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101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101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在、线、书、库、book..

    车毁,人亡!

    何子键和冯武抹了把冷汗,刚才真是命悬一线,从阎王里走了一遭。这些狗的真是个疯子,居然以玉石俱焚的办法拒捕。

    要不是柳海及时开了那两枪,只怕还会多出两条人命。

    众人纷纷围了过来,“何子键,何子键!”

    那些警察看到何子键竟然在车上,不由一阵激动。刑侦大队长面有愧色,站在人群里感到浑不自在。在刚才的激励围剿中,自己这个大队长的表现居然不如一个文弱书生何子键。

    所有的刑警深受感动,震憾,也暗暗捏了把汗。如果刚才何子键在车里出了事,自己这些人真是罪不可恕。何子键的举动,无形中感动着每一个人。

    公安局长叶亚萍赶了过来,“何书记,您怎么在这里?太危险了。”

    何子键淡淡一笑,“没什么危险不危险期的,也是一个中国公民,每个公民都有与犯罪分子作斗争的权力和义务。”

    秦川和李治国,温雅三人也先后赶来,听说刚才的那一幕,无不吓了一冷汗。

    好悬!

    何子键对叶亚萍道,“叶局长,先派几个人到下面去看看况。”

    “已经下去了四个人。”叶亚萍已经来到马路边上,亲自指挥处理现场。

    几个记者围了过来,“何子键,何子键!我们是市电视台的记者,能不能为您刚才的壮举,给大家说几句。”

    “谈不上壮举,你们真要采访,就找他谈谈吧!”何子键指着满头大汗的冯武,现到现在他还是余惊未定,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冯武倒不是因为自己,而且何子键在车上,万一两人英勇壮烈,自己就是死了也不安宁啊!他是想截住这两个犯罪分子,没想到搞对方*急了,狗急跳墙,玩了出玉石俱焚的恶招。

    好险!冯武又抹了把汗。

    何子键把招呼记者的事推给了冯武,自己在秦川等人的陪同下,来到公路边上。

    十几米高的深坑里,余火已经被扑灭。几个警察在下面用对讲机喊道:“发现三具被烧焦的尸体。目前份不明。”

    三具尸体?出租车司机遇难了。何子键马上反应过来,对叶亚萍道:“马上派人联系出租车公司,核实死者的份。该安排的事宜,就交给你了。”

    叶亚萍点点头,安排人叫来了吊车,开始处理善后事宜。

    城东郊区环城路上,灯火通明,公安,交通,出租车公司的领导,还有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都赶到了现场。

    天边刮起了阵阵寒风,吹得人两郏发痛,可谁也没有去在意这鬼天气,。

    何子键看着这茫茫黑夜,显得异常深沉。五名毒贩已经去其二,还有另外的三名藏在哪里?

    这是一群凶残狡猾的家伙,残暴不仁,属于极端危险的人物,一不除,双江市就一不得安宁。何子键最担心的还是这些人走投无路之后,闯进民宅,然后干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正想着,冯武摆脱了几名记者,来到领导跟前,“何书记。你说这两个犯罪分子,他们逃窜的方向是先南后折返往东,他们会不会是故意误导我们?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剩下的三名犯罪分子,很有可能藏在东郊某个地方?”冯武到底是经验丰富的老公安,很快就理清楚了犯罪分子的心理。

    “我正这么想。”何子键点点头,若有所思。

    “苏局长。”何子键叫了声,叶亚萍便带着几个人走过来。“何书记。”

    “你把他们几个叫过来开个小会,趁打铁,立刻展开对剩余几名逃犯追捕。”何子键在现场下达了指示。

    叶亚萍点点头,“好的,我马上集合队伍,立刻出发!”

    今晚公安战士们的士气很高,个个绪高涨,刚才看到何子键亲自在现场追捕逃犯,因此这些人一个个变得士气高昂,雄纠纠气昂昂的。

    何子键看看表,才九点二十五分,“我打个电话给警武支队,让他们派人支援,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些不法之徒绳之以法!”

    叶亚萍立刻将几个重要的骨干叫过来,开了个几分钟的短会,简单的分配了一下任务。

    各单位,马上集合自己的人马,立刻出发!

    又一场战斗要打响了。

    半小时后,由五十几名公安和四十几名武警组成的追捕队伍,浩浩向城东郊区进发。

    这次是双江市公安局特别行动,冯武也就不再参加了。几个人松了口气,陪着何子键一起回了宾馆。

    今天晚上,他和李治国本来打算去桑拿的计划泡汤了,两个人在双江宾馆三楼开了两个房间。

    上楼四楼的时候,温雅紧紧拉着何子键的手,“刚才吓死了我,你啊,太冒险了不行,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

    何子键无奈地笑了,“在那种况之下,顾不了那么多。”他拍拍温雅的手,“今天晚上大家都累了,早点休息吧!”

    温雅点点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电视台播出一截新闻,“今天晚上八点五十三分,城东环城路上发生一起惊心动魄的警匪大战。市委书记何子键同志,先士卒,抢战在追捕前线……最终两名犯罪分子坠车亡。”

    这一消息播出,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仇刚正躺在温暖的空调房间里,浑上下脱得只剩一条三角裤。今天晚上妖狐没有出台,留下来陪他。

    看到电视里这截新闻,仇刚推开了正给自己按摩的妖狐,坐直子,两眼紧紧瞪着屏幕。妖狐回头看了一眼电视,警匪大战?

    电视里播放的视频,简直就象香港影片中那些警匪大战中的镜头一样。只看到那辆出租车发了疯一样的,横冲直撞,令后面这么多警车都不敢靠近。

    突然,前面也出现两辆警车,出租车上的人可能发现自己被围了,无路可逃,于是加大了油门,反而朝迎面而来的一辆警车撞了上去。

    啊――妖狐都不敢看了,吓得捂住了双眼。

    屏幕上,两车擦肩而过,然后就看到出租车冲了出去,翻进了公路边上的深沟里。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出租车里发生一阵爆炸。

    整个过程,被电视台删掉了柳海开枪的镜头,屏幕上出现何子键和另外一个警察从车上下来,很多人便立刻围了上去。

    好惊险的镜头!仇刚弹了弹烟灰,脸上带着一股不可捉摸的笑意。这个何子键,真不要命!

    看完这新闻,仇刚伸手将妖狐拉了过来,指了指三角裤下高高隆起的地方。妖狐立刻弯下腰,跪在沙发边上,轻轻脱了仇刚的内裤。把那玩艺掏出来,往自己嘴边凑。

    “老富,看新闻了没有?”

    富哥正在双江市一栋别墅内,几个人搓着麻将,接到仇刚的电话,便摆了摆手,叫众人不要声张。“没呢?我刚回来。”

    “看看今天晚上的新闻吧,那两个家伙死了。”

    富哥大惊,手里的烟顿时掉在地上。“死啦?”

    一个小时前,他还接到电话,说那两家伙很厉害,把警察甩掉逃走了。怎么突然就死了?

    仇刚皱皱眉头,“你自己看晚上的新闻吧,也许还有重播。剩下的几个家伙,估计也蹦达不了几天。公安局这次可是雷厉风行,非致他们于死地不可。”

    富哥连叫人打开了电视,正好电视里还有播放这新闻的专题报道,偶尔的几个镜头,让富哥大致看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是啊!双江市也没以前这么好混了,我也打算让兄弟们撤。”

    “你就这样甘心?”

    “不甘心又怎么办?志武那小子下面的几个人,也被那个新来的书记给搞死了。听说他们在快餐店里刚好遇的女儿。没想到何子键这小子也在,双方发生了冲突,结果被他一网打尽。”

    “你可不是一个示弱的人啊!老富。我跟你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仇刚用力按住妖狐的头,那东西一下就捅进到了妖狐的喉咙里,差点把她憋死。

    电话里传来妖狐咳嗽的声音,老富道:“你小子爽,还有心思玩女人,希望你不要有什么把柄落到他手里,否则你还是做好早点离开的打算吧!哈哈……”

    “哼!他要是敢把人*急,我就敢把事做绝。”仇刚冷冷地道。

    老富笑了,“量你也没这个胆,李宗汉比你怎么样?他还不是被他整得,连双江市都不敢来了。凭你仇刚,死心了吧!人家一个电话叫动军队,你连死都没不及。现在你也只有两条路,要么不再打那批货的主意,做个正正当当的生意人;要么就逃命吧!”

    “那批货估计是没什么戏了。现在连公安,武警都出动了。你和我还是老老实实做个良民。我估计不出两天,这几个混蛋绝对横尸郊外,不可能逃出双江市的。”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办法,就听你的,老老实实做个良民吧!”仇刚挂了电话,愤愤地骂了句,“真是只老狐狸。”

    激将不成,反而人激。这个老富也不简单啊!

    “不出两天,这几个毒贩就会横尸郊外。”仇刚想到这句话,狠狠地咬了咬牙,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它。看到跪在地上的妖狐,他突然伸手推了一把,将妖狐推翻在地上,然后扑上去。

    妖狐没有任何挣扎,软绵绵地躺在地毯上,任人蹂躏,仇刚突然象吃了药似的,变得有些面目狰狞,猛兽般上扑上来,狠狠地发泄。

    第二天,老天爷象突然换了心似的,晴空万里,寒风消逝

    冬季的子里,难得有一个这么好的天气,王慕雪爬起来,伸了伸懒腰。又是一个快乐的星期天,终于可以去郊外透透气,释放一下郁闷了多天的心

    刚刚升为销售总监,那个该死的销售部经理,老是跟自己做对。要不是看在他是舅舅的亲侄子,本小姐早一刀子切了他,然后送回古代做太监。

    叫上两个死党,提着一大包东西,开着自己新买的保时捷,三个女孩子准备去郊外烧烤。

    一个西服革领,头发梳得油光可鉴,还打着摩丝的帅小伙,贼头贼脑冒出来。“慕雪,你们去哪?”

    “刘致远,你来得正好,快帮我们拿包。”王慕雪命令式指着地上的几个装得满满的包裹,里面全是今天准备用来烧烤的食品。

    “快点,我们在车上等你。”王慕雪看着两个同伴,偷笑了一声。三个女孩子笑嘻嘻地跑开了。刘致远郁闷地看着这几个大包,无奈地扛了起来,慢悠悠地向大门口走去。

    一辆崭新的保时捷,前前后后挤了四个人,一路欢声笑语,朝城东郊区开去。

    “你们去哪?”刘致远扯了扯领带,嗡声嗡气地问道。

    “去东郊河边烧烤。”其中一个女孩子回答。

    “慕雪,还是回去吧,听说昨天晚上东郊外环线发生一场惊心动魄的警匪大战,死了好几名凶残的犯罪分子。”

    “不是说已经死了么,怕什么?”王慕雪理了一下飞扬的秀发,哼起了小调。

    “不是的,听说这伙犯罪分子一共有五人,死了两名,还有另外的三人目前下落不明。”

    “那正好,这样不是更刺激吗?别忘了我可以空手道五段。”王慕雪朝边的一个女孩子笑了下,“幽幽,你说是吗?”

    “嗯!三个犯罪分子,刚好够我们一人一个,刘致远,你就在旁边看着好了。”

    刘致远嘀咕了一句,“人家有枪,只怕到时你们空手道十段也没有。”

    城东郊外十里,一个废弃的瓦窑里,躺着三个黑不溜秋的家伙。

    瘦个子坐起来,“老大,实在忍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就算不被警察抓到,也会疯掉。”

    赵森嘴里叨着一根草,“嚷个!等那两小子回来再说。”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