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96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96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权色的争斗96

    赶到家里的时候,都十二点了。董小飞早带着小天宇睡得安安稳稳的,他也不敢打扰这母子俩。其他的房间里都睡了人,他就一个人躺到沙发上,正准备睡觉,姚红拿了条被子过来。

    “你怎么睡这里?盖上吧!”姚红关切地问道。

    何子键发现姚红最近有些憔悴,心里便有些不安,“姚红,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我去请个保姆。”

    “没事,家里又没什么事。等小孩大一点况就好了。”姚红摇摇头。

    “老让你这么辛苦,我都过意不去了。听我的话,你要是有时间,就陪陪小飞。平时还是去上班吧,申雪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姚红见何子键态度很坚决,只得答应下来。不过,提起申雪,姚红就想到了一点,“你倒是多关心关心申雪,我发现她最近精神状态很不好。好象有什么心事,问她,她又不肯说!”

    说起申雪,何子键就想到她那天的眼神,好象有些不对。难道她有什么事瞒着我?!~!

    冬季的子里,难得有一个好晴天

    阳光普照,何子键重返双江市,刚才在高速的入口,故意将车子停在高点,瞟了一眼整个双江市。双江市两条河流,相距不到十公里,一南一北,双拥而过。

    双江市区就座落在黑水河两岸,而另一个工业重镇,则沿着松花江可发展。这个庞大的工业群,让这个几十年前的小镇,很快就跃升为双江市经济活跃的重镇。

    区市与这个镇遥遥相对,一南一北,就象点缀在夜幕上两颗耀眼的星星,何子键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双江市,其实可以再进一步,发展成为黑川第二大城市。

    冲着这个想法,何子键便兴致勃勃回到市委大院。

    何子键回来了,秦川和秘书李伟紧跟其后,办公室里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异样。何子键坐上去,李伟立刻就给他倒上了茶。

    “何书记!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请叫我!”李伟知道秦川肯定有事要汇报。

    李伟出门之后,秦川先是笑着恭喜了何子键。“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他爷爷取的名字,叫张天宇!”何子键喝了口茶,还没说话,秦川就拿着一个红包,“这是我和那口子的意思,给小孩子的。”

    何子键立刻眉毛就竖起来了,颇有些不悦,“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一?”瞪了秦川一眼,秦川便不好意思,讪讪地收起来了。

    心说这事还得再想办法,让刘梅自己去送吧!办公室里还真不好弄这个。

    “说说吧,最近有没有什么况?”何子键一脸严肃,摆出了谈工作的架势。

    秦川便把最近的况,跟领导做了汇报。

    华龙集团.事件,还是由他们政府那边出面解决了。

    “解决了?不是交待让他们先放一边,搁他两个月再说吗?”何子键有些异外,这些人还是真喜欢多事。不用说,肯定又是答应了华龙集团什么屈辱的条件。

    对于市政府在招商引资上的软弱,何子键感到很无奈。市政府把投资商看成上帝,固然是好,但是过于纵容就有些过了。

    这也难怪,不论大大小小的投资商,都敢在政府面前漫天要价。而步坚固这人的做法,宁可委曲求全,也要把面子撑起来。

    双方最终达成的协议,当然不是打人的民警赔礼道歉,这个结果想必也不是卢蒯非所希望的。市政府同意了华龙集团的要求,在城北开发区规划出来的五百亩地,做为政府最优惠的价格出让给华龙集团。

    而这个出让的价格,低廉到了几乎吐血的地步。这么大的一块地方,居然只以每亩二万元达成协议,可以说是创出了双江市的新低。

    这块地皮,涉及到两个村庄,距双江市区仅仅不到五公里的距离。市政府的人不是傻子,却做了一件很傻的事件。何子键得知这个结果,几乎要气得吐血。而促成这件事的最大功臣,居然就是步坚固。卢蒯非私下里与步坚固达成了什么协议,何子键并不知道,但秦川刚刚提到的那块地,正是何子键刚才在下高速的时候,规划中的一份子。

    双江市城北,有一个庞大的工业群,而这个工业群正是座落在与黑水河遥遥相对的松花江河河畔。松花江河与黑水河,中间相隔不到十公里。

    而华龙集团这块地皮,刚好不偏不倚,挡在了工业群与市区之间。何子键原本的意思,想将这两处连成一片,致力于大肆发展经济,建立一座黑川第二大城市。

    如果华龙集团新投资项目落在那里的话,将影响了自己的布局。因此,何子键很不满意这个结果。要是这块地真给他华龙集团,将影响他在双江市的整体布局。而两河之间不足十公里的地段,正是何子键准备致力于打造全新闹市的黄金地段。

    这里只能搞房地产,搞商场,所有的工厂,企业,都必须远离闹市,搬到开发区,或者城市郊区。

    听完秦川的汇报,何子键冷笑了一下,“他们这些人真有手段!”

    何子键站起来,在对面墙上的地图上看了一阵。指着这两条河道:“秦川依你看,双江市以后的发展方向,怎么规划更合理一些?”

    秦川仔细琢磨着领导话里的意思,又看着何子键的手刚才点了一下这两条河,他便认真地看了起来。

    “位于松花江河的那个镇叫临江镇,自改革开放之后,那里的企业便如雨后笋般发展起来,让临江镇迅速成为了双江市第一大镇。据资料显示,临江镇的人口已经达到了五十多万,而且每年还在递增。它的工业年产值和税收,远远超过了双江地区下面的一个小县。两年前,临江镇领导班子就向双江市政府提议,要将临江镇独立出来,但是这要求被双江市政府给打回去了。”

    秦川刚来双江不久,却对这些况了如指掌,足可见他在这上面花了不少功夫。这也是何子键很欣赏他的地方,秦川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

    秦川见领导没有说话,便继续道:“难道何书记的意思是要将这。”秦川在地图上画了个大圈圈,“这一片全部连起来?”

    尽管他不敢肯定,还是勇敢地说了出来。

    何子键满意地点点头,“如果可以将这一片,连起来,那我们就可以将双江市打造成黑川第二大城市。”

    秦川的眼睛睁得老大,打造黑川第二大城市,那得要多少资金啊!他几乎不想象,从南到北,中间足有六七公里的农庄。光是拆迁这一块,费用就不得了。政府方面,哪来这么多钱?

    但他看到何子键目光沉稳,一付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就耐闷了。

    何子键微笑着坐下来,点了支烟,缓缓道:“其实,资金的问题,不用我们担心,自然有开发商来出钱。我们要做的,就是治理好投资环境。搞好规划,只要把这些工夫做足了,还怕人家不来?”

    这到是,到时只要政府把规划方案公布出来,肯定有很多人抢着买地搞投资。只是照这个速度下去,真正发展起来,又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吧!

    秦川没有把这担心说出来,何子键刚抽了两口,便站起来兴冲冲地道:“走,我们去看看!”

    两个人匆匆下了楼,叫了司机老宋,李伟留在办公室里招呼客人。

    “何子键,车子抛锚了。”刚刚开到郊区,车子突然熄火,老宋下车检查了一遍,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何子键有些恼火,平时好端端的车子,出来办事就出毛病。也不知道你这司机怎么当的?难道就没有定时去检修?

    秦川下车道:“我去拦个车!”

    “一起吧!”何子键下了小车,也不理老宋,两人来到前面的路口,刚好有辆的士过来。的确司机看着秦川夹在腋下的包,便笑嘻嘻地问道:“你们也是来投资的吧?”

    何子键与秦川的口音,让人很容易听出来不是本地人。秦川看到何子键投来的眼神,便点了点头,“嗯!我们外地来的业务员,这位是我们经理。”

    司机又瞟了一眼坐在后面的何子键,“这位老板年轻的。两位到哪里?”

    “到高平村。”

    “好的!”

    高平村正好在双江市与临江镇之间,也是华龙集团这次圈的五百亩地的村庄之一,司机加大了油门,朝那个方向开过去。

    在路上,司机好心地道:“你们是外地人,坐车的时候可以注意了,我们双江市的治安不怎么好,黑车和牌的出租车很多,那些没有发票的,都是宰人的黑车。他们这些车子,外表都一样,外行的根本看不出来。”

    秦川就问了一句,“难道这也没人管吗?”

    “唉!怎么管得过来。”司机叹了口气,“前不久来了个新市委书记,听说他对双江市的治安很不满,发了顿火,提了个女公安局长上来,现在火车站的况是好了,但是一个地方烂了太久,你们说一下子能好得起来吗?”

    “就怕新来的市委书记,雷声大,雨点小,要是他也能抓抓我们这块就好了。那些黑车都是外地人搞的,有他们这么乱搞,连我们这些本地司机生意不航致羧プ黾α恕u媸敲惶炖恚?br/>

    这个四十多岁的出租车司机,看起来心底好的,居然把这么内幕的事暴露出来。何子键脸色微微一变,看来打击力度还是不够。想必叶亚萍那边阻力也不小吧!这出租车市场,也得好好整顿整顿了。

    于是,他朝秦川投了个眼色。

    秦川看看这车子里,“司机大哥,你有名片吗?送我一张,下次我们打长途什么的,也好有个熟人。”

    司机立刻歪着嘴很开心地笑了笑,从盒子里拿出一张名片。“你们还别说,我开车十多年了,回头客多的。”

    “那当然,好人有好报嘛!如果每个人司机都象你一样,我们这些外地人,坐个车就不用这么提心吊担的。”

    出租车司机走了,何子键站在原地,看着那辆渐行渐远的绿色车子,眉头紧锁。秦川陪着他,一句话也不敢说,他知道何子键想问题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扰。

    过了半响,才听到何子键缓缓问道:“秦川,你说一个城市要想高速发展,吸引更多的投资商进来,先决条件是什么?”

    “环境!”

    “对!”何子键点点头,“就是这个环境,不过还得加一个因素,人!人才是最重要的,人可以改造环境。所以,我们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治理好这些人!”看到何子键突然舒展的眉头,秦川知道,双江市又将有一个重大的变革来临。

    十二月二十号,在市委市政府组织下,由秦川主持,主要是针对出租车市场进行整顿的问题,召开了一个听证

    双江市所有正规出租车司机,基本上到齐,大家各抒己见,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于如何规范全市出租车市场,大家展开激励的辩论。

    随后第二天,双江市交通局和双江市交警支队,在全市范围之内,展开了一场大清查。

    很多黑车司机正奇怪,今天大街上的的士怎么比平时少了很多?就在他们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一辆辆牌黑车连同司机被交警抓获。

    这是双江史上,第一次如此大力度的整顿出租车营运市场,同时,市公安局联合各派出所,针对全市范围之内,接二连三地展开一次又一次的严打行动,主要针对两抢一盗,哄蒙拐骗等欺诈行为进行打击。

    这场整顿,持继续了一个星期,双江市区范围之内,再也看不到一辆牌黑车。连那些摩的司机。也一并被整顿了出去。

    在何子键的提议下,由市财政拨款,在所有的出租车上,统一安装了对讲机。

    这就是何子键经常提起的,治标先治本。要想治理好环境,必须先治人。人,才是决定社会发展的第一要素。

    经过持续一段时间的严打,双江市的治安明显好了许多,一些社会混混见势不对,纷纷逃离出境,跑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仇刚回到了魅力之都,这次在省城,他跟着李宗汉算是开了眼界。跟他们这些太子党在一起,让仇刚学会了许多。

    回到双江后,他比以前低调了,在省城的时候,也打听到,何子键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再看到双江市那雷厉风行的严打,他只好将手下那些有案底的人打发出去。双江市暂时进入了一个表面平静的时期。

    刚下了班,秦川就打电话过来,“何书记,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吧!”

    这段时间,何子键一直在宾馆里吃,他的衣食住行,都是秋飞雪这个专职服务员负责。听说去外面去吃,何子键立刻就答应了。

    刚刚换了衣服,秋飞雪端着饭进来,“何书记,你要出去啊?”

    “嗯,我去外面吃饭。”

    “饭我都给您端过来了。”何子键的饭,每次都是秋飞雪送到房间里来,他也不想去下面的餐厅。而且他的饭菜比较特别,三菜一个汤。

    何子键就随口应了句,“这饭你自己吃了吧!”

    宾馆里工作人员用餐,都是十个人一桌,桌上就三四个菜。哪能跟市委书记这规格相提并论。秋飞雪平时也很节省的,因为家里有个赌鬼老爸,还有两个六十多岁的爷爷

    听何子键这么说,秋飞雪还真有些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开了车子来到秦川预定的饭店――北海渔村,刚刚将车子停好,还没下车,一辆黑色的奔驰刷地一下开过来,横在何子键前面。

    车门打开,一只穿着色**的长腿,从车子里缓缓伸出。足足有十来公分的黑色高跟鞋落在地上,很快,一个打扮得很**的女人,从车里弯腰出来。

    那一俯的瞬间,露出好大一片嘟嘟的两团,既使在冬天,对方了穿得这么感。何子键心里骂了一句,口开这么低,也不怕冷。

    这女人看起来不过三十五六的模样,长得倒是十分精致,只是妆化得太浓,显得有几分**。

    奔驰车的驾驶室里,也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满名牌,腆着一轮肥得冒油的肚子,“服务员,把车停好!”那人将手里的钥匙一扔,守在门口的车童立刻跑了过来。

    “卢总,欢迎光迎。”

    中年男子,抬了抬头,旁边那女人立刻跑过来,挽着他的手臂,两个人很亲密地朝饭店里走去。

    何子键暗自感叹,现在的人真是腰包里的钱与素质与反比,越是有钱人,越是没素质。看那人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何子键便有些暗暗不屑。

    看到车童将大奔开走,何子键才从车上下来,径自走进了饭店里。刚才的中年人和那个手挽着他的**妇女,和饭店的几个熟人在聊着什么,何子键从他们边走过,没想到碰了那女人一下。

    女人的包掉在地上,她看着何子键骂了句,“现在的年青人,越来越没礼貌了。”

    何子键也懒得跟她计较,直接上了三楼的包厢。

    秦川还没到,何子键摸出手机,“你在哪里?”

    “何子键,您就到了?罪过罪过,刚才堵车,要不您先进去吧!包厢名紫气东来,我定好的。”

    “小姐,请问一下紫气东来包厢在哪?”何子键叫住了一位穿着旗袍的服务员。

    服务员长着一张圆圆的脸,圆脸上两颗眼珠子,也跟她的部一样圆,有特色的女孩子。

    “请问先生有预定吗?”圆脸女孩露出一脸职业的微笑,打量着何子键。

    “哦,你带我去就是了,包厢是我叫他定的。”

    何子键应道。

    圆脸服务员又打量了他一眼,“请问订包厢的客人贵姓?”

    “姓秦!”吃个饭也这么麻烦,象搞地下工作似的,既要问姓名,还要对暗号。何子键露出一丝不耐烦。

    核对无误后,圆脸圆的服务员才将他引到了这间紫气东来的包厢。

    刚坐下不久,秦川就推门进来,后还跟着一个熟人。

    “何子键!好久不见了。”对方伸手白净的手,朝何子键笑了笑。

    “温雅小姐!稀客,稀客!”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