,半个时辰就回来。”一个起步,飞奔而起,仿佛一朵云彩被风吹着,在街道上跌跌撞撞的。

    杨乐憋足了劲,紧跟在后,张着一双手,大嚷:“爷,等等我!等等我!”

    杨化成不理睬,觉得好玩,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呯呯呯”,痛快!一不留神,一头撞在一个女人怀里,女人一个趔趄,摔倒下去,“当”地一声,一个黑乎乎的家伙从怀里跌落。杨化成看见那个家伙,竟是一把盒子炮,脸色苍白。

    那个女人凶狠地盯了他一眼,一把抓起盒子炮揣进怀里凑到他面前:“你是谁?清廷走狗?”杨化成连连摇头:“不……不……不……”

    杨乐这时也赶到了,他瞅着那女人,叫了一声:“爷,你好运气。你认识这娘们?”

    杨化成这才醒悟过来,仔细地打量那女人,二十四、五光景,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但是眼睛是凶煞的三角眼,出的光芒仿佛要吃下人去似的。

    在街道上的行人仿佛找到了好奇心的老家或者幸灾乐祸的根,纷纷凑了过来瞧闹,女人跺了一下脚,鄙夷地瞥了一眼杨化成,转便走。

    围观的人群呆站了一会儿,甚觉没趣,交头接耳:“怎么没打起来?”“怎么那娘们没骂杨少爷?”“杨少爷游手好闲的,幸许那娘们是他的相好呢。”纷纷散去。

    杨化成看着那女人的背影不见了,才仰头向天,喃喃自语:“她是什么人?革命党?公主格格?”杨乐不明白怎么回事,跟着杨化成望着天,只见天上白云朵朵,随着风缓缓移动。

    杨化成想了老半天,猜不透那娘们的份,便搁下了,兴致又起,摇着折扇,吟着南唐后主李煜的诗:“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水向东流。”

    关帝庙,上香拜佛的人很多,男男女女,有衣衫褴褛的穷苦百姓,也有保养滋润的地主官僚、夫人和小姐。

    杨化成从庙祝手里买了一大把香,庙祝笑迷迷地讨好道:“杨少爷,好人有好运,上天会永远永远保佑少爷的。”

    杨乐心里不痛快了,心想:“这家伙怎么把我想说的话先说了。”侧着眼狠狠地剜了她一眼。庙祝一愣,努着嘴吐了一泡口水:“天杀的,永远是奴才命!”

    杨乐恼火,盯着她的脯看了一眼:“的,尼姑的竟还有碗口大,真奇怪!”

    杨化成听到了,回头望去,只见庙祝徐娘半老,眉目之间全是风。杨化成不由有点心猿意马起来,这庙祝见杨化成一副色相,更加得意了,柔蜜意从眼角飞出。

    杨化成赶紧收回目光,在心里连连吟诗:“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六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上完香,杨化成背着双手出了大不住向庙祝看去,只见她正向他抛着媚哏,杨化成心呯呯直跳,感觉到一股暖流蔓延到丹田。

    大外,车水马龙,一些摊贩争相销售着一些小玩意儿。杨化成看了几处,觉得没劲,绕到了关帝庙的后山,只见这里摆了几个摊点,都是赌档,有很多人在这里大声吆喝,下着筹码。

    杨化成不由手痒,挤到一个摊贩那里。杨乐挤了老半天竟挤不进去,眼珠儿一转,大叫:“革命党来了!快跑啊!”围观的人群顿时“哄”地一声散了,有几个胆小的竟钻到了桌子底下。杨化成吓得心突突直跳,脑子一片空白,木木地站在当地。

    杨乐兴高彩烈地奔到杨化成面前,叫了一声:“爷……”杨化成醒悟过来,折扇在他头上猛敲:“谁让你叫的?谁让你叫的?你是想吓死我,是不是?”

    杨乐大嘴一咧:“我挤不进来,只得出此下策了。没想到,竟有这么多怕死的草民。”

    话未落音,杨乐感觉到四个壮汉团团围住了他,而且个个右手揣进怀中,尖尖的的**的东西抵住了他。杨乐哑口无言,张大了嘴环顾左右,只见他们斗戴斗笠,遮住大半个脸,其中一个留着一撮小胡子的人低声喝问:“革命党在哪里?快说!”

    杨乐双脚直打哆嗦,张口结舌:“爷……爷……”

    杨化成瞧瞧四人,知道他们有枪,略微镇定一下,双手抱拳:“请问……”小胡子舍了杨乐,近杨化成,一双鹰眼盯了他片刻,突然叫了一声:“撤!”四人几乎同时起步,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杨化成觉得那小胡子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只是斗笠压得很低,遮住大半个脸。杨化成想了老半天,才想起那小胡子是巡防营管带林锋,曾和他喝过花酒,是个狠角儿。

    杨化成感觉到关帝庙将要出大事,说不定是一场火拼,他望着呆呆不知所措的杨乐,嘟喃了一声:“回去吧!”杨乐默默地跟在杨化成后面,脸色苍白,仿佛一阵惊吓吓掉了他红润的血色。

    路上,来来往往行人匆匆,一些传闻在街上流动,说的都是革命党人在县城武装暴动,劫了大牢,劫走了十五个将要被处斩的革命党人,有的更是绘声绘色地说革命党人在杨集有个老窝,秘密制造炸药……听得杨乐双脚直发抖,嘴里喃喃:“这是什么世道?这是什么世道?”

    杨化成反而有些高兴,心里想:“革命了,终于要革命了,这长长的辫子快要灭了,那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终于要做废了。”吟诗一首:“头顶青天脚踏土,昂天长啸地三抖,看八万里江山青秀,九千仞瀑布,问苍天,谁为尊主。龙已没,蛟无处,夕阳红,一朝无,何不奋起出英豪,千里江山绵绣,握于手中。”

    “爷,这是一首反诗啊,要杀头的!”杨乐提醒主子。

    “你懂个!我杨爷要龙起杨集了!”杨化成高昂起头颅,一副筹措满志的样子。就是这首反诗,成就了杨化成一个革命者的形象,我想他的革命斗争史应该从这时算起。杨乐的确是个见识短的人,他怎么能看到一个将要诞生的伟人呢。

    刚走进杨府,杨化成和杨乐便被几个手持木棍的人团团围住了。老夫人双目含怒,坐在太师椅上盯着杨乐。

    杨乐受不住,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不关我事,不关我事,是爷要出去逛逛,我……我拦不住!”

    “住嘴!给我打这奴才,打他三十棍!”老夫人伸手一指,两个家丁挟起杨乐,把他掀翻在地,噼噼啪啪猛打股。

    杨化成跪倒在地,替杨乐求:“娘,不关杨乐的事,是我要出去的,真的不关他事。”

    “住嘴!你不思上进,不求功名利禄,前天和林管帶在玉绣楼喝花酒玩女,今天又不读书去关帝庙和一个尼姑眉来眼去,真是羞煞我了。”

    杨化成恼了,站起来大嚷:“谁盯我的梢?谁监视我?小人!走狗!”

    “混帐!你竟敢骂你表哥。要不是你表哥告诉我,我才不知道你去关帝庙干什么好事了?”老夫人大怒,“给我打这不孝子,打死他!”众家丁面面相觑,不动。

    “你们反了不成!给我打!”老夫人走过来拉过一个家丁手中的木棍,拦腰打过来。杨化成连蹦带跳地躲过,大叫:“杨乐,走啊!”分开家丁,连奔带跑往外闯。

    杨乐被打了五大木棍,听到杨化成的话,勇气自胆边生,大叫:“啊……”正在动手的家丁一愣,杨乐从地上爬起,撒开双腿,追赶杨化成而去。一路上,他竟忘了股的痛,只有一个目标,紧跟杨化成。杨乐这一跟竟跟出了名堂,后来官至警卫团团长,权赫一时。

    出了府,杨化成才感觉到懊恼和后悔,这一番折腾,晚上是不能回去了,可自已的钱全在关帝庙输光了,今天晚上怎么过?杨化成问杨乐:“上可有钱?”杨乐捂着肿着老高的股,把头摇得如拨浪鼓。

    夕阳西下,杨化成和杨乐两人从街头逛到街尾,又从街尾逛到街头,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他想起了表哥,想去他那里,可一想到他是告密的人,气不打一处出,大叫:“混蛋!混蛋!”杨乐肚子饿扁了,盯着一个卖包子的摊点,一个劲地咽口水。

    杨化成走了过去,笑着说:“给我来四个包子。”卖包子的老头打量了他一眼,脸上堆满了笑容:“杨少爷,我不敢得罪你,可更得罪不起老夫人,你刚才在府里大吵大闹,已传遍了杨集,我……我……不敢卖你包子。”

    杨化成苦笑:“我娘和我毕竟是亲母子,吵吵闹闹的还不是一家子,说不定明天又和好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好运司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