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98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98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权色的争斗98从何子键的房间里出来,王富仁长长地吁了口气回到车上的时候,王慕雪喊道:“爸,怎么样了?”

    王富仁拿出一块手帕,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王慕雪奇怪了,有这么吗?细心的她仔细一看,发现老爸脱衣服的时候,后背后湿了。

    王慕雪不可思议地摇摇头,

    (官场中#文#网首发……更新多)何子键真有这么厉害?居然能让活了五十多年的华龙集团董事长,在他面前服服帖帖,汗湿了一的衣服。

    “摆平了吗?”虽然察觉到老爸出来时的脸色,明显比进去时轻松了不少,她还是很不放心在问了句。

    王富仁把包递给女儿,点点头,“先回去再说吧!这个何子键真不简单。”

    王慕雪切了一声,“天下乌鸦一般黑!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搞这么多花样,不就是为了钱?”王富仁看了女儿一眼,“你自己看看皮包。”﹏﹏在﹏线﹏书﹏库﹏

    司机开车了,“王董,去哪?”

    “回公司!”

    王富仁应了一声,此时,王慕雪打开了老爸的手提小包,她立刻就惊讶地叫了,“怎么,这钱他没要?赚少?”

    王富仁没有说话,而且躺在车上,一脸深思。王慕雪喃喃道:“这个何子键真可恶!哼!希望你千万不要落到我手里。”

    “你别乱来!”王富仁突然开口了,“人家这还是大人有大量,否则搞垮华龙,一个电话的事。”

    “他真有那么大能耐?我才不信。当官的能有几个好东西?”王慕雪嘟哝道:“也不知道舅舅哪里招惹了他,这家伙好过份。”

    “别说了,这一切都拜你舅舅所赐,飞扬跋扈,目空一切。”王富仁骂了一句,“简直就是夜郎自大,井底之蛙,少见识。”

    王幕雪搞不明白,为什么老爸今天尽是骂舅舅。他再怎么不是,为人骄惯了一眼,毕竟在华龙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快到公司了,下车的时候,王富仁道:“慕雪,你就不要回深圳了,担任销售总监吧!”

    “老爸!”王慕雪还没有反应过来,王富仁已经下了车,拿着一件衣服进了办公室。

    老爸让我担任销售总监,那不是比卢魁阳还要大一级?卢魁阳是卢蒯非的侄子,任公司销售经理。王富仁突然增加一名销售总监,其意可想而知。

    董事长秘书正在整理资料,王富仁突然匆匆走进来,“通知所有股东,下午立刻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华龙集团是家族企业,所谓的股东,就是王氏家族的大部分成员,其中很多人都在公司里任职。只有少数几个年长的,没有担任任何职务。

    秘书接到命令,立刻就通知了所有股东,下午开会。

    王慕雪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老爸到底和何子键谈了些什么。看他的表,似乎事终于有个了定论,好象结果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下午三点,华龙集团的会议室里,坐着十几位董事会的人。大家都在交头接耳,纷纷猜测到底又有什么事需要公布。

    王富仁精神抖擞走进来,把手里一个本子重重地放在会议桌上。扫了一眼人员到齐之后,他朗声道:“现在宣布一个任命通知。王慕雪同志正式成为销售总监,全面主持销售部的一切常工作。任命从即起生效,人事部等下发个文件。”

    王富仁突然增加一名销售总监,

    (官场中#文#网首发……更新多)而且这名销售总监是他的女儿王慕雪,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觉得没什么意外。董事长的女儿担任销售总监,再加上王慕雪的能力,这也不为过。唯一一个不舒服的人就是卢蒯非,国内销部一直归自己侄子管,王富仁在他侄子头上,加一个顶头上司,以后卢魁阳不管有什么事,都得向王慕雪交待。

    看来姐夫是不信任自己了,卢蒯非虽然不说,心里不痛快。

    第二件事,王富仁宣布,决定放弃前不久在高平村圈的那块地。这一消息公布出来,令所有股东一片哗然,很多人纷纷表示疑质。尤其是以卢蒯非为首的几个近亲,大声问道:“为什么?姐夫,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地皮价格只有市场价的百分之五十。放弃这五百亩地,下次还有这样的机会?”

    没想到王富仁果断地道:“我是大股东,你们可以有自己的选择。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大家同心协力,一起度过难关。另一条是你们可以选择退出,你们也可以按市场股价的1。1倍,将股权抵押给公司。”

    “王富仁,你想独吞?好,我们退出董事会,看你要折腾成什么样子。”一些资格老的家伙,纷纷表示愤愤不平。有几个人立刻就选择了离开。

    华龙集团目前股价低弥,人气明显不足,而决定的几个投资项目,也没有着落。王富仁国外考察没有一点成绩。刚刚到手的一块地皮,他居然表示放弃。因此,这股东一个个愤愤不平,也有心灰意冷。

    现在王富仁抬出,公司原意出1。1倍的价格,收回他们手里的股权,而这个价格刚好比他们当初的发行价高出一毛钱。

    华龙上市以来,去年底已经进行了一次扩股分红,每个人手里的资产,等于入股时的两倍。现在又以1。1倍的价格收回,因为,这些股东无异是赚了一番还要多。

    卢蒯非盘算着,自己在公司的股份也有价值五亿左右,如果以1。1倍进行收购的话,无异于比市场现多赚五千万。因此,他也站起来,“姐夫,我也退了吧!”

    王富仁没想到卢蒯非居然也有此想法,他可是华龙集团的三股东。华龙集团大股东自然是王富仁,二股东是他老婆,卢蒯非这个三股东也要退股,王富仁看着他,好久一阵子才道:“好吧!”

    股市公布了一个消息,华龙集团因重大事项决议,从即起停牌。

    王慕雪不懂了,为什么老爸从何子键那里回来之后,居然接二连三地下了这么几道命令。她来到父亲办公室,“爸,你这是干嘛?为什么要*舅舅他们退股?”

    王富仁本意是去掉那些乱七八糟的股东,完全没有将卢蒯非计算在内。这样算来,自己筹划的资金便不够了。正无计可施的况下,看到女儿闯进来。

    王富仁露出一丝疲惫,“不是我*他,是人家不想和我们在一条船上!”

    “舅舅怎么可以这样?”王慕雪一**坐在沙发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有再次厚着脸皮去求人。”王富仁叹了口气。

    “求人?还能求谁?次股权购回,至少在二十亿左右,银行贷款也未必行啊!”

    “看来只有去求他了。”王富仁喃喃道。

    何子键坐在房间里,到了吃饭的时候,

    (官场中#文#网首发……更新多)发现秋飞雪这丫头今天居然没有出现。奇怪了,怎么回事?

    因为何子键的衣食住行,都是由秋飞雪全权负责的,因此,宾馆的经理一般况下,没有领导呼唤的时候,不敢来打扰,这也是徐燕吩咐的。

    肚子饿了,刚刚出门,就看到温雅回来了。

    这几天温雅一直在帮人家打那个官司,听说案子快要结了。正想问问温雅,她连自己的房间都没有进,便停在那里。“站门口干嘛?”

    “肚子饿了。”

    何子键很佩服温雅的,就是不管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只要过一夜,在她的脸上再也找不到痕迹。

    温雅平静的表现,让何子键把捏不定,难道她除了有梦游症,还有健忘症?

    读的书多了,从小学到大学,再到博士,温雅也算是个高等知识分子。不过何子键替她可惜的,除了毕业证,等级证之外,还有梦游症,健忘症,症倒是多的,可怜的女孩子。

    温雅发现何子键这么古怪地看着自己,不由偏了一下头,“干嘛?我哪里不对吗?”

    何子键摸了摸头,讪讪地一笑,看来温雅还真忘记了。或许,她真不知道,自己那天晚上在裤子里藏了什么东西。

    看着温雅,何子键突然有一种古怪的想法,“干脆把她留下来,做专职律师吧!”

    “走,我们吃饭去。”何子键向温雅发出邀请。

    “好啊!”温雅打开了房门,“今天为什么这么好心,要请我吃饭?”她笑笑着换了件衣服。

    温雅脱下外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原来她的部也很伟大。二十六七的女孩子了,该长的什么都长齐了。看着温雅脱了衣服之后的美妙段,何子键感觉到自己某处又有了反应。

    真无耻,怎么可以这样?

    何子键有些不好意思地退了出来,点了支烟,站在走廊里等温雅。

    女孩子收拾起来,总是特别慢,温雅在房间里折腾了十来分钟才出来。何子键就郁闷了,不是只换件衣服吗?也用得着这么久?

    当他再次看温雅的时候,发现她的头发也弄了一下,扎成了马尾。白晰的脖子上,戴着一条很精美的铂金项链。

    项链的吊坠很美,那是一颗碧蓝碧蓝的蓝宝石。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人的光彩。

    温雅虽然只是简单地弄了一个发型,但是何子键留意了一下,她对这个看似很随意的发型,其实做了一番讲究。何子键也说不出哪里好,只是觉得,她今天晚上有点特别。

    以前的时候,很少看到温雅刻意打扮一下自己,今天晚上,倒是有些意外。一个女孩子,头发披在肩上,和扎起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何子键更加清楚地看到温雅的脸,其实,她也很漂亮。

    “让你久等了吧!”温雅微微一笑,把包递过来。“帮我拿一下!”那种感觉,就象对自己的恋人那样随意,何子键心里微微一动。

    “何书记,你们要去哪?”

    两人走出大厅,还没上车,就看到秋飞雪匆匆忙忙跑过来

    “秋飞雪同志,你这是怎么啦?”

    在双江的子,一直是这个小姑娘给自己洗衣送饭,因此何子键也对她特别亲和。看她心急火燎的样子,便问了句。

    秋飞雪跑得很急,一脸通红,喃喃地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迟到的。何子键,我去给你们打饭吧?”

    “算了,我们去外面吃。”何子键坐进车里,温雅也弯腰进了副驾驶室。

    秋飞雪站在那里,眼眶里竟然多了圈泪水,“何书记,我真不是故意的,您就原谅我一次吧,下回再也不敢了。”

    “你怎么啦?我又没怪你。”何子键明白小丫头的心思,在这里上班规矩严的。要是让宾馆的经理知道了这事,肯定又要罚她的钱。严重的话,说不定还直接开除了。

    “没事,没事,我们正好准备出去吃饭。”何子键安慰了句,可秋飞雪站在那里,一个劲地掉眼泪。那模样,令何子键看得都有些怜惜不已。

    宾馆的经理从大厅里出来,“秋飞雪,你站在那里干嘛?又惹何书记生气了?”经理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国字脸,五官分明,模样周正。平时对何子键总是客客气气,一付惟命是从的模样。

    经理走过来,“何子键,小秋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

    何子键看着他,“没事,你去忙吧!我跟小秋同志说几句话。”

    经理点点头,余光瞟过副驾驶室里的美女,就立刻回大厅里去了。

    何子键对秋飞雪道:“上车吧!一起去吃饭。”

    温雅眼里闪过一丝古怪,朝站在旁边的秋飞雪喊道:“小雪,上车吧!今天我们痛宰他一顿。”秋飞雪抹了把眼泪,咬着嘴唇钻进了车里。

    “擦把眼泪吧!”温雅从车里扯过一张纸巾。

    “谢谢温雅姐姐!”温雅在这里住了十多天,两人也算是比较熟悉了,秋飞雪接过纸巾,擦着脸上的泪水。然后坐在后面,一声不吭。

    温雅道:“去哪里吃饭?”

    “呵呵……”何子键将车子开出了双江宾馆慢慢前行。“吃饭这个东西我还真不在行。秋飞雪同志,你说哪里比较好一点。”“双江食府吧!”

    听名字,这地方应该不错!好歹也是个食府的招牌,何子键就问温雅,“要不就听秋飞雪同志的?”

    温雅打量着双江的夜景,心大好,“随你啦!只要不是路边小吃就行。”

    何子键就听了秋飞雪的,把车子开到了那个叫双江食府的地方。远远望去,一个老大的牌子。欢迎光临双江食府――快餐店!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盒饭,快餐,小炒,夜宵。

    “这就是双江食府?%……%”何子键无语地望着温雅,引起温雅一阵格格地笑。

    秋飞雪看到两人神色不对,便小声地嘀咕着,“怎么啦?这里很好的。以前我过生的时候来过。”

    “还有好一点的地方吗?”何子键不想再去北海渔村那种地方,一个张扬,二个惹眼。可是秋飞雪就只来过这里,对其他高档的地方,她也说不出个所然来。

    没想到温雅道:“快餐也好的,平时我上班的时候,就是吃工作餐,经常叫盒饭。看看吧,如果还干净的就,就将就了。”

    “随你吧!”何子键也不客气,三人下了车,便进了快餐店。

    这快餐店里,没有包厢,就象学校里的食堂那里,一排一排的桌凳。看看还行,三人就觅了个位置坐下。

    温雅道:“自己去叫菜,这里又不是大饭店,没服务员的。”

    何子键倒是好多年没有进快餐店了,搞不懂这里的规矩,听温雅这么说,自己这个大男人只好承担起这个责任。

    秋飞雪站起来,“何书记,我跟你去吧!”

    三个人,要了七个菜,一个汤,何子键端着盘子过来的时候,看着旁边那些吃饭的人,不由感叹道:“这就是老百姓的生活啊!看来我应该多下来体验一下。”

    温雅端起了碗,拿着汤匙笑道:“嗯,如果每个当官的都象你这么想,我们这些老百姓的子就舒服了。”

    “你还老百姓?”何子键看着温雅,“整一个资本家!自己做老板。哎,什么时候回去?”两人边吃边聊,秋飞雪也不搭话,只是偶尔偷看一眼两人。

    心道,何子键女朋友漂亮的,“可能明天吧!”温雅喝着汤水。

    “明天就走?”何子键心里突然有种惋惜的感觉,只是又不好说什么。只是觉得这种感觉好奇怪,隐隐有点不舍的味道。何子键就在想,我到底是舍不得什么呢?

    正想着,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服务员来搞卫生,也许是觉得这几个客人的气质跟其他人不一样,便搭了句话,“这位先生,你们要酒吗?我们这里有啤酒,劲酒,二锅头……”

    “喝点吗?”何子键和温雅同时抬起头问对方。突然,两人为这份默契又笑了起来,“还是算了!谢谢!”

    服务员看了三人几眼,便兴起了八卦的心理,“哎,你们两个这么年轻,女儿都这么大了。真是好福气!”

    “女儿?”何子键愣了愣,看到温雅脸上升起一片嫣红,突然来了兴趣,“小雪,快叫妈妈!”

    “要死啊!你――”温雅柳眉竖起,挥起拳头捶了他一下。

    看到两人打骂俏,秋飞雪哪里敢说话,恨不得把头埋进碗里,一个劲地低着头吃饭。

    温雅在桌子下面,踢了何子键一脚,眼神一瞟,白了眼何子键。温雅此时的模样,完全一付小女人姿态,令何子键心里又升起了股异样。

    这时,门外走进来五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几个人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坐在何子键在人的旁边。

    这五人刚坐下之后,有人立刻把烟拿出来,把脚搭在凳子上,朝着服务员喊道:“老板,点菜!”

    旁边有人看了这五人一眼,嘀咕道:装什么b啊!这里是快餐店,又不是大饭店,还点菜呢!

    一个中年汉子,穿着白大褂跑出来,马上给五人敬上烟,“几位今天吃什么?”

    “你这个破地方,还能吃什么?自己看着办,不要藏着掩着。”

    穿白大褂的老板立刻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去炒,你们稍等一会。”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