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102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102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权色的争斗102

    五个案犯全部落网,1?12恶杀人案件,终于告破。

    市电视和市报等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件事,双江市晚上的大街上,又多了许多三三两两的行人。

    王富仁守在医院里,焦急如焚。他老婆听到女儿出事了,匆匆从深圳赶回来。

    夫妻两坐在那里,居然无计可施。

    手术室里匆匆忙忙,医院里所有的精英全部聚在一起,全力抢救华龙集团这位千金小姐。王富仁老婆卢翠莲一边骂,一边道:“好端端的,去搞什么烧烤,活生生的一个人啊?这下该怎么办?谁来救救我们家小雪。”

    “别哭了,哭有什么用?都是你平时管教不严。”王富仁也是一阵揪心的痛。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发生这种事呢?

    他双手撑着头,痛不生。↘↘在↘线↘书↘库↘

    要是王慕雪回不来了,王富仁在想自己该怎么办?赚的钱再多,公司搞得再大,一切都是浮云。象王富仁这样的人,钱到了一定的程度,只是一个数字。几十亿和几个亿,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对于他的人生,也就那么回事。现在对于他说,金钱,地位,都有了,如果发生中年丧女的悲痛,那绝对是不能承受的。其实他的心理,跟老婆一样,只是男人习惯隐藏自己的痛苦。

    刚才他听两个女孩子讲述了整个过程,吓得连冷汗都出来了。那伙匪徒,可全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王富仁觉得,她们能活着回来,已经很幸运了。

    市委市政府很关心王慕雪的况,何子键来了,后面跟着市委秘书长还有一些王富仁熟悉的官员。

    “慕雪的况怎么样了?”何子键匆匆赶来,很关心此事。

    王富仁摇摇头,手术室里还没消息呢?

    “王董事长,不要太心急,我吩咐过了医院,一定要尽早大的努力,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慕雪的生命。”

    王富仁感激地握着何子键的手,“何子键,给您添麻烦了。”

    他刚才听说了整个过程,要不是何子键出面,恐怕后果更糟。

    堂堂一个市委书记,关键时候,而出。不顾自己的安危,换回了几个人质的生命安全。王富仁还能说什么?只是王慕雪这丫头太倔了,连王富仁也没有搞明白她这么做的动机。

    她不是很恨何子键吗?干嘛在关键时候,又故意撞倒他呢?王富仁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女儿在紧要关头,做出如此举动?

    手术室时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取下口罩。院长也随后出来,“何子键,您们都来了?”

    院长带着大家,走进了一个小会议室,不等众人问起,便将王慕雪的况给大家说了,“手术很成功,子弹取出来了,没有穿透。”

    听到这话,大家都松了口气。

    院长望着众人,最终把目光落在何子键上,他拿出一张片子,“这是刚刚做的ct,只差零点几公分,就打中心脏了。要是真偏那么一点点,估计神仙也救不了她。”

    “目前她的况还算稳定,不过,一切都在等到二十四小时之后,才能确定是不是真正脱离危险期。”院长把况说完,何子键握住了他的手,“谢谢院长,你们辛苦了。“王富仁松了口气,扶着老婆,“不要哭了,我们去看看慕雪。”

    “院长同志,不论花多少钱,你们都要好好帮我治好小雪,我给你们磕头了。”王富仁老婆突然来到院长面前,冷不防就跪下去。

    院长吓得脸色都白了,“王夫人,王夫人,你这不是折杀我吗?何书记说了,抢救小雪是我们医院的政治任务,我们医院会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病人。这你们就放心吧!”

    “何子键,谢谢您,谢谢您!”卢翠莲又跑到何子键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子。此时的卢翠莲,完全没有了贵妇人的样子。

    何子键扶起她,“王夫人,我何子键为双江市市委书记,愧对广大市民,也愧对你们。发生这样的事,我代表市委市政府给你们道歉了。”

    “不,不,不!何子键,您言重了,言重了。”王富仁一脸诚惶诚恐,结结巴巴地道。这次恶杀人案,市委市政府在这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与牺牲,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市电视台基本上天天报道这些事迹,从案子一发生,每天都有关于案子进展的报道。何子键做为一个市委书记,一直奋战在最前线,大家对此事也无可厚非。

    因此,何子键的道歉,引起了王富仁和其他人的恐慌。市委书记,做到了这一点,广大市民还有什么话说?每天报道出来的新闻,几乎都可以看到何子键为了这案子奔波的影。这不是做秀,而是实实在在铁一样的事实。

    步坚固坐在茶馆里,看着对面的宁成钢,缓缓道:“人家是求政绩来的,论实干,你我真不如他。”

    医院里传来王慕雪伤势稳定的消息,何子键这才回了宾馆累了这么多天,终于有所展获,这次行动大获全胜,一举歼灭了五名毒贩。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根据广省警方提供的报,他们携带的大量毒品,至今下落不明。从几名人质的口中也得知这么一个消息,三人将毒品藏在某一个地方。

    只是这么多天以来,这些人将毒品到底藏在哪里?目前尚是个谜。因此,这批毒品一天没有找到,公安局的任务就一天没有完成。

    不过,这批隐藏的毒品危害,远远没有这几个毒贩来得这以令人恐慌。何子键回到宾馆里,就想好好歇一会,舒舒服服睡一觉。

    秋飞雪因为爷爷的去世,请了七天假,这段时间,她的工作依然有温雅代劳。

    何子键躺在上,脑子里乱糟糟的。自己致力于发展经济,巩固社会治安。没想到麻烦事接踊而来。双江领导班子里,个个人心涣散,勾心斗角,没几个真正用心为民办事的。

    这是一种社会现象,也是一种风气,何子键知道,如果要彻底改变这种现状,扭转这种风气,恐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冰冻三尺,非一之寒。

    现在双江市是全省排名前五的经济强市,不论是政府官员,还有地方群众,都算是相对富有,尤其是临江镇那一带的群众,每年用房子出租得来的钱,足足抵一个普通工人工作两年。

    这些工业群边上的村民,随便做点什么小生意,每年的收入也是好几万,甚至十来万。因此,象他们这样富裕的人群,思想上容易养成一种养尊处优的习惯。

    何子键本来想把双江市重新规划,将城市发展中心向两河之中偏移,建立一个黑川第二大城市的计划,只得暂时浅搁。因为他发现,改善投资环境,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正在心里琢磨着双江市未来几年的发展趋势,手机响了。温雅打电话过来,“你在干嘛?”

    “躺在上,不想动。”

    “八点多了,好象你还没吃饭吧?”

    “没胃口,就这样躺着吧!”

    “我也在房间里,睡不着,看天花板呢!”温雅躺在上,轻言细语道。

    “怎么啦?”

    “下午接了个案子,感觉怪怪的,也不知道怎么说起。”

    “哦?怎么回事?”何子键坐起来,“说来听听?”

    说完这话,才想起温雅就在对面,便道:“到我这里来吧!”

    “嗯!”温雅挂了电话,出来的时候,在镜子里反复注意自己的形象,发现没什么不对,这才敲响了何子键的门。

    进门后,温雅很主动地泡了两杯茶,然后坐在何子键对面。何子键点了支烟,“说吧,又接到什么案子?让你心神不宁的。”

    温雅喝了小口茶,淡淡道:“今天下午,我刚刚从那个客户那里出来,碰到一个三十不到的女人。”

    “这个女人有什么奇怪吗?”何子键抽着烟,靠在沙发上。

    “这个女人是个孕妇,肚子里的孩子有五个月了。她跟我说,她想起诉一位妇儿医院很有名气的专家。这位专家是专治不育不孕症的,在全国也很有名气。她不知道自己有几分把柄,所以找上了我。”

    何子键不懂了,“为什么?人家帮她治好了不育不孕症,干嘛还起诉人家?”

    温雅道:“我跟她谈了足足两个小时,她告诉我,自己今年二十八岁,结婚五年,一直没有生育。但是他和老公的感很好,又不想离婚。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了这位专治不育不孕症的专家。”

    “据说经这位专家手里治好的不育不孕症病人,光是双江市都有一百多例。鉴于这么高比例的治疗水平,使得这位专家在整个行业中,名声显赫,价百倍。但是,偏偏在这位孕妇上,发生了一点意外。”

    温雅静静地说着,何子键也没打差,听她把事讲完。

    事是这样的,这位孕妇叫罗小红,是京剧场的一位演员。他老公是一家外贸公司的高管。刚才提到了,两人结婚五年,一直没有生育。于是罗小红在朋友介绍下,找到了这位专家。

    专家让她在医院里做了各项指标的检查,又让她把老公叫来,也在医院做了一个*成活率的化验。

    几天以后,这名专家打电话给她,让罗小红去他的私人诊所,说是给她做关于卵巢方面的检查。

    罗小红当时也没有怀疑,立刻就赶到了专家所说的私人诊所。而且第一次是她老公陪她一起去的。专家带着她在检查室里忙乎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做完检查之后,对两人说,男方没有问题,关键出在女方上。

    专家要她一个星期二次,到自己的私人诊所里接受检查。而且给她开了很多关于不孕不孕的药。这些药很贵,每次都在一二千元左右。

    罗小红和老公的收入都不低,为了孩子,更是值得也愿意去花这个钱,谁也没去计较这么多。他们都抱着同样的心思,只要能治好这病,比什么都强。

    于是,罗小红就一次又一次在专家的诊所里看病,拿药。专家跟她保证,半年之内,绝对让她怀上小孩,如果无效,保证退款。为此,双方还签下合同。

    因此,罗小红夫妇在这上面,花了不下十万元的治疗费。因为有专家的承诺,两人倒也不担心上当受骗。

    但是二个星期后,罗小红丈夫要出差了,就没有陪同她一起去诊所。而且他陪罗小红过去多次,也只是在检查室外面干等着,因此,去了几次之后,他也不想老是陪着罗小红病。

    从此,罗小红就一个人,每周二次到三次来专家的私人诊所里检查。没想到三个月后,罗小红果然有了反应,去检查的时候,真的怀上了。

    罗小红欣喜若狂,把这消息告诉了老公。小两口当天晚上就买了很多贵重的礼品,去感谢这位专家。

    温雅说了这么多,何子键还是没听出来,“既然她怀上了,应该是好事,干嘛又要起诉人家?专家的治疗还是有效果的嘛?”

    温雅笑着摇了摇头,“问题就出在这个小孩上。你猜是怎么回事?”

    何子键摇摇头,“想不出来!”

    温雅笑着打了他一下,“我发现你今天好懒惰,居然想都不想,就敷衍了事。”

    何子键拉着她的手,将她拖过来坐在自己边。他看着温雅道:“说吧,别卖关子了。”

    温雅理了一下头发,妩媚地一笑,很自然地靠在何子键的边。继续下面的故事。

    一个多年不孕的妇女,突然有了孕,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因此,男方的父母也很高兴,便让罗小红请了假,象菩萨一样供在家里。

    罗小红在家里一呆就是五个月,肚子越来越明显,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悦当中。谁也没有想到,这段时间一直经常在外面出差的丈夫,因为一个意外,突然跑到医院做了个*成活率检查。

    拿到化验结果的时候,他傻眼了。

    他跑去问医生,自己这样的结果,有没有生育的可能?医生象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你的*成活率基本上等于零,在正常况下,绝对没有可能。”

    得到这个结论,他当时就晕了。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